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窮養兒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著勁道也太大了點。 柳絮喝了半碗,到時沒有多大的事,臉上多了一絲紅暈而已,韓孔雀將秦明月交給她,自己扶著臉色通紅如嬰兒般沉睡的周美人來到室,將她安頓在炕上。 沒有了三個人,自己一個人...

韓孔雀將罈子抱到前屋裡,取出來幾隻碗,給每人倒上小半碗,這是果子酒,也不怕喝不慣。△↗,

這些酒也不知道是什麼果子釀造的,顏色為深紅色,倒在潔白的瓷碗里樣色很誘人。

碗口上面立時布滿霧氣,朦朦朧朧的,將下面的酒都遮掩的看不真切。

周美人先是抿了一小口,見不是燒酒的辣味才放心下來,仔細品嘗,不止是沒有辣味,反而帶著甜絲絲的味道。

又喝了一大口,細細品嘗一番,只覺醇厚悠長,讓人回味無窮,忍不住揚起碗,將剩下的半碗全部灌倒肚裡,又伸出碗讓韓孔雀再倒一碗,卻不覺自己的小臉已經變得通紅。

韓孔雀看著她紅成晚霞的小臉,沒敢給她再倒,結果她還沒說幾句話就開始搖晃,三兩下就星眸迷離有軟到的趨勢,被韓孔雀一把抱祝

韓孔雀是顧了前邊,沒想到身後也出了狀況,秦明月也開始搖搖晃晃,被他用另外一隻胳膊抱住,也是滿臉潮紅。

韓孔雀仔細看了看確實只是醉倒了才放心,心裡直嘆這就好是好就是著勁道也太大了點。

柳絮喝了半碗,到時沒有多大的事,臉上多了一絲紅暈而已,韓孔雀將秦明月交給她,自己扶著臉色通紅如嬰兒般沉睡的周美人來到室,將她安頓在炕上。

沒有了三個人,自己一個人自飲自酌了幾碗。

第二天早晨,韓孔雀出到院子來,屋檐上掛著冰錐子,前半天陽光強烈,房子上的積雪消融。

後半天太陽一旦偏西,溫度機會降了下來。凍結的速度超過了消融的速度,在屋檐上就會凍上一條長長的冰錐子,晶瑩剔透迎著光還能折射出五光十色來。

早些年,韓孔雀記得小的時候孩子們,還會將這些冰錐子敲打下來當成冰棍吃食,而現在空氣污染嚴重。既是在這深山中也不會再有那麼純凈的冰錐子了。

一群小孩子在村裡的小廣場上玩著還沒有消融乾淨的雪,嘴裡面還念叨著「今兒七,明兒八,吃了臘八過年嘍。」

掐指一算,時光飛逝,不知不覺中就已經到了農曆的臘月初六了,明天後天就是初七初八吃臘八的日子了。

韓孔雀一家是沒有進臘月回來的,那個時候還沒有過陽曆新年,本來以為韓榮耀和韓榮光兩家要年底才回來。沒想到今年倒是全都提前回來了。

住在農村完全沒有陽曆的概念,竟連元旦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過去的,只是對農曆還能有點感覺。

韓孔雀自言自語道:「看來是時候準備年貨了。」

韓孔雀他們村子將臘八粥叫作「八寶粥」,其實這也就是地域的叫法問題了。

臘八粥是用黃米、白米、紅米、小米、菱角米、栗子、紅豆、去皮棗泥等,和水煮熟,外用染紅桃仁、杏仁、瓜子、花生、松子及白糖、紅糖、葡萄,以作點染。

這些都是見於典故中的有關臘八粥的記載。

在民間,關於臘八粥這一風俗的來歷。還有一個說法是明太祖朱元璋留下來的。

據說,朱元璋小時家中很窮。父母把他送到一個財主家去放牛。

這個財主對他十分虐待,他常常挨打,吃不飽飯。

有一天,他牧牛歸來經過一獨木橋,沒想到老牛一滑跌下橋去,將腿跌斷。老財主氣急敗壞,便把朱元璋關進一間屋子裡不給飯吃,他餓得在屋中直轉,想找點吃的。

突然,發現屋中有一鼠洞。便扒開,沒想到這是老鼠的一個糧倉,裡面有米、有豆、有芋艿、還有紅棗,但都是那麼一點點,他便把這些東西合併在一起,煮了一鍋粥,因已餓極,吃起來覺得十分甘甜可口。

後來,朱元璋當了皇帝,珍餚美味吃膩了,有一天,他忽然想起小時候吃老鼠洞中挖出的糧豆煮的粥,便叫御廚給他做了一餐各種糧豆混在一起熬的甜粥,吃的這一天正是臘月初八,因此就叫臘八粥。

滿朝文武官員們見皇帝吃臘八粥,便紛紛效仿,漸漸傳到民間,便成了風俗。

如今,喝臘八粥的習俗噎逐漸失去了原來的用意, 但是呢卻成了有趣的飲食習 俗,因為地方不同,粥的熬煮方式也非常豐富多彩,呈現濃厚的地方特 色。

現在村裡的條件好了,就不限於八種了,一般家裡只要有的乾果什麼的,都會放點。

熬臘八粥在講究的人家,是十分費工夫的,必須得前一天晚上就將各種糧食放在鍋里煮著,這個過程火不能大,只能小火慢慢熬,還得不停向裡面添水。

直到到了第二天早上,各種米、豆等煮的差不多到位了,不再吸水后,才將作料添加進去,在熬制兩個小時左右就成了。

韓孔雀準備了兩種作料,一種是甜的,都是果仁了什麼的,有葡萄乾,杏仁,枸杞,桂圓,紅棗等七八種,熬出來有點類似現在街上賣的八寶粥。

另一鍋卻是鹹的,裡面放有肉糜和各種香料,只是兩種中都放有紅豆,和黃色的玉米仁也是個搭配,這种放肉和鹹味的吃法,偏向南方那邊的口味。

一圈大小將近二十人,圍坐在客廳里,每人端上兩個碗,一碗甜的,一碗鹹的。

甜的之中各種作料紅的綠的點綴在其中不吃看著都是香的,鹹的之中混些煮爛了的肉糜和香料,油而不膩。

吃完了再盛,香甜可口的臘八粥誘惑的眾人沒管住自己的胃口,最後一個個都躺在炕上面表演拍肚皮的節目。

家裡現在的人口多了,做什麼都要做一大鍋,只是韓孔雀一家就有七口人,加上父母和爺爺奶奶就是十一口人。

韓榮耀一家三口,韓榮光和兩個妹妹都沒結婚,正好六口,全家一共十七口人。

一大家子吃完了飯,全都聚在一起,談論著個子的生活和見聞,還真是其樂融融。

「大哥,這次你回來不打算會魔都了。」韓榮夏擠在韓孔雀身邊詢問道。

「怎麼?你想大哥了?」柳絮笑著道。

韓榮夏道:「你們回魔都去住,我也可以去蹭飯啊!你們不在,我連找個人說話都沒有。」

「你不是每天都跟小竹混在一起嗎?怎麼會無聊?」韓孔雀對韓榮夏的話是一點也不信。

「大哥,你就說吧!魔都你以後會不會常住?」韓榮夏道。

韓孔雀道:「以後不會常住,但笑笑和韓鳳還有以後的韓凰都會在魔都上學。」

聽到這話,韓榮夏的眼光立即亮了:「那麼古玩街的那座房子能不能借給我一間,讓我住在那邊?」

「那邊你不是嫌棄髒亂差嗎?你怎麼想著去那邊住了?」柳絮疑惑的問道,原來她想著照顧韓榮夏,就想讓韓榮夏搬過去跟他們一塊住,可當時韓榮夏是嫌棄的。

韓榮夏道:「人的想法都是會改變的麻!怎麼樣大哥,去古玩街那邊住,我也可以接受一下古文明的熏陶,沒準以後能夠跟你成為同好了呢1

「你算了吧!聽說最近你連學都不好好上了,還跟我成為同好,你知道乾隆他爹是誰嗎?」

「這個你就小看我了,這誰還不知道乾隆他爹是康熙啊!清宮劇我也是喜歡看的。」韓榮夏一臉得意的道。

「那四阿哥是誰啊?」韓孔雀繼續問道。

「考我?胤禛啊!甄嬛傳我看了三遍。」韓榮夏道。

「那四阿哥的兒子是誰?」韓孔雀再次問道。

「這個誰知道,電視上好像沒演吧?」韓榮夏有點迷惑的道。

韓孔雀直接無語,現在的小孩子身上真的沒法管了,亂七八糟的事情知道不少,該知道的一點不知道。

「說清楚才讓你住,不說清楚,門都沒有。」韓孔雀很直接的拒絕。

「生什麼氣?難道我答錯了?不可能的,你要問我明代的皇帝,我可能說不清楚,但清代的我肯定沒說錯。」韓榮夏不服氣的道。

韓孔雀沒好氣的道:「以後出去不要說是我妹妹,我可丟不起這個人。」

「所以我想跟著你,讓你多熏陶熏陶。」韓榮夏繼續道。

韓榮光此時哈哈大笑起來:「咱們家總算是出了一個更加不學無術的人了。」

「我怎麼不學無術了?你這個野雞大學出身的,以後肯定不如我。」韓榮夏鄙視的看著韓榮光道。

韓榮光笑夠了才道:「當時我們家的家庭條件不行,所以我只能上了一個三流大學,可你呢?就算是三流大學,我也學到了一手本事,現在還能靠著這個吃飯,你呢?」

「這個你還真沒法跟你三哥比。」看韓榮夏瞪著自己,這是想要讓自己幫忙,韓孔雀立即打擊韓榮夏。

「我是女孩子嗎?窮養兒富養女,這是規矩懂嗎?大哥是不是這樣?」韓榮夏道。

「是,你就直說,只要不是太過出格的事情,我就答應了。」韓孔雀可不想跟韓榮夏糾纏,所以只能無奈的答應,畢竟明著答應,也比韓榮夏背著他干一些不靠譜的事情強。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