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世事維艱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珍饈原料。 「!今天開局還不錯。」約莫半個小時后,兩個人浮出海面,船長托起網兜,用力一抖。十幾隻黑色的海參,和零散海螺便懶懶地躺在了船艙內。 「你們潛了多深?」波香卡問。 「...

下海人是一群常年在水下勞作的漁民。

他們身穿潛水服,口含呼吸器,手拿網兜和鉤,在水下的危險環境中捕撈海參、海膽、海螺、石斑魚等海產品,通過常人難以想象的艱辛勞動,收穫著、生活著……

當我們大快朵頤美味野生海鮮時,殊不知諸如海參、海膽等海產品,並不是一網下去就能輕易打撈上來的,而是要靠具有專業技能的漁民,潛入海底一點一點捕撈。

在國內一些生產珍貴海鮮的地方,就居住著這麼一些漁民,他們自稱「下海人」,常年背負著人們難以想象的危險與艱辛,靠捕撈海底的海鮮為生。

他們漫遊海底,采海參拾海螺,只要是有價值的東西,他們全都能夠捕撈上來,這些人是專業的,可不像是韓孔雀等人那樣,只撿自己認識的,認為有價值的捕撈。

「看來下海人才是專業的,你做沒做過下海人?如果你能夠認識水下的所有有價值的海鮮,我就再帶你下去一次,正好也學學下海人搜刮地皮的本事。」韓孔雀笑著道。

此時正是秋季,可謂秋高氣爽,微風吹拂,這船上,這裡算∫是國內少見的,保存較完好的自然生態海域之一,自然有著豐富的資源,所以韓孔雀才會這樣說。

「雖然沒有仔細探查,但通過下的幾網,捕撈上來的漁獲來看,附近海域盛產無針烏賊、梭子蟹、海膽、石斑魚、龍蝦、鮑魚等,可以說下面遍地是寶,如果我們有了您的本事,這些寶貝可全都是俯首可得了。」船長笑著道。

眼前,碧綠的海水波光粼粼,肉眼可見水下小魚來回遊動。相比腰上圍上10餘公斤重的鉛塊腰帶,還要戴上潛水鏡,口含呼吸器,跟著韓孔雀下水可就輕鬆多了。

聽到韓孔雀再次答應帶自己下水,船長自然高興,他手拿鐵鉤和裝海鮮的網兜。縱身一躍,隨著韓孔雀潛入水中,很快就不見了蹤影。

潛入海中的他,韓孔雀只是看著,而穿著則左手拿網兜,右手持鐵鉤,漫遊在水下。

透過能見度僅幾米的海水,看見礁石上的海螺,先用鐵鉤搗松。然後裝進網兜。

遇到泥砂中的海參,船長索性將鐵鉤換到左手,右手直接抓起放入網兜。

如此反覆,在海底漫遊,尋找海鮮大餐上的珍饈原料。

「!今天開局還不錯。」約莫半個小時后,兩個人浮出海面,船長托起網兜,用力一抖。十幾隻黑色的海參,和零散海螺便懶懶地躺在了船艙內。

「你們潛了多深?」波香卡問。

「差不多三四米。」船長踩上吊環跳上船來。

「這邊這片海域還不算深。所以沒有去更深的海域,第一次我們可是潛下了有一二十米,那裡海參和鮑魚更多。」船長有點遺憾的道。

剛才潛下去了,才發現海水並不深,但這邊的海產卻不少,所以他捕捉滿了手中的網兜。也就只能上來了。

「秋天是水下捕撈淡季,就算原來我在家鄉,一天也可捕撈一二十斤海鮮,效率高的話有五十斤左右,但今天下去了那麼一會兒。就捕撈了上百斤了,這還真是沒法比啊1船長感嘆的道。

取下潛水鏡和帽子,船長用手抹了抹臉上的汗水,一百多斤海鮮,加上海水的重量,以他此時的體力,也只能帶這些上來了。

「這還真是一門好手藝,船長,你這麼了解,是不是年輕時干過?」小林問道。

「怎麼?你想學?就怕你吃不了這種苦啊1船長道。

坐在甲板的椅子上,船長黝黑的皮膚,健碩的身體,就好像在發光一樣,他雖然很累,但說起話來鏗鏘有力。

「我們祖祖輩輩都是漁民,很多人都擅長潛水。」作為土生土長的南海島苗人,他10歲那年他就能不用任何設備,僅靠閉氣潛水抓海參。

他18歲參軍,退伍后常年在外漂泊,打過工也做過生意。

現在50歲了,又來到了孔雀島上,憑過硬的潛水本領,靠捕撈海鮮過日子。

「年輕時雖然能夠潛水,但那個時候海鮮很多,也沒有那麼多人吃,所以也就沒有必要專門下水捕撈這些東西,也只是最近十幾年,海鮮越來越貴,才又做了幾年,要不然我們腳下這條船我也買不起。」

知道小林想要學潛水,又看韓孔雀和波香卡好像很感興趣,所以船長就說了起來。

潛水自然是很危險的,他們最怕「斷氧」或被卡在岩石中。

孔雀島附近海域的漁民大多在水面捕魚,所以他們更需要「下海人」,下海人專門從事海中潛水作業,以撿撈海床和礁石上的海產品為生。

「一般來說,45歲已經是『下海人』的年齡極限,可我今年50歲了。」船長嘆息道。

在這裡,他認識的很多漁船上,會潛水的很多,但只有3人曾經做過「下海人」,年齡最小的是他弟弟,今年也已47歲。

「如果不是出於無奈,誰會選擇做這個事呢?」

潛水捕撈,一干就是一天,七八個小時泡在海底不停地捕撈,對體能要求高,很多年輕人根本吃不了這個苦。

而潛水作業稍不留神就有生命危險,所以很多年長的人,也不願意年輕人干這個活,因為年輕人幹什麼都容易分神,這在水下是很危險的。

「干這行最怕的就是『斷氧』或被卡在岩石中。」船長指著身邊的「氧氣機」,上面連著一條百米長氣管。

這條管就是潛水員的「生命線」,一旦彎折或斷掉,就意味著海下捕撈者「斷氧」。

他也曾經遇到氣管彎折的意外,幸好當時反應快,猛拉氣管,被船上的搭檔發現,及時把他拉出了水面。

另外,寒冷對捕撈人也是一大考驗。

每年12月到次年3月是海參、海螺等最肥美的季節,也是水下最冷的時候,海水冷得刺骨。

「有時候手指腳趾凍得快沒知覺了,才浮出水面休息一會。」船長說道。

聊著聊著,不覺已到了中午時分,此時他們所有人都還還粒食未進。

「老楊,趕緊過來幫把手。」船長喊的老楊,就是大副,也是他的同鄉。

大副老楊前幾年也當過「下海人」,不過嫌錢少又辛苦,才沒幹了。

如今在這孔雀島上,現在跟著他,靠接待來島遊客和偶爾出海打魚謀生,只是不到兩個月,就賺夠了他一輩子的養老錢。

吃水不忘打井人,船長能夠來這裡,是同鄉幫的忙,而他富裕了,自然要幫助同鄉,所以大副老楊和小林都來了,算是他對同鄉的回報。

而這種回報,卻是韓孔雀和波香卡最想看到的,波香卡歡喜,自然是因為這些都是她的族人,他們能夠互相幫助自然是她願意看到的。

而韓孔雀,自然是希望他們都有所牽挂,只要有所牽挂,就會老實的接受島上的統治,不會隨便破壞現在這種安定團結的大好局面。

「捕撈海鮮不賺錢嗎?」韓孔雀問道,捕撈了幾年海參,居然才買了那麼一艘小船,要知道他們島上的漁船可是很便宜的。

「不怕你笑,除去成本,一年到頭平均月收入才十來萬元,這還是沒有出意外的結果,而家裡幾個兒子都要結婚,幾十萬元現在還真不算什麼。」

船長給韓孔雀算了筆賬:他去年一整年僅有102天能下海捕撈,像海螺平時一公斤才賣20來元,一天的收穫還要兩個人分。

而今年到目前,據大副老楊說,他們家鄉的那些漁民,下海捕撈還不到70天,收入就更少了。

而這在國內沿海是普遍現象,到了現在,國內沿海的很多漁民,都已經上岸了,所以孔雀島招收漁民的時候,才會有很多人前來,而最先前來的,都是一些十分自信的老漁人。

「我們是靠天吃飯的,天氣好才能下海捕撈,如果天氣不好,只有閑在家裡。」大副老楊道。

船長笑呵呵的道:「下海捕撈也要看『水花命』,運氣好碰到海鮮多,技術好的也能捕到石斑魚等高價海鮮,運氣不好,啥都撈不了多少。

而像這裡這樣,有著大量海參、鮑魚、龍蝦、生蚝、象拔蚌等珍貴海產品棲息地的海域,國內很少見,就算原來有,現在也被破壞的很嚴重了,所以在國內的漁民都不好過。」

「是啊!世事維艱啊1波香卡道。

「所以才能顯現出這裡的好。」船長道。

「這裡再好,也要我們有本事守祝」韓孔雀也嘆息道。

「只要膽大心狠,就沒有守不住的,我們不欺負別人,但也不能讓別人欺負了。」小林則比較年輕氣盛,所以說話比較沖。

大副老楊好像想到了什麼不好的事情,此時臉色有點古怪的道:「人當然是膽子大點好,就算是做『下海人』也要有『水膽』,如果沒膽量,那也是白搭。」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