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黑夜碰撞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下。 韓孔雀將長劍換回右手之上,目光沉了沉,再度朝這邊走來。 老胡吸了一口氣,大喝間迎上前去,隨後胡珂也跟著衝上。 這一次,韓孔雀手中劍法變得沉穩古拙,幾劍之下,鋒芒便在他的臉...

韓孔雀跟柳絮那種奇詭、狠辣的劍法不同,他的劍法雖然重,但並不缺巧,所以就算他堂堂正正,也能以力破巧,那自生死間磨練出來的殺人技,在他這種劍法跟前,也只能被憋屈的無處施展。

當然,如果韓孔雀只是一味的使用力量技巧,堂堂皇皇的戰鬥,以黑色幽靈里這些高手,也不是沒有辦法對付他。

但韓孔雀卻能夠在浩浩蕩蕩的攻勢大潮當中,使出一些陰招,而這些陰招,居然也被他使用的光明正大,這就讓胡家父子這樣的高手,不能適從了。

韓孔雀擁有著壓倒性的力量,卻還向地下滾,甚至從人胯下鑽過去劈一刀的事情,其實是很難看到的。

他們不明白,韓孔雀為什麼會做到這樣,韓孔雀明顯不同他們,他們是自小經歷飢荒肚餓,又從屍山血海里殺出來的。

他們的一身武藝,是為了讓自己和身邊的人能夠吃飽飯,而不是因為習了武藝,就去尋求什麼光明磊落殺人打人的「意義」。

此時韓孔雀手中已經抓起了一把長劍,也不知道是誰丟下了的,但他學習了柳絮的劍法,正好要驗證一下。

韓孔雀將長劍換回右手之上,目光沉了沉,再度朝這邊走來。

老胡吸了一口氣,大喝間迎上前去,隨後胡珂也跟著衝上。

這一次,韓孔雀手中劍法變得沉穩古拙,幾劍之下,鋒芒便在他的臉上劃了一道血痕。

倒是胡珂,受傷之後似有越戰越勇的感覺。手中一把大刀,舞的風雨不透,帶動著周圍的砂石亂飛。

只是境界的差異,在這時已經不是蠻力可以補上來的,相對而言。柳絮和韓孔雀一拳打出,是可以將蠻力的優勢發揮出來。

而胡珂的力道不足,藉助長刀,哪怕把力道增加了很多,但畢竟是藉助了外力,對方卻只需找到破綻便能將之逼退。若非有老胡在旁,他就算悍勇,恐怕也撐不了多久。

這次換過幾招,旁邊那小頭目被一劍劃開喉嚨倒下去,再接下來。胡珂的手上、肩上先後中劍。

柳絮的劍法以殺人為準,雖被韓孔雀修改了一些陰柔技巧,使之變得堂堂正正,硬劈硬砍,但也不是胡珂能夠抵擋的。

也是因為老胡在旁拼力搶救,也是因為胡珂拿出跟人同歸於盡的勁頭來,這兩劍才沒有刺中要害。

他們一路走來,原以為還有許多事情可以做。還有太子等著他們過,但今天遇上韓孔雀,眼見著絕望的感覺越來越甚。

這時遠處的陰影里。卻有一隊人走了出來,其中一人眼見這邊的打鬥與屍體,陡然衝來。

韓孔雀皺起眉頭,交手幾下,才陡然飛退。

這新趕來的男子攻擊力高強,後方又來了二十幾人。他便也不戀戰。

一名手持狹長藏刀的年輕人,與其餘幾人都已追過來。沖向韓孔雀道:「想跑1

年輕人的速度很快,韓孔雀沒法。隨手一劍刺了過去。

幾下交手,全是硬碰硬,而那把長劍的質地並不怎麼樣,只是交擊了幾下,就砰的炸開,十餘塊碎劍迸飛,將好幾個人掃倒在地,其中一人便就這樣被割了喉嚨。

而這時,另有一人,單手持劍,凌空朝著韓孔雀刺了一下,而韓孔雀的速度更快,韓孔雀為了躲避後面衝過來的人群,他縱身一躍,躍上半空,接著墜落在那攻擊他的人身上,雙腳蹬上他的胸腹,並隨手奪取了他手中的長劍。

兔起鶻落,電光石火,韓孔雀的速度太快,落在眾人眼裡,竟如同姿態翩然的飛鷹,看準獵物,以鋒利的鷹爪抓下便飛走。

借力再次飛在半空,後面的十幾人已經圍了上來,韓孔雀抓著長劍,隨手一劃,頓時遲滯了那些人的攻擊。

這一劍之後,韓孔雀落下來,旁邊又有一人,已經逐漸湧出紅色的鮮血。

不過,他們是人太多,在屍體掉落下來的一刻,另一名敵人出手了。

韓孔雀沒辦法,只能再次使用手中長劍硬抗,這些長劍的做工還可以,但這麼一把長劍,被韓孔雀像長矛一樣橫在空中,一下擋住了四五人的攻擊,肯定是不能持久的。

擋住了一次攻擊,韓孔雀迅速朝著衝來的人群刺了下去。

黑暗之中,人影掙扎不停,然後是更多的鮮血湧出來。

幾個呼吸之間,有四五名敵人倒在韓孔雀身前,而此時,韓孔雀也被糾纏住,不能在後退。

不過,這個時候,韓孔雀也已經退入了周圍的雅丹地貌群中。

周圍奇形怪狀的岩石,給了他最好的保護,而也就在此時,他身後也有人,開始上前接應。

黃山從黑暗當中跨出一步,一刀刷的捅進一名黑袍人的肚子里,然後握住刀柄,猛然拉了上去。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火光中,鮮血噴上天空。

空氣中,似乎有吶喊的聲浪響起來,就在這人的身邊,一名黑袍人「氨的大叫,猛然後退。

黃山搖了搖頭,不管那些濺在自己身上的血液,看了韓孔雀一眼,沒發現任何異常,火光的明明滅滅中,他舉起了一隻手:「殺」

黃山發出的巨大的怒吼,朝著四面八方擴張出去,這邊的一側,黑暗之中一直隱藏著的士戰士們,舉起一柄柄唐刀,朝著衝上來的黑袍人斬了出去。

一排排的鮮血綻放開來,噴涌而出。

殺氣激蕩、火焰撕裂夜空,有點人整個人被剖開,跪下、倒下。

血腥流淌在沙子上、韓孔雀的腳下,瀰漫開去……

軍綠色和黑色身影不時衝撞在一起,這個夜晚真正的殺戮,就在這無數的岩石之間展開了……

這裡畢竟不是真正的戰場,全都沒有大規模冷兵器作戰的經驗,所以在電光火石之間,各找各找對手,四下亂戰。

相比韓孔雀手下這些士兵,黑色幽靈的人,更加適合單打獨鬥,但韓孔雀這邊出動的,卻全都是精銳當中的精銳,所以,雖然人數少,但少而精,卻都是硬骨頭。

黑夜的輪廓中,短暫而激烈的交手,鮮血飛出去,屍體撞散風化的砂石,微弱的星芒下,追趕者不知從多遠的地方包圍而來,吶喊聲撕裂寂靜的夜空,弄出無數的響動。

兩道人影從不同的方向撲將過來,其中一人甫一出手,整個身體便被甩飛出去,撞在兩丈外的砂石小邱上滾落下來,想要爬起來時,已經有一把長刀把他釘在了地上,鮮血頓時染紅了黃沙。

那邊的黑暗裡,些微的光芒,勾勒出雙方交手的剪影,同伴手中揮舞的長刀,呼的一聲旋轉著飛出視野,砸在遠處一座帳篷上,一名女子出手如電,啪啪地砸開比她高出一個頭的魁梧漢子的正面攻勢。

拳、掌、爪,擒拿、反撕、硬砸,腳下卻是一刻不停的步步緊逼,那女子步伐不大,卻是兇猛而迅速,連環的腳步推出,猶如鐵牛犁地,取正中位置,左右開弓踢人脛骨、下陰。

轉眼間將那漢子推出丈余,就在那漢子背後靠上一塊巨石的一瞬間,無比兇狠的一拳砸在對方的喉結上,石塊在星光下動搖,細砂簌簌而落。

更多的人追將過來,當胡珂包抄過來時,周圍卻已經不見女子的蹤跡,他叫了一聲:「全都過來1

凝神追索,數丈外一塊石頭的陰影里鋒芒橫掃,只是「刷、刷」兩下,一大片砂石平平地飛了起來。

石頭邊的兩名黑袍人,其中一人的身體陡然矮了一截,另一人的手臂齊肘而斷,鮮血隨著無數砂石飛舞在空中。

「呀藹—」

一柄刺刀的寒光刺出,試圖擋在那女子逃亡的路前,然而只是交手幾下,那身影衝出攔截,奔行如獵豹,進入周圍的林間。

十餘道身影合圍而來,一道身影在黑暗中扔出了一枚甜瓜壯的東西,然後轟的一聲,在砂石間燃起火焰。

然而也就在這升騰的火光里,首當其衝過來攔截的一名漢子,眼見著那身影在前方陡然放大,然後一隻手掌貼上他的面門。

死亡的威脅自心中陡然竄起,但在下一刻,那身影卻已到了他的背後,刷的拖著他走。

十餘人跟過來,試圖攻擊同伴身後倒退而行的女子,然而那女子拉著這人的後背,只有一雙眼睛露出在他肩后,不斷退後竟也是迅捷無比,然後那黑袍人「氨的瘋狂慘叫起來。

長劍的劍鋒隨著不,也在後方貼著他的身體四肢,猶如靈蛇般的飛速遊走,手筋、腳筋、四肢上的肌腱,不斷被撕裂開,鮮血在奔行間朝後方一點點的灑過去,轉眼間那黑袍人的四肢,在空中就已經全然是鮮血。

女子這才朝他背後印了一掌,將他打向眾人,接著身體在雅丹特殊的岩石之間奔跑騰挪,幾個呼吸間消失不見。

女子剛剛消失不見,黃山高大的身影就出現在眾人的前面,胡珂「氨的一聲,揮刀砸在旁邊的岩石上。

這時只要聽到的,都能夠知道,這些喝罵的聲音中,除了憤怒,還有恐懼。未完待續R466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