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帝王蚌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嗯,這個這裡很多人都知道,要知道,誰發現了一片象拔蚌的棲息地,都是可以自己管理養殖的,所以他們是最重視的。」船長道。 「他們是怎麼做的?」波香卡問道。 「普遍是先培育出小象拔蚌,在...

「看,那些人才是專業的,我想,讓這些人去採集鮑魚,肯定也是一把好手。+,」神龍號停下了之後,在接引韓孔雀和波香卡上船的時候,一些穿著潛水服的人,跳進了海中。

這些人肯定也是下海人,只不過他們捕撈的不是鮑魚和海螺,而是象拔蚌。

那些人戴著潛水鏡,配著大鉛砣子,而且還帶著根槍,這可是連接船上的高壓水槍,在水下就靠它,沖開泥沙刨飭出大號的象拔蚌。

大副老楊小心的操縱者漁船,慢慢的停靠在神龍號上的小型碼頭上,十幾米長的漁船,在神龍號上是那麼的不起眼,從這裡也能夠看得出,神龍號是多麼的龐大。

剛剛上了神龍號,兩人就看到有人露出水面,重新上了船。

「看見沒有,那名潛水員腰裡的簍子,也就是五分鐘不到就滿載而歸,他腰裡好幾個這玩意呢,怪不得這片冷水清潔的海域如此誘人。」波香卡道。

這名潛水員確實是滿載而歸,他下水只有四五分鐘,就帶上來了滿滿的收穫,而這個時候,神龍號上才剛剛放下一艘小型漁船。

捕撈象拔蚌的漁船還是小型漁船合適,這樣更方便潛水員上下船,這樣的小船,船的尾部裝載著潛水員使用的氧氣瓶、潛水衣、配重的鉛塊,還有潛水員在海底捕撈象拔蚌時,需要使用的高壓水槍和裝象拔蚌的尼龍網袋。

船長被留了下來,反正他們這次出海已經有了足夠的收穫,自然也就不急著回港。

等第一批象拔蚌送到了神龍號上,船長第一時間開始處理。

「這些全都是a級象拔蚌1看到那些金黃色長著長長的鼻子的象拔蚌,船長驚嘆的道。

這些象拔蚌鼻子部分的長度是身體的2倍或以上,鼻子很厚很粗、肉質緊密。顏色呈金黃色或淺黃色,可以明顯看得出來,這些象拔蚌的殼比較薄,顏色呈白色,還有一些是灰色。

此時這些象拔蚌全都在不停的呲水,看起來分外熱鬧。

剛捕撈上來的象拔蚌。都是在玩命的向外呲水,好像這樣可以讓天敵害怕一樣,當然,也很可能是嚇得。

雖然船長不是專業廚師,但對處理海鮮來說,他比很多高級大廚都要厲害,船長此時,已經有條不紊準備開始處理象拔蚌。

剛打撈上來的象拔蚌,新鮮的直噴水。這個時候吃最上脆感,於是擺開架勢操練起來。

船長先用小刀沿著象拔蚌的殼邊沿划斷,去處象拔蚌的肉內臟不用,然後用熱水微微一燙,再用冰水輕泡。

他很輕鬆就可以將象拔蚌的外皮去掉,並細緻的用洗刷子清除掉表面的黃色,接著在從象拔蚌的頸部下端切開為兩段,頸部的肉適合刺身生吃。下面的肉比較棉可以炒也可做湯。

等看清楚象拔蚌的兩個管子,船長從上至下一刀滑開。滑開后的肉,也可以直接片片,這樣蚌片比較個大,也可以再滑開一刀

,而用片刀法斜片象拔蚌,可以片出很薄的脆片。

當然。這些象拔蚌也是可以生吃的,只要放在冰水裡,略微把一下,撈出放在盤中,就可以直接食用。

這時穿著旁邊放著兩種蘸料。一種是醬油和綠芥末,另一種是他自己調的汁,這是船長用象拔蚌後面的軟肉做好的湯。

「象拔蚌無論做成刺身,還是下火鍋,或煲湯,都是很好的,每一種做法,都可以讓你領略到象拔蚌的鮮甜,都能令人印象深刻,這才讓它的身價不菲。」船長一邊處理一邊道。

「這麼多吃法?那麼怎麼做最好吃呢?」韓孔雀笑著問道。

船長慢條斯理的道:「象拔蚌的吃法有多種,最爽口的當然是刺身,這樣方能留住蚌肉的爽脆,吃時稍蘸帶芥末的醬料,味重的芥末恰能襯出蚌肉的鮮甜。

冬天也有人喜歡涮火鍋吃,只是烹制象拔蚌熱菜宜旺火速成,火候寧欠勿過,否則蚌肉容易變老發軔,口感要差許多,所以涮肉最好拿個漏勺裝上,入沸騰的湯底10多秒鐘后迅速起鍋,這才不失刺身的原味。」

「你們看這個,這個就是小的象拔蚌,是不是很萌,很可愛?」船長拿起一枚象拔蚌,這個看著像是普通的貝類,而不像成年的象拔蚌那麼異類。

「這就是象拔蚌小的時候,這些要從現在就要注意培育,要知道,光捕撈象拔蚌可不行,由於象拔蚌成長期太漫長,基本上20-30年才能長大,所以我們吃的每一個象拔蚌都很不易啊1

韓孔雀點頭道:「是啊!現在都講一個可持續的利用大自然,我聽說美國和加拿大的當地漁民,就用了不少增殖象拔蚌的方法。」

「嗯,這個這裡很多人都知道,要知道,誰發現了一片象拔蚌的棲息地,都是可以自己管理養殖的,所以他們是最重視的。」船長道。

「他們是怎麼做的?」波香卡問道。

「普遍是先培育出小象拔蚌,在有計劃的投放到理想海域,多少年後觀察它們成長,這樣也可以達到這一批象拔蚌的統一性。」船長道。

雖然他手中沒有象拔蚌棲息地,但他認識的不少船長都有,畢竟這裡這片象拔蚌棲息地實在是太多了,雖然數量不少,但這個玩意可不便宜,所以不管是誰佔據了,都會珍視。

「這就需要一個強力的政府了,只要立法保護,加上各個行業協會的監管和協調,自然就能夠保持一個行業的健康發展。」波香卡道。

在野生海洋資源保護方面,這一點尤為重要,韓孔雀也知道。

為保持野生象拔蚌資源的可持續利用,加拿大政府規定,每年的象拔蚌可捕量配額量,為探明總象拔蚌生物量的1%,目前大約為1600噸,並平均分配給55個漁民。

捕撈象拔蚌沒有明確的捕撈期,全年都可以捕撈,漁民們可以根據氣候、水溫等自然條件和市場價格,來決定何時捕撈、捕撈多少,只要全年捕撈量不超過其全年配額即可,用不完的配額還可以在這些漁民之間有償轉讓。

另外,為對野生象拔蚌資源及時補充,協會還出資每年人工繁育一定數量的象拔蚌幼苗,長到一定規格后再播撒到象拔蚌充分捕撈的水域,以便是該水域的象拔蚌資源可以更快地恢復。

這種制度現在已經在孔雀島上實施了,而因為這片海域有十二位東家,所以就出現了規則的破壞者,恐怕這才是催動這次孔雀島大規模軍事行動的主要原因。

到了這個時候,韓孔雀已經想明白了,他組建了一個龐大的利益共同體,陳嘉義他們也捆綁了太多的既得利益者,其實這次的碰撞,就是這兩個利益集團的碰撞。

如果是一年前,韓孔雀這邊的利益集團肯定碰不過陳嘉義他們十一家,但現在,經過一輪輪快速擴張之後的孔雀島財團,還真是不懼他們。

剛剛處理完一隻象拔蚌,還沒等韓孔雀品嘗,陳嘉義、龍鱗、程軍、劉鳴玉等人就走了過來。

「來了?」韓孔雀站起身,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陳嘉義苦笑了一聲道:「沒想到我們在場見面居然是這種情況之下。」

鄧輝從後面走了出來,過來就在韓孔雀的肩膀上拍了幾下:「這樣見面也不錯,誰讓那些孫子不地道呢?」

韓孔雀搖了搖頭道:「坐下一塊吃點吧1

「這玩意就是象拔蚌?」鄧輝笑嘻嘻的直接坐在了韓孔雀身邊。

「我要這隻大的。」龍鱗跟韓孔雀沒有太多客氣,也沒有因為這次的事情生分,他比陳嘉義的表情自然多了。

程軍的臉上則嚴肅的多,韓孔雀無奈的搖了搖頭,沒有管他。

這兩個大號的象拔蚌被龍鱗和鄧輝一人一隻分了。

而韓孔雀沒辦法,只能自己動刀,自己動手豐衣足食,把象拔蚌片成薄片、配上船長兌的汁,就可以吃大餐了。

「味道確實不錯,怪不得這東西賣的那麼貴。」鄧輝道。

龍鱗也一邊吃一邊道:「比我們家飯店裡做的地道多了,就是這東西的樣子不太受看。」

「這東西最先是在美國和加拿大發現的,原來當地人就從來不吃這些東西,只是後來過去的中國人多了,才開始吃的。」鄧輝也是一邊吃一邊說話。

陳嘉義開口道:「這也有政策的原因,模樣古怪的象拔蚌,雖然難入得了美國本地食客的法眼,但在中國取消對美國西海岸貝類產品的進口禁令之前,國內也是很少見到的。

等到國內取消對美國西海岸貝類產品的進口禁令,『捉拿』象拔蚌才從美國當地人日常的一種樂趣,瞬間變成了『淘金』的機器。」

「這可是帝王蚌,值錢是肯定的。」龍鱗很快就吃完了一隻,接著又讓船長再給他弄一隻。

雖然龍鱗說的很籠統,但還不得不承認他說的有理,象拔蚌的模樣,首先讓人們必須承認,它能有個「帝王蚌」的諢號不是毫無道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