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暴亂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當時東帝汶國際航班已經停飛,這樣要想離開此地就只能包機了。 老吳想到了多年打拚的財產,心有不甘,但現在保住性命是最重要的,索性不去想它,坐在床邊狂短消息,一共了幾十條,因網路不好,也不知道到底...

當時老吳不可能不跟當地人打交道呀,所以就自學印尼語和葡萄牙語。

「崩地呀」,「德里,馬嘎西」,一個詞一個詞地學。

一開始音不準,別人聽不懂,只好別人說一個單詞,趕快拿筆用中文記下音,就好像「傻瓜英語」一樣地學。

這個工人教一點,那個工人教一點,慢慢的就學會了。

在工作中學,學的還是比較快的,但寫就不行了,沒有專門去上過課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當地也沒有什麼語言學校。

不會語言很吃虧,比如有一次他們跟菲律賓人談一個工程,聽不懂,等他們找到翻譯趕過來,工程已經被別人拿去了。

中國人比較吃得起苦,只要過了語言關,到哪都不會輸給別人。

到現在老吳這兩種語言說、讀都還可以,書寫有些困難,語言通了是第一步,後來的工作和生活就比較順當了。

就這樣一直到了2oo6年4月底,軍人鬧事了。

起因其實很簡單,東帝汶政府為節省開支,解僱了5oo余名政府軍士兵,約佔總數的四分之一。

被解僱的士兵要求多兩個月的薪水作為補償,政府沒有答應。

於是叛亂士兵開始遊行,在主要路口設置路障,就是這樣開始的。

「我們也沒當回事,該幹嗎還幹嗎!但很快事情就變得嚴重起來,讓我們不得不重視。」老吳一臉苦笑的道。

「當時是一個朋友打電話告訴我消息的,我一個同鄉新開的商店被暴徒焚燒了,我開車經過市區時后脊樑一陣陣涼,過於平靜,有一種大禍臨頭的感覺。

到了這個時候,生活方面,我們初到那邊是處處謹慎,需要添置生活用品和外出工作都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從不敢亂走,後來現當地人只要你不去故意觸犯他們,他們還是很尊敬華人的。」

「這個同鄉是跟我一起來的1o個人之一。聽到消息的時候當時我正開著車,猛吃了一驚,方向盤似乎都握不穩了,馬上靠邊停車,打電話給老鄉。」

電話打通了。老吳的同鄉在那頭無可奈何地說:「燒掉了,都燒掉了,整個店都被燒掉了。」

老吳的這個同鄉剛來的時候是做泥工,賺到錢后開了一家店,賣小商品,開在一個叫戴比塞的類似國內農貿市場那樣的綜合市場裡頭。

生意不錯就又開了一家,華人嘛想得長遠一些,不像當地人吃飽穿暖就行,但這樣,也給他們帶來了更大的損失。比如說老吳。

第二天老吳去看他,看到的情形是,整個市場七零八落,一半以上的攤位和店面被燒掉砸掉了,東西所剩無幾,隨身財產基本是等於零了。

事後聽同鄉告訴老吳,中國大使館的官員,在店被燒后專門去慰問過他,還送去了慰問金和生活用品。

這一來他們就很緊張了,到了下午。老吳有個印尼朋友打電話給他,說,叛軍今天要過來了,你們趕快到我這裡躲一躲。

他是住在總統府邊上的。相對安全。

朋友打電話來時,老吳剛忙完工作在回家的路上,所以就馬上開車回家帶了幾件隨身衣物去他家了。

老王和朋友分析局勢,商量該怎麼辦,堅持下去還是暫時離開。

當地中國人有大約五六百人的樣子,都是勤儉創業的人。這些人也都小有身家,所以他們更加危險,是當地暴亂分子先要攻擊搶劫的目標。

來了三年多,老吳的動產和不動產加在一起也有5萬多美金,加上手頭上還有三個小工程,走了大概連工程款也別想收了。

但事出突然,連幾家銀行也都關門不營業了,能帶走的現金只有身上的一點點。

最後還是決定走,因為老吳聽到和看到外面郊區的一些地方,開始有暴徒燒房子、槍戰,事態正在擴大,所以想先到哪兒避一避。

當晚9點,他們工地上一個同鄉,沒車子回不了宿舍,老吳還開車送他回去,當他開車經過市區時,后脊樑一陣陣涼。

大街上表面看上去很平靜,是過於平靜了,好像就他們一輛車在行駛,這讓老吳有了一種大禍臨頭的感覺。

老吳的房子是25o塊美金一個月租來的,宿舍兼著辦公室,有電腦、空調、冰櫃、洗衣機,還有建築機械,但已經不屬於他了

第二天一大早,他們就去中國大使館。

到了大使館一看,當時進進出出的人那叫多啊!

一天下來總有個幾百人去問的,大使館的電話此起彼伏,不是手機響就是座機響。

好不容易找到個工作人員問問,他說:「要離開的話,聯繫方式留下來。」

當時考慮到最鄰近的地方是澳大利亞的達爾文,中國大使館聯繫了澳大利亞大使館,準備安排老吳他們先撤離到達爾文。

當時網路非常繁忙,手機打不出去,老吳和同鄉聯繫不上,沒法商量,只能斷斷續續短消息聯繫。

那幾天中國大使館一直在和國內聯繫,老吳在朋友家待到次日中午,接到大使館通知,要求把他把周邊的要求回國的名單以短消息的形式過去,準備回國。

當時東帝汶國際航班已經停飛,這樣要想離開此地就只能包機了。

老吳想到了多年打拚的財產,心有不甘,但現在保住性命是最重要的,索性不去想它,坐在床邊狂短消息,一共了幾十條,因網路不好,也不知道到底收到了幾條。

老吳這人,膽子算大的,又有不少朋友在這裡,所以他狠了狠心,又開車去通知他的朋友。

兵荒馬亂的,開車到海邊時,眼前的景象讓老吳深深震撼。

幾艘澳大利亞軍艦已經停在海平面上,正在向港口靠近,維和部隊已經上岸了。

他們穿著迷彩服,雄赳赳氣昂昂的樣子,隊伍中間還有一些女兵,這讓老吳心裡有一絲安慰。

從朋友家裡出來,老吳就想,這次騷亂也不知要持續多長時間,如果他們都走了,家裡的物品沒人照應,回來可能什麼都不剩了,不如趁現在還有時間,把一些貴重的物品寄放到朋友家中。

隨即老吳帶了兩輛貨車、兩個工人回原來的住所,可到了才現,圍牆鐵門鎖已經被人更換了,連自己家也進不去了。

拍打鐵門好久,才出來一位當地土人把門打開,老吳走進一瞧,家裡已經被一個印尼人佔領了。

老吳的房子是二室二廳,一個廚房一個衛生間,25o塊美金一個月租來的,房東是澳籍華人。

老吳當時很天真,心想你住就你住,我的東西讓我拿走好了,老吳的宿舍兼著辦公室,有電腦、空調、冰櫃、洗衣機等。

可他們連門都不讓老吳進,印尼人和土人都有馬刀,他們一看老吳他們來交涉就拿刀砍過來。

這時老吳內心深處第一次真正地感到害怕,土人一手抓著老吳的胳臂,一手用刀橫在他的脖子,印尼人眼睛像狼似的盯著老吳,輕蔑地吐出幾個單詞:「加浪、加浪。」

老吳當時都嚇傻了,只是下意識地點頭,不斷地說「拜拜拜」。

看到他們這樣,他們兩人交頭接耳,嘀嘀咕咕了好一陣子才放老吳他們走。

幸好老吳隨身帶著一個筆記本電腦,有備份,否則電腦一丟失,客戶資料都沒了,這可是頂頂要緊的東西。

但他的建築公司裡面還有攪拌機、振動機之類的建築機械,但現在那些東西也已經不屬於老吳了。

那個時候的東帝汶已經成了無政府狀態,誰佔有了就是誰的了,遇到這樣的情況,當地人是最願意找華人的麻煩的,因為華人都是有產者,而很多當地人都是窮光蛋。

他們當中很多人不要說有財產了,就連房子都沒有,就算有,很多也是茅草房,也不就是鐵皮房,遇到了好幾回,他們不搶華人的,誰搶?

這番遭遇之後,老吳腦子反而清醒了,不再有任何猶豫,當即掉頭開車回大使館。

中國大使館由主樓、會客室、兩個車庫、健身房、廚房、餐廳、門衛室8棟主要建築組成。

老吳進去的時候,裡面密密麻麻都是人,院子里就站了七八十個。

當天下午2點鐘,由老吳簡訊聯繫上的12個人也到了。

後來大使館又增加了5個人,組成一組17個人,由老吳任組長。

到了晚上9點鐘左右,6續來大使館要求受保護回國的人數達到了2oo多。

夜深了,就在車庫裡、院子里席地而坐休息,有的人用上了自己帶來的帳篷,老人、婦女和兒童,由大使館安排在有空調的會議室里休息。

不管怎樣,大家的心基本安定下來了,回到大使館了嘛,大使館就是中國領土,他們安全了。

那個時候,大使館的周邊都有人拿著刀在遊行,所有的人寸步不離。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