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藏書閣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5-09-04 17:29  |  字數:3531字

韓孔雀輕聲說著,目光掠向老者,「我說的可對?」

老者一皺眉,暗想這個小夥子好像也懂行的樣子,不過這樣正中下懷,道:「就是這樣,所以我才說這是真的,可惜了。,」

說罷搖頭了下頭,摩挲著手中的碎瓷,惋惜無限。

韓孔雀的指尖也摩挲著碎片,聲音淺淡:「明代的紅花釉下彩,可對?」

「對,看那山水畫就知道了,價值兩百萬呢!」中年男子叫嚷,一臉的激動。

「可是淺絳彩是清代才有的。」韓孔雀笑呵呵的道。

眾人一愣,有些人後知後覺起來,清代?不是明代么?

那老者說這是明代的紅花釉下彩,一些人已經是滿頭黑線。

「我記得是這樣的,淺絳彩的確是清代才開創了歷史,創出了淺絳彩一流,從此在歷史上為彩瓷開闢了新的樣式。」有旁人懂一些,便是應了起來。

老者臉上有些尷尬,呵呵笑了下,說:「那就是老夫看錯了,這是清代的彩瓷,不過價值是差不離的。」

「清代啊!」韓孔雀莞爾一笑,指尖捻著的碎片翻轉過來,「上面還刻了簡體字,古人的智慧真是不容小視,看著十分像這是現代印刷體。」韓孔雀搖頭晃腦的說著,在哪裡一臉嘖嘖稱奇。

「清、明、現代,三代一體,前輩你這是在戲弄我么?」韓孔雀最後的臉色已經冷了下來。

嘩!在場的人皆是一震,接著恍然大悟,媽的,這東西絕對是假的啊!

清代的人用現代的字體?還用的現代烙刻方式,而且這個老者嘴上一句,錯了兩個點。還算個什麼專家,虧他們剛剛還信以為真了!

東西是假的,兩百萬自不用說,肯定是訛人的。

老者臉上青白交加,有些灰溜溜的感覺。

心裡厭惡這個老者,韓孔雀嘴上毫不留情:「老人家。看你的樣子應該有著不凡的國學造詣,不知道皴擦二字是什麼意思?」

看著老者一臉憋屈,卻怎麼也說不出話來,韓孔雀笑的更加歡樂了。

他笑呵呵的繼續打擊老者道:「皴擦是國畫中的技法,以描畫山石為例,所謂皴,就是山石結構的紋理線條,擦是指在山石輪廓線旁擦出不規則的墨痕,增加山石的粗糙感。

有時「皴」和「擦「是一個意思。只是筆觸的大小與輕重略有差別,皴擦要在大的線的骨架基礎之上加以補充,以進一步表現山石的脈絡、轉折,使畫面逐步豐富起來。

你這個就是典型的了無皴擦,我理解的就是指一幅畫看起來沒有運用「皴擦」的技法吧?而你這個呢?只能是形容你這件瓷器上面的畫面粗糙。」

周圍的人看著韓孔雀,心裡說不震驚是不可能的,只是,對方並不好糊弄。

夫妻兩似乎也明白自己這是被那老者胡說了一通。兩百萬是不用想了,但是......

婦人眼珠子一轉。喊道:「就算是這樣,你這也是撞壞了我們的東西,我們可是花了十萬塊錢買的呢!你問那攤主!我剛剛可是交易了十萬給他!」

說罷,她還拿出手機簡訊給眾人展示了交易記錄,看到交易記錄,現場所有人全都無語了。

得,這是實打實的交易過了。

按照規矩。韓孔雀花費幾萬是跑不了了。

雖然東西是假的,但人家確實花費不小的代價買下的,卻是需要賠償的。

在這裡,有個法律盲點,就是物品的聲明價值跟實際價值賠償。你說它是假的,可是人家是剛剛通過十萬塊錢買的東西,人家就是損失了十萬塊錢。

可是換一句話說,如果某個人花了一千萬買了一塊普通玻璃,被別人不小心撞壞了,難道也需要賠償一千萬?

這是不現實的,法律上對這一塊也沒有硬性規定,大多以實物實際價值為準,但是也酌情處理,一般情況下,如果是私了,也得花費大半價值的金額。

眼下,這兩夫妻怎麼著也要韓孔雀賠個幾萬了,當然,讓那攤主賠償是不可能的,因為買賣古玩這事情,本來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貨物一出手,就不關攤主的事了。

事實上,這種事情是很糟心的,一般人遇上也只能自認倒霉。

幾萬塊么?對於韓孔雀也不是多大的錢,他看了那兩夫妻一眼,再看向攤主,接著目光再滑落老者身上。

半響,他拿起了手機,按出一個號碼,他把手機放在攤主的面前,話筒對著他,輕輕道:「這是這座城市常務副市長、政法書記、公安局長的電話,你問下他,你們四個人如此創新的碰瓷手段,該不該請去警察局坐坐,做一個訪談。」

常務副市、長?政法委書、記?還是警察局局長!

那邊,一個渾厚的聲音傳來:「韓先生?出什麼事情了?什麼?碰瓷?有人找你麻煩?」

兩夫妻跟老者臉都綠了!

那狀似老實的攤主,臉上一陣青一陣白,半響,乾笑道:「這可不關我的事情。」

韓孔雀收回手機,對著手機說了一兩句問候的話,便是掛了電話。

對方也猜到了大半,只能暗笑這些人眼瞎,找上了韓孔雀的麻煩,這肯定是韓孔雀不想招惹麻煩,要不然,以韓孔雀的手段,這些人連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掛了電話後,韓孔雀回了這個攤主的話,「那就是關我的事么?」

韓孔雀不笑不怒不說話的時候,才是最可怕的時候,目光淡淡的瞧了攤主一眼,眼神掃過老者跟兩夫妻,請冷冷的,像是一把出鞘的冰劍。

三人齊齊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