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厄斯科多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重這些,也能夠看到這裡面的利益。」 李方道:「注重又有什麼用?當地人土人不種植不保護,而我們種植了,我們保護了,通過辛勤勞動獲得了財富,他們有眼紅,這樣還不如不做。」 對於這裡的土人是...

「比如在這裡俯拾皆是的沙谷樹,這種棕櫚科植物的樹榦,剖皮后加以搗碎水稀釋,可以製成澱粉,是當地很多土著人的主要食糧,沙谷粉即香江及粵省茶樓里的甜食西米露的原料。」

老王說了一種很普遍的植物,沙谷樹,果然李方露出一種恍然大悟的樣子,這種樹木還是很多的,李方在這裡經常見到。

「這個我知道。」李方開口道。

老王笑著道:「還有很多你不知道的呢!喜生於濕地的沙谷樹群,會給當地人帶來很多農副產品,比如沙谷樹粉製成的色1a逼餅,澆上榴槤棕櫚糖椰汁漿最佳。」

「這個我還真不知道,也沒吃過。」李方有點垂頭喪氣的道。

「你才在這裡待了幾天?沙谷樹的作用可多了,比如沙谷樹的果子、沙谷樹粉及椰汁、班蘭香葉汁製成的千層糕,都是本地的特色產品。

沙谷樹粉製成的炸蝦餅,onde-onde甜點,蘸上椰子絲,味道清香一流,在邦加勿里洞也叫 ongo1-ongo1,值得一提的是,其種子rem逼yak很豐產,個子大肉厚,在這裡,人們將其腌漬食用。」

「這些東西我怎麼沒有見到過?」這個時候,李方懷疑的道。

老王哈哈大笑道:「這個就比較有意思了,也可以說是悲哀,就像我們國內的一些人,崇洋媚外啊!不管是印尼,還是東帝汶社會,在蘇哈托的親美政權的長期毒害下,往往崇洋媚外。覺得月亮是外國的圓。

他們就像國內都一樣,用大量外匯進口澳洲、美國的溫帶水果蘋果、葡萄及加州橙等,導致不管是印尼大城市的果攤上,還是在東帝汶的水果攤上,都是外國產品,就連我們國內的水果這裡也沒有少進口。

而他們本地自己的水果品種,卻日見其少,原來我還見到過,現在直接就絕跡了。當然,鄉下肯定還有,但那裡可不是你們能夠去的,所以你們沒聽說過也正常。」

老王這麼一說,韓孔雀和李方全都無語了,這一點還真的像是國內,不過國內還好一點,畢竟地大物博,很多人是吃不起外國進口水果的,所以本地水果還是佔大頭。

而這東帝汶是島國。本身經濟就很弱,外來產品稍微侵蝕,本地產品就失去立足之地了。在加上這裡貧富差距太大,本地水果就更加沒有市場了。

能夠吃的到的,想要吃更好的,吃不起的,什麼樣的東西都吃不起,甚至都吃不飽,這就是東帝汶的現狀,可以說貧富差距太大。而且富人很少,卻控制著這裡百分之九十九的財富,而作為百分之九十九的窮人,卻只佔據百分之一的資源。

「這裡還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這個時候,李方也起了興趣。

「乳kem。」老王毫不猶豫的道。

「乳kem?什麼東西?」李方疑惑的問道。

「乳kem也是一種野果,乳kem的外貌形狀有點像我國北方的山楂果,樹榦、樹枝也長滿刺,但果皮更滑潤。果肉更細膩,具濃郁香味及酸甜可口,不過,這種水果現在知道的人越來越少了。

這裡的人,對於本贍大量優秀。且為人民喜聞樂見的本土水果,卻妄自菲保採取不聞不問的態度,不積極研究開,任其衰敗甚至絕跡,這絕對是一種悲哀。」老王嘆息道。

韓孔雀此時開口道:「也就是我們華人注重這些,也能夠看到這裡面的利益。」

李方道:「注重又有什麼用?當地人土人不種植不保護,而我們種植了,我們保護了,通過辛勤勞動獲得了財富,他們有眼紅,這樣還不如不做。」

對於這裡的土人是什麼德行,韓孔雀也聽說過一些,所以也就不做置評。

老王此時插嘴道:「我們不談這個,還是說些高興的事情,一些水果還是很好的,像是一種叫asam berani的水果,在goog1e上也可以找到其圖片,山野里最多,屬平民果品,輕輕一捏其殼即碎,內肉為粉狀香味四溢、酸甜適度的薄薄果肉,還有堅硬果核。

再就是蛇皮果了,這個知道的人比較多,它在這裡還算賣得不錯,也有出口美國、日本及香江的,最近也有賣到我門國家的了。

杜菇在這裡家喻戶曉,以南蘇門答臘省會巨港的為最佳,雅加達大街小巷擺賣的都表以du褲 pa1embang以示質量優良,此物清涼解毒,百吃不厭。」

老王一邊說著,一邊帶著一絲嘆息,他的話語之中,帶著一種濃濃的回憶。

「王叔是本地華人?」韓孔雀判斷道。

「嗯?」李方疑惑的看著老王道。

老王一愣,接著就若無其事的道:「原來在印尼生活,後來去了西帝汶,再後來就到了東帝汶,最後就來這裡了。」

雖然老王說的輕描淡寫,但從這一系列的變遷當中,韓孔雀和李方,都聽出了其中的辛酸。

以老王的年紀,如果他長時間居住在印尼,顯然印尼近代的排華運動,他是經歷過了的。

韓孔雀和李方都想到了這一點,所以全都沒有吭聲。

「哈哈,不要因為我而難過,畢竟現在國家富強了,我們在海外的華人也能夠揚眉吐氣了,你們不是對這裡的水果感興趣?其實還有很多水果是可以操作一下的。」老王哈哈一笑,打破了有點沉悶的氣氛。

「本地的菜類果類價格都不便宜,本地產的柑果也要5到1o千盾一公斤,越大個越貴,我只買得起五千盾到七千盾的,過這個價我就不選擇買柑果,也有從中國進口的碰柑,較甜,要12千盾一公斤。」老王笑著道。

「用盾來交易?」韓孔雀問道。

老王道:「盾,其實是印尼的貨幣,這裡現在主要用美元,你們看,這是原來的貨幣。」

說著,老王從口袋裡掏出兩張紙幣,韓孔雀一眼就看到了上面的漢字。

「厄斯科多?這裡的貨幣上怎麼有漢字?」韓孔雀問道。

老王苦笑道:「1975年之前,東帝汶還是葡萄牙的海外省,當時東有自己的貨幣,叫埃斯庫多,紙幣上還印有漢字,就是這四個字厄斯科多。

不過在東帝汶2oo2年**后,沒有能力行自己的紙幣,所以就用美元了,要不然就用印尼的貨幣,所以這種埃斯庫多就消失了。」

「這也沒什麼,就連東帝汶的郵票都是在海外印刷的,何況是紙幣,即使能印紙幣,也缺乏管理這些紙幣的人才,所以,索性就用美元了。

不過,東帝汶行自己的硬幣,對其國內的美元經濟是一個很好的補充,從長遠來看,等東帝汶能夠真正自立了、富強了,它還是要行自己的紙幣的,畢竟有自己的貨幣對其經濟展會更有利。」李方道。

「這個不是重點,我是想要知道,為什麼當年這裡的貨幣上會出現漢字。」這個才是韓孔雀關注的重點,一個國家的貨幣上出現了別的國家的文字,這個可不是小事。

老王緩緩的道:「葡萄牙殖民時期的東帝汶,厄斯科多的紙幣上也印有漢字,原因主要是東帝汶生活著大批的華人華僑,殖民者為了維護統治,也將漢字印在它們行的紙幣上。

早在明清時代,就有中國人『下南洋』來到東帝汶,隨著歷史的展,越來越多的華人在葡萄牙殖民時期遷居到東帝汶,1975年前,全東帝汶十三個縣每個縣都有華校,除設在帝力的是由幼稚園至到中學外,其他地方的均為小學。

當時華文教育較為普遍,甚至在東帝汶的貨幣上都有華文,足見華人影響力之大,不過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東帝汶遭受過兩次較大的動亂,當地華人亦難倖免,損失慘重,其中最令他們痛心和遺憾的,就是華文教育被迫中斷。

一九七五年前,全東帝汶十三個縣每個縣都有華校,除設在帝力的是由幼稚園至到中學外,其他地方的均為小學,當時華文教育較為普遍,所以在東帝汶過去的貨幣上都有華文。

但一九七五年生政變后,華校均被當局關閉,華人子弟失去了系統學習中華文化的機會,經過二十多年時間,已整整一代華人既不會說普通話,也不會寫漢字,更談不上了解中華文化。」

韓孔雀和李方全都沉默了下來,這樣的事情雖然早就聽說過,但絕對沒有從一個老華人口中聽到那麼震撼。

雖然老王沒有說一句他曾經經歷了什麼,但從他那緩慢的話語,沉重的口氣當中,韓孔雀和李方都能夠聽出,那裡面有著多少辛酸。

「我們不說這個,就說這裡的水果,只要操作的好,還是大有可為的,李方也許知道,但小韓你肯定不知道,印尼盾,也就是盧比,跟人民幣的匯率是兩千多比一,所以不要看這裡的水果動不動幾千盾一斤,其實是很便宜的。」老王看氣氛沉悶,立即改變話題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