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望霧法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地面10米左右為唐汴州城,約8米處北宋東京城,約6米深金汴京城,而5米—6米深明開、封城和3米深左右的清開、封城,這樣的結果據說是考古工作者們進行了二十多年的勘探研究的成果。 現在已經有了不少...

「我手裡雖然有一些資料,但相比政府的資料,還是有所不足的,如果想要撬政府的牆角,還是很不容易的。」李達了解了韓孔雀的目的,皺著眉道。

韓孔雀笑著道:「我倒是沒有想要撬政府的牆角,我只是想要給手下的學生找點活干,再說,也不像讓這地下的文物,被盜墓賊洗劫了,所以想要建立一家博物館專門保護。」

「盜墓賊?這個可不容易盜掘,誰都知道古代開、封城就在我們腳下,可這麼大的地方,誰又知道哪邊有好東西?」李達也笑了,他早就聽說過,這個韓孔雀對盜墳掘墓也十分感興趣,他只要不動心就好了。

想到這裡,李達心中一動,如果還有什麼人,能夠準確找到古代開、封城下面埋藏的古代建築,韓孔雀肯定要算一個。

相比正規的考古隊,有些盜墓賊的本事,簡直讓你看了膛目結舌。

李達的古代建築造詣很深,也曾經參與過幾次重大的古城池考古發掘,所以對盜墓賊還是有所了解的。

「小韓有把握找到地下的古代建築?」對這一點,李達也把握不準,他們這裡跟其他城市不同,開、封市區的地下水位很高,挖下去不用幾米,就會挖到水,隨意在這裡進行考古發掘更難,就不用說盜掘了。

「還是有點把握的,不過,就像李教授說的那樣,這裡的範圍太大了,如果有古代建築圖紙,會容易很多。再說,如果只是想要找一些邊邊角角也太沒意思了,所以才想要李教授幫忙。」韓孔雀道。

韓孔雀是沒時間在這裡亂竄,如果他原因,只要走遍這一區域的大小角落。任何埋藏在地下的古建築,他都能夠發現。

但一個大型城市的面積可不是吹的,那麼大的面積,如果讓韓孔雀全部走一遍,用的時間肯定不少。

而韓孔雀出來的時間太長了,可不願意在這裡浪費太多的時間。當然,最主要的是,他就算願意浪費時間,也不會獲得太多的好處。

因為就算他發現了大型古建築群,也很可能是給開、封市政府做了嫁衣。所以他才會來找李達,看看哪些地方是當地政府不管的,沒有涉足的,這樣的地方,他尋找出來就有理由佔為己有了。

李達卻不知道韓孔雀的想法,他聽到韓孔雀的回答,立即有點興奮的道:「你有多少把握?能不能大體定位地下的古建築群?」

「李教授怎麼會這麼問?」韓孔雀一愣道。

李達笑呵呵的道:「我原來認識一個老人,他就能夠通過望氣。準確找到古墓,只依靠自己的眼睛和手藝,不需要現代的任何儀器。」

「是一位真正的盜墓賊?」韓孔雀笑著道。

「對。是一位有真本事的人。」李達道。

一個真正的盜墓賊:只靠他的手藝,不相信儀器。

稍微懂點地理知識的人都知道:,金屬礦物和歷代戰爭金屬器遺留埋在地下的,無處不在。

地理知識告訴我們,每座山有都一處自然形成空層,你用儀器去探遇上自然地空層。儀器也有反應。

有金屬礦和戰爭遺留金屬,用儀器去探測。儀器都會有反應。」

遇上有金屬礦山,探測滿山儀機都有反應。你就不知道挖什麼地方?

遇上歷史戰場,探測幾公里地,儀器都有反應的,你挖幾公里地嗎?

儀器生產廠家稱:儀器可以排除銅排鐵來探測,廠家十足是發布虛假廣告,你們想想什麼叫做金屬?

自然就明白他們的廣告是虛假,誇大其詞,也可以說他們是:「黃婆賣瓜,自賣自誇」。

因此一個真正盜墓賊不相信儀器,因為他們懂得地理知識和歷史知識。

盜墓賊只相信自己的手藝,而且他們的手藝也真的是很厲害。

一個真正的盜墓賊,尋找隱藏的古墓有二十三種方法,春夏秋冬一年四季都可以使用。

李達就認識一個老盜墓賊,他曾經就透漏過一個尋墓絕技:「望霧法」。

這是一個真正的民間盜墓高手,也是個絕頂發明家。

「望霧法」顧名思義,就是看霧,這在古代其實是一種常識,特別是古代攻城戰之中,守城的一方,害怕敵人挖掘地道,從地下攻進城池,所以會在早晨溫度低的時候,採用「望霧法」,以便發現挖掘的地下道。

而盜墓賊不用這麼麻煩,他們往往在冬天寒冷的時候採用「望霧法」。

這個的原理很簡單,早上走過有洞穴的山洞口,是不是看到從洞內飄出白霧出來,這是為什麼?

因為是地球放射熱溫,與地球表面溫度相差,所產生的洞內空氣有溫度排出洞口,與洞口外低溫交叉產生成白霧,就像人在冬天一樣,講話喘氣都從嘴裡排出能見的熱氣。

盜墓賊從洞穴排霧氣的,也叫地球溫度相差原理,想到古墓埋葬在地下,也有空間像一個小洞穴的墓室。

有墓室必有蛇和老鼠進入,蛇熱天最喜歡纏在金銀玉銅器上避暑,因為金銀玉銅熱天在墓室冰涼,適合蛇和老鼠避暑。

蛇和老鼠就會經常出墓室尋食物吃,那麼蛇和老鼠洞就會墓室相通,冬天有溫度差,地面冷,地下墓室溫度暖加上地球射放溫氣,霧氣就會從蛇和老鼠出來尋找食物洞排出來。

盜墓賊運用山洞排霧氣原理,得到啟發運用在尋找古墓上,能夠精確無誤找到古墓,然後用洛、陽鏟看墓泥土,打探洞看墓的深度。

盜墓賊用墓室環境,自然規律,就能研究發明尋墓技術來,他們是不是發明家?

望霧法尋墓方法,在書上是看不到的,這種技術只有盜墓賊才掌握。

為什麼一座古墓被盜,警察到現場看盜洞,就能分辨得,這座是被盜墓盜,還是業餘村民盜?

盜墓賊挖墓方法、挖掘工具、挖盜洞的位置與業餘村民不一樣。

另一個,業餘村民挖的古墓,大多數都挖有墓碑、有土堆、明顯露土的古墓。

而盜墓賊挖的古墓,是專挖沒有堆土,沒有堆土的古墓,用他們的話來說,他們挖的是:隱藏隱蔽的古墓葬!

開、封城城摞城,這是黃河孕出的獨特文化奇觀,雖然不是古墓群,但卻很有挖掘的必要。

開、封是一座因黃河而生的奇特的城市,地下,歷次黃河水患使開、封六座古城池,深深淤埋於地面之下。

地上,則因黃河泥沙淤積,使河床不斷抬高,形成了河高於城的「地上懸河」。

這樣的地形,深埋了一座城市,而這座地下城當然不會全部被水淹沒,當然,就算原來被水淹了,現在也有很多建築肯定是被埋了,而不是被水淹。

這樣一來,就讓人心痒痒了,古墓當中是特意放置上的陪葬品,而被突來洪水淹沒的建築,可是所有生活用品全都被掩埋了。

這樣一來,地下的一些大型古代建築,特別是那種王公貴族所住的房子,裡面肯定有很多東西值得發掘出來,這就需要很專業的人,才能找到,並且已經有人找到了一些。

如今,隨著北宋東京城新鄭門城摞城遺址博物館等一批展示門摞門、城摞城、路摞路、橋摞橋景觀項目的逐步建設,地上「懸河」、地下「城摞城」正在被打造成展示古城深厚文化底蘊的一張新名片。

所謂的城摞城一般認為:在如今地面下10餘米深有魏國國都大梁城,距地面10米左右為唐汴州城,約8米處北宋東京城,約6米深金汴京城,而5米—6米深明開、封城和3米深左右的清開、封城,這樣的結果據說是考古工作者們進行了二十多年的勘探研究的成果。

現在已經有了不少發現,如1981年5月中旬在潘家湖清淤堆島施工中發現明周王府的府郟

在1984年8月17日至9月13日,開、封考古工作者在中山路地下4.5米處發現並挖掘出了州橋。

根據對州橋橋面的清理和對橋孔內的實測,該橋南北長17米、東西寬30米、孔高6.58米、拱跨5.8米,據說橋券內跑公交車綽綽有餘。

可惜因為橋的兩端上面都是大型建築物,無法進一步發掘,考古工作者只能回填。

第三處是2000年5月,為了印證開、封城摞城的傳說,開、封市城牆文物保管所選擇了城牆西門城樓的一段城牆地下部分挖掘出一個考古探方,結果發掘出一段保存完好、清晰可見的清中期古馬道遺。

更令人驚奇的是,在第二層古馬道下約50厘米深處,年代更為久遠的古馬道也驚現出來。

三層古馬道真切展示了開、封城摞城的奇特景觀,也讓開、封城摞城被稱為是世界奇觀的典範。

在探究開、封「城摞城」奇觀形成原因時,用一句話來概括開、封城千百年來的興衰,那就是:成也黃河,敗也黃河。

開、封作為城市,歷史上第一個輝煌時期當屬戰國時代魏都大梁城。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