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權杖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木佛珠、手串等等。接觸水之後容易褪色。 如果不小心碰水了及時擦乾即可,不能將血龍木佛珠與人體的汗液接觸,手汗包括臉上的汗都不能,否則會使得珠子表面會幹澀無光澤。 除了這些,血龍木製作的...

老王頭也不抬的道:「當然好了,我知道的,馬來西亞的蘇丹也很喜歡用血龍木,他們用血龍木製作王椅及劍柄,增加威信,馬來西亞華人中醫用血龍木作為藥引,醫治糖尿病,馬來西亞的馬來人用血龍木醫治風濕疼痛。

泰國高僧用血龍木製作掩面佛,可以用來保護佩戴者,印度尼西亞的巫師用血龍木幫助避邪等,血龍木在印度以及馬來地區,被高僧用來製作佛牌,來啟迪一般人的智慧作用,有這麼多王室喜歡,你說這東西好不好?」

看到老吳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韓孔雀開口道:「我知道血龍木為東南亞限制出口的珍貴木材,其價值應該是不可小覷的。」

當然,韓孔雀知道的還很多,所以他才會毫不猶豫的,用八百美元買下這根血龍木製作的權杖。

東南亞的很多王室認為血龍木是木之王,所以血龍木才會被尊奉為印度國家王室專用木材,故被譯為「帝王木」,這東西的地位,其實跟國內的金絲楠木在皇室的地位差不多,甚至還有點超越。

血龍木在印尼被叫做森林至尊,也叫印尼血龍木王。

在印度這是種珍貴稀有的木種,被其國王推為國木,在神秘古老的宗教國度里,血龍木常被嵌以寶石,製作成權杖,代表宗教的權威和信仰。

血龍木主要生長在越南、印度、尼泊爾、印度尼西亞等地的原始森林中,還有東南亞熱帶雨林的加里曼丹島,北部地區分別屬於馬來西亞和汶萊,南部地區屬於印尼。

血龍木種樹木之王主要特點透光好,主要製作成文房、佛珠、佛像、手鐲等物,當然裡面被製作成權杖的最出名。

而被製作成的權杖,又以泰國、尼泊爾和印度最多,不過這幾個國家的權杖,往往都是鑲嵌上寶石的,而這根權杖則沒有寶石鑲嵌。

當然。如果上面鑲嵌了寶石,就是傻子也知道,這根權杖是非凡的,那自然也不會輕易落在韓孔雀手中。

「這真是血龍木權杖?」老王看了一會兒。才問道。

韓孔雀道:「應該是血龍木,血龍木樹榦的縱嚮導管孔徑很細,有些類似小葉黃楊,幾乎看不到所謂的棕眼,所以木質十分細膩。再就是透光性,你們看,這種透光性的木材,還是十分少見的,再個就是血龍木具有血紅的顏色,一般來說,血龍木的紅色越深,透光度越高。

血龍木的木紋也很有特點,是金絲木紋,所以血龍木在血紅色的顏色之中。又有點偏黃,這一點跟金絲楠木不同,所以這肯定不是金絲楠木,根據血龍木顏色偏黃,木頭裡外顏色一致,無香味,密度大,能沉水的特點,可以判斷這就是一根血龍木。」

「沉水?這麼說這東西也跟沉香木一樣了?是不是真的能夠入水即沉,試試就知道了。」老吳道。

韓孔雀笑著搖頭道:「這個可不能試驗。雖然血龍木也能夠沉水,但血龍木沒有香味,它能夠沉水只不過是因為密度大,拿在手裡的感覺就十分壓手。所以手感很不錯。

不過,血龍木的保養要特別注意,血龍木怕水,特別是對一些小件,更容易接觸水,比如血龍木佛珠、手串等等。接觸水之後容易褪色。

如果不小心碰水了及時擦乾即可,不能將血龍木佛珠與人體的汗液接觸,手汗包括臉上的汗都不能,否則會使得珠子表面會幹澀無光澤。

除了這些,血龍木製作的手串,雖然可以直接戴在手腕上,但不能與硬物碰撞,所以這個東西還是需要好好保存的。」

「這麼麻煩?買首飾什麼的就是把玩的,注意的事情這麼多,誰有這個閑心玩這個?」老吳搖著頭道。

老王可不是這麼認為的:「喜歡的再怎麼麻煩都喜歡,就是由於這東西很容易破壞,所以價格才會更加昂貴,這也讓血龍木製品更加珍貴。」

「這東西很貴?那麼容易被破壞,不是應該不值錢的嗎?」老吳此時又有了興趣。

「這東西的價格可不是這麼計算的,物以稀為貴你不知道?既然它是好東西,又容易被破壞,加上血龍木密度大油性好,造成大多會有油裂,所以成品率低,自然價格就更很貴了。」韓孔雀道。

「那這根手杖到底能夠值多少錢?」老吳好奇的問道。

「這個要看這根手杖的質量吧?」老王道。

韓孔雀點頭道:「木材的好壞是一方面,傳承又是另外一方面,這根手杖,從顏色上看有紅色血絲,血絲遊離於木材紋理之中,這說明這根權杖很好。

血龍木木質細膩,油脂厚實,如果使用機械加工,就可以看出瑕疵,比如加工出來的佛珠,因車珠子高速旋轉帶出的熱量會把珠子表面烤紅,會出現外紅內黃的現象,這個顯然不是。

所以這是一根手中精雕細琢的手杖,而只要這根手杖是真品血龍木製作,從形制、規格,還有血龍木的稀少來說,這根手杖很可能就是國王的權杖,如果真的是國王的權杖,那麼價值就高了。」

「國王的權杖?這個要怎麼鑒定?」老吳問道。

韓孔雀苦笑了一下道:「這個就比較麻煩了,一個是形制,看看這根權杖的規格,要知道一般平民是得不到血龍木的,就算得到了,也不會有多高的手藝,而能夠輕易得到血龍木,還能製作的這麼精美的權杖,就很說明問題了。

如果還能找到這根權杖的傳承者,了解清楚這根權杖的傳承記錄,自然就清楚了這到底是不是國王的權杖,甚至是哪個國王的權杖。」

「這個只要詢問一下,那個賣東西的攤主就知道了吧?不如我們現在去就問問?」老吳道。

老王阻止道:「你能夠想到,難道小韓想不到?如果要問,剛才小韓就詢問了吧?所以現在不能去問,如果詢問了,發現確實是一個國王的權杖,那麼肯定會引來麻煩。」

韓孔雀笑著道:「問題沒有那麼嚴重,現在我不過是初步鑒定這是血龍木製作的權杖,是不是國王用過的,還真不清楚。」

「你說是真的就是真的,難道你還會看錯?」老吳笑著對韓孔雀道。

韓孔雀搖了搖頭道:「現在還真不好說,有些人的技術是很高明的,製造假血龍木也不是不可能,而那些假貨,對不懂行,或者沒有見過的人,還是很具有欺騙性的,而我就是第一次見到真正的血龍木,所以還真不好說這就一定是血龍木。」

「你也不能確定?」老吳驚訝的道。

老王好笑的道:「小韓不是說了嗎?他也是第一次見到,雖然知道血龍木的特性,但因為是第一次見到,所以要小心謹慎一點。」

「假的血龍木的製作,是將廉價劣質木材改造為工藝品用木材,為的是多賺錢,現在小韓也不過是用了八百美元就買下來了,這不算是騙人吧?既然不是騙人,那麼十有**是真東西。」老吳道。

老王卻不是這麼認為:「八百美元也不是筆小錢,如果只是普通木材,稍微加工一下就能夠賣到八百美元,你做不做?所以還是小心點好,小韓,你不要聽老吳瞎說,你仔細鑒定一下,如果是真品血龍木權杖,那就好了。」

「這個應該很容易鑒定吧?」老吳看像韓孔雀。

韓孔雀笑了笑道:「我也不是盲目的就花出去八百美元的,假的血龍木主要是將一些質軟,並且內部結構較為疏鬆的木材,浸入到環氧樹脂液態溶劑中,經過長時間浸泡,而得到的一種人造材料。

顏色艷紅,木頭外紅內白,有帶點香味,經過化工處理,木質疏鬆,不能沉水,這樣的血龍木我自然是一眼就能夠看出,而這根很明顯不一樣,所以假的可能性不大。

只不過因為我沒有見過真品血龍木,所以才會有點懷疑,不過現在已經差不多能夠確定了,現在找只手電筒,看看這根權杖的透光性,就差不多可以確定了。」

「這樣看還不行?」老吳迎著陽光,仔細查看那根手杖。

「這樣效果不明顯,傳說中的血龍木透光性十分神奇,我們找個手電筒看看就知道了。」韓孔雀笑著道。

韓孔雀在老吳的二手商店裡找了一個強光手電筒,在強光照射下,三個人同時驚叫出聲。

「啊?怎麼會這樣?」老吳驚嘆的道。

老王也驚聲道:「怪不得這個東西有很多國王喜歡呢1

「我怎麼看著有點像犀牛角?」老吳道。

「哈哈,看來吳叔見過真的犀牛角,而這血龍木,如果在燈光的照射下,是可以象犀牛角一樣晶瑩通透的。」韓孔雀笑著道。

血龍木的這種透光性能,是所有木種中唯一獨有的。

木頭透光,顛覆了傳統對木材的理解,油份足的木料,油格細密連續分佈就會產生透光的現象,就像滴過油的紙會變透明。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