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紅珊瑚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5-10-09 16:13  |  字數:3401字

蜘蛛蟹軍團就好像是鬼子進村,遇到什麼吃什麼,加上它們龐大的隊伍,讓它們看起來氣勢洶洶,十分的有氣勢。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遠處烏壓壓的過來了一股黑色洪水,瞬間沖入了蟹群,韓孔雀仔細一看,居然是一些大章魚。

這些大章魚的數量不算少,不過它們是分批加入戰鬥的,所以剛開始一些章魚雖然抱住了一些蜘蛛蟹,想要絞碎蜘蛛蟹,吞了它們,不過,由於蜘蛛蟹的數量太多,幾乎是瞬間,那些大章魚就被蜘蛛蟹反包圍了。

蜘蛛蟹的速度也不慢,它們只是利用幾分鐘的時間,就把一隻只五六米長的大章魚撕碎吞食,不過,就在這幾分鐘過後,大章魚軍團已經全面撲了過來。

蜘蛛蟹失去了數量的優勢,立即被大章魚抓住,幾條巨大的觸手,捆住蜘蛛蟹,直接把蜘蛛蟹的外殼絞碎,接著就會被大章魚一塊塊吞進嘴中。

兩隊龐然大物對戰,自然攪動這一片海域的風雲,弄得這一片烏煙瘴氣。

韓孔雀一個瞬移,出現在另外一邊,這邊就十分的風平浪靜了。

不過,就在這種平靜之下,也掩藏著弱肉強食。

海星的五角星下,密密麻麻無數透明的小腳在活動著,它的速度很慢,但它的目標更慢!

一團球形的黑乎乎的海參眼看就要被海星吃到了,立刻就是一噴內臟,交上保護費,趁著海星吃內髒的時候。它脫離了戰場。

一大海螺反倒躺著,韓孔雀還以為它已經掛掉了是中空的,接著就看到軟綿綿的一片白肉從海螺中伸出,貼著海底,直接捲起一條小魚。吞了下去。

緊接著一個翻身,海螺就正了回來,一隻細小的眼珠從中探出。

體積巨大,長開嘴似乎能夠吃下三分之一個自己的黑鯛緩緩在海底游弋,尋找著食物。

「咦?那是虎頭蟹?」韓孔雀留意到一群正在遷移的奇特海蟹。

只見這種螃蟹長相酷似老虎頭,蟹殼上有兩隻圓圓的「大眼睛」。鼻子和嘴巴的紋路黑黃相間,像小老虎在瞪眼睛。

這種海蟹是近年來才風靡起來的海蟹,超過個頭半斤的就需要一百五以上一斤,沒有人想到,它們會從前些年的幾塊一斤。升到現在這昂貴的價格,成為海鮮中的珍品。

這時候,無論是公蟹還是母蟹,味道都不錯,所以只要個頭大,韓孔雀都順手捉,放在了一個網袋裡,明天吃虎頭蟹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韓孔雀撲捉的全都是公蟹。雖然這個時候吃公蟹有點晚了,但他玄元控水旗之中的公蟹,自然不同於外界的普通公蟹。

很多人吃蟹有講究。「九雄十雌」、「九月團臍,十月尖」,都是在說吃蟹的時間。

農曆九月母蟹卵滿,蟹黃鮮香油脂細膩;十月公蟹性腺發育最好,這時黃肥膏白,蟹膏的口感豐腴圓潤。嗜愛大閘蟹的人一般都會更加喜歡在11月吃公蟹。

此時已經進入十二月份,吃公蟹自然是晚了點。但也不過是晚了幾天,這個時候吃玄元控水旗中的螃蟹。不管公蟹母蟹,其實口感都很好。

有人喜歡在母蟹剛剛開始上市的時候吃蟹黃,但蟹黃之中重金屬含量有點高,平時少吃一點還沒什麼,韓孔雀可不希望自己的家人經常吃,所以還是公蟹好,當然,還沒有長實的母蟹,嫩滑的口感也是一種不同體驗。

至於區分公母蟹,這不難,不論海蟹還是河湖蟹,硬殼的另一面就是肚皮了,肚皮的中間有個蓋子,學名大概叫「臍掩」,母蟹的臍掩是圓形的,而公蟹的臍掩是尖形的。

在農村裡雖然不太容易見到海蟹,但山蟹和溪蟹還是很常見的,平時村民都稱公蟹母蟹分別為「尖臍」、「團臍」。

一會過後,韓孔雀手中的兩個網袋都已經裝滿,望著龐大的虎頭蟹大軍,浩浩蕩蕩地在海底遷徙,韓孔雀還是很高興的。

玄元控水旗被他真正利用也就二年多的時間,但就在這二年多的時間之中,玄元控水旗之中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最起碼物種就豐富的太多了。

虎頭蟹大軍剛剛過去,一尾如蛇一般細長,雙眼看起來頗有智慧的生物,從海焦縫隙中探出腦袋,正是康吉鰻……

看到了康吉鰻,韓孔雀就知道,他應該快到淡水和海水的分界線了,要知道康吉鰻是在淡水裡生長的。

鰻魚的種類有很多,一般吃鰻魚飯吃的是鰻鱺,也就是海里孵化,然後順著洋流回到河裡生長,緊接著有回到海里產卵,產卵之後必死的一種魚。

這種鰻魚又叫做白鱔,最是常見,一般鰻魚飯會拿這個來做。

還有兩類能夠長得很大的則是一直生活在海里的,有大量的魚刺,一般也碰不到,因為這兩類魚必須用剔刺刀才能取刺,不是足夠檔次的店是不會做這個食物的。

但能做這個食物的店鋪必定是高檔店,因為他們只做抱卵期,以及產卵一個月後的魚,這時候的海鰻擁有大量脂肪,才是真正的美味。

康吉鰻則是真正的極品,暮春到下季是它們的產卵期,這時候人們才能大量捕捉到它們。

現在外界康吉鰻是很難弄到的,實際上在捕撈季也快弄不到了,特別會日本的康吉鰻,已經被聯合國列入瀕危了,歐洲倒是還有很多。

韓孔雀看到的這一尾海鰻臉很長,是鰻鱺和星鰻之外的一種海鰻,很好辨認……

這個時候,遠處又飄過來一片烏雲,韓孔雀一看就知道是魚群,這是一群小黃魚,不過它們的數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