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生蚝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因為生存的地區環境不同,這種深海蚝的顏色、形狀和味道都不一樣。」 說著,船長已經打開了一個深海蚝,生吞了下去,幾口咽下。 船長再次吃了幾個,等看到韓孔雀和波香卡都盯著自己的時候,船長才...

三文魚也叫撒蒙魚或薩門魚,是西餐中較常用的魚類原料之一,這主要是因為飲食習慣的不同,西方人不喜歡帶魚刺的魚類,而三文魚身上幾乎沒有魚刺,就算有些那也應該叫魚骨,也可以叫刺,很少,也很稀鬆。,

在不同國家的消費市場三文魚涵蓋不同的種類,挪威三文魚主要為大西洋鮭,芬蘭三文魚主要是養殖的大規格紅肉虹鱒,美國的三文魚主要是阿拉斯加鮭魚。

在國內只有大馬哈魚,大馬哈魚一般指鮭形目鮭科太平洋鮭屬的魚類,有很多種,我國東北產大馬哈魚和駝背大馬哈魚等。

「看這些魚具有橙色條文,應該在產卵期,看來我們有福了。」船長一邊看著那些魚,一邊比劃著道。

三文魚為溯河洄遊性魚類,溪中生活15年後,再入海生活24年,產卵期為8月至翌年1月。

「就算這裡有再多的三文魚,我們好像也留不下吧?」韓孔雀道。

三文魚是洄遊魚類,是在淡水河流和海洋之間流動的,而他們這裡卻沒有淡水。

「這可不一定,也許我們孔雀島海域除了藍鰭金槍魚之外,還能形成一條三文魚產業鏈。」船長看著波香卡在笑。

波香卡開口道:「我們的改造工程可不小,現在孔雀島主島附近,已經開發出來了好幾條淡水水系,這些淡水本來只是供島上的人使用。

現在也許需要專門改造出幾條淡水河,適合三文魚洄遊的淡水河,加上我們那裡的水質,也許能夠把這些三文魚吸引到孔雀島北部海域。」

「北部海域能夠到哪裡?」韓孔雀笑著道。

波香卡道:「怎麼也能夠達到加拿大的經緯度。」

韓孔雀嘆息了一聲,沒有在說話,加拿大的經緯度。已經達到了尼桑本島的位置,最主要的是那片海域絕對超過了當初分給陳嘉義他們的那片海域。

現在波香卡表露出來的野心,應該不是她自己有,而應該是代表了孔雀島上絕大部分高層的意見,甚至是他整個韓氏家族的意見,這樣一來。他還能說什麼?

「三文魚溯河產卵洄游期間,它們跳越小瀑布和小堤壩,經過長途跋涉,千辛萬苦才能到達產卵場,而且還不攝食,這種環境可不容易改造。」船長開口道。

波香卡知道韓孔雀的心情肯定不會很好,所以改變話題的道:「只要肯花費代價,什麼困難都可以克服的。」

「這樣一來,是不是我們連加拿大也得罪了?」韓孔雀苦笑道。

「得罪他們到不怕。只要能夠通過重重困難,留下這些三文魚就好。」波香卡到。

船長也皺著眉道:「如果要複製三文魚的洄遊路線不難,如果要複製洄遊路線上的食物鏈,可就難了。」

每年大概是7月10月間,會有成千上萬條三文魚,到加拿大佛雷瑟河上游的亞當斯河段繁衍後代。

它們都是從太平洋逆流而上而來的,行進的過程是逆流而上,而且每行進一個階段就有一個層梯式的「增高」。

到一個「層梯」。就好比我們上台階一樣,需要邁步向上。

而魚只能靠身體不停地跳躍。才可能達到下一層梯,這就如同鯉魚躍龍門一樣。

因為特殊的環境及三文魚特別的產卵習慣,必須要到達這個長距離高海拔層梯的上游,才可以產卵。

所以它們所躍的不僅僅只是一兩層的「台階」,而是很漫長的迴流之路。

在這些台階上面,會有許許多多即將冬眠。需要補充食物的熊,這些熊會叼住因跳起而露出水面的魚兒,所以也會有許許多多的魚死於熊逐漸肥大起來的肚子里。

只有經歷過層層難關后,三文魚才可以抵達最上游的一個平靜的湖面產卵,產卵后。三文魚死亡,結束它的一生。

還有一些鳥類會食用三文魚們辛苦產下的卵,供給自己生存。而三文魚死去后,

它們的屍體會供許多動物食用,也有一些類似狼的陸地動物會叼著三文魚,在森林內覓食。

而食用后,陸地動物則會將剩下的殘骸留在那裡,隨著時間的流逝,殘骸慢慢腐爛在地里,成為大樹的養分,幫助森林成長得更加茂盛。

孵出的小魚苗將會重新回到海洋,成長之後,它們又會沿著長輩走過的路成群洄遊,奇怪的是它們總是能準確找到母親產卵的地方,重複同樣的悲壯!

而這樣的生命輪迴是不太容易打破的,所以韓孔雀到是不太看好這裡的三文魚的經濟價值,如果現在捕撈了是沒問題,想要讓它們改變洄遊路線,恐怕不容易。

「你還別說,這裡的生蚝還真不錯,也許我們島上又要增加一個特色產品了。」船長這個時候,已經把對三文魚的注意力,重新放到了生蚝上。

這裡的暗礁上,到處都是石蚝,船長的手法老練,很容易就採到了不少,而且他不止是採集,還一邊采一邊吃。

「真的那麼好吃?」看船長吃的那麼香,就連韓孔雀也忍不住想要嘗一嘗。

「當然好吃,產自塔斯馬尼亞的生蚝,就是這種太平洋蚝,是餐廳最受歡迎的生蚝品種之一,你們應該知道,澳洲的生蚝是很出名的。

塔斯馬尼亞州位於澳大利亞南端的外海,地處南大洋洲抵達南極洲的最後一站,海水清冷,使得該地區的生蚝肥美爽脆,嫩滑。

你看這個,蚝殼呈白色,吃到嘴裡,味道清淡爽滑,先咸后甜,后味有水果和黃瓜的氣息,肥瘦適中,海水味比較淡,就算小個頭,也有大味道。」

船長說著說著,又吃了幾個,吃的滿嘴汁水,讓看的韓孔雀也不盡嘴中開始分泌大量唾液。

看到韓孔雀和波香卡都被他的話吸引,船長再次開口道:「我們深入海中看看,看看深海當中還有沒有生蚝,如果有,質量肯定更好。」

韓孔雀也想看看,所以帶著兩個人,迅速下沉,很快就沉入了七八十米深的海水當中,而在這裡,還真就發現了不少牡蠣。

「這就是深海蚝。」

韓孔雀看過去,發現這種深海蚝,跟剛才的生蚝完全不同,最起碼個頭大了不少。

「這種深海蚝以吃深海海藻為生, 個頭很大,深黑色貝殼比較容易辨認,口味豐富濃烈,回味中充滿礦物和金屬味道,后味持久,因為生存的地區環境不同,這種深海蚝的顏色、形狀和味道都不一樣。」

說著,船長已經打開了一個深海蚝,生吞了下去,幾口咽下。

船長再次吃了幾個,等看到韓孔雀和波香卡都盯著自己的時候,船長才姍姍的開口道:「實在是太好吃了,你們要不要嘗嘗?這是真的好吃。

這種深海蚝,吃起來口感濕潤,感覺非常好,你們看裙邊部分較長,蚝肉肥瘦適中,這樣的,初入口能感受到濃郁的海水味道,而後是淡淡的甜味,並帶有純凈、清新的餘味。」

韓孔雀看著船長手中的生蚝,它身體修長,不過因為裙邊有點青綠色,所以看著感覺有點不好,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讓很多人不敢嘗試。

韓孔雀在船長的誘惑下,終於忍不住吃了一個,果然,蚝肉質爽脆,先咸后甜,餘韻非常甜美,可以說甜味、蚝味、鹹味配合平均,肉質爽口。

這種生鮮吃起來果然爽口,有甘甜的海水味和海草的味道,肉身比較脆,尤其是蚝裙的邊緣,特別爽口,吃完之後口腔會殘留青瓜味。

「我沒騙你吧?是不是很爽口?族長,你也可以嘗試一下,其實生蚝是可以製作刺身的,而刺身都是生的,這樣生吃並沒有想象的那麼可怕。」看著波香卡也盯著他手中的深海蚝,船長開口道。

「這個也能夠製作刺身?」韓孔雀好奇的問道。

「當然,很多海鮮都是可以製作刺身的,若將生蚝做成刺身而非炭燒,是需要足夠新鮮和卓越的品質,一般廚師對食材就十分挑剔,而我們這些常年生活在海上的漁夫,自然是吃最好的。」船長嘿嘿笑著道。

最後他解釋道,如果不能保證品質的食材,怎麼敢隨便吃生的呢?

尤其是海鮮,一旦不新鮮不幹凈,可不是鬧著玩的,正因為如此鮮有的食材,烹飪變得異常輕鬆,只需要用澱粉和鹽水清洗,然後放入冰桶冰鎮,異常肥美的海鮮就輕鬆誕生,肥美汁甜,讓人胃口大開,深深陶醉。

這種簡單的吃法,對他們船員來說,是很適合的,只要將生蚝的肉翹起,用生粉水反覆沖洗,洗凈後用放入加了鹽水的沸水中焯過,迅速放入冰塊和涼開水中浸泡,時間約10分鐘,再用用芥辣和生抽調汁,10分鐘后把生蚝從冰桶中拿出擺盤即可食用。

因為他們常年生活在海上,自然知道什麼樣的生蚝品質卓越,所以挑選這些優質食材製作刺身,就不需要繁複的烹調,只需用生粉水洗凈,做好處理即可保持原味的新鮮。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