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人心不足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島和中國其它各地。 做象拔蚌的生意實在賺錢,當地捕撈象拔蚌的公司一直也滿足不了中國對象拔蚌的旺盛需求。 是中國的旺盛需求把象拔蚌的價格給揚起來了,目前象拔蚌市場的價格還在走高。 ...

據說,最大的象拔蚌能達到7.25公斤,但它的象徵意義和入口的美味,確是這種海產征服中國人嘴的「獨門武功」。,

可能是太好吃了,很多中國的高檔餐館,給任何一隻從美國和加拿大進口來的象拔蚌,都能標出200英鎊的身價。

這當然只是一些普通象拔蚌,這樣的象拔蚌就要標價兩千,從這裡就可以想而知其中的利潤了。

「你們不吃啊?那滿嘴的太平洋味道、滑爽、柔嫩,還有股甜滋滋的味道,真是吃一次就讓人難忘啊1看了一眼還站著的程軍,鄧輝一臉迷醉的道。

「就因為搶奪這個東西,就可以翻臉無情嗎?」程軍低沉的聲音在韓孔雀的耳畔響起。

「這個應該是個導火索。」韓孔雀抬頭看了一眼程軍道。

陳嘉義苦笑道:「程軍,你這是在抱怨嗎?這個東西說他是寶貝,他就是個金蛋子,說他是個草,他還真就什麼都不是,所以這次的事情之所以發生,是人心出現了變化,而不是因為這點利益。」

「是啊!剛開始美國人發現這東西的時候,從來沒有拿他們當做好草,但後來因為中國人喜歡,他們就開始立法保護,又是限制捕撈量,慢慢的把它的價格抄了上來,其實這都是為了利益。」韓孔雀緩緩的道。

這個時候,陳嘉義也說不出別的來,他們自然了解象拔蚌的歷史。

當年還真沒幾個美國人聽說過這種模樣怪異的傢伙,即便象拔蚌就產在美國海灘,吃過象拔蚌的美國人就少之又少了。

就算現在,象拔蚌也上不了美國人的餐桌,超過90%的象拔蚌。都空運到了港島和中國其它各地。

做象拔蚌的生意實在賺錢,當地捕撈象拔蚌的公司一直也滿足不了中國對象拔蚌的旺盛需求。

是中國的旺盛需求把象拔蚌的價格給揚起來了,目前象拔蚌市場的價格還在走高。

美國當地捕撈上來的象拔蚌一磅只賣十個美元,到了中餐館的價格就變成了150美金。

在倫敦的高檔中餐館里,如果你想品嘗這種美味,一隻一公斤重的象拔蚌會賣到200英鎊。

為什麼中國人對象拔蚌這麼樂此不疲呢?

至少有一個原因就是因為它長得象男性的特徵。

還有一個原因是能在席間上象拔蚌這道菜。還是一種身份的象徵。

隨著國內的經濟越來越好,消費能力也越來越強,其中的利益也越來越大,所以韓孔雀說的利益牽動人心,才是最根本的。

如果不能滿足一些人的利益訴求,是怎麼都會有人不滿的。

「我們在這裡說這些有什麼意思?要我說,這個世界就是強者為王,沒有本事,還想多吃多佔。被人打死都是活該。」吃完了第二隻象拔蚌,龍鱗打破了沉默。

「你也是這麼想的?」程軍看向韓孔雀。

韓孔雀放鬆了身體,倚在身後太師椅的靠背上,道:「這次是誰先動的手?誰先動的手誰負責,這個不算我韓孔雀耍賴吧?不管是誰,只要是無理取鬧的,全部拉出來槍斃好了。」

「你這還不算耍賴?」程軍有點氣結。

韓孔雀看著程軍,語氣堅定的道:「我到現在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猜到,有人想要動孔雀島。卻被我留在孔雀島上的人反擊。

也許是搶奪了你們的一些勢力範圍,也許是全部佔下了,不管發生了什麼情況,如果我這一方沒有理由,蠻橫出兵,霸佔了你們的財富。那麼我就處理我的手下。

如果是你們的親人朋友侵佔了我的利益,不是我這方理虧,那麼你們就不要說什麼了,再多說,我們以後連朋友都做不成了。」

「事實上是你的手下侵佔了我們的地盤。」程軍面色冷硬的道。

「程大哥。我們認識以來,一直相處的很好,沒必要為了這麼點事情,弄得這麼不愉快吧?」韓孔雀的臉色也變了。

「程軍,你怎麼說話呢?」程軍還想說什麼,卻被陳嘉義阻止了。

韓孔雀看向陳嘉義,苦笑道:「陳哥,你說說這次是怎麼回事。」

陳嘉義看著韓孔雀,點了點頭道:「既然你真的不知道事情的經過,那麼我就說說,事情的起因就在這裡,也不止是這裡,當年開發這片海域的時候,我們劃分了各自的海域,這片海域應該是屬於我的範圍。」

說到這裡,陳嘉義就停了下來,話不用多說,既然這裡屬於陳嘉義的範圍,而現在卻是被韓孔雀的手下事實佔據,那麼誰有理還用說嗎?

韓孔雀苦笑道:「這麼說還是我沒理了?那麼按照陳大哥的意思,現在我應該退出這片海域?」

陳嘉義張口欲言,不過龍鱗搶著開口道:「話不能這麼說,這片海域終歸是我們兄弟一快開發的,韓大哥自然也有權利在這裡。」

韓孔雀看向龍鱗,對著他點了點頭,而鄧輝卻出任意料的道:「我雖然加入的時間晚,但我也認為韓兄弟有理由在這裡出現。」

「你小人。」程軍氣結。

「我是小人?那你們是什麼?」鄧輝冷笑道。

韓孔雀再次轉向程軍:「程大哥,你認為我的手下不應該出現在這裡?」

這次韓孔雀的聲音已經變得冷厲,他看著程軍,眼中已經完全沒有了任何溫意。

程軍瞪著韓孔雀道:「怎麼?你的實力越來越強,財富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囂張了?」

韓孔雀看著程軍,好一會兒沒有說話,就在龍鱗剛想開口說話,緩和一下氣氛的時候,韓孔雀猛然站了起來,他身下的椅子,直接被他帶倒,當一聲摔在了甲板上。

「程軍,你代表你們家族,還是國家在這裡跟我說話?」韓孔雀連大哥也不叫了,直接開口叫名字,這讓程軍身後的所有人全都面色一變。

看到程軍胸口起伏,好像被自己氣到了,韓孔雀寒聲道:「那你說說,我韓孔雀有什麼地方對不起你們?彎島的勢力,尼桑的勢力,我早就得罪了,而西方勢力也對我圍追堵截,這些我都可以理解。

但你們對我出手,是我絕對不能容忍的,你就說說,是你們先對我出手的,還是我韓孔雀忘恩負義,先出手對付你們的?而你們,又有什麼理由出手對付我?

難道我就該死?**的,真當我韓孔雀好欺負,我告訴你程軍,誰跟我韓孔雀動爪子,我就宰了他全家,這件事情到現在也不算完。」

看到這些人的臉色一滯,韓孔雀剛才衝天的怒火,卻突然消失了。

他轉身扶起椅子,慢慢的坐下,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氣息,才開口道:「我早就說過,如果是我對不起你們,不管是誰,都都可以拉出來槍斃,但你們對不起我呢?

現在世界上所有人都知道我韓孔雀睚眥必報,所以和稀泥的說法你們連提都不要提,只要是對我韓孔雀不懷好意的人,我就要拔了它的皮,拆了他的骨,就算以國家的名義來欺凌我也不行。」

看到眾人全都不說話,韓孔雀再次開口道:「就說這片海域,陳哥,你只要再說一次這裡是你的地盤,我們就從此恩斷義絕,這裡是你的地盤?

當時我們劃定的地盤才多大?只有一個彎島那麼大,彎島有多大?加上周圍的專屬經濟海域,也不過十分之一個中國大小,就算這麼大的一片地盤,我們也沒有本事全部佔下了。

最後是怎麼處理的,這裡可是有兩個現成的正人,鄧哥算是個明白人,他是後來加入的,我們為什麼要分給他們六分之一的海域?

不是因為我們沒有本事全部佔下來嗎?六分之一的海域,給了兩股勢力,並且各自分配了經營範圍,有干博彩業的,有專攻旅遊業的,有做娛樂的,其他的有能源,有礦產,有做機械製造的,我們算是各自壟斷一行,全都是暴利行業。

那麼我侵佔了你們什麼?當時我們是怎麼說的?如果不清楚了,當時我們簽訂了協議,就是害怕以後出現問題,沒想到,這才多長時間,你們就打上門來了?所以,你們不仁,就不要怪我不義。」

「這片海域已經到達北半球,我們原來劃定的範圍在南半球,在尼桑國南部,現在這片海域已經到了尼桑東北部,經緯度都靠近加拿大了,如果這裡也能夠算作陳家的勢力範圍,那麼只是你陳家的勢力範圍,就比整個北美洲還大。」這個時候波香卡在一邊補刀道。

「我早就說過,乾脆的認錯怎麼了?反正不是我們出的手,既然家裡的那些人不消停,正好借著韓哥的勢力清除了,反正這六七十年下來,你們就算還是親人,血緣也很遠了,根本就沒有什麼感情,維護他們幹什麼?」龍鱗此時忍不住站起來道。

程軍猛然轉身,對著龍鱗大吼道:「你住口。」

「住口?程軍,平時看你年紀大點,為人也算厚道,我們叫你一聲程哥,你可不要拿臉不當臉。」龍鱗也冷下了臉。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