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尚武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吳開口道。 「維和部隊?他們還能辦理持槍證?」韓孔雀問道。 老吳笑著道:「這個國家就是建立在維和上,如果沒有外人幫忙,他們也能夠**?」 東帝汶是不禁槍的,當地居民家家都有槍械...

一直等到晚飯以後,一位大使先生召集他們說:「告訴同志們一個好消息,國內已經來消息了,飛機要直接把我們接回家,時間就在明天早上。」

大家歡欣鼓舞,懸了多日的心終於放下了,這讓所有人都很高興。

次日早上7點鐘,他們就開始按組排隊,等待坐車去飛機場,大使館早就備好了一輛中巴和幾輛小巴、吉普車。

將近1o點鐘,澳大利亞軍車和維和士兵就來到大使館門口,車子緩緩駛出大使館,老吳看見路邊住滿了當地的難民。

在機場一直等到下午,不時有人焦急地看錶,抬頭仰望天空,希望飛機早點到來。

終於在兩點鐘的時候飛機到了,到的時候大家反而說不出話來了,老吳想也許是經過了這樣兇險的暴亂,人心反而變得冷靜了。

那一刻老吳的念頭是,終於看到帶有中文標誌的飛機了,感覺好親切,好溫暖啊!

他從來沒有感覺到,原來有個強大的祖國依靠,是那麼幸福的一件事情。

飛機一共兩架,均為波音737客機,每架核定座位124個。

臨上飛機前,中國駐東帝汶大使和老吳他們這些分組長一一握手告別,大使和老吳握手時,語重心長地囑咐老吳要照顧好組員,把大家安全帶回國內。

老吳聽了心裡那個激動就別提了,只是一個勁地點頭。

已經好幾天了,他們和國內的家人一直聯繫不上。

當他們踩上飛機舷梯的那一瞬間,心裡終於踏實了,他們終於可以回家了,這不是在夢裡。

「飛機路線是東帝汶飛至馬尼拉,再然後轉機到國內,每到一站,都有官員過來慰問我們,整個過程當中。全部費用都免掉了,沒有讓我們付過一分錢。

對這個事,我們也談論過,比較一致的看法是。中國確實是強大了啊,這在過去是不可想象的,以後的事,媒體都有報道了,我們安全回家了。我回來的晚上,老婆喜極而泣,連說: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第二天我回了父母家,老媽抱著我直哭,因為聯繫不上心裡著急,那幾天父母整夜整夜睡不著,兩個人不停地打電話給我大哥詢問情況,那次我在家陪了父母一個禮拜左右。」老吳無限感慨的道。

「後悔嗎?後悔來這裡嗎?」韓孔雀問道。

老吳看著韓孔雀,笑著道:「直到現在。我都從來不後悔來東帝汶,我覺得戰爭的生是無法預計的,任何國家都可能會生這樣或那樣的意外,這並不是我決策上的失誤,況且這對我來說也是一段寶貴的經歷。

你看我現在說出來,好像蠻平靜的樣子,其實很多內心掙扎、內心感受只有當時才能體會,當時在國內我就決定,等東帝汶局勢平靜下來以後,我想起碼還要再去一次。我還有一家投資的二手貨商店,合約簽了1o年,現在還有8年呢,所以現在我回來了。這次我回來,可不想像上一次那樣離開。」

「周圍的人看起來不錯。」韓孔雀道。

老吳面露諷刺的道:「那是因為我們強大了。」

「強大?國內是強大了,但對這裡來說也是鞭長莫及吧?」韓孔雀問道。

老吳笑著道:「所以我們才要團結,你也應該感覺到了,你只是稍微流露出要在當地經商的想法,我們就那麼熱心。這不是沒有原因的。」

「為了抱團取暖?」韓孔雀一想,還真是這樣,不管是李方,老王,還是這個老吳,都顯得太過熱情了。

「只是抱團還不行,我們要展,要壯大,先必須要團結互助,只有我們全都強大了,這裡的土著人,還是遺留下來的那些印尼猴子,以後都不敢在對我們亮刀子。」老吳恨恨的道。

看韓孔雀不說話,老吳趕忙道:「不會是嚇到了吧?你放心,現在我們國家強大了,就連我們在當地的華人也強大了,那些人根本不敢欺負我們。」

韓孔雀笑著道:「我到是不怕這個,不過,如果每天遇到這種糟心事,也會感覺麻煩。」

韓孔雀可不是說笑,他也只是感覺麻煩罷了,雖然他有實力,也有勢力,但這樣的實力他可不想經常表露,要不然肯定要引來一些煩惱。

「放心,現在可不是以前了,我們國外的華人被人欺負了那麼多次,如果還不能長進點,那在被人欺負也是活該,所以我們吸取了教訓,現在形成了幾個大型聚集區,在我們華人社區之內,有專門的保安,還有教授孩子們學習的學校和武館。」老吳信心十足的道。

「武館?」韓孔雀這次是真驚訝了,這些人的決心還真是大。

「對外就是孔子學院,你看我這裡還有孔子的畫像,那些當地人認為這是我們的信仰,不過我們信仰的一手書,一手劍,這個可不是我們崇尚武力,而是跟著孔子他老人家學習的。

這家店裡有我們兩個華人,所以孔子先師的畫像之前,我們供奉了兩把劍。」說著老吳挑開了店鋪裡面的一個門帘,露出了裡面的一副畫像,正是孔子。

一手捧書,一手持劍,這張孔子的畫像跟其他的有點不同,想來是根據需要印刷出來的。

畫像面前有三盤水果,前面是香爐,香爐上面的香灰不少,顯然是經常供奉的,而在香爐前面,交叉放著兩把劍,當然,更加形象的來說,應該叫刀。

「這裡的日本人不少,這種刀很多人認識,說是日本刀,可我們這種刀沒有弧度,是直的,只要是國人都知道,這是我們平時說的唐刀。

畢竟劍不是那麼好使喚,最後就想到了這種單刃劍,劍刃薄所以很鋒利,劍背加厚,這樣更利於劈砍,是實戰用的長刀。」抽出一把唐刀,老吳遞給韓孔雀細看。

「尚武精神什麼時候都不能忘啊1韓孔雀嘆了口氣道。

老吳一愣道:「是啊!天助自助,求人不如求己,所以我們才會做那麼多措施,不過和平的久了,有些人就開始忘了危險,希望小韓你能夠支持我們。」

「放心,我肯定支持,不止是刀,如果你們想要槍支,我也是能夠提供的。」韓孔雀狀似開玩笑的道。

「如果你真能弄來,我們還真需要。」老吳也好似開玩笑的道。

韓孔雀一直盯著老吳的眼睛,雖然老吳說的好像很隨意,不過韓孔雀卻看出來他眼中的認真。

「東帝汶是不禁槍的。」老吳還是那麼隨意,不過說的話卻別有深意。

韓孔雀點頭道:「我還真有渠道弄到槍,你也知道,在海上捕魚的漁船,什麼情況都有可能遇到,自然就需要一些武器用以自衛,最近我的漁船就會過來,他們手中有一些槍,如果你們需要,我可以讓他們留下一些。」

「如果真的這樣就太好了,你放心,我認識當地的維和部隊,持槍證很好辦理。」老吳開口道。

「維和部隊?他們還能辦理持槍證?」韓孔雀問道。

老吳笑著道:「這個國家就是建立在維和上,如果沒有外人幫忙,他們也能夠**?」

東帝汶是不禁槍的,當地居民家家都有槍械和炸彈。

在這裡的維和部隊,常常能從當地居民家搜出槍、火箭、筒和手榴、彈。

「那幾年,在當地放槍,就像中國人放鞭炮一樣平常,我們這裡比較偏僻,而帝力那邊現在管理的很嚴,所以外來的遊客才不會現。」老吳道。

在東帝汶,維和部隊面臨的形勢同樣不容樂觀,他們在街頭巡邏時,槍套打開,子彈上膛。

東帝汶曾經生了一起試圖刺殺總統和總理的兵變,維和警察和當地警察一起參與了執行宵禁,以及設卡盤查。

「在這裡有我國的維和警察,他們跟我們的關係還不錯,算是互相幫助。」老吳為了證明這一點,又說了不少當地維和警察的事情。

最近幾年好了,在零八年的時候,在當地巡邏,危險隨時生,到了現在好了不少,但維和警察更要操心自己的生活。

在任務區,每一位維和警察都要自己解決吃住問題,聯合國機構只負責放津貼。

在當地市,幾乎沒有適合中國人口味的食品,大部分是牛肉。

很多維和警察回到國內后,最想吃的就是青菜。

他的這一經歷被作為經驗,在後續的維和警察中,蔬菜種子成為必備品,幾乎每個來這裡執行任務的中國警察,都會帶一些。

所以現在東帝汶生產的蔬菜,很大一部分是國內品種,這不是沒有原因的,當時每個來這裡的中國警察,都會帶來十幾種蔬菜種子,準備自己種菜吃。

與其他需要維和的地方相比,東帝汶就顯得更「落後」些,東帝汶地處東南亞,氣候濕熱,蚊蟲肆虐,因此瘧疾、登革熱病率相當高,並且這兩種傳染病都有致命性。

這兩種傳染病主要靠蚊子傳染,所以防蚊成了頭等大事,因為沒有人敢拿自己的小命不當回事。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