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大巧不工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而唯一讓他見識到的一場巔峰對決,就是剛才柳絮跟那幾個黑衣人的戰鬥。 韓孔雀過目不忘,加上他的悟性和天生神力。 這讓他使用出來的劍法,達到了重劍無鋒,大巧不工的境界,這已經是一種道的境...

後面的黑袍人發力狂奔過來,刀尖朝下方一沉,自前面那人飛在空中的身體下方,刺了過去,他整個身體也順著長刀的勢子沉落,刺過那屍身後,猛然抬向上方,乒的一下,兩人長刀交擊。

那名黑袍人滾在地上,朝著那韓孔雀連刺三下,然後橫刀,奮力一掃,刀身結結實實地掃中了韓孔雀,但看起來,就像是打中了一隻皮球,韓孔雀的身影滾了出去。

這時候,飛出去的第二個黑袍人,才被後面的胡家父子等人接祝

那大步踏來的就是胡珂,這個見人三分笑的胖子,此時臉上已經完全沒有了那股溫和,只剩下了兇狠。

在韓孔雀被長刀掃出去的時刻,因為長刀掃來的速度太快,剛剛圍攻韓孔雀的一名高手,不及避開,只得揮起手中長劍,朝著下方地面上一斬,這一劍斬中了一塊砂石,陷進泥土裡。

而此時一個身影朝著他胯下已經滾了過去,在過去的那一瞬間,搶來的鋼刀朝著上方揮了一刀,那刀光刷的帶了過去。

穿過這人身下,韓孔雀撲將起來,沖向三米外的另一名小頭目。

身形交錯,剎那間換了一招,小頭目拔刀揮斬,但胸口中了一拳,刀也飛離了手掌,被韓孔雀握祝

空氣中陡然傳來沉聲怒喝,一記刀風兇猛地劈來,韓孔雀推著那小頭目後退,轉身。

當胡珂第二刀再揮過去的時候,對上的已經是那小頭目的後背。

胡珂猛然收招,伸手要去抓那小頭目背後的皮袍,小頭目面對的那一邊,雙刀已經揮了起來。

剎那間,那小頭目的頭頂、面門、頸項、胸口、小腹猶如狂龍飛舞,不知道被韓孔雀以雙刀連斬了多少下。

胡珂揪住那皮袍後方,只能感到對方的身體不斷在震動,他停了一下,那邊,持雙刀的韓孔雀朝後方退了一步,因為另外一名黑袍人的三把飛刀連續飛了過去,另外還有幾名黑袍人,也衝到側面站好了位置。

電光火石只見,幾人縱橫交錯,等韓孔雀跟這些人分開,他身邊還站立著一個保持著長刀揮下姿勢的人,站在那兒,整個人已經不能動了,因為鮮血正在從他雙腿之間不斷地流下去。

雙方的交談才停止不到五次呼吸,隨著韓孔雀的出手,先是第一名小頭目被他打碎了胸膛,第二人被他扔飛出去順手斬裂了頭頸。

而在這邊,胡珂從背後抓住的那名小頭目,鮮血卻在他身前不斷地噴出。

剎那之間,死了四人。

這中間或許還有一部分是有心算無心帶來的戰果,然而有些事情,從第一個小頭目飛出去的那一刻開始,他們就已經能夠知道了。

在一擊之間,能純以發勁的方式,將人打成這樣的,在老胡一生所見之中,還真是不多,而那些人都是一些老傢伙。

雖然不明白韓孔雀是怎麼練的,但韓孔雀的實力確實很厲害,胡家父子根不可能預測到,會忽然遇上一個這樣的人物。

然而在這忽然將所有人,都打得有些懵的攻勢之後,胡珂的身體也顫抖了起來,眼看著那中了雙刀狂哲終於倒下,他拔起長刀,一聲怒喝之中,朝著前方,手持雙刀往側面走去的韓孔雀撲了過去。

幾名黑袍人合圍而上,飛刀、長刀、拳腳齊出,就連剩下的老胡,也合身沖了過來。

這一次,他們已經不再輕敵,轉眼間形成真正的五對一的形勢。

這幾人之中,老胡的武藝修為算是最高,而胡珂的刀法最為剛猛霸道,胡家父子的配合也是最好。

其餘三人雖然武藝稍低,但以飛刀黑袍的支援襲擾,另外兩人也是經歷過不少戰鬥,就算支援不大,在一般人當中也決不至於是庸手。

然而面對著五人衝來的威勢,手持染血雙刀,目光已經變得冷漠的韓孔雀,陡然間選擇的卻是,讓所有人都無法預料的應對方式。

面對著發狂撲來,旁邊有老胡掠陣的胡珂,韓孔雀雙刀一頓,朝著胡珂便徑直撲了過來。

胡珂此時大喝出手,正是氣勢到達巔峰的時候,眼帘之中,刀光一綻,竟是在剎那間尋到破綻,斬向他的頭頸。

一側,老胡的一雙拳頭猛然砸來,被韓孔雀單刀逼開。

在這荒灘之上,幾人在轉眼間戰在一起。

然而以一敵五,韓孔雀卻沖向五人的最強處,以雙刀相迎時,響起的聲音,竟然不是狂風驟雨般的兵器相交,聽起來乒、乒乒、乒乒乒乒的聲音竟如打鐵一般,充滿了詭異的韻律。

韓孔雀以單刀防守老胡的攻擊,另外一柄鋼刀砸開或是暗器或是長刀,他每一刀揮出,卻是攻敵必救。

當胡珂以最瘋狂的姿態撲過來時,他每出一刀,竟然都是朝著前方跨出一步。

甫然交手幾次,胡珂退了三步,驚出一身冷汗。

隨後倒是老胡將韓孔雀逼得退後一步,胡珂大喝著一刀砍出去,眼前韓孔雀的身形一矮,地趟刀朝著四人的腿彎斬出。

眾人稍稍退後,那邊使用飛刀的黑袍,飛刀連使。

同一時刻,有什麼東西自韓孔雀的身上飛出,與飛刀在空中擦過,飛舞而來。

那名頭目朝著旁邊躍了出去,躲過一把飛來的鋼刀,還未落地,另一把飛旋的鋼刀,刷的在他胸腹上轉過一圈。

那鋼刀飛向後方山丘,這名頭目的身體在空中轉了兩圈,飛落地面。

同一時刻,另外一名黑袍人,揮著鋼刀,跨出一步,要打地上滾來的韓孔雀,一道鋒芒順著鋼刀與手臂繞上來,在他的頸項側面點了一下。

隨著這一刀,韓孔雀順勢撲了出去,與四人換了個位置。

胡珂持刀橫掃而過,三人追上去,韓孔雀飛退間再度出刀,一刀點向老胡的一隻拳頭,一刀點向胡珂持刀的手。

轉眼間便是啪啪的聲音響起來,胡珂也是果斷,「氨的一聲,將長刀猛然扔出,朝著韓孔雀砸了過去。

韓孔雀轉身翻滾,胡珂跟上去。

這時老胡也跟著前沖,一個跨步,他身上的黑袍,隨著手臂在風中鼓舞起來:「吃我一拳」

這一拳朝著韓孔雀打了過去,韓孔雀瞬間翻滾出去。

與此同時,胡珂後方翻滾起來的韓孔雀,右手長刀發出一聲呼嘯,飛向另外一人,他則反手上撩胡珂的胸腹,右手一拳,破風而出。

砰砰兩下,韓孔雀在地上飛滾出去七八米遠,站了起來,他吸了一口氣,然後從口中吐出來,望向這邊。

胡珂的身體頓了頓,走出幾步撿起長刀,拄在地上,接著,一口血從嘴裡吐出來。

方才那兩拳,胡珂打中的是韓孔雀的肩膀,韓孔雀的一拳也是打在他差不多的地方,但韓孔雀順勢卸力才拋出七八米遠,而胡珂在沖勢之下,卻無法後退。

這一擊的力量生生受了,內傷先不說,骨骼受傷、吐血的情況下,手上的力道,便不會有方才那般足。

而在他們後方,那名小頭目伸手捂著脖子站在了那裡,一把長刀刺穿了他的脖子,血液一直在從指縫間流出來。

喉嚨被一刀刺穿,這也已經是他生命中最後的時刻了。

就在這並不算多的時間裡,他們當中已經有六人倒地不起。

老胡等人甚至連愕然的心情都沒有太多的時間可以升起來,他們也稱得上是一流的高手,但韓孔雀吃胡珂一拳而不傷,武藝修為已臻化境,只是短暫的交手間,他的風格與他們又實在太不一樣了。

軍中戰技,講究一擊必殺,但韓孔雀明顯不是,他的每一招都大氣磅,這樣的戰技很明顯不是出自軍中。

但就只是這種君子可以欺之一方的功夫,卻讓他們升起了一股無力感。

平常人,一旦有點身份的人,就講究個氣度,韓孔雀也是一樣,但韓孔雀這樣的又有所不同,他雖然使用的是刀,甚至是雙刀,但實際來說,他是學習了柳絮的劍法。

韓孔雀原來就是普通人,就算跟人有衝突,他除了使用蠻力解決,就是使用異能,所以用到刀劍這種冷兵器的時候是沒有的。

而唯一讓他見識到的一場巔峰對決,就是剛才柳絮跟那幾個黑衣人的戰鬥。

韓孔雀過目不忘,加上他的悟性和天生神力。

這讓他使用出來的劍法,達到了重劍無鋒,大巧不工的境界,這已經是一種道的境界。

重劍無鋒都能理解,什麼是大巧不工?

巧就是技巧,工就是工筆的工,所謂工筆就是細緻寫實的手法,也就是對細節非常苛求的一種手法。

但凡劍法,往往最追求的就是準確和速度,所謂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不管是金庸還是古龍都會經常說,這一劍出手的時間方位快慢都恰到好處。

這就是劍法的精詣,和刀法的凌厲是不一樣的,而重劍難以把速度和準確提高到那種程度,因為它是一種更高層次的技巧,一種力量的最高體現,一劍重劍過去,雖然沒什麼精妙的速度,但是卻有著不能不擋卻又擋無可擋的力量。

這就是大巧,超乎了準確速度等小技巧的高級劍法,更多的也是一種劍道。R11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