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龍亭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是潘家湖與楊家湖。 關於這兩個湖,還有個民間流傳的故事。 「楊湖清,潘湖渾,奸臣忠臣清渾分」。 說得是北宋一門英烈的楊家將為國家立下汗馬功勞,但皇帝卻善惡不分。 楊業被...

清理出的墓葬按形制可分為豎穴土坑墓、磚室墓、空心磚墓3種。▲∴,

豎穴土坑墓多為戰國時期的墓葬,因被盜嚴重,隨葬口較少;磚室墓的數量較少,保存基本完好,出土了部分陶罐、五銖錢等文物。

空心磚墓數量最多,保存最好,出土的文物也最多,從墓葬形制和隨葬品組合來看,磚室墓與空心磚墓均為漢墓。

這批墓葬從戰國至漢代都有,可謂是收穫豐富,其中有東漢六室磚墓,漢墓在開、封市考古發掘中已是屢見不鮮,但規格如此之高,規模如此之大,尚屬首次發現,這在豫東地區亦是罕見。

發掘出的最典型的墓葬就是宋代壁畫墓,他們清理出一座結構完整的宋代仿木結構的磚室壁畫墓。

發掘結果表明,該墓由墓道、墓門、墓室三部分組成。

雖然墓室中只剩下一件隨葬品,但其完好無損的結構,典型獨特的造型,色澤鮮艷、線條清晰的墓室四壁及頂部壁畫已足以彰顯出該墓不菲的考古價值。

像宋代壁畫墓中的菊花圖和董永行孝圖,都是不可多得的極具研究價值的古墓壁畫。

整個考古現場有條不絮的進行著,韓孔雀他們這邊的收穫不小,而其他方面,就沒有多少收穫了。

整個開、封市好像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工地,所有認為有古的地方,全都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著挖掘。

「小韓,你過來一下。」剛剛親自下了一趟古墓,拍了不少照片的韓孔雀,被李達叫了上來。

「怎麼了李教授?」韓孔雀拍了拍身上的塵土,抬頭一看。李達的身邊圍著不少人,當中最顯眼的就是兩個老頭,一看就是領頭的。。

韓孔雀走了過來,李達給他做了介紹:「這位是周教授,這位是王教授,他們帶的考古隊現在負責整理髮掘周王府遺址。」

「怎麼了?那邊好像我們沒有參與吧?」跟他們問了好。韓孔雀疑惑的問道。

「你不是說要幫助他們完成整改發掘工程嗎?現在人家找上門來了。」李達笑著道。

韓孔雀也笑了:「我是說要幫忙,不過,我可沒說白幫忙,如果找我幫忙,收穫當中的寶物,可是要任我挑選一件的。」

「不要緊,只要你真的能夠幫到我們,在你幫助之下發掘出來的東西,你可以任選一件。」那位王教授開口道。

「這麼大方?」韓孔雀看著王教授。看樣子不像是說笑,看來這次有點麻煩。

「先說說是什麼事情,如果能夠幫忙,我肯定會幫的。」韓孔雀道。

「韓先生認為龍亭湖那邊是明代周王府遺址嗎?」王教授沒有說事情,反而先問道。

「難道不是?根據那座遺址的位置,還有你們發掘出來的那件青花碗,還不能證明?」韓孔雀疑惑的道。

「那件龍紋青花碗不能證明什麼,而位置。又不能十分確定,所以才來找韓先生幫忙。」周教授此時開口道。

「那件龍紋青花碗不能證明什麼?」韓孔雀是更加疑惑了。

來這裡之後。一些好東西韓孔雀自然是的,特別是那件青花龍紋碗,高7cm、口徑16cm、足徑6cm。

撇口,深腹,圈足,里心青花雙圈內繪正面龍。龍頭肥碩,雙目有神,橢圓形的龍面,腦後的鬃發向兩側飄動,龍頸扭曲。尾部短粗,爪窄小尖利,爪指間距拉長,是十分典型的明龍爪的特徵。

碗外部繪雙龍穿行於祥雲之間,追趕寶珠,龍鼻上翹呈如意形,下巴極長向前伸展,整個龍的姿態是向前方涌動,形象生動而飄逸。

有趣的是,碗外部的雙龍姿態相同,只是一個開口,一個閉口。

一般來說明代行龍張口的較多,從繪畫技法上說比較容易把握住龍的精神面貌,而閉口龍紋較難表現出龍的氣韻,《圖畫見聞志》云:「凡畫龍開口者易為功,合口者難為功。」

畫界有「開口貓,合口龍,言其二難也」之說。

該碗外壁的行龍即為一例:雖然口唇緊閉,但形態優美,神采飛揚。

這樣的東西,如果不是皇室用品,那誰也不敢用,這樣的東西在一座府邸當中被發現,難道還不能證明什麼?

「韓先生去看看就知道了,主要是我們發掘出來的一些建築物有點不全,所以就有人認為那座遺址不是明代周王府。」周教授道。

「如果否定這個,那就算出土再多明代的皇室用器,也不能證明什麼啊1韓孔雀此時知道了,這時有人想要他們證明那是明代周王府,而要確切證明一座古代王府的遺,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1981年春的龍亭湖清淤工程剛開始時並沒引起人們的注意,隨著工程的進展人們在湖底不斷發現有殘磚碎瓦,最後竟發現了一座大型建築基址。

這立刻引起了考古工作者們的注意,開、封文物工作隊開始進行勘探。

根據地層中出土的器物如一個龍紋青花碗及及遺址的位置,考古工作者們認為這就是明代的周王府。

在接下來的工作中他們又發現周王府之下與牆基相接的還有一層牆基。

其土質,土色,及夯窩大小都與明代明顯不同,可能是北宋皇宮。

從此之後,那裡就被認為是明代周王府的抑制,而現在為什麼又要推翻這個結論?

「既然是這樣,你去看看就是了。」李達看韓孔雀猶豫,最後推波助瀾的說了一句。

「那就去看看,不過先說好,如果我幫了忙,你們可要履行諾言。」韓孔雀道。

「只要能夠證明那裡確實是明代周王府遺址,我們發現的東西,肯定任由韓先生任選一件。」周教授道。

看周教授回答的毫不遲疑,韓孔雀反而更加疑惑了,看來這些人所圖甚大,要不然,也不會這麼容易就答應他的要求。

不過,反正是白佔便宜,韓孔雀也無所謂。

龍亭風景區坐落在古城開、封的西北邊,佔地面積83.13公頃,園內古建築巍峨,御道兩旁湖波浩淼,是中外旅遊者慕名而來的理想景區。

歷史上曾有七個朝代在開、封建都,特別是北宋王朝,定都開、封長達168年。

當年的皇宮所再地就是如今龍亭一帶,金朝末年,龍亭一帶成為皇宮禁苑,到了明代,朱元璋的第五個兒子在此建周王府,后因黃河泛濫,漸成廢止。

清雍正十二年,河、南總督王士俊令人在周王府廢棄的煤山上建了一座「萬壽宮」,內設皇帝牌位,文武官員定期到此朝賀遙拜。

封建朝代,皇帝被稱為真龍天子,因此這個地方就成為「龍亭」了。

解放后,這裡被闢為公園,成為人們休息的場所。

今天的龍亭仍然保持著清代「萬壽宮」的建築風格,在南北500米長的中軸線上依次建有午門、玉帶橋、嵩呼、朝門和龍亭大殿,既有北方建築的宏偉氣魄,又兼有南方建築秀麗的建築風格。

午門是龍亭景區的大門,作北朝南,雄偉壯觀,彷彿引導我們進入了歷史。

進入龍亭大門,展現在面前的是一條寬闊的大道,大道兩旁是浩瀚的湖泊,令人心曠神怡,豁然開朗。

路的前端那做拱起的石橋叫玉帶橋。

玉帶橋是用漢白玉和青石雕砌而成,長40米,寬18米,高17米。下有五個涵洞,把潘、楊兩湖連成一體,湖水相通,可使遊船穿行。

站在玉帶橋上向北望去,是一座巨大的磚砌台基,龍亭大殿巍然聳立其上,莊嚴雄偉。

玉帶橋兩側的龍亭湖被大道一分為二,分別是潘家湖與楊家湖。

關於這兩個湖,還有個民間流傳的故事。

「楊湖清,潘湖渾,奸臣忠臣清渾分」。

說得是北宋一門英烈的楊家將為國家立下汗馬功勞,但皇帝卻善惡不分。

楊業被害后,余老太君上金殿告御狀,但皇帝卻包庇奸臣,只免去潘世美的三個虛職,余老太君一怒之下,帶領全家罷官歸隱。

楊家搬走後,天降大雨,將潘、楊兩府淹成了一片汪洋,當時潘家位於湖東,楊家位於湖西,大雨過後,東胡湖水渾濁惡臭,西湖湖水卻清澈如鏡,老百姓就認為這是潘楊兩家對國忠奸的寫照。

其實並不是這個原因,原來過去東岸住戶多,又有許多作坊,因排放污水,東邊的污水就變的很渾濁,而西邊的湖,因當時住家很少,污染也就很少,水質就很好。

現在經過治理,兩湖都變清了。

走過玉帶橋,可以看到一座造型奇特,裝飾華麗的建築叫「嵩呼」,其意為「山呼」、「高呼」。

這座建築是清代開、封地方官員在重大節慶之際到「萬壽宮」給皇帝祝壽是三呼萬歲的地方,所以建築規格採用了最高鹼頂的形式,取其意,名「嵩呼」。

開、封是中國六大古都之一,作為北宋王朝的都城達167年之久。

當時的宋京極為繁盛,宮殿建築很輝煌。

可惜金人侵佔開、封時,宋皇宮建築大部分被燒毀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