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拐釘鑰匙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動。 這樣的石門設計韓孔雀在羅、布泊見到過,所以他用手電筒沿兩厘米寬的門縫照去,只見一塊石條將大門死死頂祝 這個時候,王教授等人也看到了,而且看的他只感嘆:難怪大家無論使多大勁都奈何不了...

在到達金剛牆之前,各種傳言就在當地百姓和發掘民工中流傳,說什麼陵內有飛刀、暗箭、毒氣、陷阱之類,陷阱下栽著尖刀,上面蓋著石條,下去的人一踩石條石條就翻,上面石條砸,下面尖刀戳,必死無疑。

古墓當中的機關陷阱,就算沒有一些傳說,也肯定是存在的,這個更不用傳說。

不過,一座帝王墓的發掘,確實不是那麼容易的,這樣的陵墓被發現,可以說是危機與機遇並存的。

從記載看,不管是西方的金字塔還是東方的大墓,有的確實埋有盜墓者的屍體,但這些盜墓者的死因,是由於墓中內在的力量衝擊,還是外在力量所加害,尚沒有弄清。

這種現象在中國的一些墓中也不鮮見,有的墓一打開,裡邊就有三四具盜墓者的屍體。

但從多數屍體的形狀、神態和墓葬的環境可以斷定,大都是外來力量的侵襲所致。

這座皇陵以前肯定沒有被人盜掘過,現在裡面到底裡邊是什麼形狀,有沒有暗器機關,需要慎重對待,尤其應注意的是裡邊的氣體。

為了防止屍體腐爛變質,可能要放些保護性的藥劑,這些藥劑和地宮的腐料氣體相混和,很可能變成妨害人類的毒氣。

唐以後的諸家皇陵大都有暗箭、弓弩、毒氣之說,但多數還是遭到了後人的洗劫。

至於盜掘中這些暗箭、弓弩、毒氣到底是否發揮作用,發揮了多大作用,官方史料中並無記載,只有一些野史敘說了盜墓者的詳細盜墓經過和暗器的厲害,但尚不足為憑。

傳言和野史雖不可信,但單憑這座大陵距今已600多年,它本身就陰森可怕人。

常言說:人死如虎,虎死如綿羊,老虎死了誰也不害怕,可是自家的親人死後。親屬們還有些膽怯,何況一個大皇帝陵呢!

民間的傳聞、野史的記載、神秘的老者……構成了一個個謎團,在發掘人員心中滾動。

雖然很多人都在擔心,但韓孔雀卻不認為有陷阱、暗器。這座陵墓建成已600多年,即使有這些防護設施,也恐怕早失靈了,就算沒有失靈,經過了一次改造。也不知道能夠保留下多少。

但發掘這座帝王陵畢竟不是小事,還是慎重一點為佳,因為不管是誰修建陵墓,都不會不知道歷代帝王陵墓多數被盜的事實,既如此,在陵墓的設計上不會不加以防範。

關於毒氣,說預先就放有毒氣,那是誇大的傳說,因為當時還不可能掌握化學的毒氣。

但地宮裡的防腐等材料肯定不會少,光憑這大陵600多年的歷史。裡面的氣體對人體多少會有些毒害,這就是人們所說的「毒氣」。

為穩定發掘現場情緒,王教授只得在發掘現場並告誡工作隊:「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要做好妥善準備,以保證人身與文物的絕對安全。」

而懂點醫術的韓孔雀說的更加具體:「古墓有屍毒,你們必須注意。」

自發現金剛牆,韓孔雀幾乎是天天與發掘人員在一起,現場指導,而他的本事。也是有目共睹的,所以他說的話,自然會被人重視。

為具體防範進入地宮后,可能會出現的各種危險情況。王教授為工作隊配備了防毒面具、馬燈、礦井安全帽、膠皮手套、福爾馬林等。

並接受了政府部門安排的攝影師的意見,為躲過探溝內極不均勻的陽光,將打開金剛牆的時間選在晚上,以便更好的跟蹤拍攝。

下面就是金剛牆的拆除工作了,發掘人員都戴上防毒面具,兩名工作隊員提著魯梯子爬到圭形券門頂端,開始往外抽第一塊重達24公斤的牆磚。

由於磚沒有用灰漿砌築,故抽動並不費太大勁。

這時,在場的人都屏住呼吸,眼睛死死盯著圭形門券最上面那塊磚。

磚抽出來了,裡面並沒有暗箭、亂石之類射出,只有一股難聞的氣味從洞口「哧哧」的竄出,一直持續了好久。

待洞里的氣味排完后,大家又繼續拆門券,拆到第15層時,洞口已有兩米多高,這個時候韓孔雀宣布停止抽拆。

為讓洞里的有害氣體徹底排出,發掘人員並沒有立即進洞,而是晾了一天。

為慎重起見,進洞之前,王教授讓一民工到外面買來一條狗,想把它放進去試試,看有沒有暗箭、陷阱、毒氣之類。

那個民工牽狗時,狗咬人,民工不敢牽。

這看的韓孔雀哭笑不得,他只得勸王教授算了,說狗進去了反而會把裡面的東西刨壞。

狗沒試成,王教授又讓隊員去買來一隻大公雞,這次韓孔雀也沒有理由反對,人家這才是挖掘古墓的正常手段。

而他之所以那麼肯定裡面沒有危險,很明顯不是普通人用的,他那算是作弊手段,而現在,他反而對這種普通人的方法更感興趣,畢竟這種方法學到了,誰都可以用。

王教授叫隊員將雞扔進洞里去試一試,那個隊員抱著雞,爬上竹梯從洞口把它扔下去,結果,裡面黑,洞口處亮,它又從洞口飛了出來。

兩次試驗都失敗了,無奈,王教授決定讓一名隊員進洞。

當時這名隊員有些害怕,面有難色。

王教授直接說道:「我給你準備好了,危險是有但不會太大。」

於是這名隊員戴好防毒面具、提著馬燈,就從拆開的洞口下去了。

為防萬一,王教授將一根長繩的一頭系在他的腰上,另一頭由洞口的人攥著。

隊員下去后,用馬燈照路,馬燈在洞里暗如豆火,他只好用手電筒照。

腳落之處,有「嗦嗦」的聲響,他順電光一看,原來是石條墁地的地上散落著腐木板、繩索之類。

往前走了幾步,既無飛刀暗箭,也無陷阱之類,於是他向洞口射出一道電光,這是事先定好的信號,若回射電光就表示洞內無事。

見信號后,王教授叫隊員們都戴上防毒面具下到洞里,他也戴上面具下去了。

這個時候攝影師不失時機地跟著拍攝。

這是一個呈長方形的墓道券,隊員們在偌大個墓道里摸索前行,腳下的「嗦嗦」聲更響。

驀地,就傳來了幾個人的呼喊:「地宮門1

韓孔雀順著電光,只見兩扇潔白如玉的巨大石門突兀而現,高高地矗立在人們面前。

這是用整塊漢白玉做成的兩扇石門,門高3.3米、寬1.7米,歷經300多年仍晶瑩似玉,潔白如雪。

每扇門上有乳狀門釘,縱橫各9排共81枚,兩門相對處的門面上,雕有口銜圓環的獸頭,稱為「輔首」,使石門顯得格外莊嚴和威武。

一個隊員推了推門,門巍然不動。

大家一起用勁推,門仍巍然不動。

這樣的石門設計韓孔雀在羅、布泊見到過,所以他用手電筒沿兩厘米寬的門縫照去,只見一塊石條將大門死死頂祝

這個時候,王教授等人也看到了,而且看的他只感嘆:難怪大家無論使多大勁都奈何不了它。

為了不損壞文物,王教授叫大家暫停,再商量開門的對策。

在大家想辦法如何開石門的同時,由23層城磚疊壘的圭形門券全部拆除了,金剛牆后的秘密這才全部暴露出來,這是一間面積為60多平方米的長方形隧道。

在研究開石門方法上,大家頗動了些腦筋,作為考古人員,既要把石門推開,又不能損壞建築物,就連頂門石條也要把它完整的保存下來才行。

要設法從外邊將門內石條取開,首先要細心研究它當初是怎樣關閉的。

石條頂住石門,不會是忠於皇帝的奴僕從裡面所為,因為地宮是葬帝、后的處所,其他人是不能與帝、后同穴的。

韓孔雀雖然之前見過這樣的門戶,可他見過的是被暴力破解的,那樣做不止是破壞後面的石條,就連前面的漢白玉大門也不會保存下來。

當年孫殿英就做了這樣的事情,在那些漢白玉大門上,留下了一個個炸出來的大洞,現在他們顯然不能這麼做。

不能暴力破解,那就要找對方法,而古代人是怎麼做的?

韓孔雀讀過很多古,特別是對一些涉及到古代陵墓的古籍,更是感興趣,原來他沒錢沒實力的時候,自然接觸的不多,但後來,在白曉亦的搜羅之下,他看的就多了。

翻了一下記憶,很快他就有了答案,這其實是很簡單的。

從兩扇石門間的縫隙分析,說明頂住石門是從外邊乾的,應該有一種可以從外邊拉住頂門石的工具,「拐釘鑰匙」就是這類工具。

據《肅松錄》載,1644年,昌平州吏趙一桂,為埋葬弔死的崇禎皇帝和周皇后,就是用拐釘鑰匙推開裕陵頭層石門入內的。

這段記載對打開定陵石門很有啟發,拐釘鑰匙無疑是開關石門用的一種金屬工具。

但上哪兒去找拐釘鑰匙呢?大家又犯難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