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殺豬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所需,就在村子里賣完了,這樣所有人都方便。 這也是保留下來的能體現年味的傳統之一了,主要是因為養豬的買肉的都會得到實惠,所以這個傳統才會一直流傳下來。 農村裡養一頭豬,一般要被豬販子扒...

「你還準備了禮物?我怎麼不知道?」這些天韓孔雀每天都在她們的眼皮子底下,他如果準備了禮物,秦明月不可能不知道。,

「每家準備了一份,絕對厚重。」韓孔雀笑著道。

「是什麼啊?」韓榮夏好奇的道。

「今天不是吃了全魚宴嗎?我看所有人都喜歡,那就每人一條魚好了。」韓孔雀笑著道。

「就一條魚?」秦明月道。

「對,就一條魚,不過是巨型石斑魚。」韓孔雀道。

「巨型石斑魚?有多大?」秦明月問道。

「主要是跟普通石斑魚有什麼不同?」陳小竹好奇的道。

韓孔雀道:「絕對跟普通石斑魚不同啊!巨型石斑魚小的也有一米長,大的有兩米多長,兩百多公斤。」

「這麼大?」秦明月驚訝的道。

「普通的石板當然長不了這麼大,但這是巨型石斑魚。」韓孔雀笑著道。

石斑魚作為深海魚的一種,一般體重只有3斤重左右,但是,日前,韓孔雀在玄元控水旗之中,發現了不少五六百斤重的巨型石斑魚,七八百斤的巨型石斑魚也不少見。

要知道,巨型石斑魚的吉尼斯紀錄是563斤,韓孔雀隨手稱了一條大石斑魚,就有683斤,堪稱魚王之王。

石斑魚為海內外的珍貴菜,如此巨型石斑魚如果放在外界,恐怕只有土豪才能專享,一般人是連見都不會見到的。

巨型石斑魚又叫鞍帶石斑魚俗稱龍膽石斑魚,為暖水性、中下層珊瑚礁魚類, 分佈於印度洋非洲東岸至太平洋中部密克羅尼西亞, 南至澳大利亞, 中國產於南海諸島和海南島等海域, 但數量稀少。

鞍帶石斑魚是石斑魚類中體型最大的種類, 具有生長速度快, 抗病性強, 肉質鮮美等諸多優點, 且肌肉氨基酸組成與人體氨基酸組成較為接近, 營養價值高, 成為養殖前景極大的石斑魚種類, 深受消費者和養殖業者的喜愛。

由於人工繁殖技術尚不成熟, 苗種不足,限制了鞍帶石斑魚養殖的發展。

石斑魚魚苗培育,被認為是海水魚類育苗中。難度較大的一種暖水性魚,所以巨型石斑魚的價格一直居高不下。

韓國和日本都是溫帶人工養殖,但他們也不可能養到5斤以上,除非哪個笨蛋用水族箱熱加溫養他幾年,但成本也超貴,所以韓孔雀送一條巨型石斑魚。還真是拿的出手,還不算很出格。

至於說巨型石斑魚和普通石斑魚有什麼不同,在韓孔雀認為,這應該算是兩個完全不同的物種。

雖然它們都叫石斑魚,但巨型石斑魚的攻擊力,可比小石斑魚強大的太多了。

現在玄元控水旗之中的物種太多,而且全都瘋狂繁殖,所以各種肉食性的海洋生物,它們的生存環境就不可避免的重合。

就比如巨型石斑魚和鯊魚。由於石斑魚,體色變異甚多,常呈褐色或紅色,並具條紋和斑點,所以它們十分擅長突襲。

而韓孔雀還是在他觀察鯊魚時,才注意到這些大塊頭的,當時韓孔雀正在追蹤一條鯊魚,突然從水底殺出一位不速之客。竟是一頭巨大的石斑魚,這個龐然大物從水面冒出頭的一剎那。便一口將掙扎著的鯊魚吞入腹中,看得韓孔雀目瞪口呆。

「真的假的?」韓榮夏有點不信。

「不信拉倒,我說帶你們進去看鯊魚,你們不去,只要去了就能夠看到。」韓孔雀道。

「這樣的事情還能經常發生?信你才有鬼。」韓榮夏扮了個鬼臉道。

「不信就算了。」韓孔雀不置可否的道。

等吃完了飯,韓孔雀等一些朋友聚在一起。主要是聊工作和生活,不過,快過年了,每家的事情都不少,所以吃過這頓飯之後。所有人都忙起來了。

平時不會老家,現在陳鵬等人也算功成名就,回家了自然要去親朋好友家裡聚一聚。

閑下來的韓孔雀,也開始準備過年,當然,現在他家有錢了,但也不能失去了農村人的本分,過年該準備的還是要準備的。

過了初七初八吃了臘八,年味逐漸襲來,人們的臉上多了笑容,也徹底放下了手頭的活計,忙活了一年也是該歇歇的時候了,外邊打工的人們也陸續回村子了,不管在外面混的怎樣,總之回到村子里一個個都帶著笑容。

城市裡現在過年,已經成為了一個過場,年味全無,只是一個大消費的節日罷了。

村子里這些年的年味,也在逐漸淡薄,以前人們窮,平時捨不得吃捨不得穿,都盼著過年了能吃上好的穿上新的,所以都可勁兒盤著過年,年味自然濃厚。

這些年即便是在這種小山村子里,也是不缺吃不缺穿了,只是個新舊問題罷了,平時每個月也是能吃上幾頓肉的,所以對過年也就沒有了先前的那麼期盼了。

可即便是如此,農村裡的年味比城市裡濃厚了要不知多少倍了。

村子里沒有學校,不是因為村子里窮,而是因為教育改革,國家要集中優勢資源,所以所有學生都集中在了鎮子上的學校里上學。

到了這個時候,在外面鎮子里上學的孩子,也都放假回家了,一下子感覺村中的孩子多了起來,再也不是一些還沒有上學的小屁孩的天下了,半大的小子,充斥著村子里的每一個角落。

這個時候,街道上也開始能零星聽到一些鞭炮的聲音了。

初十這一天早上,老村長在大喇叭上通知:「各位村民注意了,今天我家殺豬,誰家要大肉,到時候端上盆子前來領齲」

韓孔雀是知道這是要殺年豬了,村子里有人養了豬,要是不想賣給外面的販子,就等到了年關在村子里宰了,村子里的人也不用再到外面去賣豬肉了,給自家留夠所需,就在村子里賣完了,這樣所有人都方便。

這也是保留下來的能體現年味的傳統之一了,主要是因為養豬的買肉的都會得到實惠,所以這個傳統才會一直流傳下來。

農村裡養一頭豬,一般要被豬販子扒一層皮,被賣肉的扒一層皮,如果鎮上的衛生檢疫部門再壟斷經營,那扒的皮就更多了。

所以自己殺豬,如果按照市場零售價賣,可是要多賣不少錢的,就算便宜個一塊兩塊的,也比賣給豬販子要強。

而這樣村民們買肉也能夠便宜一些,所以雙方都受惠的事情,自然是傳承不衰的。

聽到村裡開始殺年豬,這時候家家戶戶最高興的莫過於孩子了,聽到哪家殺豬,就都一窩蜂用到哪家院子里,既能看殺豬的過程,也能等著自家的大人前來稱豬肉。

韓孔雀本來是叫上柳絮,兩人前去給自家也稱些豬肉,少稱點暫時先吃著,完了到有人再殺豬的時候,再稱也不遲。

柳絮來村裡只有幾次,和人交往的很少,就算回來了,往往都是一個人在家裡呆著,或者幫助家裡做家務或者做果園裡的活,所以她就跟村裡的人不太熟悉,所以韓孔雀便叫著她一同前去,和村民多接觸接觸。

韓鳳聽說要殺豬也嚷嚷著跟著去,韓笑笑自然也一同前往。

到了村長家裡,院子里已經圍繞了一大群人,操刀的是村裡的殺豬匠,他經常和牲畜打交道,宰殺牲畜是有一手的。

韓孔雀一家人來的時候,殺豬匠正在磨刀霍霍,一把宰豬的尖刀磨得閃閃發亮,都能反過光來。

老村長在旁邊端著個盆子打下手,這是準備接豬血。

刀磨好了,人也來得差不多了,殺豬匠大喊一聲:「上豬1

早已準備多時的四個壯勞力,打開豬圈的柵欄衝進豬圈,這頭豬可能也感到了不同尋常的氣氛,在圈裡發狂跳躍,但是頂不住人多呀!

只是一會兒,就被四個人,一人抬著一條腿,架了出來。

豬在空中使不上力只能狠命地嚎叫,聲音難聽刺耳,難怪比喻某人的聲音難聽的就像殺豬聲,的確是難聽得刺耳。

四人將豬放在院子中央的案板上,將頭擔在空中死死按住四肢。

殺豬匠熟練地拿起明晃晃的殺豬刀,直接捅在還在不停嚎叫的豬的脖子上,難聽刺耳的聲音戛然而止,一連串的咕咕聲,血順著脖子上的口子,噴到老村長早已經接在下面的盆子里。

這活看著簡單,但膽子小了,還真是不敢湊近了細看。

還有殺豬也是技術活,看上去這一刀簡簡單單,好像誰都能做得了,其實不然,這一刀裡面卻是有著學問的。

出刀要准、快,要在豬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就完成動作,力道還要把握好,不然大了會傷到除過動脈之外的其他地方,血會從傷口中流到了內腔中,既浪費豬血,又給接下來的處理帶來不便。

小了傷口不到位,放血不徹底,耗費的時間太長,也有可能放血不幹凈豬沒有死絕,放到熱水裡面褪毛的時候,又從沸水中跳了出來,一群人只能在院子里滿院子追趕,所以說看似簡單的一刀子,卻不是人人都能弄得了的。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