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租船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目,其他就是農業、林業、畜牧業,再就是漁業。 當然還有能源,這個不太容易『操』作,我們是後來者,也不太容易參與到其中,當然如果是探礦,東帝汶政fu是求之不得,如果有技術,當然製造業也是可以的。...

「他們每天要全身塗抹防蚊液,睡覺要掛蚊帳,同時要將自己捂得嚴嚴實實,後來有了我們當地華人的幫助,情況才好了一些。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Щ.。」老吳道。

對這裡的蚊子,韓孔雀住了一晚,卻沒有見識到,這個時候,韓孔雀已經想到,他所在的那片小山谷濕氣太重,加上他在一棵高大的樹上,才躲過了蚊子的襲擊。

如果是在山下這片人口稠密的地方,也許蚊子就會成堆出現,就成了他也必須解決的問題。

「在這裡能不能租到房子,我也許要在這裡待十幾天。」這才是韓孔雀當務之急,所以在老吳喝茶的間隙,韓孔雀提了出來。

「咦?小韓不打算在海拉這個地方發展?我們這裡的華人比較多,其他種族的人不佔優勢,更加容易發展。」老吳開口詢問道。

韓孔雀笑著道:「這要看情況,如果可以,當然要在一個更加容易立足的地方發展,我來的時間不長,並不知道海拉這個地方有什麼優勢。」

其實韓孔雀還是很看好這裡的,不說其他,只是外面的繁華,就足以說明很多問題,加上這裡的自然資源豐富而原始,沒有其他『亂』七八糟的事情,自然更方便他『操』作。

只有當地的消費水平達到一定程度,才能讓市場這麼繁華,而這裡不管是華人,還是遊客,或者是工人多了,都很利於韓孔雀在這裡發展。

「我們這裡你就放心吧!我們絕對佔優勢,我剛才說的那位我認識的警察朋友,他在東帝汶,先後當過巡邏和『交』警主管,你可不要認為就是走過場,這也是有權利的。」老吳有點著急,看得出來韓孔雀實力不錯,所以他十分想要韓孔雀留下。

「不信,當時我朋友新官上任,他便對當地警察普遍存在的遲到早退現象開刀。當然,我朋友不會製造矛盾,在包考,每天上午有好幾個地方應該有『交』警固定站崗、維護『交』通。起始時間是8點到10點。

但我朋友發現,這班『交』警不到8點30分不會到崗,我朋友沒有採用訓斥的方法,但他每天都是8點準時到崗,在道口指揮『交』通。

等當地『交』警來了。他才回到辦公室工作,這樣過了兩個星期,當地『交』警上崗再不遲到了,他的這一做法,在當地警察中引起不小的轟動,現在在這一片很有威望,而只要我們不犯法,有我朋友在,誰也不敢欺負我們。」

看老吳說的一臉『激』動,韓孔雀直接無語。對於維和警察這個工作,韓孔雀還是有點了解的,這個就是一個面子工程,國內的維和警察,不可能偏向當地華人,要是這樣,很可能要製造大的矛盾。

維和警察是一個國際化職業,每一個維和警察的辦公室里,都能見到不同國家、不同膚『色』的各國警察,在一起工作。本來就不免發生不同文化之間的碰撞與『交』流,如果在摻雜上其他因素,那就更容易製造摩擦了。

正因如此,在與國外同事的『交』流中。中國維和警察們主動承擔起了「外『交』官」的職責,這樣的一批人,想要讓他們幫忙很容易,但讓他們偏幫偏信,恐怕不容易。

當然,不是說維和警察們就不照顧國內的同胞了。而是像老吳口中的那種照顧,很顯然不太容易有。

「除了這些,在帝力之外的地方投資更有利,如果你能夠在海拉投資,可以享受八年免稅的政策,而在帝力和包考,則只有五年免稅的政策。」老吳著急之下,立即說了一些實用的。

「免稅這麼長時間?」韓孔雀到是不知道這一點,他是意外來到這裡的,所以他雖然知道一些東帝汶的情況,但具體的情況卻不是很了解。

「東帝汶實行低稅收政策,只要不是在幾個大城市投資,稅收政策很優惠,不過對外國人有投資要求,最少要投資一百五十萬美元,而且只能作為董事會成員之一,一家公司之內,必須有一名董事會成員居住在東帝汶。」老吳說的逐漸深入。

韓孔雀笑著道:「這麼低的稅收,時間又那麼長,看來東帝汶政fu很有誠意。」

老吳臉上的笑意收斂了不少,他繼續道:「在這一點上,東帝汶政fu做的還是不錯的,他們想要長期效益,自然要留住前來這裡的投資者,所以投資也分好幾種情況。

如果是在東帝汶外圍投資,像歐庫西等地,稅收甚至能夠減免十年,如果投資了幾處建設,十年之後還能繼續申請免稅,最高免稅額度達到百分之百,優惠相當的大。」

「有什麼好項目嗎?」韓孔雀這時是真的有了興趣,只是這些優惠政策,就說明東帝汶政fu還真是想要吸引投資者的,也有著足夠長遠的目光,在這樣的地方投資,顯然是很划算的。

「我最熟悉的就是建築行業,不過現在這個被我們國內來的老大哥霸佔了,我們很難獲得好的項目,其他就是農業、林業、畜牧業,再就是漁業。

當然還有能源,這個不太容易『操』作,我們是後來者,也不太容易參與到其中,當然如果是探礦,東帝汶政fu是求之不得,如果有技術,當然製造業也是可以的。」老吳知無不言的道。

「那麼最容易做的就是漁業了?」韓孔雀道。

老吳再次『露』出了笑容:「這個可不容易,東帝汶本來是印尼一個行省的一部分,所以周危域很多跟印尼連接,近海捕撈沒有什麼前途,遠海肯定要跟印尼海軍接觸,他們是什麼『尿』『性』你應該在國內也聽說過了。」

「我們國內還是有不少過來捕魚的,如果真的有那麼多優惠,我倒是可以投資,農業就算了,他們這裡的土地再多,也是山地,跟我們國內種糧食的沒法競爭,跟美國、澳大利亞、加拿大更是沒法比,林業和畜牧業倒是可以考慮一下,再加上漁業,這樣結合起來,肯定能夠順利發展。」韓孔雀這時已經有了決定。

「如果要發展林業,肯定要選擇海拉,如果想上其他地方,我也能夠提供幫助,我畢竟早來了幾年。」聽到韓孔雀終於肯定的說要投資,老吳臉上笑開了『花』。

「goout1而就在這個時候,外面一聲暴喝,打斷了老吳將要出口的話。

「『摸』ney1一個男人站在店裡,他滿臉漲紅,呼吸有點急促,當韓孔雀和老吳看到他的時候,他明顯更加緊張了。

「狗雜種,簡直是找死。」老吳一愣,接著暴怒,他轉身就進入房間內部,『抽』出了一把唐刀,就向外跑。

「no,『波』rrooney,我,借錢。」眼看著老吳『抽』出刀來要砍自己,那個男人終於結結巴巴的說出了自家的目的。

「借錢?」老吳憤怒的問道。

「對,借錢。」這次男人說的比較順溜了。

韓孔雀看著這個人,典型的當地土著人的貼點,渾身黝黑,雙手上布滿了老繭,看樣子應該不像是搶劫的。

「我認識你嗎?為什麼要借給你錢?」老吳用德頓語道。

聽到老吳開口說了自家熟悉的語言,男人明顯鬆了口氣:「我兒子病了,需要錢,我知道華人都是好人,希望你能夠借給我點錢,送我兒子去醫院。」

「你是漁民?」這個時候,老吳的口氣緩和了一下,看到這個男人更加的黑,這可能是常年待在海上,被海風吹的。

「我是漁民,現在玻而且我急需大筆錢,所以才過來碰運氣,求求你們了。」男人說著,普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你有漁船嗎?」韓孔雀這個時候突然問道。

「有,有」男人一『激』動,直接說不出話來。

韓孔雀笑著道:「一條什麼船?我可以租用幾天,當然,你也可以選擇出售給我,看你的船的價值而定。」

「他能有什麼船,肯定是那種小漁船,好的帶著一個小馬達,出海能夠捕撈幾百斤魚,已經是謝天謝地了。」老吳開口道。

「能夠行駛出海多遠?」韓孔雀問道。

「那種船出海很危險,沒有風『浪』出去上百海里都沒問題,但稍微有點風『浪』,就不行了。」老吳道。

「算了,我就是在周圍轉一圈看看,看他真的需要錢,我就幫幫他,阻他的船出海看看,你問問他,他需要多少錢,漁船租出來一天需要多少錢。」韓孔雀道。

「一百美元,我需要一百美元。」別的這個男人沒有聽懂,但這個他是想了無數遍的一個數字,自然敏感。

「你的船租金一天多少錢?」老吳直接問道。

「十美元,不,不,五美元就行。」男人看老吳的臉『色』在變,立即改變了數額。

「十美元很多嗎?」韓孔雀問道。

老吳開口道:「這要看這些漁民的技術,還有漁船的大小和先進程度,就憑海拉這個地方的漁民,他們的漁船一天收入十美元那是妄想。」

「怎麼會這樣?」韓孔雀這次是真驚訝了,他可是知道,這片海域的海產還算豐富,漁民根本不愁捕不到魚,怎麼會收入那麼少?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