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泛濫成災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到龍鱗那樣子,韓孔雀笑了。 這樣的龍鱗最真實,他什麼想法都表現在臉上,沒有那麼多的花花腸子,所以,龍鱗的人緣算是最好的。 「當然,這種大閘蟹可是八百塊一隻,這隻螃蟹最多也就一斤多沉,算...

看著韓孔雀吃的很香,龍鱗再次開口道:「我就奇怪了,在國內,這樣的大閘蟹也得賣八百一隻吧?如果從國內運過來,加上運輸、保險、烹制,在這裡賣八百一隻,還不賠死他們?」

龍鱗家主要就是賣的海鮮、河鮮,對這個自然很了解,所以他在吃過了這些大閘蟹之後,就在奇怪,雖然八百元一隻聽著很貴,但在這裡賣這個價格,還真是便宜到家了。△,

他能夠看得出來,他們上桌的這些大閘蟹,每一隻的個頭都不小,最重要的是個頭十分均勻,這樣的大閘蟹肯定是精挑細選出來的。

「這樣的大閘蟹,不管是在哪裡,都應該不會便宜。」韓孔雀點頭道。

「這自然是人家店家經營有道。」陳嘉義道。

程軍此時開口道:「什麼經營有道?你可看到這些大閘蟹的招牌了?」

「招牌?什麼招牌?」龍鱗一愣,接著就更感興趣了。

程軍看了一眼韓孔雀,道:「小韓手下的情報部門名不虛傳啊1

「這關情報部門什麼事情?」韓孔雀詫異的看了一眼程軍道。

此時程軍卻不在說話,韓孔雀只能看向波香卡。

波香卡此時正慢悠悠的吃完了一隻螃蟹,她抬起頭,用桌子上的水洗了手,擦乾淨了,喝了一口茶,才道:「聽說你們在國內曾經進口過美國的鯉魚。」

「美國的鯉魚?」韓孔雀一愣,他當然知道,他用這個事情還出過一次風頭,那個時候柳絮還沒有跟他,那次,他可算是在柳絮面前長臉了。

這件事情不要說韓孔雀。就算龍鱗和陳嘉義也記得很清楚,不過美國鯉魚泛濫成災,跟這些大閘蟹有什麼關係?難道現在大閘蟹也泛濫成災了?

「不會是國內的大閘蟹也泛濫成災了,造成價格下降了吧?如果真是這樣,那麼我們可是有口福了。」韓孔雀笑呵呵的道。

「以國內的那種吃法,大閘蟹不絕種就要謝天謝地了。你還指望著泛濫成災?」龍鱗開口道。

韓孔雀看著龍鱗,又看了看程軍,國內沒有可能造成大閘蟹泛濫成災,難道是國外?就跟美國的鯉魚泛濫成災一樣?

「這不是陽澄湖大閘蟹吧?」韓孔雀問道。

「自然也不是洞庭湖大閘蟹。」龍鱗肯定的道。

「但這味道卻十分的好,難道還有其他地方,能夠出產這麼好的大閘蟹?」韓孔雀皺著眉道。

波香卡此時笑了:「你也有一葉障目不見泰山的的時候,國內自然沒有,但德國卻有,這些大閘蟹全都是從德國進口的。」

「從德國進口的?這怎麼可能?難道外國人就不吃螃蟹了?這我可從來沒有聽說過。」龍鱗不信的道。

剛才他們還看到了不少外國人走進這家店。就算現在,在周圍也有不少白皮膚藍眼睛的外國人,圍著一隻只巨大的螃蟹在奮鬥。

「德國人確實不吃螃蟹。」韓孔雀到是知道這一點。

「不吃螃蟹的可不止是德國人,歐洲就沒有幾個國家的人願意吃這玩意,只不過,來到了我們這裡,他們還能忍著不吃?」波香卡笑著道。

「說的也是,在國內都沒有幾個人吃的臭豆腐。外國人不是吃的挺香的嗎?」陳嘉義笑呵呵的道。

「這麼說,這又是一大財源了?」龍鱗看著餐桌上的大閘蟹。有點羨慕韓孔雀了。

作為中國餐桌上一種百金難求的「超級美味」,大閘蟹近年來儘管身價倍增,消費者卻依然前赴後繼。

但有趣的是,同樣是大閘蟹,在歐洲許多國家卻被視作「可惡的入侵生物」而被恨得咬牙切齒。

中國的大閘蟹早在1900年就開始「移民」到歐洲。

1912年,德國首次有官方報告說。發現了這種中國特有的大閘蟹。

1933年,德國科學家調查后認為,大閘蟹是通過商船的壓艙水從中國「移民」到歐洲的。

這種「什麼都吃」的八腳猛士開始在歐陸江河橫行,對本土物種構成嚴重的生存威脅,從而成為德國地區唯一的淡水蟹種。

每逢盛夏。生活在易北河等水域里的成熟大閘蟹開始展開「地毯式」遷徙,不遠千里地遠上北海,為翌年春天的傳宗接代做好準備。

它們毀壞漁網,傷害魚類,破壞堤壩……

這種來自中國的大閘蟹,如今在德國河流泛濫成災,損失被報高達8000萬歐元。

不過,德國漁民最近找到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把大閘蟹出售給華人餐館。

當然,剛開始的時候,德國人是沒有太過重視的,當幾隻中國大閘蟹前幾天借著夏日的餘暉,悄悄向柏林的德國聯邦國會大廈挺進之時,才引起了一些德國遊客的「警覺」。

他們報警后,這些外來「入侵者」被動物保護機構「抓獲」。

等一些漁民駕駛著漁船去河裡捕魚,當他將船停下、和助手一起將捕魚籃拖上漁船時,捕上來的並不是他們想捕的鰻魚,而是數十隻揮舞雙鉗的大閘蟹。

而這種大閘蟹每天能爬行12公里,所以泛濫開來幾乎是不可阻擋。

而且這種「裝甲動物」,還善挖洞穴,破壞水壩,它們還會毀壞捕魚工具,吃掉漁網裡弱小的魚蝦。

甚至,一些工業基礎設施也成為它們的破壞目標,世界自然基金會的報告稱,僅在德國大閘蟹造成的損失已高達8000萬歐元。

有人認為中國大閘蟹「入侵」德國河流,是「全球化的產物」。

德國慕尼黑大學生物學教授蓋斯特對此不以為然,他認為這是自然界發展中的一個正常過程,現在這一現象很常見。

現在,很多船艙裝有空調,更為一些物種提供了生存的機會,如今在德國落戶的外來物種超過2000種。

蓋斯特還為中國大閘蟹「辯護」說,一些小動物變得具有攻擊性,是因為人類不斷改變它們的生活條件。

中國河道變直,堤壩和閘門阻礙了大閘蟹前往產卵區域的道路,工廠又嚴重污染河流,所以中國大閘蟹的數量不斷下降。

而德國的易北河和哈維爾河水質清潔,為大閘蟹提供了良好的生存條件。

剛開始,德國漁民對付大閘蟹的繁衍,主要是把捕撈來的螃蟹用於製造肥皂或動物飼料,或者簡單地將它們大量殺死,但效果並不明顯。

他們反對用化學藥物殺死大閘蟹,因為這樣可能殺死鰻魚等魚類。

路德維希魯斯特一帶的漁民,成為第一批開始「吃螃蟹」的人。

他們定期向愛好美食的中國、越南家庭,以及亞洲超市、餐館出售大閘蟹,每公斤能賣到5—8歐元。

很多德國的漁業公司和漁民都開始做這門生意,多少還能緩解夏季蕭條的漁業行情。

歐洲水域沒有其他品種的淡水蟹,當地人也不食用這種外形奇怪的動物,中國大閘蟹在歐洲近百年繁殖過程中,保持了品種的純正。

2003年起,還有中國商人開始將德國大閘蟹運回中國繁殖。

而後,有更多的人看到了這些螃蟹的錢景,有人曾在國內發起德國大閘蟹預售,短短几天就吸引近2萬名消費者參團,一共預訂出3.5萬份30多萬隻大閘蟹,總成交金額900多萬元。

只不過,因為大閘蟹屬於**,進口時需要進行一系列的動植物**檢驗檢疫程序,而且其規模是如此的龐大,以至於他們的計劃顯得過於樂觀。

而這一切對於韓星等人來說,卻一點問題都沒有,他們引進這批螃蟹,算是國家行為,自然是一切順風順水。

現在不止是這裡,就算在國內,這個生意韓星也做的風生水起,他們甚至還會發起團購,讓大家嘗嘗純正的德國大閘蟹。

「怎麼?這樣就羨慕了?」看到龍鱗那樣子,韓孔雀笑了。

這樣的龍鱗最真實,他什麼想法都表現在臉上,沒有那麼多的花花腸子,所以,龍鱗的人緣算是最好的。

「當然,這種大閘蟹可是八百塊一隻,這隻螃蟹最多也就一斤多沉,算算裡面得有多少利潤?」龍鱗道。

韓孔雀笑了:「就算利潤再多,我們也不能獨佔了,如果你們願意,也可以經營這個,其實,經營這些,最主要的還是銷售渠道。」

「你什麼時候這麼好了?」陳嘉義看著韓孔雀,有點懷疑的道。

認識韓孔雀這麼長時間了,韓孔雀是什麼人,他們全都清楚。

要知道韓孔雀可是一個從來不吃虧的人,他既然已經搶先了,自然會利益最大化。

而現在,他明顯是在分給他們利益,這可不想韓孔雀的作風。

韓孔雀笑著道:「這裡面的利益太大了,獨食難肥,這個道理我還是知道了,而你們手中有渠道,我們合作是共贏,我自然要合作了。」

「這麼說這種螃蟹很多了?你可不要告訴我,德國所有的螃蟹都是這麼大的個頭。」龍鱗有點不敢置信的道。

大閘蟹也是龍鱗家裡的經營重點,他自然不會不知道,像他們吃的這種一斤沉的大閘蟹,在哪裡都算是好東西,數量自然不會太多,就算德國泛濫成災,也不可能全都是這麼大個頭的螃蟹。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