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丁香煙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5-12-01 02:13  |  字數:3462字

那種粗製濫造的紀念品,走在哪裡都能夠看得到,人家去旅遊的遊客又不傻,為什麼要一定在你那裡買?而且地球人都知道,國內的這種小攤販坑人不眨眼。

沿著一條土路,韓孔雀看著各種精美的飾品,想著等到他有了落腳之地,一定要買一些,其他東西可以不買,但那些精美的銀飾,是一定要買一些的。

韓孔雀正走著,這時有人叫住了他。

「煙?」看著那個像自己推銷東西的人,韓孔雀發現他手中拿著的是一包煙。

「丁香煙,世界名牌!」男人伸出了大拇指,比劃著自己手中的煙道。

丁香煙韓孔雀知道,雖然生產這個香煙的國家比較讓人噁心,但作為這家煙草公司的主人,韓孔雀還是十分佩服的。

是印尼特產,它用丁香葉油摻和煙葉製成,芬芳濃郁,據說可以治哮喘病,是印尼乃至東南亞人的獨特嗜好。

韓孔雀之所以知道這個,可不是因為這是印尼特產,而是因為生產這種煙的家族。

創辦「鹽倉牌」丁香煙工廠的是蔡道行家族,他們將這種煙進行了歷史%n性的技術革命,從英國人手裡奪回捲煙市場,維護民族利益,並向國外輸出、擴展。

而能夠讓韓孔雀知道的原因,也肯定不止是因為蔡氏父子是華人,而是因為蔡氏父子被稱為世界丁香煙王國的大王。

鹽倉集團的締造者者是蔡道行的父親蔡雲輝。

蔡雲輝1923年8月15日出生於國內一個小鎮。

4歲隨父母抵印尼,含辛茹苦,慘淡經營,1958年才在東爪哇諫義里創立了「鹽倉牌」丁香煙廠,1966年行銷一時,因而發家致富。

鹽倉集團30餘年來一直佔領印尼約50%的香煙市場。各城市都有代銷點,各埠頭都設分廠,1989年擁有工人48000人。

1985年8月29日蔡雲輝病逝於紐西蘭,長男蔡道行主持了家族企業。

蔡道行,1945年出生於印尼,1968年即協助父親料理生意。他深知自己的肩上要負起這份龐大的事業,這家族與宗親的希望,必須勵志力學。

他從基層做起,像一般職員那樣做繁重的工作,他虛心並耐心的求教,學會在課本上讀不到的商業知識,逐漸熟悉企業內部的運作程序。

1983年他可以獨當一面了,父親退居幕後,蔡道行出任公司行政局總栽。兼蘇里亞西薩制煙紙廠及印尼哈利銀行總裁,現任鹽倉集團董事總經理。

鹽倉丁香煙廠是個合成的大企業,也生產丁香煙的原料和配件,在諫義里郊外的蘇里亞西薩的制煙紙廠佔地達21公頃。

近年又投資開設第二捲煙紙廠,收購了新型的印刷廠、葉廠,馬都拉島、外南夢分別有煙葉種值園和丁香種植園。

鹽倉廠群內有4輛救火車的1和730輛貨車的運輸隊,還配備了3架直升飛機,這在印尼大企業里是絕無僅有的。

鹽倉集團的金融機構是印尼哈利銀行。總行設在泗si水,控制所屬15家企業。透過旗下的一些子公司,還擁有數家國際星級大酒店。

蔡道行善於運籌,很懂新的企業管理學。近年來推出不少新的構想,計劃在泗si水興建大型貨倉,在新加坡拓展旅遊業,勢頭相當雄勁。

印尼香煙市場競爭十分激烈。1977年有煙廠321家,現已淘汰剩128家,而鹽倉牌丁香煙始終執牛耳,每年煙稅額達5020億盾,佔全國煙稅總額40%。

印尼政府財政部1990年公布全國繳納營業稅最多的200家企業。鹽倉煙廠居第21位,蔡氏家族納稅總額始終居全國第一位。

蔡道行克紹箕裘,繼承並弘揚其父的傳統作風,新加坡報刊概而言之有四:一是敏銳的商業靈感;二是關心下屬,重視職工福利;三為低姿態的作風,不求聞達於人;四是平易近人,樂於聽取意見。

這都對提高產品質量,拓展埠頭生意往來起很大促進作用。

諫義里市區矗立著蔡氏建造的大會堂、大娛樂城、大游泳池,廠里的工程隊經常參與市政建設,修築街道、架設橋樑,連縣市所有的交通燈都是「鹽倉」的奉獻品,難怪省長、市長都豎起大拇指說真是了不起。

蔡雲輝喪葬時,印尼上至總統、內閣部長,下至地方均送花圈、致唁電,外國廠產代表蒞臨執紼。

所以說,不是所有華人,在印尼都是被人欺負的,被人欺負的從來都是弱者。

蔡氏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家族企業,蔡道行的二弟蔡道平和三弟蔡道安,均擔任公司行政局副總裁,四弟蔡道升任生產部經理,四位兄弟和兩位妹妹蔡吉花、蔡吉蓮,均進董事會任董事,母親陳淑貞和叔侄也都在這一方實地擔任要職。

就是這麼一大家子,支撐起了一個龐大的企業,可以說在印尼,在東南亞都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而他們之所以那麼被人看重,可不止是他們有錢,而是因為他們操縱著很多人的飯碗。

在印尼約有340萬工人,參與了從種植到零售等與煙草工業有關的各方面活動,輻射影響意味著1360萬印尼人,其中大部分是婦女和兒童依靠煙草謀生。

這麼多人指著煙草公司吃飯,作為東南亞最大的煙草公司,蔡氏當然活的滋潤。

可惜這些東南亞的華人家族,對國內的認同度很低,所以他們在國內的名聲不顯。

「來一包吧!多少錢一包?」雖然不認同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