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折騰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嘉義他們想當然了,不過,韓孔雀的臉皮畢竟沒有那麼厚,加上這些確實是朋友,所以也就沒想著坑他們,但不坑人了,可就坑自己了,喝得多了,難受的是他自己。 現在找到了機會,自然要推脫,他走到一邊,發現...

看著家中破舊的牆壁,父母頭上的白髮,大哥兩手的厚繭,毛鑫就心中發酸,如果不是因為他們,大哥也不會到現在也不結婚,而且每年才回來一趟。,

看著一家人不說話,再加上侄子侄女身上的衣服,毛絨心裡也不好受。

其實這一年多來,除了去年年初,他回來的那趟,現在他已經有一年半沒有回來了。

而就是這一年半,他的變化比較大,因為忙綠,加上害怕家裡人擔心,也有點不敢接家裡人過去,因為孔雀島根基不穩,他們這些高層,也不會冒險堵上全部身家性命,所以就沒有告訴家裡。

「爸,我給你們匯錢了,難道你沒有用?」看著家裡沒有任何改變,毛絨不由疑惑的問道。

雖然他沒有告訴過家裡人最近他在幹什麼,但他卻沒少給家裡匯錢。

「那點錢要留著給你兩個侄子侄女上學用,現在雖然不交學費了,但各種花費也不少,所以就沒有動,這幾天他們就開學了,正好使用這筆錢。」毛父憨厚的一笑,解釋道。

毛絨直接無語,他都匯過來都半年多了,他父親居然都沒有去看看,要知道那可是有三十多萬,是他剛剛拿到手的工資。

由於害怕出現意外,所以他一股腦的全都匯回家了,沒想到他就少交代了一句,他父親居然就沒動。

想到打到村裡的那個電話,毛絨也無奈了,像他父母這樣在家種地的,很少有人買手機,就算有手機,都不會隨身帶著。

這根城市裡是有很大不同的。所以很多人乾脆就不買手機,雖然有的手機才一百多元,但那也要每個月交話費。

所以,他們村裡除了一些年輕人,還有就是出外打工的,很少有人買手機。就比如毛亮和毛鑫,他們就全都沒有手機,所以在外打工的人,要給家裡打電話,就需要打到村裡,村裡在叫人過去接。

這樣就比較麻煩了,所以上次毛絨匯了三十多萬元回來,他在電話當中也沒法明說,只是說他有了房子。也買了車子,那筆錢讓家裡人放心使用。

這也是村裡流傳著他發達了的原因,所以才會有人上門給他說媳婦,幸虧今年過年他沒回來,要不然麻煩肯定不少,因為他們這裡給人說媳婦,都是在年下的,這個時候在外打工上學的都回來了。正好男女雙方互相相看。

「這些錢你們先拿著用吧!我沒法在家多待,最多兩天我就要走。」毛絨無奈的拿出了隨身攜帶的一些現金道。

「不用。這些你拿著用就好了,我們不需要。」毛父和毛鑫幾乎同時說道。

「沒事,錢賺了就是要用的。」毛絨將帶回來的上萬現金,拿出來給毛鑫。

「改天,爸你讓人翻新一下咱們的屋子,這些錢都是後面老闆發的獎金。我在市區的時候取了出來。」鎮上取錢比較麻煩,所以毛絨取了點現金放在身上使用,現在用來翻新屋子,讓家裡人住舒服點也是好的。

看著大哥手中的錢,毛亮心裡鬆了口氣。現在大哥有本事了,賺了錢,家裡也就可以輕鬆一點,最主要的是大哥就能夠娶媳婦了。

這時候,毛父開口:「屋子還能住,先不用忙,你爺爺現在還在大量用錢,他的病沒辦法,我們盡量吧1

毛絨心頭一驚,聽父親這語氣,爺爺的病似乎很重了。

之前,父母只是跟他說,爺爺的老毛病又複發,還安慰他說,好好工作,不要擔心那麼多,這都是老毛玻

他不曉得,這都是家裡人,不希望讓本就辛苦賺錢的毛絨擔心,才避重就輕說了一些。

「是呀!爺爺的病有點重,需要不少錢吃藥,本來要做手術的,但我們哪裡能拿出那麼多錢?要二十五萬,我們幾家湊起來,也就是十多萬。」毛鑫也贊成父親的做法。

「爺爺他現在嚴重到要做手術?吃藥能解決嗎?」毛絨根本就不信。

面對這話,毛父跟毛鑫都沉默起來。

吃藥只能拖延一點時間,醫生已經明言,要徹底解決,必須做手術。

但是他們這種情況,就是老爺子也明確表示,不準再去借錢,不然他不配合手術。

「昨天,醫院又來通知,說爺爺這種情況,只能拖兩三個月時間。」見大家不說話,毛亮告訴毛絨,讓毛鑫臉色大變。

驚慌之後,毛鑫才鎮定下來,思考著應該怎麼辦。

「好了,你不要想太多,以後安心工作就好,只要你爺爺還有希望,我們家撐得住,都不會放棄的。」毛絨的父親開口道。

毛絨卻沒有說話,歸家的興奮激動被一盆冷水潑下來,氣氛十分沉重。

「做手術的話,成功可能性有多大?我們還差多少?」半響,毛絨才開口問道。

爺爺一共三個兒子,也都分了家,每一家的情況毛絨也清楚,的確湊不了很多錢。

另外,親朋好友當中,也沒有幾個比較富有的,當初,爺爺重病的時候就借了不少,現在再借恐怕也有點困難,所以他也沒法怪家人耽誤了爺爺。

此時,毛絨是不為錢擔心的,他擔心的是他爺爺的病情,他害怕的是子欲養而親不在。

這個時候他後悔了,他應該早點回來的。

「你爺爺年紀有點大了,手術也不是百分百成功的,醫生也表示,只有七成的成功率,我們三家積蓄加起來,應該還差十二萬左右吧1毛絨的父親沉聲說道。

老爺子這種情況,他們三個當兒子不好受,感覺太沒用。

「那就儘快做手術吧!餘款我來想辦法。」毛絨忽然開口道。

這話一出,讓毛父等人都是一驚,生怕這傢伙為了錢,去做些不合法的事情,立即警告。

「想哪去了?我有錢,就算錢不夠,我也能夠預支工資,以後從工資獎金裡面慢慢扣就是了。」毛絨鬱悶道。

他會是這麼傻的人嗎?好歹進過部隊,犯法的事情他們同樣忌諱不已。

聽到這話,在場的人都是眼睛一亮,這不失為一個好辦法,起碼不偷不搶,以後能慢慢還,以毛絨現在的待遇,似乎也不用太久。

「你那老闆會借給你嗎?」毛鑫卻是忐忑地問道。

這可是十多萬呀!他們村最富有的也就是二三十萬的身家。

「我先問一問。」毛絨當即拿出手機,給韓孔雀打電話。

他當然不是向韓孔雀借錢,而是想要打聽一下醫院的事情,他對這方面不關心,但他也知道,好像韓孔雀手裡有一家醫院,還比較出名。

此時,韓孔雀等人正在吃全魚宴,一伙人坐在一起,玩了一天,達成了默契,所有人心情大好,所以氣氛十分活躍,觥籌交錯。

此時韓孔雀正喝得有點頭大,剛要推辭別人敬過來的白酒,看見電話響,心頭大喜,這真是天助我也!

「你們慢慢喝,我接聽一下電話。」他馬上站起來,省得又被灌下去一杯。

這些傢伙知道他有異能,都盯著他呢,全都害怕被韓孔雀坑了。

只要韓孔雀不出汗,周圍沒有無緣無故出現水跡,陳嘉義他們就放心了,當然,這個時候,他們還都是盯著韓孔雀,仔細看著他慢慢的咽下一口一口的酒水,這樣韓孔雀就很難作弊了。

當然,這是陳嘉義他們想當然了,不過,韓孔雀的臉皮畢竟沒有那麼厚,加上這些確實是朋友,所以也就沒想著坑他們,但不坑人了,可就坑自己了,喝得多了,難受的是他自己。

現在找到了機會,自然要推脫,他走到一邊,發現是毛絨的電話,有點意外。

今天白天波香卡剛剛跟他說那傢伙回家了,不好好跟家裡人說話,居然有電話費撥打給他?

「喂!毛哥,吃飯了吧?聽說你回家抱媳婦了,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你可真不夠意思,有了嫂子也不跟我說一聲。」韓孔雀有點醉醺醺地說道。

這樣的狀況他已經很長時間沒有了,而毛絨是他患過難的朋友,就跟此時喝酒的感覺一樣,歷久彌香。

「我還沒有去你嫂子家裡,現在是我家裡有事。」毛絨道。

「家裡有事?不會是被人欺負了吧?這個你應該自己能夠搞定,那就是缺錢了?這個你不用找我啊,找李小藝,需要多少錢讓她給你打就是了,不會是卻很多吧?

你可不要讓家鄉的人繞坑裡了,如果不是太好的項目,給個幾百萬讓他們折騰就行了。」對農村的事情,韓孔雀還是很了解的。

給個幾百萬?還讓他們折騰?

一家人都是發獃,眼睛瞪大,這得多大方的老闆,才能說出這種話?還動不動就是幾百萬,不是幾萬,也不是幾十萬,而是幾百萬。

要知道他們村裡連個百萬富翁都沒有,而毛絨的老闆,居然讓毛絨給村裡人幾百萬折騰折騰就好?

這是什麼情況?

看到家人不信任的目光,毛絨只有苦笑,韓孔雀還真是會折騰,不過,他這是想要折騰他啊!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