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死亡之鏈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大,人影衝殺中,胡珂原本還在狂奔,陡然間便被迫成了守勢,之後空中劍勢又是一揮。 大雨之中,黃山的隨手出劍,近乎藝術感的華美,被迫停的雨水在空中刷的停留一瞬,形成一條直線,激射的水光足足要飛出幾...

從今天晚上攻擊韓孔雀等人的宿營地開始,他們便遭了厄運,先是柳絮,后是黃山和韓孔雀,不管是哪一個,都對他們是一個巨大的威脅。←,

遭遇黃山,猝不及防之下,好幾人喪身在黃山的唐刀之下。

此時他知道事情緊迫,想要組織人圍殺黃山,但周圍身影混亂衝撞,拳風呼嘯,血花綻放在眼前,人的身體撞上周圍砂石,衝破岩石,在夜色下,將戰局延綿開去,只留下斑斑血跡。

這樣的情況下,他們什麼也做不成。

「走1感覺這樣的混戰,他們沒法取得人數的優勢,胡珂當機立斷道。

不過,這樣的機會,黃山可不會放過,他根本沒有走遠,現在看到胡珂向自己藏身之處闖過來,自然是要給他一個狠的。

砰的一下擋開胡珂撞過來的一記肘擊,在小腹上的那一拳轟過來之前,將他整個人震開。

然後又是擒拿、鎖扣,將胡珂的胳膊纏住的同時,拽著他往前撞去。

胡珂單手撐住前方岩石上,另一隻手猛然以大力解套,連環重拳朝著他身上打過來,黃山同樣以重拳還擊,後方有人偷襲過來時,被黃山一柄大刀揮斬逼開。

火辣辣的疼痛,腦內的麻痹感,沸騰的鮮血,支撐著胡珂,但身體之上,確實已經是傷痕纍纍。

胡珂拳重無匹,而那些黑袍人詭變輕靈,但真論武藝,沒有一個是在黃山之下的,周圍的黑袍人也是精銳,個個不弱,以一敵眾。黃山難有幸理。

不過,借著周圍的地勢,黃山的偷襲,在瞬間爆發的衝突之中,卻又給了他們最大的殺傷力。

看著擺脫了自家攻擊的胡珂,黃山並沒有追擊。他的身形一退,引入一座岩石的陰影之中。

周圍喊殺的聲音撕裂了夜空,火光沸騰著,煙塵瀰漫,山丘旁的高處,有人將點燃的火球開始扔下去,山坳內部雖然不小,但在照明彈的威脅下,很快人就會被逼出來。

黃山也是靠著照明彈。精準把握住敵人的蹤跡,跟上去偷襲。

黃山一手布置的陷阱,自然沒有人更明白這裡的布置,所以他只是幾轉之間,就再次綴上了胡珂等人。

周圍兵戈相交之時,有人歇斯底里的反抗,有人因傷勢而哭泣,有人則試圖投降。

這些竭嘶底里的人。大多數是胡珂等人的親屬,想來此時他們。也已經意識到了這一點。

剛開始這些人,也不過是韓孔雀的惻隱之心,讓他們分散到了這複雜的環境當中,而現在,卻成了牽絆胡珂等人的死亡之鏈。

這個夜晚的這片山丘之間,殺戮終究成為了主題。當他們分散開來,當他們淹沒在黑暗當中,當他們的脊樑被打斷,失去主心骨,失去了信心。他們也就成了喪家之犬,失去了剛來時的氣勢。

也有少部分的人。試圖復仇又或是試圖突圍的,在眼下的境況里奮力撕扯著整個包圍圈,但也已經組織不起太大力量的攻擊了。

人心已散,眾膽已寒,哪怕是想要求生,頂多也只是掙扎得頑強一點,在大片大片的圍攻之下,不久便被淹沒下去。

山野丘陵間,慢慢的飄起了細雨,這已經是秋季,細雨灑下,在夜晚當中更增寒意,但更讓人心寒的是,不時傳來的慘叫聲。

雨正在下,浸濕了整片天地,飄飄洒洒的似乎讓人無處可去。

不久之前,大大小小的戰鬥,還在這片荒野中打響,此時已漸漸沉寂下來。

雨水衝散了鮮血,浸透了屍身,也開始模糊地面上可供追索的痕,令得原本經過這荒野間的,處於劣勢的一方,得到稍稍的喘息。

幾人在雨中狂奔,誰也不知道能不能跑出去。

而就在轉過前方一個泥濘的彎道時,幾名綠色人影,在視野中陡然迎了上來。

他們誰都沒有說話,刀光斬出,如同雪片般的滲入雨水之中。

刷刷幾下,奔跑的身軀上射而出的鮮血,噴在空中,就猶如大片大片的猩紅血雲。

黃山在空中出刀,與那人乒乒交手兩下,然後被陡然撞飛出去。

也是因為速度太快,那人出刀之後並未一直揮斬,而是一記看來輕描淡寫,實際上剛猛無著的膝撞,將半截屍體撞了出去。

胡珂身上沾了泥水,站直之後,身體晃了幾下,好半晌,方才點了點頭:「你們居然趕盡殺絕?」

黃山冷笑道:「我們也不想的……但你該知道,事已至此,沒有僥倖之理了……」

胡珂點了點頭,片刻,又點了點頭,笑了出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雨之中,他的臉色蒼白,那笑聲格外悲愴,然後陡然拔刀,沖向黃山!

大雨之中的沙漠之中,雨水濺起了泥濘,當胡珂陡然沖向前方的黃山,在胡珂後方的八人,也陡然狂奔而上,與黃山這邊的人,衝殺成一團。

黑色幽靈是一個殺手組織,這些年在廟道會雄厚資金的支持下,發展的很好。

而胡珂身邊的這些人,是其中最精銳的一部分。

當他們被擊散后,這八人依舊能夠跟著胡珂,本身也是性格堅韌死硬派,身經百戰的過去,給了他們不錯的身手,簡單卻高效的戰陣搏殺手段。

至於胡珂本人,作為廟道會的後起之秀,也是堅毅果決之輩。

功夫上,雖然比不過馬繼芳、沙班那樣的異能者,但比之一些國家的特種兵之類的,卻是不差的,放在世界範圍之上,也算是年輕人中的佼佼者,所欠缺的,只不過是歷練而已。

不過,當這一切遇上的是現在的黃山,卻沒有了多大的意義。

如果說胡珂是出色,那此時的黃山,已經是他們這種普通武者當中,已經是走到了頂點的人之一了。

也是因此,當胡珂做出拚死的姿態衝上來,他只是單手刷的一劍,便斬開了雨幕,他手中不過是一把軍刺,卻被他當做劍法來用,而且這種劍法,跟柳絮一樣的簡潔而兇狠。

雙方的差距太大,人影衝殺中,胡珂原本還在狂奔,陡然間便被迫成了守勢,之後空中劍勢又是一揮。

大雨之中,黃山的隨手出劍,近乎藝術感的華美,被迫停的雨水在空中刷的停留一瞬,形成一條直線,激射的水光足足要飛出幾米遠才停下來。

大雨之中彷彿是揮出了一道道扇形的流光,讓人見了那水光都要忍不住的避開,否則濺在身上都讓人有將被劍光斬裂的隱然錯覺。

胡珂只是一劍便已止步,第二招下,身形狼狽而退,朝著側面撲出,方才躲避開那凌厲的招式。

一名黑袍人猛撲過來,黃山手臂一動,那人被連人帶刀斬裂在雨中,斷刀、手臂、鮮血揚起漫天,旋又在大雨中陡然被壓下。

黃山朝著胡珂那邊逼近過去。又是一劍,刷的將胡珂劈飛。

「住手1就在胡珂被劈飛的瞬間,一個聲音在黃山身後響起。

從聲音響起,到話音傳至,只是一瞬間,剛開始那聲音似乎還在遠處,但瞬間就已經到了黃山身後。

黃山猛然轉身,一個人的存在陡然間就像是從雨中爆發了開來,殺意洶湧狂奔。

那一道身影由一路狂奔到迅速靠近,都未有引起天地的絲毫動靜,但也就在這一瞬,一把彎刀揮舞而起,在空中濺起水花如炸開的龍頭,兩道身影陡然撞在了一塊。

交手一瞬,雨水都被迫開。

下一刻,黃山朝後方躍出戰圈好幾丈外。

當他站定,身上的衣服已經破了,掉落在雨中。

「胡老頭?」黃山看著威猛的老頭,有點不敢置信,這是他剛才還見到說過話的那個乾瘦老頭?

「該死的已經死的差不多了,你也應該來了。」另外的方向,圍上了幾個人,裡面有韓孔雀,有柳絮,說話的是韓孔雀。

走進了黃山身邊,柳絮快步前走兩步,隨手亮出武器,她的雙手之中,已經是兩把長劍,一把正提,一把反握,其他人手上的武器也是五花八門,不過唯一一個相似之處就是,全都是冷兵器。

一晚上的亂戰,不管是柳絮、韓孔雀還是黃山,在黑暗之中不停的突襲、刺殺、攻擊、隱藏,每次跟敵人相遇,都會爆發一次短暫的激烈戰鬥,在這種但都當中,槍支幾乎沒用。

而冷兵器,在激烈碰撞的戰鬥之中,損耗也很大,所以他們幾乎是逮著什麼武器就用什麼。

「在檔案當中看到過民國三個最出名的用刀組織,南邊的苗刀會見識過了,東邊的大刀會潰散了,沒想到今天居然看到了西疆的廟刀會餘孽。」柳絮看著老胡手中的彎刀,冷冷的道。

「真是沒有想到,這麼多年過去,居然還有人知道我們廟刀會。」老胡撫摸了一下手中的彎刀道。

「廟道會這樣的組織,沒有任何一個政府能夠放心,自然是會防著的,沒想到還是防不勝防,讓你們發展壯大了,既然知道了廟道會,玩彎刀的宗教組織,自然是不難猜的。」柳絮開口道。未完待續。。R527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