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法不責眾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不消停?」韓孔雀一家全都驚異的道。 金妖苦笑道:「上次大規模毀掉植株就是在去年冬天,要不是我也不知道,還是一個關係好點的承包商告訴我的,如果不注意,損失更重,我去看過那個承包商的草場了,真是滿...

「這時,持刀者還在追趕其他人,又有一名看守者右手手心被划傷,左上臂被扎傷,見狀,其他看守者立即趕來,合力將行兇者按倒在地上。,

其他男的都跑了,但女的卻開始圍攻我們的看守,對看守拳打腳踢,最後看守也沒法打她們。」。

「數十分鐘后,警方到場,將行兇者帶走,其他盜採者才離開,從8月15日到8月21日,那片草場沒再來盜採者,但其他草場卻一直在被盜採。」

8月17日凌晨5點多,在阿拉、爾草原,我們的看守還在睡夢中,就被路邊的摩托車雜訊吵醒,他們透過窗戶,看到路上至少有70多輛摩托車經過,每輛車上都有三四個人,還有20多輛三輪摩托,上面都坐著10多個人,從南邊路過他們的宿舍向北開去,至少有700多人。」

接下來的幾天內,周邊的金魚、湖、漁、水河草原也先後遭到衝擊。

在8月18日、19日兩天,先後有20多名、70多名盜採者試圖進入金魚、湖草原,均被牧民勸離,20日早上,數百名盜採者再次趕來,用石塊砸傷1名看守者,衝破新建的鐵門及鐵絲網,開始肆無忌憚地盜採。

22日晚,阿拉、爾一處草場在連續被盜採兩天後,找來挖掘機連夜將大門內的路挖斷,與門兩邊的溝壑形成一條深1米多的長、溝,試圖以此阻止盜採者的摩托車。

這更加激怒了盜採者,23日,數千名盜採者將大門推倒,跳過長溝,跑進彩鋼房內。抬了多塊床板,搭在溝上,摩托車仍然衝進了草場,彩鋼房窗戶被砸,房內的100多個塑料桶、100多個夾子,存放的速食麵、礦泉水也都被搶。

當天。這片草場內的摩托車排了近4公里長。

此外,這些草場中至少兩處帳篷被盜採者燒掉,多處草場的彩鋼房玻璃被砸,屋內物品被搶。

「我們剛開始去的時候政府只讓勸退,不收他們的枸杞,只收夾子,但後來收夾子的時候就差點被打,還有派出所的警車差點被掀翻。

僅22日當天,在市區通往漁、水河草原的路上就數到了700多輛摩托車。連政府都管不住,這些人就好像到他們家了一樣,所有政府部門的人員,也只能告訴我們的人說要先自保,不要跟他們起衝突。」

「27日凌晨5點多,我在格爾、木市區東西兩側通往草原的交通要道看到,至少500輛摩托車陸續集結,從6點多開始先後向草原進發。

摩托車上坐著多則4人。少則2人,還有數十輛三輪摩托車、麵包車上坐著約10人。他們均帶著白色塑料桶或鐵盆,以及採摘用的夾子。」

幾天來,草原上,各家牧場雇的工人,眼看著數千名外來人員盜採野生黑枸杞,卻無能為力。

盜採者聚集在一起。之間很少有語言交流,眼睛只顧盯著地上的野生黑枸杞植株,不放過一株還有果子的枸杞,手中的夾子與塑料桶上布滿殘存的藍紫色野生黑枸杞汁液。

如果發現枸杞集中的地方,就會發出「嗷」的叫聲。其他盜採者便會趕來。

時間長了,只有草場上的盜採者人數太多時,他們才會報警,人少了就自己驅趕。

僱員們自己驅趕時,卻陷入更大的無奈。

有一位牧民名字叫阿木,他和一名工人來到盜採者中間大喊:「你們趕緊走,不要再采了1

盜採者抬頭看看阿木,低頭繼續采。

阿木看到一名盜採者用木棍敲打野生黑枸杞植株,就沖著他喊:「你要幹啥?」

對方看了他一眼說,道:「能幹啥,這個上面多唄1。

阿木在這塊草原上長大,他對草原有著深厚的感情,所以他憤怒的道:「摘就摘了,為什麼還要敲它們呢?」

有的盜採者為了省事,直接用棍敲擊植株,將葉子和枸杞果一同打掉接住,還有的直接將枸杞果連同枝葉一同剪下,二茬的青果、三茬的花骨朵也都被破壞,他們為了省事,直接就把植株毀掉了。

聽到這裡,不止是韓孔雀皺起了眉頭,此時連剛開始面露笑容,帶著看熱鬧心裡的柳絮等人,也皺起了眉頭。

如果有人真的這麼做,那可就真的是太過分了,這些人還真有點蹬著鼻子上臉了。

韓孔雀此時已經有點生氣了,他不差那點錢,所以剛開始聽金妖說很多人去採集野枸杞,韓孔雀並沒有當回事。

其實就連柳絮也不認為是什麼壞事,可要是那些人真的那麼過分,那些人就是在踐踏所有牧民的善心。

發生這樣的事情,也太噁心人了,這些人為了生活,盜採野生黑枸杞也就算了,但這麼囂張的做法,絕對是在噁心人。

「趁著這個冬季,正好準備一些,如果明年,他們還要這樣,我們不用留手,到時候該抓的就抓,該打的就打。」韓孔雀皺著眉頭道。

「可人太多了,我們又沒有準備,根本看不過來,再說,那麼多人,我治的了一個,治的了十個,來一百個,一千個怎麼辦?」金妖苦笑道。

「法不責眾?在我們這裡可沒有這麼一說,就算幾千人,抓了也就抓了,到時候全都送到沙漠中給我去種樹種草,讓他們也在知道,破壞容易,建設難。」韓孔雀冷笑道。

「那也不用等到明年了,如果老闆真的想要治理,這個冬天就行。」金妖道。

「這個冬天?冬天那些人也不消停?」韓孔雀一家全都驚異的道。

金妖苦笑道:「上次大規模毀掉植株就是在去年冬天,要不是我也不知道,還是一個關係好點的承包商告訴我的,如果不注意,損失更重,我去看過那個承包商的草場了,真是滿目瘡痍,慘不忍睹。」

去年11月,周邊群眾趁夜潛入草場,將野生黑枸杞植株連根挖走,移栽到農田中,給草場留下密密麻麻的坑。

一名在河、東農場六隊承包了3畝人工種植黑枸杞農田的甘、肅人也證實,他所承包的黑枸杞是在3年前,由當地人從草場偷挖移植過來的。

這塊草原被破壞的不僅有野生黑枸杞,說起這塊草原曾經受到的傷害,很多人草原的主人也很無奈。

近幾十年來,人們對這塊草原的索取很少停歇,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為了增加糧食產量及住宅面積,人們開墾草原,今日格爾、木城區緊鄰草原,為了獲取燃料,人們伐倒樹木。

到了80年代,人們發現這裡的沙金、崑崙玉很多,開始瘋狂盜採,因此引發盜採者之間的衝突。

發現藥材甘草可以賣錢,就挖地1米多深,刨出甘草根,給草原留下深坑。

發現白刺根系發達可以做根雕,就開始瘋狂盜挖,大片土壤因此沙化。

如今發現野生黑枸杞很值錢,就開始無度採摘,甚至將防風固沙的黑枸杞植株移出草原。

當地人是很無奈的,他們世代以草原為生,懂得如何愛護草原,但面對這些前來盜採的破壞者,以及日益變差的草原生態環境,他們無能為力。

「那也不能縱容這些偷盜者啊1韓榮光聽得憤憤不平。

韓榮耀道:「那裡地廣人稀,往往一家人有幾萬畝草地,你一家能夠看多少?」

金妖道:「是啊!我就在一名牧民的草場上,看到過,盜採者被驅趕的同時,正在和牧民討價還價,這名盜採者和周邊村子近百人,在一周前從附近的縣趕來,每人花了180元路費。

他們當中,有人專門打聽哪個草場的野生黑枸杞多,為了節省費用,他們大多住在親戚家,每天凌晨4點多起床,和同伴一起搭乘當地人的摩托車,趕往野生黑枸杞多的草原,往返車費每人15元。

其中一名盜採者坦言,如果在一起的盜採者只有幾十人,在牧民或承包商前來驅趕時要儘快躲避,但如果盜採者人數眾多,就無需理睬。」

這些人,他們在這裡每天平均能摘3斤野生黑枸杞,每斤能賣到80至85元,賣給當地黑枸杞收購商。

在遇到牧民驅趕時,一名自稱「一個電話就能讓草場上80%的人撤走」的男性盜採者稱,盜採者主要來自格、爾木周邊的化、隆縣、民和、縣等地,以及甘、肅、四、川、河、南、陝、西等地。

他稱,「他們這些人有的以前放牧,現在都不放牧了,每年的生活來源,全部靠黑枸杞。」

他直言,僅靠牧民無法守住草原,「老闆幾十、幾百個人都守不住草原,你一個人能守嗎?果子你能守得住嗎?」

「守不住也得守,我們不能為了利益出賣草原」也有很多強硬派牧民,不是為了那點利益,而是為了自己的草場,所以堅決抵制這種行為,而暴力事件,也多發在這種草場之中。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