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寫對聯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爺從去年除夕開始,就一直坐鎮在廚房裡,二十四這一晚上,將他送到天上去面見玉帝,彙報這一年在家裡的情況,到了大年三十晚上再接回來。 所以人們希望灶爺上天,在玉帝面前能說好話,三十下凡來能帶來吉祥...

祭灶時,主祭者先將酒灑在雞冠上,然後,燃香、燭於神案前,並燃放鞭炮,祭者口念禱詞,其內容多種多樣,均為求助祈福之語。,

禱告畢,將灶神像從牆上揭下,用灶糖輕輕在其嘴上抹一下,置於紙馬上焚燒,同時高呼「送灶爺騎馬升天」,祭祀便告結束。

現在人們沒有這麼多講究了,由於女人主持著廚房,這一切事物都落在了女人身上,在農村裡現在已經很少有男人去祭灶了。

至少韓孔雀家裡現在就是這樣,老爺子和老韓兩人坐在屋子裡邊喝茶邊看電視,韓母帶著柳絮三女,和韓榮耀媳婦等一大群女人,在廚房裡面忙活著。

先是將柳絮將灶爺和灶婆的畫像,貼在鍋灶上方牆壁上一處專門凹進去的地方,畫像的灶爺白白胖胖的,常年在人間的廚房中享用著人間美味,長得胖點也情有可原。

畫像上面還配有一副對聯,橫額是「一家之主」四個字,灶爺專管人間的廚房掌管伙食,在吃食不能滿足的年代里他就被奉為了一家之主,寄宿了廣大人民對事物的渴望,以及能不用為吃食擔心的美好願望。

兩邊是一副對聯「上天言好事,下凡降吉祥」。

今晚叫作祭灶,其實也叫做送灶。

灶爺從去年除夕開始,就一直坐鎮在廚房裡,二十四這一晚上,將他送到天上去面見玉帝,彙報這一年在家裡的情況,到了大年三十晚上再接回來。

所以人們希望灶爺上天,在玉帝面前能說好話,三十下凡來能帶來吉祥!

將畫像貼好,再在前面的木板上點上一對小蠟燭。點上幾柱香,然後將準備好的吃食,獻到畫像前面的木板上,敬請灶爺灶婆享用。

那木板上面都是一些素食,而且大多都是甜食,希望灶爺吃了甜食。就像是嘴上抹了蜜一樣,到了天上能夠多說吉祥話。

稍等片刻,等灶爺和灶婆享受完了,韓母就取出來一個紙紮的小馬和糧草,跪在地上連同陳舊的畫像一同一起燒了,嘴裡默默念叨,手裡還比劃著:恭送灶爺灶婆上天言好事,下凡降吉祥。

而後嘴裡就是一陣默默無聲的念念,一般都是祈求保佑家裡的人。像是來年有個好收成,或者保佑全家在下一年裡全年順遂等等。

這個時候,其他幾人也有樣學樣,跪在地上嘴裡念念有詞,這個時候,可就是各自說各自的,一般都是說自己的願望。

等燒完了紙,韓孔雀還在外面配合著燃放一串鞭炮。這就算是為灶爺備好了馬將灶爺送上了天。

做完這一切后,趕緊將剛才貢獻過灶爺灶婆的麻糖、灶爺餅之類的東西。取下來分給家人,講究是沾沾神氣,為一家子能祈福避災。

祭灶后,全家老幼便一起享用祭灶糖、餅和共進晚餐,晚餐不是那麼豐盛,但卻十分講究。

當然。每年的今晚所吃的東西都是有講究的,所進晚餐多用麵條等素食,不食葷腥,講究吃得越多越好,俗稱「填倉」。

然而現在人們確實沒有這麼多講究了。除了給灶爺灶婆貢獻的東西不沾葷,自家吃的東西確實葷素不忌了。

韓天山坐在主位上,桌子上面擺好了涼熱不齊的八個菜,還有兩籃子的灶爺餅。

看著眾人只是等著,卻怎麼也不動筷子,韓孔雀看向坐在首座上的老爺子,老爺子卻一點表示都沒有。

韓孔雀在看看老韓,老韓卻只是撫須微笑,也沒有什麼表示。

這個時候韓母開口道:「這是在等著酒呢1

韓孔雀一愣,接著哈哈一笑,他站起身,下地窖裡面取出來一罈子酒。

老爺子這個時候,才看著桌子邊上坐著滿滿的人,高興的咧了嘴,他大手一揮說道:「開飯吧。」

隨著老爺子的聲落,韓笑笑首先開動筷子,夾了一塊排骨,卻不是放在自己碗里而是放在了老爺子碗里,說道:「祖爺爺,這是媽媽做的排骨,可好吃了。」

老爺子看了看碗裡面的一塊排骨,神情愣了愣,隨即哈哈大笑起來,那洪亮的聲音宣洩著內心的高興,他摸著韓笑笑的小腦袋說道:「好好,還是笑笑對祖爺爺最好,一晃,我這也做祖爺爺了,哈哈哈1

其他人還不感覺什麼,柳絮心頭卻是一震,老爺子這麼大年齡了,能有這麼好的精神和健朗的身體,都實屬不易了。

柳絮可是知道,韓孔雀並沒有特別為老爺子做什麼,沒想到老爺子卻是真正的精氣神十足,完全沒有上了年紀的老人衰老的跡象,看來就算這樣,再活個二十年是沒有問題的。

韓孔雀也看著爺爺,爺爺能夠有這麼好的身體,肯定跟他忙個不停有關,人但凡有事情做了,鍛煉了身體不說,還有了寄託,只要有了寄託,生命力就強盛。

看到爺爺的身體這麼好,中氣這麼足,最高興的就算韓孔雀了。

「祖爺爺,這是我孝敬您的。」韓鳳也不甘落後,給老爺子滿上了一杯酒。

老爺子更是高興,這個可是他嫡親的重孫子,雖然從來沒有享受過重孫之樂,但現在也不晚。

看著一大桌子的兒孫,老爺子不能不高興,韓孔雀一代就不說了,他家的第四代也不少了,韓笑笑、韓鳳、韓平、韓凰,不知不覺已經四個了啊!

看看柳絮,有看了看秦明月和周美人,還有韓榮耀家的,如果韓榮光也結了婚,以後他們韓家可真就是人口興旺的大家族了。

老爺子笑不攏嘴的吃著笑笑加來的排骨,喝著韓鳳倒的美酒,真是吃嘛嘛香。

身體健朗,牙齒沒有一顆不好使,如年輕人一樣可以享用任何的食物,就是老人最大的渴望了。

接下來一頓晚餐,就在韓笑笑一塊排骨奠定的歡快氛圍中結束。

幾天的時間一晃而過,不知不覺間,就到了大年三十這一天。

大清早老村長就拿著紅紙來到韓孔雀家裡,老爺子正在院子里打太極拳,村長沒有打擾就在旁邊等著,別看五十多歲的人了,但是在老爺子面前還真是晚輩。

等老爺子收勢拿起搭在樹上的毛巾擦了擦汗,村長才上前道:「叔,你的身體還是那麼好。」

「你們這些小子如果同我一樣,幾十年如一日的鍛煉身體,到了我這個年紀,身體也肯定跟我一樣好。」韓天山笑呵呵的道。

「我們怎麼能夠跟您老比,您老什麼福氣?我們就是天生的勞碌命,混到現在這個樣已經很高興了。」老村長也笑著道。

「少扯淡了,這個跟福氣有什麼關係?這看你是不是有心,有沒有恆心,好了,過來幹什麼?你們可是大忙人。」老爺子明知故問的道。

老村長直接道:「叔,你看能不能寫個對子。」

老村長涎著臉,沒有一點平時做村長的架勢。

老爺子沒有說話,只是揮了揮手示意跟上,每年都寫,每年都是這樣,這已經算是一套程序了,好像不走一遍,心裡就不舒服一樣。

老村長一看就明白這是同意了,托著紅紙跟在老爺子後面,來到后屋的書房裡。

其實現在很多人家都是買現成的對子,但現成的對子,能夠跟自己寫的好嗎?

如果家裡沒人會寫,也找不到人幫忙,那沒辦法,只能去買,可只要是能夠找到人幫忙的,一般都是不會買的,這個不是錢的問題,而是一個心的問題。

就像老爺子說的那樣,是誠心的問題,所以老村長每年都是買了張紅紙,裁成長條狀,到韓孔雀家裡來,請老爺子些一副對子。

老爺子的毛筆字在村子裡面是出了名的好,之前沒解放的時候,他算是村裡最有威望的讀書人,要不然他們韓家在村裡單門獨戶,也不可能過得那麼順遂。

所以,逢年村子裡面,跟韓家關係好的人家都不用買對子,只需要買到紅紙裁好就行了。

老爺子卻是沒有在書房裡就開寫,而是搬了個桌子道院子裡面才開始研墨準備。

村子里也就是在這幾年,才從大集上買些春聯回來,畢竟老爺子的歲數大了,一般人還真不好意思在來找他。

但村裡的一些老人還是不少的,他們過來,只是為了湊個熱鬧罷了。

現在相信和老村長一個想法的人不在少數,所以老爺子讓人早早搬張桌子道院子中,省得到時候書房裡擁擠。

不急不慢地磨好墨,這不單單是一個磨墨的過程,更是一個調節心境,讓人進入狀態的過程。

要想要寫好字,心境很重要,怎麼樣的心情就寫出什麼樣的字,字能反映人的性格也能反映人的心情。

而這一點,卻是韓孔雀怎麼也沒有學到的,所以在字畫方面,一直是韓孔雀的弱項。

村長也不急,站在一邊看著,就算他不會寫毛筆字,但看老爺子寫了那麼多年,也了解一些了,要想寫好字,就要平心靜氣。

磨好墨,老爺子對站在旁邊看著的韓鳳說道:「端一碗熱水過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