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五牛圖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5-09-05 18:02  |  字數:3500字

readx韓孔雀看著那些一個個衣著光鮮的人,蹲在地上翻看石頭,就像是菜市場買菜似的,挑挑揀揀,還有不少人捏著放大鏡研究,看起來十分專業。

有一個穿著棕色外套跟灰褲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兩撇鬍鬚上還沾著石頭粉屑。

韓孔雀看到他身後還跟著一些面孔熟悉的人,是周家的周成雲,周美人跟他們分家之後,想來周成雲並沒有離開翡翠珠寶市場。

不想跟周成雲牽扯,韓孔雀轉身走進了店裡,感覺坐在櫃檯後面的老闆,沒有一點要招呼他的意思,韓孔雀打量起了店內的一些古董。

半響之後,他看到了一副畫,畫中五隻牛或行或立,或正或側,或俯或仰,姿態生動,將牛憨態可掬的模樣描繪得惟妙惟肖。。

只是一看,韓孔雀就認出,這是韓滉的《五牛圖》,畢竟畫牛畫的好的歷代畫家並不多,而畫出這種水平的更不多。

而韓滉就是其中之一,韓滉是唐代畫家、宰相,太子少師韓休之子,韓滉工書法,草書得張旭筆法。

韓滉是根據南朝宋陸探微的書畫學成的,他擅繪人物及農村風俗景物,摹寫牛、羊、驢等動物尤佳。

當然,這幅畫雖然畫的極其精湛,但韓孔雀還不至於認為這是真跡,畢竟這麼一個小古玩店裡,明晃晃的把這麼一副話掛在大廳之中,是根本不可能的。

要知道韓滉的《五牛圖》,可是中國十大傳世名畫之一,是少數幾件唐代傳世紙絹畫作品真跡之一,也是現存最古的紙本中國畫,堪稱「鎮國之寶」,現存於首都故宮博物院。

《五牛圖》麻紙本,縱20.8厘米,橫139.8厘米,無作者款印,有趙構、趙孟頫、孫弘、項元汴、弘曆、金農等十四家題記。

畫中五頭不同形態的牛。韓滉以淳樸的畫風和精湛的藝術技巧,表現了唐代畫牛所達到的最高水平,這樣的一幅畫自然不會出現在這裡。

「小夥子,你對這幅畫作有興趣么?」這個時候。坐在櫃檯後面的老闆,終於開口了。

看下面的題記,就知道這是韓滉的作品,不過韓孔雀也不過是對這幅畫起了研究的心思,這樣的名畫。這裡不可能出現真跡。

但是韓孔雀就算對書畫的研究確實不深,也知道這幅畫畫的很好,這樣的一幅畫怎麼也算是好東西,他自然感興趣。

韓孔雀並不能準確判斷這幅畫的真偽,所以便淺淡應了聲:「對這方面並不太了解。」

老闆瞅了韓孔雀幾眼,清了下嗓子,露出笑容。

「這可是我店中的鎮店之寶,您看畫中的五頭牛,從左至右一字排開,各具狀貌。姿態互異。一俯首吃草,一翹首前仰,一回首舐舌,一緩步前行,一在荊棵蹭癢。

整幅畫面除最後右側有一小樹除外,別無其它襯景,因此每頭牛可**成章,畫家通過他們各自不同的面貌、姿態,表現了它們不同的性情:活潑的、沉靜的、愛喧鬧的、膽怯乖僻的。

在技巧語彙表現上,作者更是獨具匠心。作者選擇了粗壯有力,具有塊面感的線條去表現牛的強健、有力、沉穩而行動遲緩。

其線條排比裝飾卻又不落俗套,而是筆力千鈞。比起曹霸、韓干畫馬、周昉、張萱畫仕女,似乎在線條**性展現方面有更多的追求。

由於其線條茁壯如此故爾五牛姿態雖有平、奇之不同。但在審美趣味上是同樣的厚重與生拙......」

老闆凱凱而談,眉宇間有爽朗的自信,一看到韓孔雀難得專心聽他說,便是心裡略微喜悅,說得越發齊整起來。

聽老闆這麼一說,韓孔雀也起了興趣。是以對於老闆的吹噓,難得有了幾分耐心。

不過關於這幅畫,總有講完的時候,老闆覺得腹中空空,沒什麼可講,嘴巴也有些乾的時候,韓孔雀忍不住想要摸一下這幅畫。

兩人說話的當口,韓孔雀的手已經探了出去,摸向那紙質已然有些作古的畫,老闆頓時嚇了一跳,忍不住喊:「哎呦,這東西不能摸,誒誒!你小心點。」

韓孔雀的手已經碰上去了,不過他動作輕柔,入蜻蜓點水一般,撫摸在那充滿著古代文化氣息的畫作上。

這讓寶貝心裡好受了一些,看來是個懂行的,換做是一個不懂行的,戳上畫面,那這幅畫也差不多報廢了。

時間很短,韓孔雀的指尖觸感卻很悠久,那是一種讓他的靈魂有點點悸動的清涼感,但是也只是一瞬。

那老闆留意到韓孔雀的眉頭輕輕鎖了下,很快又鬆開了,一如常態,手掌也收了回來。

韓孔雀項來喜怒不形於色,剛剛倒是有點異樣,卻被老闆正好抓個正著。

「這畫有古怪?」老闆都不曉得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問,且還是朝著韓孔雀這樣一個五大三粗的大漢詢問。

韓孔雀從剛剛的思緒中回神,輕阿了一聲,才凝了眼神,瞥了瞥畫框右下角得標籤。

一百五十八萬?很貴?對於普通人來說自然是很貴,但對於這樣一幅畫,對於韓孔雀來說,就不算什麼了。

「高仿?」雖然是這樣,但韓孔雀還是直接詢問。

本來感覺韓孔雀很滿意,但現在卻說是高仿?

老闆頓時一驚,直接反應道:「什麼高仿,你別胡說。」

老闆很驚訝,不過面上沉沉得,盯著韓孔雀,想要看清楚韓孔雀心中所想。

這畫,能是假的?

那畫工剛才他可不是吹牛,是真的大師之作,不管任何一副畫作,只要畫本身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