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金剛牆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宰牲亭、神廚、神庫、碑亭,而查看了一圈,在這裡,韓孔雀也只發現了寶城和明樓。 轉了一圈。韓孔雀看到此時那些工作人員在王教授的指揮下,像掃雷般一塊地皮一塊地皮地搜索、探測。 然而半個小時...

偌大個皇陵,地宮入口究竟在哪裡誰也不知道,韓孔雀畢竟是頭一次發掘皇陵,心中無底,寶城寶頂應是地宮的中心,工作隊在這裡勘探並沒有錯。▲∴,

「挖探溝」先前他們都用過,這是田野考古採用的一種方法,就是在不明情況、無法判斷時,用探溝法試探著找,這樣不易損壞文物。

在田野考古發掘中,對古城鎮、古村落、地下大面積的古文化層,才能用探溝法。

而發掘墓葬在以往的考古發掘中是很少用探溝法的,因為墓葬大都是一個「點」,用不著挖探溝。

為什麼在這裡要用探溝法呢?這是因為韓孔雀發掘皇陵是頭一回,他要小心,而之前則是因為這裡已經有被挖掘出來的探溝,這也不是那些盜墓賊不專業,而是因為這裡的地下地形複雜。

而在這裡,除了是因為小心之外,還因為韓孔雀發現,這地下的陵墓是如此龐大。

由於墓室密封的很好,一時半會,韓孔雀也感知不出地宮的大門在什麼位置,於是為慎重起見就使用了探溝法。

按照工作隊用繩子做出的標誌,民工們一鍬鍬地剷出黃土,再把翻起的土小心地裝入筐中運往遠處。

考古發掘不像築堤、種田,每一鍬土都要過目,說不定就在這土裡能發現什麼。

韓孔雀知道,明代的這種黃陵,如果有寶城,那麼原地上肯定不會只有寶城,肯定還有明樓、棱恩殿、棱恩門、左右廊廡、宰牲亭、神廚、神庫、碑亭,而查看了一圈,在這裡,韓孔雀也只發現了寶城和明樓。

轉了一圈。韓孔雀看到此時那些工作人員在王教授的指揮下,像掃雷般一塊地皮一塊地皮地搜索、探測。

然而半個小時的勘察仍無所獲,他們沒有找到地宮入口的珠絲馬跡。

「這座寶城保存得比較完整,將來修復起來容易些,所以我們的工作很麻煩。」也許是感覺到了韓孔雀的目光,王教授道。

韓孔雀點頭。這裡這座地宮雖然是一座寶城,不是陵墓,但也不能隨便毀壞,所以挖掘探溝也不能太隨意。

「你看,這座寶城好像被破壞過。」就在這個時候,王教授開口道。

「嗯。」這種情況韓孔雀早就發現了:「不是簡單的破壞,好像被大火燒過,而且不是燒過一次。」

翻弄著挖掘探溝弄出來的泥土,韓孔雀直接說出自己的推斷。

「這樣的情況應該算是正常。歷史記載的,這座銀安殿被破壞過幾次,所以這銀安殿地下留下了破壞的痕也不足為奇。」王教授道。

「王教授,這邊。」就在這個時候,一名工作人員大聲喊道。

韓孔雀看了過去,露出一個笑容,他當然知道那邊有個洞口。

那邊是寶城的一面城牆,就在這面城牆下面。發現了一個黑洞,而這個黑洞就是通往地下玄宮的道路。

而韓孔雀提醒他們。也不過是動了幾塊磚頭,就讓那些人發現了。

當然,整個過程都充滿了驚喜,工作隊來到這裡后,也從寶城前開始勘察,幾天的勞苦奔波。隊員們個個脖子發木,腰酸腿痛,精疲力竭,然而回報他們的仍是一無所獲。

到了現在,他們的興奮勁頭也差不多消耗光了。所以韓孔雀想要給他們一點刺激。

所以剛才,當一名隊員們轉悠到寶城一角時,那名隊員突然發現在離地面三米多高的城牆上方,有幾塊城磚塌陷下來,露出一個直徑約半米的圓洞!

由於沒梯子,隊員們便搭人梯上到洞口。

經觀察,這個洞口像一個門券的上端,亮處可辨別磚砌的痕。

「這是地宮入口1隊員們歡呼雀躍,把長期以來的困惑拋在了一邊。

兩小時后,寶城內側砌的石條暴露出來,在一塊石條前,有個民工忽然驚異地大喊一聲:「石條上有字1

大家循聲而至,圍住石條,只見石條上露出了雕刻粗淺的字跡:「隧道門」。

「又是這玩意,是不是明代的古墓都喜歡這樣做標記。」王教授驚訝的看著那個石條道。

「這裡就是地下玄宮隧道入口,」韓孔雀笑著確定道。

果然未出他們所料,幾個小時之後,在探溝挖到離地面4.2米的深處時,發現了兩側用城磚整齊平鋪的磚牆,兩牆之間距離8米,如同一個弧形的衚衕由南向北彎曲伸張。

「這樣的規格,絕對是明代皇陵的建築規格,而且是標準規格。」王教授很快就下了結論。

「這由磚牆構成的通道,跟史書記載的明代皇陵建造方式相同,這應該是通向皇陵的第一條隧道磚隧道。」韓孔雀也開口道。

「如果沒錯,當年皇帝的棺槨就是從這裡入葬的。」

「所以這隧道門三個字正對著這條隧道的中心部位。」

小石碑的發現,增添了發掘人員的工作勁頭,探溝進度加快。

為了使發掘后出土的地宮文物能搶在一個不冷不熱,氣候又比較濕潤的季節完成整理、修復、保護等工作,發掘委員會決定增加機械化作業,從外面調來了一台卷揚機,又用了幾個小礦車,安上小鐵軌,這樣出土的進度就快多了。

正當發掘人員按小石碑所指方向勁頭十足地挖掘時,一道難題又擺在他們面前:從隧道門一直探尋的磚隧道中斷了。

按理說順著磚隧道應能找到入口,但隧道為什麼到此中斷了呢?

要想解開這個疑團,還必須向里探尋。

於是工作隊決定按小石碑指的方位再開一條探溝。

功夫不負有心人,這向西開的第三條探溝開挖不久便發現兩道東西走向的石牆,兩牆南北相隔8米,用花斑石條砌成,由1層至17層向西斜下,全長40米,這便是較磚隧道更高一檔次的「石隧道」。

不久,在「隧道門」刻石下面,果然露出了一個用城磚起券的大門。

發掘人員沒有將此門拆通,而是在韓孔雀的指點之下,另外開了一條直線通道,從這裡向里掘進一丈的距離,就是通入地下玄宮的第二條隧道,也是最後一條隧道「石隧道」。

此處至玄宮前面金剛牆前皮的準確距離已經不遠,此時整個開估隊伍已經很累了,如果按部就班,今天就什麼也發現不了。

第二天,民工們主動做了個木套,把這塊關鍵時刻給他們希望的小石碑罩上,小心地原地保護起來。

這塊石碑上面清楚地寫著石碑距金剛牆的距離,金剛牆是地宮的防護牆,牆后便是地下玄宮,可以說找到了金剛牆,就是找到了地宮。

如果小石碑記載準確,說明再往前挖16丈,深3丈5尺,就是金剛牆了。

針對前段的發掘情況,決定加深探溝。

又一個小時過去,一名民工一鎬刨下去,傳出鈍器的撞擊聲。

他用鎬頭輕輕刨開積土,一塊石頭露出來了。

此石長一尺許,寬約半尺,上刻有:此石至金剛牆前皮十六丈深三丈五尺。

這塊小石碑應該就是打開陵墓地下玄宮的鑰匙,有了它,也就等於找到了地宮的坐標。

找到了石隧道,說明地宮不遠了。

果然,到了石隧道盡頭,出現了一道橫貫南北由明磚砌起的大牆。

牆高8.8米,厚1.6米,厚厚的牆基由4層石條鋪就。

石基上方用56層城磚和灰漿砌成,頂端有黃色琉璃瓦檐,這就是小石碣、小石碑所記載的「金剛牆」,確像是一個魁梧剽悍的金剛大力士把守著地下玄宮的大門。

通過工作隊員的仔細觀察,發現金剛牆的中央是一個圭形的磚砌門券,上窄下寬,由於陵道填土多年的側壓力,它向里凹進去約兩厘米多。

圭形門券上的砌磚沒有用灰漿,是干壘起的,這為發掘人員拆牆提供了便利。

至此工作人員都鬆了一大口氣,因為進入地宮已為時不遠了。

可以斷定,進入圭形門券,裡面就是埋葬帝后的地下玄宮了。

金剛牆的發現及簡報的介紹,立即在文化界引起轟動,大批的歷史學家、考古學家、學者及政界要人紛紛趕到龍亭,想要一睹金剛牆的雄姿。

敏感的新聞界立即做出反應,記者們手持採訪本、照相機也隨之擁來。

「從現在就開始宣傳,為之過早了點吧?」王教授有點不安,畢竟這座陵墓他不知道是誰的,而且他也不確定,下面就是一座皇陵。

「不早,這樣的一座古墓,正好需要大批學者前來驗證,要不然只靠我們,什麼時候才能證明這是誰的墓葬?」韓孔雀笑著道。

韓孔雀一點也不擔心下面是空墓,所以他才沒有阻止張書記向外界通報了他們的發現。

地下玄宮的破謎之時就在眼前,發掘人員的心情是既興奮又緊張,興奮的是他們這些天的辛苦,總算有了結果。

而此時他們也很緊張,緊張的是地宮深幽莫測,記載和傳說中的林林總總實在恐怖。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