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身份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工作人員突然轉身就跑,打斷了韓孔雀和王教授的討論。 等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韓孔雀和王教授全都哭笑不得。 在以往考古發掘清理古墓時,往往衣物棺木等都爛掉了,只剩些骨骼和青銅、陶瓷器之類不...

雖然這些傳說不靠譜,不過,這也從側面證明了,建文帝很可能是當過和尚,也只有剃度了,他才能安全,畢竟來說,落了發,等於不孝,這樣一個人,自然就沒有資格跟別人爭奪帝位。○

所以,歷代以來爭奪皇位失敗的人,都會落髮為僧,這樣,這個人一般在歷史記載上就是消失無蹤了,其實是真的消失了嗎?

作為勝利者,作為一國之主,如果想要尋找一個人,又怎麼可能找不到?

只不過別人已經承認失敗,所以勝利者也為了表示仁慈,而不再趕盡殺絕罷了。

建文帝就是這樣,既然他已經沒有了資格跟朱棣爭奪皇位,而作為他的叔叔,朱棣自然也就不再斬草除根。

所以,如果上面的傳說是真的,那絕對不是朱元璋有先見之明,而是他給了自家最疼愛的孫子,一個萬不得已的保命方法而已。

本來韓孔雀他們就懷疑這裡的一座陵墓是建文帝的,或者是周定王的,現在看到這明顯有剃度痕的男人,自然會認為是建文帝。

「那麼另外兩人是什麼身份?」看到這種情況,王教授問道。

韓孔雀道:「其中這個女人,應該是當時建文帝的皇后,馬皇后,而另外一個男人,唯一的一種可能就是建文帝和馬皇后的兒子。」

建文帝的皇后是孝愍讓皇后,公元1402年,朱元璋的第四子朱棣以「清君側」為名,率兵攻破南、京金川門,佔領南、京,結束歷時三年的靖難之役。

攻克南、京時。明惠帝朱允炆不知所終,馬皇后**而死,后被追謚為:孝愍溫貞哲睿肅烈襄天弼聖讓皇后。

當時馬皇后僅兩歲的兒子朱文圭,被明成祖長期幽禁於中都廣安宮,時人稱之為『建庶人』。

明英宗天順元年。明英宗即位后,才將幽禁了五十五年的朱文圭放出,並下令在鳳、陽為他修建房屋,任其自由出入,還給建庶人娶妻,以續其子,並派人照顧建庶人生活起居。

派遣太監牛玉到鳳、陽告訴建庶人,建庶人聽說后,且悲且喜。表示沒有料到聖恩如此。

建庶人朱文圭被放出時已經五十六、七歲了,由於朱文圭自小便受到囚禁而無法和外界接觸,被釋放時連牛馬都不認識,不久便死去。

南明年間,朱文圭被追謚為潤懷王或原懷王。

「如果真是這樣,那也解釋的通,畢竟當時跟隨建文帝出逃的那些人之中,有些還是很厲害的。」王教授也贊同韓孔雀的解釋。

「是啊!也許就是在這些人的幫助之下。朱允炆一家才能葬在這裡。」韓孔雀道。

「是啊!雖然朱允炆失去了帝位,但效忠於他的還是不少的。不過這些都沒法證實了。」王教授道。

傳說當中效忠朱允炆的的人不少,而其中一個叫蒲洽,朱棣剛登大寶,就將建文帝手下的一個大臣抓進了大牢,任何罪名都沒有,而且一關就關了二十年。這個人叫蒲洽。

朱棣到底為何要抓他,原因只有一個,就是當時傳言最多的,蒲洽知道建文帝的下落。

但朱棣苦苦逼了他二十年,可最終也沒有如願以償。後來,朱棣又派政和七次下西洋,也未能找到。

「王教授,你看,這棺木之上有一份手札。」就在這個時候,那些清理棺木的人,在棺木上有了發現。

韓孔雀和王教授一快看過去,居然是一份摺子。

韓孔雀帶好手套,翻開一看:「咦?只是兩個人名?」

「鄭洽,後面這個是道衍?」王教授驚異的問道。

「這個鄭洽出現在這裡不足為奇,可道衍是怎麼回事?這明顯是兩個人的筆記,不會是這兩個人的親筆簽名吧?」韓孔雀也奇怪了。

王教授笑著道:「不會是他們兩個簽下名字,就是為了證明他們兩個曾經來過這裡吧?」

韓孔雀也笑了:「也許就是這個意思,第一個名字是鄭洽,他簽字留名,應該是他給朱允炆送葬的,這裡的事情應該是他處理的,而道衍出現在這裡,就比較有意思了,他這是前來確認朱允炆死沒死?」

傳說當時跟隨朱允炆的共22個人,當然也有說是**個人,這點不重要,重要的是這裡面有一個翰林待詔叫鄭洽的是**門人。

**門的鄭家人就把建文帝藏在萬松嶺和古樹蔽天的東明山西麓這個地方。

**門內緊外松,僅僅在很小的範圍里知道這件事,而對建文帝等人也是接待的很好。

一直到第二年的元宵節,**門按照舊俗都要舉行迎龍燈賽社活動,建文帝就微服出來觀燈看熱鬧,領頭行香的鄭氏族長一見建文帝,下意識地半跪作揖,迎龍燈的頭首們,也擎起燈頭,向建文帝點頭三下,以示敬禮。

這個舉動驚動了百姓,建文帝暴露了身份,預感到情況不妙。

**門族長趕緊把他藏進一口枯井。

燕王朱棣早就懷疑建文帝有可能潛來**門,就老早派了心腹及駐錦衣衛於縣衙。

有一個叫陳忠的,就立即跑到縣衙告發,縣衙就迅速派緹騎來到鄭家,團團圍住,把全族人集中,搜遍**門,但沒有找到建文帝。

也許是天意,原來枯井上面很快就被蜘蛛網蓋了起來,衛兵一看結滿蜘蛛網就忽略了這口枯井,建文帝枯井脫險,鄭家也倖免滅頂之災。

傳說當時建文帝慌忙中一隻靴子掉在了枯井裡,被鄭氏子孫撿到,每次在祭拜他時,總要把這隻靴子供奉在神案上。

建文帝雖然逃過了一劫,可他再也不能在這裡避難了,就只好再次出逃。

最後建文帝到底逃往何方,至今仍是歷史上十大謎案之一。

而另外出現名字的道衍,確實比較有意思,這個道衍是朱棣手下大將。

靖難一役歷時四年,建文帝的軍隊可以說是節節敗退,這種結果有很多原因,有人將它們歸結為幾點。

第一點是朱棣的勇猛善戰與憐愛將士,朱元璋征討邊胡之時,朱棣可謂是戰功赫赫,他在戰場上以身作則,很會帶動兵士,這樣一頭「猛虎」又豈是建文帝這隻「綿羊」可比的呢?

第二點就是道衍和尚,在歷史上的道衍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黑諸葛」,可能很多人不認識他,因為他一直是一個後方謀士。

傳說,朱元璋稱帝時,為每一個藩王找一個和尚作為「家庭教師」,而道衍正是其中之一。

他看中了朱棣的野心,他知道朱棣足可以成為他的依靠,於是他僅是用了一個眼神便使朱棣選擇了他。

那是個什麼樣的眼神,沒人知道,但他的謀略和遠見是可想而知的,這樣一個人物的名字出現在找了自然是不同尋常。

「現在已經可以確定這是朱允炆的陵墓了,看樣子就算朱允炆失去了帝位,他的待遇也沒有下降。」王教授道。

這裡三具棺槨均施朱漆,槨用松木製成,棺由楠木製成。

三具棺槨,只有一具保存的比較完好,其他兩具都腐朽的厲害,其中一具甚至一具腐朽倒塌,而這具應該是馬皇后的棺木,因為韓孔雀推測,這是後來遷過來的,當然馬皇后的兒子朱文圭的棺槨,也很可能是後來遷葬過來的。

面對這腐朽程度不一的三口棺槨,王教授決定先清理馬皇后的那口。

而正在清理這具棺槨的時候,幾名工作人員突然轉身就跑,打斷了韓孔雀和王教授的討論。

等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韓孔雀和王教授全都哭笑不得。

在以往考古發掘清理古墓時,往往衣物棺木等都爛掉了,只剩些骨骼和青銅、陶瓷器之類不易腐爛的物件,還不覺得怎麼害怕。

而這座就不同了,它離現代很近,棺內死者的衣服還沒有爛掉,有的衣服及絲錦的顏色非常鮮艷,如新的一般,只是沒有新的那樣有韌性而已,因而工作隊員們有一種恐懼感。

當隊員們把棺內死者蓋的壽被、壽單和棺內兩側塞的成匹的織錦緞一卷卷地拿出來,接著把馬皇后蓋的棉被壽單連揭帶抓清理完后,露出了死者著黃錦緞襖的腹部。

一個隊員用手一按,腹部還忽暄忽暄的,當時他以為屍體還沒有腐爛,嚇得提起工具包就往上跑。

其他隊員不知怎麼回事,也跟著從地宮跑上來。

看他們一驚一乍的,韓孔雀忙問他怎麼一回事。

他說屍體還沒有壞呢,用手一按,肚子還忽暄忽暄的。

韓孔雀稍微一檢查,就發現不是屍體沒有壞,而是馬皇后穿的黃錦緞襖有彈性。

屍體已經腐爛,僅剩骨骼,這件事情使大家虛驚了一常

馬皇后的棺內不僅隨葬有成匹成匹的錦緞、衣服、金銀器,而且頭部位置放有兩副首飾。

韓孔雀分析,其中一副是死時陪葬的,另一副是遷葬時陪葬的,這也從另一個側面,證明了她的身份,她的遷葬,恐怕也有那個道衍和尚的功勞。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