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年夜飯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5-11-15 01:40  |  字數:3468字

韓孔雀現在雖然很有錢,成就也不算小,但他這個人有個好處,就是能夠靜得下心來,能夠做到寵辱不驚,而這一點,卻是很多人不能做到的。△,

特別是一些出身平凡的人,在功成名就之後,往往就失去了自我,變得飛揚跋扈,趾高氣昂,這樣的人,也失去了自我。

而現在,韓孔雀就做到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程度。

這時看書觀人,韓孔雀的表現就出來了,這一點是不能掩飾,也不能作假的。

看到韓孔雀能夠靜下心來好好寫字,最感欣慰的還是老爺子,所以此時老爺子寫起對聯來,也變得格外起勁。

而在一邊的韓鳳,也在一刻不停的忙碌著,他一會兒給爸爸和祖爺爺端茶,一會兒倒水,一會兒又給兩人研墨。

等忙活了一陣,他又拿著照相機,連人帶字拍了好多照片。

周美人也在兩人身邊看了看,老爺子的字大巧不工,字體沉穩有力當得不俗,就像老人洗盡鉛華見真知的一生一樣,沒有了浮華與喧囂,留下的只是沉穩與返璞歸真。

反觀韓孔雀的字也是不俗,可風格卻是和老爺子的截然相反,怎麼也掩飾不住比劃轉折間的金戈鐵馬、殺伐銳氣。

周美人看著韓孔雀的字跡,出了一會兒神,這個男人看起來平時平平淡淡,萬物不盈於心的樣子,可是這字體間卻流露出了內斂於心的鋒芒。

一個早上,爺倆合夥給前來的人都寫了一副對聯,吃過午飯,氣氛驟然濃厚了起來,鞭炮聲也不斷響起。

人們陸續將紅紙黑字喜氣洋洋的對聯。貼到門上了。

韓孔雀帶領著韓鳳和韓笑笑,也開始給自家做這些事情。

貼對聯卻是連梯子都不需要了,粘上用麵粉做成的漿糊,直接貼上就行。

這種漿糊是農村裡面的土法子,但是效果確實奇佳,沾到牆上不容易脫落。用別的貼的話用意掉落,到時候年還沒過完呢,對聯就掉到了地上,不吉利!

貼完對聯後,又在門檐上貼了一排縷空雕花的須子,上面正是「合家歡樂,萬事如意」八個字。

韓鳳和韓笑笑主動請纓,一人貼秦瓊,一人貼敬德。兩扇門上正好一左一右上下對齊。

韓鳳貼「福」字的時候卻被韓孔雀叫住:「福字不能這樣貼,要倒著貼。」

「倒著貼,為什麼呀?好好的字,到這貼,別人還以為我不認識字呢!」韓鳳不明白,好好一個字,為什麼要倒著貼。

「莫不成這裡面還有什麼講究?」韓鳳仰著頭看著韓孔雀問道,他也不傻。他剛剛反駁完,就想到了事出必有因。

韓孔雀笑著說道:「的確是有著講究的。都說『福到』『倒福』的,福氣到來,所以福字到這貼,不就是倒福?不是福到了嗎?」

韓鳳聽後,立即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將「福」字重新倒貼好。歡喜地拍了拍手說道:「倒福福到!」

貼完這些之後,韓笑笑有取出來在大集上買到的紙花。

韓孔雀三人再次拿著,這些或生肖或吉祥字或不知名花的紙剪,給各扇窗戶上面都貼了小小的一張,多餘的就貼在了院子里的牆壁上。

做完這些。再回頭來看望院子里,到處的紅色妝點在院子各處,洋洋喜氣撲面而來,讓人一看就知道:過年了!

祭祖的桌子,設立在後屋中間那一間中,靠著後牆擺著一張八仙桌。

韓孔雀將牆上面的風景畫卸下來,放上族譜,族譜直接打開,在桌子上擺了長長的一溜。

韓家的族譜本來很薄,有的分支在幾代之前,就沒有了後代,大部分是在老爺子前一代結束的,這也是多數族譜的共同狀況。

那份歲月,讓很多宗族的延續,消散在歷史的長河中,老爺子這一支卻一直延續了下來。

後來韓孔雀找到的韓氏家譜,卻補上了這份遺憾,讓整個韓氏家族的家譜,完全補全了。

看著這幅帶著歷史厚重感的家譜,韓建國和韓天山,全都十分高興,老人就是注重傳承,而什麼能夠比得上一部記錄著幾千年家族傳承的家譜,更能夠說明他們的傳承延續?

韓氏家譜自從被迎回來之後,上面也只是被老爺子填上了他知道的一些名字,比如他的父母,爺爺奶奶,而祖爺祖奶,記憶就不是那麼清楚了。

而之後,肯定是會寫上韓天山夫婦,還有韓建國夫婦,甚至是韓孔雀夫婦的名字。

一般在這種族譜上,只會出現已經仙去之人的名字,所以最下面的是韓天山老爺子的父母。

族譜掛好,給前面八仙桌上,先是擺上一個香爐,之中是細沙,香爐兩邊擺放上一對最大的蠟燭,在蠟燭和掛族譜的牆壁之間是三個盤子,一盤香蕉、一盤橘子和一盤韓孔雀從空間中去出來的又大又紅的蘋果。

蘋果、香蕉、橘子都是每盤裡面放了四個,下三上一疊放在一起。

祭灶可以完全交給女人來做,男人可以不插手,但是拜祭自家的祖宗,卻是全部都由男人來做的,擺放好貢品和蠟燭。

想了想,韓孔雀又進屋取出來一罈子酒,放在八仙桌的邊上。

老爺子看著畫像久久不語,背影蕭索,眼神中滿是孤寂,渾身瀰漫著一股化不開的憂傷。

見著韓孔雀擺放在桌角的一罈子酒,終於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虎目含淚,白髮蒼蒼看盡一世沉浮的老人,這一刻再也不能保持一貫風輕雲淡的心境。

少年喪母,經歷了七八十年的風風雨雨,老爺子才走到現在,不過一切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