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青土湖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5-10-22 03:34  |  字數:3426字

盜採者提出要求希望能與該牧民合作採摘,並提出兩個方案,要麼允許他帶人進草場採摘,採摘的果子給牧民,牧民每斤支付40元,要麼由他帶人,每人每天支付牧民100元,牧民允許他們從早上採摘到晚上。△,

但很多牧民始終未同意,稱還要回家與家人商量,推諉了過去,但心裡其實是很反感的,所以結果自然而知,這樣那些盜採者就更加肆無忌憚的搞破壞了。

甚至很多盜採者稱:「我認識的這些青-省的,現在都只要黑枸杞,不摘紅枸杞。」

對於來此處盜採野生黑枸杞的原因,該盜採者稱,「這個東西很值錢,每個人都知道,他們家裡原來是放牧的種地的,但現在什麼都不做,過來靠這些枸杞生活。」

但目前盜採者不僅有外地人,就連部分承包商僱用的員工,在被盜採者的大隊伍嚇走後,也加入了盜採隊伍,草場附近村莊的村民也加入盜採行動,牧民和承包商非常無奈,只能期盼和希望政府加強管理。

在韓孔雀的草場邊上,有一位東山-省的老闆,原本做了10多年的土建工程,但近幾年欠款難討,去年聽說可以承包草場,便與牧民在去年10月1日簽了合同。

承包草場需要搭建彩鋼房,還要拉鐵絲網、鋪管子,買水車、水泵、發電機,給工人發工資,3個草場1萬多畝有野生黑枸杞的地方,至今已經投入近100萬元,但最後野生黑枸杞大部分都被搶了,這些錢回收很難。

如今,格爾-木郭勒-木德鎮金魚-湖草原、阿拉-爾草原、清水河草原及河東-農場一帶的草原。大部分被盜採者席捲,承包商們為了應對建了自己的微信群。

「晚上睡不著覺,我就看其他承包商在微信群里交流,打聽一下『枸杞大軍』到哪裡了,祈禱千萬不要再去我的農場。」金妖說著說著就露出苦笑,他是真的被那些人糾纏怕了。

他和其他老闆也都想過。萬一今年再出現像前幾年那樣的盜採事件該怎麼辦。

「我們是第一批承包商,以前沒有人承包過草原,既然大家現在都在承包,國家肯定會有保障。」韓孔雀道。

「如果明年還出現這種現象,我們承包商準備自己弄個協防維護隊,不知道政府會不會批准,但我們還是能維持就維持,盡量不中止合同。」金妖道。

雖然這些承包商是第一年承包草場,但盜採者盜採野生黑枸杞已發生多年。在網上檢索發現,當地政府近幾年每年夏天、冬天,均分別表示要嚴厲打擊盜採、盜挖野生黑枸杞的行為,但盜採、盜挖行為直至今年仍未消停。

格爾-木官方網站最新在8月28日披露的信息顯示,至8月26日下午5點當地警方在依法嚴厲打擊違法採摘野生枸杞行動中,已行政拘留10名違法人員,刑事拘留12名犯罪嫌疑人。

「剛才我好像聽你說黑枸杞能夠防風固沙?」這個時候韓孔雀問道。

「對,現在有不少公司。都有種植黑枸杞的計劃,一方面是因為黑枸杞的經濟利潤。另一個方面就是為了防風固沙,治理沙漠化。」金妖道。

「如果黑枸杞真有這麼好,那麼種植了防風固沙的黑枸杞防護林還是很不錯的。」韓孔雀道。

黑枸杞是著名的沙漠生態植物,是耐乾旱、耐鹽碱的沙生植物,黑枸杞獨特的植物特性,具有極強的防風固沙作用。

「如果真要做。還真是一個不錯的項目,等到黑枸杞防護林完成,能夠在防風固沙的同時,還能帶來經濟利益,如果能夠改變當地的沙漠。那可就太好了,可聽金妖那麼說,顯然想要做好並不容易。」柳絮也開口道。

由於海拔高、氣候乾旱,生態環境潔凈,無污染等自然條件,造就了黑枸杞得天獨厚的營養價值,所以在那片地方種植黑枸杞,只要有所成,就肯定有收穫。

這樣的項目自然是不錯的,但剛才金妖說的那些事情,卻是一個重大隱患,如果不能好好處理,就算種植了,也可能是為別人做嫁衣裳。

「除了那些爛事,限制黑枸杞種植業發展的還有人力資源,黑枸杞的最佳種植時期是在每年的四月份,一年後開始掛果,兩到三年內進入旺果期,一般是在九月收果。

由於採摘難度較高,通常採用人工採摘,這不可避免的要僱傭很多人,僱傭來的人多了,就不好管理,加上黑枸杞的價格,自然就催生出大批盜採者。」

金妖可不想等到韓孔雀真的想要做了,才發現困難重重,所以現在就像給韓孔雀打個預防針。

「這個不是問題,主要是我們要做這個,能不能買到足夠多的黑枸杞種苗?」韓孔雀問道。

「當地政府想要推廣黑枸杞可有不少年了,現在有不少育苗基地,甚至還形成了種植基地、深加工基地的完整產業鏈條,但規模相對較小。」

害怕韓孔雀不信,金妖再次道:「儘管目前的規模較小,但他們已經充分保證了黑枸杞的有機化種植,無論從種植的過程、養護的過程以及深加工的過程,都摸索出來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

而且還能夠保證黑枸杞的無污染、無化肥生產,如果我們真想做,甚至還能聘請到很多專業人員幫忙,我們只需要投入足夠的資金,在管理好草場就行了。」

治理草原沙漠化是一項長期而艱巨的任務,最想做的肯定是當地政府,如果韓孔雀真願意做,當地政府肯定是樂見其成的。

「如果有當地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