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六城疊壓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5-09-06 17:50  |  字數:3463字

真正的《五牛圖》是畫在一張窄而長的桑皮紙上,五牛姿態各異、身形逼肖,全圖除了一叢荊棘之外,不設任何背景,著重突出牛的既倔強又溫順的性格。←,

當然,這幅畫的作者也很厲害,作者用粗壯雄健而富於變化的線描,表現牛的骨骼和筋骨,以赭、黃、青、白等色彩表現五牛毛色的不同,且根據牛體的凹凸施以不同顏色,具有立體感,這一點就算跟韓滉相比也不遑多讓。

而這還不是重點,重點是「點睛」,這幅畫「點睛」是牽動全局的關鍵。

畫家將牛眼適當誇大,著意刻畫,使五牛瞳眸炯炯有神,達到了形神兼備的藝術境界。

所以元代大畫家趙孟頫題道:「五牛神氣磊落,希世名筆也。」

韓滉由於畫藝高超,又對牛的生活習性熟悉,才能留下如此神妙絕品,而這幅高仿的作者,顯然也十分了解牛的生活習性,要不然也不會臨摹出這種水平。

畫中五牛,形象各異,姿態迥然,或俯首或昂頭,或行或駐,活靈活現,似乎觸手可及。

中間一牛完全畫成表現難度極大的正面,視角獨特,顯示出畫者高超的造型能力和深厚的美術素養。

作者以簡潔的線條勾勒出牛的骨骼轉折,筋肉纏裹,渾然天成。

筆法練達流暢,線條富有彈性,力透紙背刻畫精準且不失強烈的藝術表現力。

尤其值得稱道的是,五牛皆目光炯炯,深邃傳神,將牛既溫順又倔強的性格表現得淋漓盡致。

畫者著重刻畫牛的眼睛及眼眶周圍的皺紋,還用尖細勁利的筆觸細心描繪了五牛眼眶邊緣的睫毛,通過細節的刻畫。把每頭牛獨具的個性加以強調,使它們鮮明地顯示出各自不同的神情。

觀者分明能感覺到這五頭牛不但有生命、有情感,而且有各自不同的內心世界,這是人格化了的五牛。

在技巧語彙表現上,作者更是獨具匠心,作者選擇了粗壯有力。具有塊面感的線條去表現牛的強健、有力、沉穩而行動遲緩。

其線條排比裝飾卻又不落俗套,而是筆力千鈞。

這幅畫比起曹霸、韓干畫馬、周昉、張萱畫仕女,似乎在線條獨立性展現方面有更多的追求。

由於其線條茁壯如此故爾五牛姿態雖有平、奇之不同,但在審美趣味上是同樣的厚重與生拙。

所以,不管這幅高仿的作者是誰,只要他能夠達到了韓滉的境界,這幅畫就肯定是大師之作。

當然,這也不是說這個作者就能夠比得上韓滉,畢竟那是流傳千古的。真正的大畫家。

真正的大師,是觸類旁通的,而不是靠著臨摹作畫,所以這幅五牛圖雖然畫技精湛,但也不能相比韓滉的《五牛圖》。

相傳韓滉的另一件作品《文苑圖》藏故宮博物院,生動地刻划了詩人們在一起作文章的情景,但筆法,風格與《五牛圖》截然不同。

這幅《五牛圖》中所繪的五頭神態各異的牛。或行,或立。或俯首,或昂頭,動態十足。

可貴的是,畫面上沒有背景襯托,完全以牛為表現對象,如果不是對牛進行了細緻的觀察。對牛的造型描繪有十足把握的話,是萬不敢涉此繪畫風險的。

畫家勾勒牛的線條雖然簡潔,但是畫出的筋骨轉折十分到位,牛口鼻處的絨毛更是細緻入微,目光炯炯的眼神體現了牛兒們溫順而又倔強的性格。

這在鼓勵農耕的時代。以牛入畫有著非常的含義,也比較容易,畢竟那個時代的人對牛更加熟悉,而現在,卻不同了。

看著這幅畫,韓孔雀就想的比較多了。

「您是李達教授吧?」看著年輕人和老闆互動,韓孔雀忍不住開口道。

「你認識我爺爺?」年輕人驚訝的道。

「聽過你爺爺的大名。」韓孔雀笑著道。

「咦?真的知道我?」老闆,也就是李達教授,疑惑的看向韓孔雀。

韓孔雀笑著解釋道:「最近對歷史十分感興趣,所以想要了解一下這座城市的歷史,聽說李教授手裡有一套古城建築圖,不知道能不能讓給晚輩一套?」

韓孔雀這麼一說,李達更加疑惑了:「我手上確實有一些圖紙,不過這是我私人研究出來的,並不準確。」

韓孔雀笑著道:「誰能夠準確知道古代的城池是怎麼修建的?除非是得到了古城的修建圖紙,要不然,完美復原古城,肯定是不可能的。」

「你要復原古開、封府?」李達笑著道。

「這個是有點想法,不過現在的城市擴展的那麼大,這種想法肯定是不現實的,所以我也只是想研究一下。」韓孔雀笑著道。

古代的開封府肯定是坐落在現在的城市地下,這樣還怎麼復原?除非把這座現代化的大都市推倒了挖掘重建,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有點想法?」李達的臉上帶上了一絲冷笑。

韓孔雀也笑了:「我肯定不可能隨便挖掘地下的古城遺址,這一點當地的相關部門做得很好,保護的也很到位。」

「那就沒必要賣關子了,你既然知道我手中有些資料,自然也知道,我是不會把手中的資料透漏給任何人的,除非是幫助恢復古城池,要不然......」李達下面的話沒出口,但韓孔雀還是知道,那是沒有希望了。

韓孔雀卻沒有失望,他繼續道:「我倒是十分希望接下這個工程,而且也有資格,有能力接下來這個工程,不過,現在市政府發現的地方,是絕對不可能交給我的,我現在想研究一下,原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