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丁香煙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了啊! 「你是小韓吧?」就在韓孔雀看著一包煙發冷的時候,身邊過來了一個男人,男人差不多四十來歲,面色黝黑,不過還是能夠看得出來,這是一個華人,當然,他說的也是純正的漢語。 「我是,你是...

那種粗製濫造的紀念品,走在哪裡都能夠看得到,人家去旅遊的遊客又不傻,為什麼要一定在你那裡買?而且地球人都知道,國內的這種小攤販坑人不眨眼。

沿著一條土路,韓孔雀看著各種精美的飾品,想著等到他有了落腳之地,一定要買一些,其他東西可以不買,但那些精美的銀飾,是一定要買一些的。

韓孔雀正走著,這時有人叫住了他。

「煙?」看著那個像自己推銷東西的人,韓孔雀發現他手中拿著的是一包煙。

「丁香煙,世界名牌1男人伸出了大拇指,比劃著自己手中的煙道。

丁香煙韓孔雀知道,雖然生產這個香煙的國家比較讓人噁心,但作為這家煙草公司的主人,韓孔雀還是十分佩服的。

是印尼特產,它用丁香葉油摻和煙葉製成,芬芳濃郁,據說可以治哮喘病,是印尼乃至東南亞人的獨特嗜好。

韓孔雀之所以知道這個,可不是因為這是印尼特產,而是因為生產這種煙的家族。

創辦「鹽倉牌」丁香煙工廠的是蔡道行家族,他們將這種煙進行了歷史%n性的技術革命,從英國人手裡奪回捲煙市場,維護民族利益,並向國外輸出、擴展。

而能夠讓韓孔雀知道的原因,也肯定不止是因為蔡氏父子是華人,而是因為蔡氏父子被稱為世界丁香煙王國的大王。

鹽倉集團的締造者者是蔡道行的父親蔡雲輝。

蔡雲輝1923年8月15日出生於國內一個小鎮。

4歲隨父母抵印尼,含辛茹苦,慘淡經營,1958年才在東爪哇諫義里創立了「鹽倉牌」丁香煙廠,1966年行銷一時,因而發家致富。

鹽倉集團30餘年來一直佔領印尼約50%的香煙市常各城市都有代銷點,各埠頭都設分廠,1989年擁有工人48000人。

1985年8月29日蔡雲輝病逝於紐西蘭,長男蔡道行主持了家族企業。

蔡道行,1945年出生於印尼,1968年即協助父親料理生意。他深知自己的肩上要負起這份龐大的事業,這家族與宗親的希望,必須勵志力學。

他從基層做起,像一般職員那樣做繁重的工作,他虛心並耐心的求教,學會在課本上讀不到的商業知識,逐漸熟悉企業內部的運作程序。

1983年他可以獨當一面了,父親退居幕後,蔡道行出任公司行政局總栽。兼蘇里亞西薩制煙紙廠及印尼哈利銀行總裁,現任鹽倉集團董事總經理。

鹽倉丁香煙廠是個合成的大企業,也生產丁香煙的原料和配件,在諫義里郊外的蘇里亞西薩的制煙紙廠佔地達21公頃。

近年又投資開設第二捲煙紙廠,收購了新型的印刷廠、葉廠,馬都拉島、外南夢分別有煙葉種值園和丁香種植園。

鹽倉廠群內有4輛救火車的1和730輛貨車的運輸隊,還配備了3架直升飛機,這在印尼大企業里是絕無僅有的。

鹽倉集團的金融機構是印尼哈利銀行。總行設在泗si水,控制所屬15家企業。透過旗下的一些子公司,還擁有數家國際星級大酒店。

蔡道行善於運籌,很懂新的企業管理學。近年來推出不少新的構想,計劃在泗si水興建大型貨倉,在新加坡拓展旅遊業,勢頭相當雄勁。

印尼香煙市場競爭十分激烈。1977年有煙廠321家,現已淘汰剩128家,而鹽倉牌丁香煙始終執牛耳,每年煙稅額達5020億盾,佔全國煙稅總額 40%。

印尼政府財政部1990年公布全國繳納營業稅最多的200家企業。鹽倉煙廠居第21位,蔡氏家族納稅總額始終居全國第一位。

蔡道行克紹箕裘,繼承並弘揚其父的傳統作風,新加坡報刊概而言之有四:一是敏銳的商業靈感;二是關心下屬,重視職工福利;三為低姿態的作風,不求聞達於人;四是平易近人,樂於聽取意見。

這都對提高產品質量,拓展埠頭生意往來起很大促進作用。

諫義里市區矗立著蔡氏建造的大會堂、大娛樂城、大游泳池,廠里的工程隊經常參與市政建設,修築街道、架設橋樑,連縣市所有的交通燈都是「鹽倉」的奉獻品,難怪省長、市長都豎起大拇指說真是了不起。

蔡雲輝喪葬時,印尼上至總統、內閣部長,下至地方均送花圈、致唁電,外國廠產代表蒞臨執紼。

所以說,不是所有華人,在印尼都是被人欺負的,被人欺負的從來都是弱者。

蔡氏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家族企業,蔡道行的二弟蔡道平和三弟蔡道安,均擔任公司行政局副總裁,四弟蔡道升任生產部經理,四位兄弟和兩位妹妹蔡吉花、蔡吉蓮,均進董事會任董事,母親陳淑貞和叔侄也都在這一方實地擔任要職。

就是這麼一大家子,支撐起了一個龐大的企業,可以說在印尼,在東南亞都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而他們之所以那麼被人看重,可不止是他們有錢,而是因為他們操縱著很多人的飯碗。

在印尼約有340萬工人,參與了從種植到零售等與煙草工業有關的各方面活動,輻射影響意味著1360萬印尼人,其中大部分是婦女和兒童依靠煙草謀生。

這麼多人指著煙草公司吃飯,作為東南亞最大的煙草公司,蔡氏當然活的滋潤。

可惜這些東南亞的華人家族,對國內的認同度很低,所以他們在國內的名聲不顯。

「來一包吧!多少錢一包?」雖然不認同這些人的作為,但韓孔雀還是很佩服他們的,所以韓孔雀掏出幾張零散的美元,想要嘗試一下這種知名煙草。

「兩美元。」小販高興的遞給韓孔雀一包煙,並且還送上了一個塑料殼的打火機。

韓孔雀給了小販兩張一美元的紙幣,接過煙盒火機。

煙盒上的字全是字母,韓孔雀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撕開包裝,裡面只有12支,價格不算便宜,差不多一支就要一元人民幣了。

點上火,當把火苗熄滅時,就看到煙頭「劈啪、劈啪」地炸響。

曰!不會裡面真有tnt吧?

隨著一縷藍色的煙霧升起,韓孔雀的嘴唇立即感到了無比的甜,有如糖精泡水,放多了一樣地粘。

同時,鼻腔聞到了一種有如木材燒焦時,那種難以名狀的味道,這就是丁香味吧?

輕輕地吸了一口,燃燒的煙絲,仍然發出著「劈啪、劈啪」的炸響聲音。

進入口腔里的煙霧甜度稍微有些減弱,同時,夾雜著另一種,像是嘴裡不小心吃到了肥皂水一樣的味道,填充著唇齒、舌頭等處,還是極不舒服的狀態。

韓孔雀狂吸一口,耳倫中依然響著那種令韓孔雀心驚膽顫的聲音,這玩意可是含在嘴裡的,如果爆炸了,那感覺肯定酸爽至極。

在極度驚恐、極度懼怕的心態支持下,韓孔雀閉上雙眼,任由那種肥皂水氣味的煙霧進入他的肺中。

強忍著沒有扔出這讓人極度不安的捲煙,韓孔雀讓煙霧在肺里略停留一會兒,之後,用盡全身之力,將煙霧噴出,一絲不餘地噴出。

這是吃水果啊,還是在吸煙?這是多麼奇葩的想法,才能製作出這種香煙?

不過,不得不說,這種煙還真是有特色,最起碼韓孔雀吸過這一次,是絕對不會忘了的,不止是這丁香煙的口感,加上那吸鞭炮的感覺,絕對讓人印象深刻。

「怪不得這東西被果然的人成為火炮煙,果然是夠詭異的。」韓孔雀看著手中的一盒煙苦笑。

雖然他膽大,但每次吸煙,就好像是嘴裡含著一串鞭炮似地,這也讓人受不了啊!

「你是小韓吧?」就在韓孔雀看著一包煙發冷的時候,身邊過來了一個男人,男人差不多四十來歲,面色黝黑,不過還是能夠看得出來,這是一個華人,當然,他說的也是純正的漢語。

「我是,你是?」韓孔雀問道。

「你叫我老吳吧!我也是國內過來的,今天早上老王下來買菜時告訴我的,說你看你過來看看,沒想到你居然是從山上下來的。」看著來的方向,老吳奇怪的道。

韓孔雀哈哈一笑,道:「上去看了看這周圍的環境。」

「小韓也打算做生意?其實種地不如做建築行業,在這裡不能待的太長了,誰知道什麼時候又打仗了?」老吳道。

韓孔雀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這個時候另外有幾個四五十歲的男人湊了過來。

「剛來的?」一個面色更加黝黑的男人,問道。

韓孔雀疑惑的看著這個男人,他的樣子倒像是本地人,可他說的是漢語,雖然不算地道,但絕對是純正的漢語。

「他是那桑,本地人,原來學過漢語,簡單的句子都能夠說,只要你說話不是太快,他全都聽得懂。」老吳道。

「我剛來的,很喜歡這裡的環境,想要在這裡收購一批蔬菜和水果,如果有好的木材我也要,橡膠、咖啡、紫檀、白檀都要。」韓孔雀笑著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