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暴亂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5-12-03 11:42  |  字數:3388字

當時老吳不可能不跟當地人打交道呀,所以就自學印尼語和葡萄牙語。

「崩地呀」,「德里,馬嘎西」,一個詞一個詞地學。

一開始音不準,別人聽不懂,只好別人說一個單詞,趕快拿筆用中文記下音,就好像「傻瓜英語」一樣地學。

這個工人教一點,那個工人教一點,慢慢的就學會了。

在工作中學,學的還是比較快的,但寫就不行了,沒有專門去上過課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當地也沒有什麼語言學校。

不會語言很吃虧,比如有一次他們跟菲律賓人談一個工程,聽不懂,等他們找到翻譯趕過來,工程已經被別人拿去了。

中國人比較吃得起苦,只要過了語言關,到哪都不會輸給別人。

到現在老吳這兩種語言說、讀都還可以,書寫有些困難,語言通了是第一步,後來的工作和生活就比較順當了。

就這樣一直到了2oo6年4月底,軍人鬧事了。

起因其實很簡單,東帝汶政府為節省開支,解僱了5oo余名政府軍士兵,約佔總數的四分之一。

被解僱的士兵要求多兩個月的薪水作為補償,政府沒有答應。

於是叛亂士兵開始遊行,在主要路口設置路障,就是這樣開始的。

「我們也沒當回事,該幹嗎還幹嗎!但很快事情就變得嚴重起來,讓我們不得不重視。」老吳一臉苦笑的道。

「當時是一個朋友打電話告訴我消息的,我一個同鄉新開的商店被暴徒焚燒了,我開車經過市區時後脊樑一陣陣涼,過於平靜,有一種大禍臨頭的感覺。

到了這個時候,生活方面,我們初到那邊是處處謹慎,需要添置生活用品和外出工作都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從不敢亂走,後來現當地人只要你不去故意觸犯他們,他們還是很尊敬華人的。」

「這個同鄉是跟我一起來的1o個人之一。聽到消息的時候當時我正開著車,猛吃了一驚,方向盤似乎都握不穩了,馬上靠邊停車,打電話給老鄉。」

電話打通了。老吳的同鄉在那頭無可奈何地說:「燒掉了,都燒掉了,整個店都被燒掉了。」

老吳的這個同鄉剛來的時候是做泥工,賺到錢後開了一家店,賣小商品,開在一個叫戴比塞的類似國內農貿市場那樣的綜合市場裡頭。

生意不錯就又開了一家,華人嘛想得長遠一些,不像當地人吃飽穿暖就行,但這樣,也給他們帶來了更大的損失。比如說老吳。

第二天老吳去看他,看到的情形是,整個市場七零八落,一半以上的攤位和店面被燒掉砸掉了,東西所剩無幾,隨身財產基本是等於零了。

事後聽同鄉告訴老吳,中國大使館的官員,在店被燒後專門去慰問過他,還送去了慰問金和生活用品。

這一來他們就很緊張了,到了下午。老吳有個印尼朋友打電話給他,說,叛軍今天要過來了,你們趕快到我這裡躲一躲。

他是住在總統府邊上的。相對安全。

朋友打電話來時,老吳剛忙完工作在回家的路上,所以就馬上開車回家帶了幾件隨身衣物去他家了。

老王和朋友分析局勢,商量該怎麼辦,堅持下去還是暫時離開。

當地中國人有大約五六百人的樣子,都是勤儉創業的人。這些人也都小有身家,所以他們更加危險,是當地暴亂分子先要攻擊搶劫的目標。

來了三年多,老吳的動產和不動產加在一起也有5萬多美金,加上手頭上還有三個小工程,走了大概連工程款也別想收了。

但事出突然,連幾家銀行也都關門不營業了,能帶走的現金只有身上的一點點。

最後還是決定走,因為老吳聽到和看到外面郊區的一些地方,開始有暴徒燒房子、槍戰,事態正在擴大,所以想先到哪兒避一避。

當晚9點,他們工地上一個同鄉,沒車子回不了宿舍,老吳還開車送他回去,當他開車經過市區時,後脊樑一陣陣涼。

大街上表面看上去很平靜,是過於平靜了,好像就他們一輛車在行駛,這讓老吳有了一種大禍臨頭的感覺。

老吳的房子是25o塊美金一個月租來的,宿舍兼著辦公室,有電腦、空調、冰櫃、洗衣機,還有建築機械,但已經不屬於他了

第二天一大早,他們就去中國大使館。

到了大使館一看,當時進進出出的人那叫多啊!

一天下來總有個幾百人去問的,大使館的電話此起彼伏,不是手機響就是座機響。

好不容易找到個工作人員問問,他說:「要離開的話,聯繫方式留下來。」

當時考慮到最鄰近的地方是澳大利亞的達爾文,中國大使館聯繫了澳大利亞大使館,準備安排老吳他們先撤離到達爾文。

當時網路非常繁忙,手機打不出去,老吳和同鄉聯繫不上,沒法商量,只能斷斷續續短消息聯繫。

那幾天中國大使館一直在和國內聯繫,老吳在朋友家待到次日中午,接到大使館通知,要求把他把周邊的要求回國的名單以短消息的形式過去,準備回國。

當時東帝汶國際航班已經停飛,這樣要想離開此地就只能包機了。

老吳想到了多年打拚的財產,心有不甘,但現在保住性命是最重要的,索性不去想它,坐在床邊狂短消息,一共了幾十條,因網路不好,也不知道到底收到了幾條。

老吳這人,膽子算大的,又有不少朋友在這裡,所以他狠了狠心,又開車去通知他的朋友。

兵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