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蝤蠓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子已經越鋪越大。 而紅蟳的營養豐富,他當然不會放過,養殖蝤蠓是一項需要承擔風險和成本的事情,現在市場上供應的蝤蠓大多是養殖的。 蝤蠓養殖場就建在離海岸不到三四米遠的地方,每塊都是30畝...

「就是它,就是圖片上的這種,如果想吃,我們可以吃一些這個,這個可比紅蟳有滋味的多。」葉飛一臉懷念的道。

韓孔雀和龍鱗全都一臉詭異的看著葉飛,而葉飛卻不管他們,此時還在懷念。

「你恐怕是吃的小時候的味道吧?」韓孔雀笑呵呵的道,他可不認為蝤蠓比紅蟳好吃,恐怕葉飛吃的是一種懷念。

要知道蝤蠓在國內分佈可是很廣泛的,並不是一種多麼珍貴的蟹重,不過,營養價值很高卻是真的。

「其實小時候,我就經常接觸蝤蠓,而且還在海灘上抓住一隻蝤蠓,由於出生在海島,對各種蟹類都比較熟悉,小時候還跟哥哥到海灘上抓各種小蟹,當菜吃,那是難得的美味佳肴。」葉飛沒有反駁韓孔雀的話。

「你很了解蝤蠓啊!不過,你真的認為它比紅蟳好吃?」龍鱗的臉色有點怪異的道。

「那是當然,我小時候經常吃。」葉飛一臉理所當然的道。

「你這個小子還真是不學無術。」韓孔雀搖著頭笑了。

他這麼一笑,龍鱗更是笑的趴在了桌子上。

v「蝤蠓就是紅蟳,你還真是」說著,龍鱗說不下去了。

而此時不知道韓孔雀和龍鱗為什麼笑的眾人,在愣了一下之後,也全都笑了起來。

蝤蠓就是紅鱘,學名鋸緣青蟹,甲殼綱,梭子蟹科,喜穴居近岸淺海和河口處的泥沙底內,性兇猛,肉食性。主食魚蝦貝類。

蝤蠓肉質鮮美,營養豐富,兼有滋補強身之功效,尤其是雌蟹,被我國南方人視作「膏蟹」,有「海上人蔘」之稱。

蝤蠓盛產於溫暖的淺海中。主要分佈在我國廣、東、廣、西、福、建和台、灣的沿海等地,江、浙一帶尤多。

「不可能,我們那裡養殖這東西的很多,我怎麼不知道它還叫紅蟳?」葉飛滿臉通紅,不過他輸人不輸陣,到現在還在死鴨子嘴硬。

「我們這裡也養殖紅蟳,而且是有不少海洋專家和紅蟳養殖專業戶一起合作養殖的。」韓孔雀微笑著道。

海洋養殖,是韓孔雀早早就定下的國策,所有有價值的海產品。韓孔雀都有養殖,現在攤子已經越鋪越大。

而紅蟳的營養豐富,他當然不會放過,養殖蝤蠓是一項需要承擔風險和成本的事情,現在市場上供應的蝤蠓大多是養殖的。

蝤蠓養殖場就建在離海岸不到三四米遠的地方,每塊都是30畝的一片鹹水湖,幼苗的蝤蠓一斤約有10—30隻,平均每隻價格要7角錢。

每年三月份至七月份是放苗的最好時節。蝤蠓從幼苗到上市一般要四個月至五個月。

蝤蠓上市時,大的一隻有一斤半左右。小的也有半斤,所以這種螃蟹的經濟價值才高。

要知道國內產的大閘蟹三兩就不錯了,越往上越貴,7兩的基本沒有,他們這裡的大閘蟹是國外進口的,都是精挑細選的。所以才會有那麼大的個頭。

這一點蝤蠓和生長在國外的大閘蟹很相似,餵養蝤蠓的最好飼料是新鮮的小魚,蝤蠓很少有天敵,但成活率很低,大約在百分之十至百分之三十之間。不過,每年能夠放養兩期。

養殖蝤蠓承擔風險比較大,如果颱風或大潮來了,鹹水湖裡的海水便高漲,防禦措施不力,蝤蠓會趁機爬出湖岸逃走。

另一個方面是海水的污染,因為每天鹹水湖要更換一次海水,如果海水有了污染,就會使蝤蠓中毒死掉。

而這些在孔雀島海域全都不是事,加上活性水增加成活率,這裡的養殖戶,想不賺錢都難。

在他們這裡養殖蝤蠓,在收穫的時候,只要將沿海湖裡的鹹水抽掉,然後套上手套,一隻一隻地抓起來便是。

離開鹹水湖的蝤蠓蓄存期一般為一個星期至半個月,但只要有鹹水供給它喝,一般就死不了。

蝤蠓具有高蛋白、低脂肪的特點,因此營養價值很高,素有海上人蔘之稱,蝤蠓因此成了人們的高級佳肴。

蝤蠓比對蝦要容易養殖,而且利潤也高,計算是大閘蟹跟它相比,也不是對手。

看到韓孔雀比他自己都了解蝤蠓,葉飛最終訕訕的不說話了。

「你對這個這麼了解?知道你博學,不過你這樣也太過變態了吧?」程軍此時也不得不配發韓孔雀,只是這份認真的盡頭,他們就沒法比。

韓孔雀搖了搖頭道:「我之所以這麼了解蝤蠓,完全是因為它的藥用價值,吃這個玩意絕對的大補。」

「我記得螃蟹不管是什麼人,都不能多吃的吧?」陳嘉義道。

「這個可不一定。」韓孔雀道。

蝤蠓含有豐富的蛋白質及微量元素,對身體有很好的滋補作用,但螃蟹性咸寒,又是食腐動物,所以吃時必蘸薑末醋汁來祛寒殺菌,不宜單食,女人更是要少吃。

而女人不能多吃,男人卻一定要多吃,特別是軍人,吃蝤蠓也是有適合人群的,當然一般人群均可食用。

不過,最適合吃蝤蠓的還是經常遭遇跌打損傷,筋斷骨碎,瘀血腫痛的人。

除了這些,蝤蠓還具有壯腰補腎、消積健脾、養心安神之功效,其實韓孔雀之所以這麼了解蝤蠓,完全是因為有一段時間,他需要各種大補之物,來補充自己精血的損耗。

就算到了現在,只要能吃,韓孔雀都是吃些營養價值高的東西,畢竟他體內還有一隻蠱蟲需要養活。

「要不我們來幾隻紅蟳,這可是好東西,就連我也沒有吃過一次。」聽韓孔雀說這紅蟳這麼好,鄧輝長期生活在內地,還真沒有吃過一次,此時見了,自然南面見獵心喜。

「你可算了吧!這種東西是產婦和身體虛弱的人需要的,我們可不需要用這個進補。」龍鱗笑著道。

「能夠被產婦用來進補的可都是真正的好東西,如果你此時有黃唇魚的魚膠,我肯定毫不猶豫的吃了,就算被人說又怎麼了?」鄧輝一臉興奮的道。

黃唇魚的魚膠也是產婦的大補之物,而他早就聽說過韓孔雀手裡有黃唇魚,所以此時有機會,自然是不停的上眼藥,想讓韓孔雀滿足一下他的口腹之慾。

「黃唇魚可不常見,不過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等有空了,我給你們做一份全魚宴,此時我們還是吃螃蟹吧1

「八月蝤蠓抵只雞,營養豐富如人蔘,吃這個我當然不反對。」韓孔雀笑嘻嘻的道。

「要不我們就來個青蟹土豆羹吧1龍鱗道。

「不到廬山辜負目,不食螃蟹辜負腹,來到了這裡,確實應該嘗一嘗這個。」劉鳴玉此時開口道。

「你就不要顯擺你的學識了,不過,你說的不錯,只要吃過蝤蠓,你就絕對忘不了。」葉飛此時開口道。

這個倒是不錯,只要你吃過蝤蠓,這就是最難割捨的一道美味。

雖然蝤蠓一年四季都能吃到,不過眼下這農曆八月,正是一年中蝤蠓最肥美的時候,因此民間也有「八月蝤蠓抵只雞」的說法。

蘇東坡在詠蟹名句這樣描繪蟹的美味:「半殼含黃宜點酒,兩螯斫雪勸加餐。」

這個季節,不管是簡單的烤蟹、燜蟹,還是青蟹粥、青蟹土豆羹,都能盡得蟹的鮮美。

「只是一個青蟹就能做出這麼多菜,這裡每天的營業額都是個天文數字吧?」陳嘉義此時忍不住開口問道。

「只是看看這裡的人就知道了,我們都坐在這裡這麼長時間了,居然還不給我們上菜。」龍鱗抱怨道。

「這可不怪他們,你看我們的餐桌號,這是按照號碼上菜的,剛才我就注意到了。」程軍道。

「這說明小韓做的好啊!價格那麼貴的螃蟹,都有這麼多人吃,這說明這裡的人都很有錢。」鄧輝笑著道。

「佔據了那麼多資源,怎麼可能沒有錢?」程軍諷刺道。

韓孔雀笑呵呵的道:「佔據的那些資源,我可沒有要,而是全部分給了他們。」

頓時,程軍再也沒法說什麼,如果這裡真的讓他們佔了,這裡的那些漁民,還會像現在這樣獲得那麼大的利益?

不用想就知道是不可能的。

「說這個幹什麼?這個世道就是這樣,誰更努力,誰就會成功,你們看,這個螃蟹也太大了吧?」陳嘉義指著他們旁邊的一個桌子道。

「這難道是帝王蟹?」看著那巨大的螃蟹,一個就佔據了大半個桌子,在龍鱗的印象當中,也只有帝王蟹有這麼大的個頭了。

「這個恐怕不是帝王蟹,應該是皇帝蟹,也叫巨大擬濱蟹。」韓孔雀道。

巨大擬濱蟹體重是現存蟹類中最重的,可達36公斤;甲寬可達60厘米,足展1.5米,體肥重;甲殼較為堅硬,呈紅白色,甲殼扇形;螯足粗壯,鉗指黑色,是一種澳洲美食。

「巨大擬濱蟹也是通常所說的皇帝蟹,不能和帝王蟹混淆。」再次確認了一下,韓孔雀再次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