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以傷換傷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刀王對著那大理石便是剛猛的一記大手櫻 碎石屑的飛濺,激烈而迅速的交手。 原本就顯得昏暗的光芒中,韓孔雀加快速度。他的身形走動如幽靈,一時之間也能看清刀王打出的驚人攻勢。 但隨著...

如果沒有玉髓,柳絮和黃山的戰力不會急劇提升,沒有他們兩個的幫助,韓孔雀必然會被纏在羅、布泊。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

柳絮在羅、布泊,說明他們只能在魔都和羅布泊互通,沒有人知道,之前柳絮就曾經得到了一副墨蓮圖,而那副墨蓮圖,也是能夠溝通混沌空間的。

有了混沌空間作為中轉站,韓孔雀現在已經打通了羅、布泊、魔都和孔雀島的聯繫,所以他現在才會出現在這裡。

就在韓孔雀大笑的瞬間,那刀王一聲暴喝,身形如戰車般的推進,朝著韓孔雀的方向碾了過去。

此時刀王毫不起眼的身形,突然變得巨大,讓他的攻擊更顯堂堂大氣,猶如紅日之升,一般人的人擦著碰著恐怕都難以承受。

黃山和柳絮也是走的大開大合兇猛剛毅的路子,但在刀王的面前,卻是力量、氣勢都被比過去。

力量先且不說,能以內力推動如此龐大的身形,在輕功上造詣絕對不低,由此可見,他的功力絕對不凡。

天生巨力的韓孔雀雖未與其正面交手,但此時真打起來,恐怕也是遜色於他的。

此時這巨大的身形直接推向韓孔雀,拳腳之中,地面上厚厚的大理石地板轟然破碎。

他的速度太快,韓孔雀只能聽到那邊狂暴的攻勢,他只能憑藉感知跟他交手。

這樣的敵人,韓孔雀還是第一次遇到,「啪啪」的兩下交手,然後便是刷的一劍,刀王全力一掌下劈,地上一張不鏽鋼長椅,轟然短碎,氣浪飛滾,無數碎屑擊打著不遠處的牆壁,而刀王抓起半截不鏽鋼長椅,就砸向桑

那青石、長椅都像是在半空中停了一停。韓孔雀的側臉也在昏暗中閃了一閃。

大理石退回,而刀王對著那大理石便是剛猛的一記大手櫻

碎石屑的飛濺,激烈而迅速的交手。

原本就顯得昏暗的光芒中,韓孔雀加快速度。他的身形走動如幽靈,一時之間也能看清刀王打出的驚人攻勢。

但隨著一兩次呼吸的過去,視野之中,也終於能夠辨認出屬於韓孔雀的身影,他的身形走動。在刀王那純粹的巨力之下,躲閃間竟不顯得飄忽,而是極有章法的進退趨走。

浮動在他身邊的煙塵與他的身形相合,看起來至綿而至柔,又往往在出手間,揮起足以與刀王相抗衡的磅巨力。

如果說刀王像是不斷爆發的火山,波及四周,遮天蔽日,而韓孔雀在此時看起來,就像是一條至柔而又至剛的巨蟒!

他的出劍並不頻繁。拳腳的力量不是與刀王完全的硬碰,卻總能將一切的攻擊吞噬下去,偶爾的一劍,更像是鋒利的獠牙,每一劍都毫無徵兆地直刺刀王的必救之地。

砰的一聲,一顆石子打在遠處的電燈上,將燈罩打碎,爆出一連串的火花。

兩人交手的方寸之地幾乎變成毀滅的渦旋,最主要還是刀王的力量,一拳一腳的波及甚廣。被他打斷的大理石地板,在兩人之間,只是眨眼的片刻就轟轟轟轟的飛舞了四五下,然後化為無數大大小小的碎片。散落在周圍,其中一顆將不遠處的牆壁砸出了一個大洞來。

兩人的交手力量極大,打得也是飛快。

旁邊的大廳中,一干人等看得目瞪口呆,

此時躲在大廳之中,通過監控畫面看著戰鬥的韓家眾人。也全都睜大了眼睛愣愣地站在那兒,看著這非人般的交手,他們根本想不通,韓孔雀怎麼能擋住這種攻擊的。

韓家眾人全都是普通人,原來就算知道韓孔雀力氣很大,但也沒有大到這種程度吧?

而對於大廳之中那些軍人,這一切就顯得更加驚人,超凡入聖的內力,剛猛的招法,一記記的重拳、鞭腿,將人的身體推上旁人難以企及的巔峰。

韓孔雀的身體力量、皮膜筋骨都已練得渾然如一,普通的刀劍斬上去都難以傷到他,所以他才能夠在這麼強烈的勁風之下不損分毫。

當然,這一點就算韓孔雀自己也不知道,畢竟沒有人,閑著沒事試驗一下自己的身體強度,到底能不能擋得住刀劍。

他的功夫更像是與天地相合,在那種毀滅性的攻擊下,如巨蟒、如深淵般的吞下所有攻擊,還能還以顏色。

密集的交手還不算久,轟隆隆的巨響之中,方才被石塊砸出一個大洞的院牆,在兩人的騰挪間挨了刀王兩拳一腳,半堵牆壁都在崩塌。

巨大的煙塵中,交手還啪啪的打得激烈,刀王的腳步在地上推、踩、蹬,轟轟轟轟的連續推出五步,原本在後退的劍光也刷的刺出驚人的漣漪,又是一點血光,只聽刀王「啊哈」猛然間出力。

這一擊沒有打出爆響聲,聲音就像是被湮滅了一般,然而在下一刻,韓孔雀的身影被打得飛退而出,他的步伐向後,腳步連點,煙塵中,刀王那變大變胖的身影轟然衝出!

韓孔雀掉頭便跑,然而刀王中了一劍,才取得的優勢,哪裡會這樣放棄,他此時沖勢已成,幾步之間,距離迅速地拉近,巨大的力量從後方碾壓而來。

韓孔雀足尖一點,猛地躍起,刀王的重拳朝著她的身體幾乎是攔腰打來!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砰的一下,韓孔雀的身體結結實實的被打飛出去!同時綻放的,還有刀王身上驚人的鮮血!

武者比斗,最忌離地,然而就在先前那一瞬間,韓孔雀的身形在奔跑中躍起,足尖在後,身體在前,是一式「撥草尋蛇」的姿勢。

而就在刀王攔腰打來的瞬間,他也猛地回過了頭,揮手之中,長劍如鞭,直揮向刀王那因出拳側身而暴露出來的後背。

冷澈的殺意便如排山倒海般的斬來!

韓孔雀長劍脫手,刷的直接劈開刀王的後背,而他的身體同樣被打飛在空中,翻滾了好幾下,砰的落地,將地面上的大理石都踩得鬆動。

而後站起來,抹去嘴角的鮮血:「不愧是刀王。」

「你總算是明白了。」刀王掃了一眼自己身上的傷,輕聲道。

韓孔雀苦笑:「雙手如刀,以自己的身體為刀,刀王名不虛傳。」

「沒有什麼武器,能比的上自己的身體。」刀王站在前方三丈遠的地方,往後方看了看,白森森的牙齒露出來,雙眼已經變得通紅。

而後雙手擴展了幾下,背後的鮮血竟就那樣止祝

不過,此時他整個人已經由怒目金剛,變得如凶獸般猙獰。

這個時候,他已經完全明白,眼前的年輕男子,確實是被他激怒了,也是因此,此刻已然打成不死不休的局面。

方才那一下,他背後中了重重的一劍,對方身上挨了一拳,內傷對外傷,誰的比較重,還真的很難說。

這麼多年來,他經歷了數次大戰,然而沒有一次,有人將他逼到了這種地步,或許在他曾經的想象中,對上波香卡時,自己有可能變得如此狼狽。

然而在波香卡之外的其它宗師,即便是帝都那些隱世不出的強者,又或者是曾經預想過的,身體完好的魔宮宮主,他都不認為自己會陷入這等窘境。

最重要的,他輸不起……

夜風拂過,燈光忽明忽暗,前方的韓孔雀已經失去武器,然而目光卻如同已經死去的深潭般冰冷,帶著足以與刀王眼中殺意相抗衡的漠然。

韓孔雀擦去嘴邊的血,就那樣朝他走了過來。

刀王呼的吸入空氣,然後,轟然衝出

以他的力量,他知道自己會贏!

兩人之間不知道已經交手了多少招,然而論起打鬥的時間,還不算很長,也就在此時,兩人的招式,衝撞在一起!

砰的一下,激蕩而起的大理石地板,在韓孔雀的身上碎得四分五裂,接著,又是一聲完全不明所以的炸響,刀王倒飛了出去,血肉飛濺在光暗交替的大廳里。

走廊之中罡風呼嘯,兩名高手決戰正酣,旁邊一座電梯被刀王的拳勁波及,轟隆一聲墜下。

而失去了手中兵器的韓孔雀與刀王空手搶攻,竟絲毫不顯弱勢,他的身形依舊如靈蛇巨蟒,步伐、掌間彷彿撥動了天地間的一汪深潭,勁走成圓,一輪搶攻。

原來韓孔雀休息的是虎拳,但面對同樣陽剛大氣,威猛無匹的刀王之時,韓孔雀只能使用柳絮的身法,而用來對戰的功夫,卻是蛇拳。

韓孔雀也只能用自己最熟悉的形意拳,來對付刀王這種宗師級的高手。

韓孔雀不管是在內力,還是在身體素質上,都要強過這個刀王,而在身法招式上,卻不如刀王老練,特別是刀王以一雙拳頭,化為雙刀,更是讓韓孔雀應付不過來。

不過,就算這樣,以傷換傷之下,韓孔雀還是在刀王的手臂上、肩膀上連拍了兩掌,發出的是皮鼓一般的沉悶轟響。

落在一眾普通高手眼中,那是掌法之中最為狠毒的挫骨掌,打的是滲透勁,觸物即崩,跟分筋手同樣陰毒。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