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麻柳烏木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點,但毛絨可不會提醒她,所以他也只能看向那三個凳子。 橙子表面烏黑髮亮,紋理細滑,拿在手上,感覺十分壓手,這樣的小凳子自然是很奇怪了。 這時張薇已經撫摸著凳子道:「這是什麼做的,怎麼是...

陰沉木並不單指杉木一種,而是久埋於地下未腐朽、可以為器的多種木材的集合名稱。

這些木材的共同特點為耐潮、耐蟲、耐腐並具香味,油性重。

其種類繁多,主要有柏木、杉木、楠木、椆木、野荔枝木、苦梓、綠楠、鐵力等,而這周圍山上,有著豐富的杉木、楠木和柏木資源,所以形成陰沉木的條件具備。

說起陰沉木,所有人第一印象就是四、川,好像天下陰沉木全都出自四、川一樣,其實這是不對的,陰沉木在各地均為不同的名稱,比如東北松花江流域稱之為『浪木『、『沉江木『。

當然,說起陰沉木還是四、川最多,這完全是因為樹種和地理條件造成的。

所以,韓孔雀也不止是盯著河道看,一些容易造成山體滑坡的地方,反而更是重點。

「小韓,我們不是沿著這條小河尋找?」看著韓孔雀慢慢的偏離河道,張薇忍不住開口問道。

韓孔雀還沒有說話,毛絨就搶著答道:」小韓肯定是在觀察周圍的樹種。「

韓孔雀笑著道:「有這方面的原因,但不全是,陰沉木除按樹種分類外,還按陰沉木形成的原因有以下幾種,沉於河流泥沙之中,一般是由上游泥石流及水土流失等地質災害,而將樹木沖入河流深埋於河床。

這種就是你們說的,埋藏在河道之中的陰沉木,這樣被發現的最多,但還有一種,就像我的家鄉那樣。由於地震所造成樹木掩埋,或者是山體滑坡造成的樹木掩埋,在直接點,埋於地下很多年的棺木,都能夠形成陰沉木。」

「原來是這樣。所以不止是河道之中有陰沉木,這些地方也有?」張薇問道。

韓孔雀道:「只要是容易造成山體滑坡的地方,反而更容易出現陰沉木。」

「這個我們也不懂,只要你認為有的地方,就找吧1毛絨訕訕笑著道。

韓孔雀道:「沒事,跟我說說話。也不影響我尋找陰沉木。」

「聽說陰沉木製作的傢具很好?」張薇忍不住問道。

「這個倒是真的,不過也要注意,由於長期埋藏在地下,所以陰沉木都是比較濕潤的,所以陰沉木顏色一般趨深且色差明顯。但因長期深埋,含水豐富,木材加工時極易開裂、變形、翹曲,但乾燥后加工表面十分潤澤光亮,手感極佳。」韓孔雀一邊在地圖上做出標記,一邊回答問題。

「我們可不要陰沉木製作的傢具,我聽說陰氣重,不適合有老人和孩子的家庭。」毛絨看張薇的樣子。顯然是想要一些陰沉木傢具,所以立即想辦法阻止。

韓孔雀笑道:「歷史上陰沉木一般用於棺材或小器物的製作,但是達官顯貴、文人雅士皆把陰沉木傢具及陰古沉木雕刻的藝術品視為傳家、鎮宅之寶。辟邪之物。

歷代以來,特別是明清時期,陰沉木尤其成為各代帝王建築宮殿和製作棺木的首選之材,清代帝王更將其列為皇室專用之材,民間不可私自採用。

這足可以證明,陰沉木是好東西。當然,任何東西。都要適合自己,所以。弄點小件放在家裡把玩就好,至於傢具,我們也不用向誰顯擺,就不用了,就像毛大哥說的,陰沉木就算沒有陰氣,也濕氣太重,顯然不適合有小孩的家庭。

如果收藏,就無所謂了,看這地方的烏木應該不少,到時候我送給你們一些,你們收藏也好。」

「小韓,你做的這些標記是什麼?難道這些地方都有陰沉木?」看到韓孔雀走一段路,就要留下一個標記,毛絨想要轉變話題自然要用這個吸引張薇的注意力。

「這麼說這裡也有像小韓家鄉那樣的地下陰沉木樹林?」張薇果然上當了。

韓孔雀道:「在我國民間,陰沉木即炭化木,蜀人稱之為烏木,西方人稱之為東方神木,陰沉木的形成久遠,據可考資料記載:遠古時期,原始森林中的百年千年名貴古木,由於遭受到突如其來的重大的地理、氣象變化。

有的被深埋於江河湖泊的古河床、泥沙之下,有的被埋藏在缺氧的陰暗地層中,時間長達數千年,甚至幾萬年,它們歷經激流沖刷、泥石碾壓、魚啄蟹棲,以致形狀各異,姿態萬千,這就是你說的情況,這也是最容易形成陰沉木的情況。

至於這裡,我只能說,我標記下來的地方,曾經有古木被掩埋在地下,至於是不是陰沉木,那就不好說了。」

「一點也看不出來?」張薇也知道韓孔雀具有一些神奇的能力,所以很直接的問道。

「自然是能夠看得出來一些的,經大自然千年磨蝕造化,陰沉木兼備木的古雅和石的神韻,其質地堅實厚重,色彩烏黑華貴,斷面柔滑細膩,且木質油性大、耐潮、有香味,萬年不腐不朽、不怕蟲蛀,渾然天成,這樣與眾不同的木材,只要稍微比較一下,就可以認出來。」韓孔雀道。

「那這些地方都有陰沉木了?」毛絨忍不住詢問道。

他看到的,那副地圖上,可是做了不少標記,如果這下面全部有陰沉木,那麼這個地方的陰沉木,一點也不比韓孔雀的家鄉要來的少。

韓孔雀搖著頭道:「這怎麼可能?我可沒有太多功夫,一點一點的仔細查看,所以只要地下有埋藏的古木的地方,我都做了標記,這個需要以後派人進山證明。」

「不知道這裡能不能出陰沉木,如果真的有,我也算給家鄉人民造福了。」張薇嘆息了一聲道。

「只要小韓來了,肯定不會讓你失望的。」毛絨道。

韓孔雀點頭道:「我雖然沒有仔細查看,但只要是我標記出來的地方,還是很可能出陰沉木的,主要是你們這裡的樹種很容易出陰沉木。」

「我聽說陰沉木還據有一些特別的藥用價值?這是不是真的啊?」張薇繼續詢問道。

「這個首先要知道什麼是陰沉木,通常來講木頭在水下或泥砂下15米以下,要3000年以上,才能是陰沉木,有多種木可以變成陰沉木,所以每種木質不同,淹埋的水、泥、砂不同,造就陰沉木特性就不同。

還有重要的一點,往往陰沉3000年的木頭,已經很難分辨是那種木質,所以即使陰沉木有藥用價值,一般也沒有醫生會建議用於藥用。」韓孔雀道。

「這麼說,陰沉木沒有什麼作用了?」毛絨看女朋友失望,所以繼續問道。

韓孔雀道:「古籍中記載個別樹種還具有藥用價值,但是陰沉木那麼珍貴,誰又會捨得真的拿這個當做藥材使用?」

說著韓孔雀站在了一棵大樹跟前,不再向前走。

「我們在這裡休息休息再說。」韓孔雀直接拿出了三個小凳子放在了地上。

「咦?這凳子好奇怪?」張薇一臉驚訝的問道。

而毛絨直接無語,現在是奇怪凳子的時候嗎?難道韓孔雀憑空變出了三個凳子不是更加奇怪嗎?

雖然女友關注的不是重點,但毛絨可不會提醒她,所以他也只能看向那三個凳子。

橙子表面烏黑髮亮,紋理細滑,拿在手上,感覺十分壓手,這樣的小凳子自然是很奇怪了。

這時張薇已經撫摸著凳子道:「這是什麼做的,怎麼是黑色的,好光滑,上什麼油漆了?」

「這個就是陰沉木,這就是我在家鄉找到的第一段陰沉木,也是因發大水,洪水衝垮了河床,河的兩邊沙土被水沖走,在河提邊露出一小段樹木被我發現,當時挖出一段約3—4米長,直徑1米左右的一段黑木,根據紋路鑒定為麻柳樹,後來用此木料做了幾張橙子。」韓孔雀道。

「這就是陰沉木?怪不得也叫烏木呢1張薇好奇的道。

「這就是麻柳烏木?」毛絨也十分好奇。

「你知道這種烏木?」張薇向男友問道。

毛絨道:「我當然是做過功課了,這種麻柳烏木要兩千五百塊一斤呢1

「這個小凳子可不輕。」張薇顛了顛手中的凳子道。

「是不輕,足有十來斤,這就是兩三萬呢1毛絨驚嘆的道。

「如果我有陰沉木,可不會捨得用來做凳子。」張薇看著韓孔雀道。

而毛絨也是無語,那麼大的一塊陰沉木,韓孔雀居然用來做了小凳子。

「我自然不會那麼浪費,這些只是用下腳料製作的,你們看這邊,這就是麻柳樹。」看兩個人看自己的眼神越來越奇怪,韓孔雀指著他們身後的大樹道。

「這就是麻柳樹?這不像是柳樹啊1毛絨和張薇全都看向那棵大樹,不過,這根他們想象的一點都不一樣。

「其實這種樹的學名叫楓楊,別稱:枰柳、麻柳、枰倫樹、水麻柳、蜈蚣柳。」韓孔雀笑著解釋道。

「這麼說我們這裡真的有麻柳烏木了?」張薇眼睛發亮的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