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周王府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5-09-13 17:13  |  字數:3499字

後來,又經過多次兵燹和黃河決堤,宏偉的宮室已蕩然無存。…,

在過去皇宮遺址上只留下了龍亭這座建築物,而這座龍亭卻是清代所建。

龍亭坐北朝南,高踞在台基之上。從地面到大殿有72級台階。

台階中間是雕有雲龍圖案的石階,登上平台,四周有石欄圍繞。

大殿是木結構,重檐歇山式建築,很壯觀。

從龍亭前的大道,過潘、楊兩湖,再往南,仍是一條筆直的大道,兩旁店鋪林立,這條大道歷史上是一條寬闊的御道。

現在這條大道已仿照的模式改建為「宋都御街」,長約400米,兩旁的店鋪全部是仿宋建築,主要出售土特產品、工藝美術品和書畫。

宋代著名的樊樓也是按照「三層相高、五樓相向、飛橋欄檻、明暗相通」的格局加以恢復,主要經營高檔食品及北宋皇宮御菜。

這條街與龍亭公園連成一片,成為一個具有宋代特色的遊覽點。

韓孔雀剛來這裡的時候,就曾在這一片考察過,主要是因為這裡的地下,埋藏著十分密集的遺址。

比如在龍亭大殿和潘楊二湖的地下,深深地埋藏著唐宣武軍衙署,五代後梁的建昌宮,後晉、後漢、後周的大寧宮,北宋皇宮,金皇宮,明周王府等幾個朝代的宮殿遺址。

一幅層層疊疊壓在一起「宮摞宮」的立體畫卷,形成了世上獨一無二的「湖底宮殿」,她是開、封城摞城的精華,是世界奇觀的典範。

幾十年的發掘,讓龍亭宮摞宮之謎,一步步在人們腦海里變得清晰起來。以清萬壽宮為主體的龍亭湖下面,是明代周王府紫禁城,這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韓孔雀是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什麼這個會被人推翻。

這一點其實早有明證,明代周王府紫禁城下面疊壓著金皇宮。金皇宮下面疊壓著宋皇宮,宋皇宮下面疊壓著五代時期的大寧宮和建昌宮,最底層是唐朝宣武軍的衙署。

在龍亭景區南大門前廣場,有一對雕刻精細,惹人注目的石獅。

相傳這對石獅為宋故宮遺物,明代為周王府第之鎮門獅。

東雄西雌,雄獅頸下的「睡獅猛醒,匆傷我種」是馮玉祥二次主豫時刻下。

雌獅頸下有「獅為宋故宮物,清雍正間移置時傷其二足。民國十七年九月題」字樣。寥寥三十三個字印證了這對獅子的年代和意義。

這些都能夠證明,這龍亭湖底肯定有明代周王府。

朱橚是第一代周王,是朱元璋的第五個兒子,也是後來明成祖朱棣一母同胞的弟弟。

朱橚是公元1370年分封的首批藩王之一,當時朱元璋給的封號是吳王,後來改封為周王。

奇怪的是,朱橚和其他幾個藩王一樣,並沒有到各自封地去就藩。而是一直待在鳳、陽,時不時地到南、京去住一段時間。公元1381年,朱元璋才下令朱橚等人必須就藩。

更奇怪的是,公元1389年冬天,朱橚連招呼都不打就離開、封地跑到鳳、陽。

朱元璋得知後大怒,將其遷往雲、南。但朱元璋又改了主意,第二年就讓其返回封地。

朱橚的這些舉動。讓史學家們大惑不解,後來只能推測,朱橚也不是什麼老實巴交的王爺。

一說起謀逆篡位,大家很容易把棍子首先打在燕王朱棣的屁股上,但建文帝的幾個叔叔齊王、晉王、岷王都不是善類。朱橚的不臣之心也是有的。

眾所周知,朱元璋是個野性十足的皇帝,偏偏太子朱標文弱敦厚,朱元璋對其十分不滿,這就給了其他藩王們覬覦的機會,大家不願意跑回封地就藩,而是想盡一切可能表現一二,好堅定朱元璋改立太子的心思。

朱橚的反常表現,大概和後來的漢王朱高煦不願就藩是一個道理。

不過朱元璋和後來的朱棣一樣,雖然對太子不滿,但並沒有另立太子,朱橚只好老老實實地回開、封開府當藩王去了。

雖然是這樣,但不得不說,朱元璋對自己的兒子是很好的,不說分封在北、京的燕王朱棣,就是周王朱橚也絕對沒有任何虧待。

在朱元璋的心目中,開、封因曾是北宋時期的都城,故有著極其重要的地位。

早在公元1368年朱元璋在攻取南、京之後,就曾下詔「以金陵為南、京,大梁開、封為北、京,朕於春秋往來巡狩」——將開、封作為陪都。

到了公元1376年,明政府在開、封設立河、南布政使司,雖然朱元璋不再將其作為「春秋往來巡狩」之地,但因其為中原重鎮,所以將朱橚分封於此,可見明太祖對其寵愛。

朱橚就藩之前,就開始破土動工大規模修建周王府,參考其他藩王王府的修建期限,周王府的修建大概不會超過兩年,到了公元1381年,周王府基本竣工,朱橚正式就藩開、封。

看著沉默不說話的韓孔雀,李達小聲道:「對於開、封周王府的情況,由於史載不多,史學家們大致知道其是在宋金故宮遺址上建造的,由內外兩座城垣組成,外城是一道蕭牆,內城是紫禁城。」

「這個現在已經證明了吧?」韓孔雀問道。

李達道:「肯定已經證明了,1981年春,開、封市發現了宋皇宮和明周王府的部分遺迹,從而揭開了明代周王府的神秘面紗。

上個世紀80年代,開、封市文物工作隊對北宋東、京皇宮遺址進行考古勘探和試掘時,在今天的開、封龍亭公園及其周圍一帶發現了明代開封周王府遺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