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古墓群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5-09-11 17:02  |  字數:3526字

由於商、丘、開、封兩地相近,故把商、丘的「梁園雪霽」也列入了汴京八景之一。△↗,

這個很有修復的價值,但由於遺留下來的景觀不少,所以也不用耗費太多資金,而其他幾個,更不用花費太多,所以李達的提議還是很有建設性的,因為他也害怕把韓孔雀嚇跑了。

當然,現在投入幾個億是絕對嚇不跑韓孔雀的,就算投入幾十個億,韓孔雀也認為很值得。

接下來的幾天,除了跟市政府的人溝通,韓孔雀就是跟著李達在開、封市周圍四處查看。

而有了李達的帶領,韓孔雀的探查就比較有針對性了,經過這幾天的查探,他對這次的發掘已經有了明確的計劃。

不過,這次過來,韓孔雀並沒有想要佔便宜,所以在一筆一百億人民幣的款項打入一個專門賬號之後,韓孔雀提的一些條件,開、封市政府就同意了。

只要韓孔雀不想把本地出土的各種古物劃拉走,其他方面就全都不是問題。

而韓孔雀對那些景觀性的遺迹並不熱衷,他只是對能夠發掘出古玩的地方,才感興趣,而這些東西被發掘出來之後,肯定是在當地建立博物館展出。

而當地有關部門就更高興了,現在他們不用自己發掘,而發掘出來的東西也不用他們保管,甚至連建設博物館的錢都省了,這種好事可不容易碰到,他們自然沒有任何反對意見。

現在韓孔雀已經根據李達提供的圖紙,開始建造博物館了,這讓很多人看的直搖頭。

雖然不相信韓孔雀能夠立即有所收穫,但人家錢多,所以也沒有人說什麼。只不過人傻錢多的外號,肯定要落在韓孔雀頭上了。

「你就這麼確定這邊有好東西?」李達這幾天跟著韓孔雀四處跑,可沒有發現他怎麼對地下多做探測,所以對韓孔雀的信心有點不足。

「這裡肯定是北宋東京城新鄭門遺址。」韓孔雀肯定的道,先這樣的小型發掘現場,韓孔雀已經啟動了不少。而這些多少都會有點收穫。

他們剛說完,在發掘清理了平均堆積3.5米厚的淤沙層後,北宋東京城新鄭門遺址發掘區內第二個關鍵文化層終於部分展露,目前揭露出來的遺迹現象有道路、水井、田地等。

「這些東西可沒有展出的價值,也沒法送進你的博物館。」李達看著道路遺址,應該是北宋東京城新鄭門遺址,可這東西對韓孔雀來說,可沒有多少價值,最後只能是便宜了當地政府。

「那四個方向仔細發掘。」韓孔雀指了兩處地方。讓人小心挖掘。

那片發掘區最西側南北向的四個探方內,自北向南依次清理出了田地、水井、道路及排水溝等重要的遺迹現象。

田地位於發掘區的最北側,暴露出來的部分約有60平方米左右。

遺迹平面呈長方形,南北長約10米,東西寬約6米,其平面被均勻的劃分為6壟,每壟寬約1.8米,暴露出來的西、南兩側圍有田埂。

田地表面呈灰黑色。土質稍硬,地表散落有磚、瓦、陶瓷碎片等。

另外。在田地的西北角還有一顆椿樹,椿樹僅餘外表呈灰黑色的、高約1米、直徑約17厘米的樹榦直立於當時地表。

水井位於田地的南側,開口直徑約0.6米,開口處一周用廢棄的石磨盤、石塊、磚等加固。

井壁用藍轉砌成,呈口小底大的袋裝,深度不詳。目前清理深度為6.1米。

這個時候,誰都沒有想到,在井內居然有了新的發現。

已清理的井內填土可劃分4層,填土內包含物豐富,有石器、磚器、木器、瓦、陶罐、陶壺、瓷罐、瓷瓶、瓷杯、錫壺、鐵鉤、琉璃管、銅煙袋。還有瓷哨子等很多小玩具,另外還有3枚銅錢。

這些出土物不僅豐富了遺址的內容,還為地層的斷代提供了極為重要的證據,更是能夠給韓孔雀的博物館增加色彩。

接下來又是道路及排水溝,這些全都位於水井的南側,其中道路位於中間,道路南北兩側各有一條與之並行的排水溝。

道路基本上為東西方向,寬約7.2米,土質堅硬,表面呈青黑色,包含有較多得磚、石、瓦的碎片。

道路路面上留有深深的車轍痕迹,車轍方向與道路一致,共有5條,其間距自北向南分別為1.1米、1.26米、1.1米、1.2米。

道路南北兩側分別有一道排水溝,排水溝寬約4.2米,深約1米,溝底堆積有較多的磚、瓦、陶瓷碎片等。

經過對地層疊壓、遺迹遺物等進行綜合分析後,初步認定這些遺迹現象為清代遺存。

通過對田地和水井的清理,可以大致還原清代新鄭門區域當地居民的生產、生活場景。

通過對道路的清理,可以認定新鄭門作為交通要道的重要性。

首先,7.2米寬道路在當時就已經算作是通衢大道了;其次,道路修整的堅硬、平整、排水暢通,這也說明這條道路應該是一條主幹道。

最後,堅硬的路面上至今還留有5條深深的車轍痕迹,這說明這條道路使用的時間長、車流量大。

綜合起來,新鄭門在清代依然是進出入開、封的一條門戶道路,韓孔雀之所以耗費人力清理出來這條主幹道,就是想要道路兩邊的收穫,那裡肯定是有房子的。

只要挖開了這裡,從這裡的布局,就可以弄清北宋東京城的結構、布局;三重城牆的走向、規模、建築結構;城門及瓮城的形狀、規模、建築特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