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辣手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生存的高手。 看過了剛才他們戰鬥的節奏,韓孔雀早有準備,那些隱藏在黑暗當中的普通戰士,立即再次隱沒。 而他則一步跨進那刀鋒的範圍,隨著這一下跨步,雙掌成刀,由上而下揮斬。 砰<...

剛開始韓孔雀看到的,還是他比較熟悉的獅子王,可看著看著,怎麼感覺還真像是老胡說的那樣?

狗、貓、狼的眼睛,在夜晚是發光的,這個韓孔雀是知道的,而且他知道因為什麼發光。,

狗之所以能在微弱光線中看清東西,原因之一是它們的瞳孔更大,可收集更多光線。

貓科和犬科動物眼球的結構比較特殊,其基本的原理是:當光線透過視網膜到達在眼球後部的虹膜時,被虹膜再次反射到視網膜上成像,這就是貓狗在夜晚也能藉助微光狩獵的原因。

從虹膜反射回來的光線仍然會透過視網膜,因為通過其較大的瞳孔的光線聚焦后光點小,亮度提高了,這就是微光下看到貓狗眼睛發光的原因。

但狗和狼的眼睛,在燈光的折射下,不是銀光就是綠光,應該沒有發出金光的吧?

而韓孔雀身邊的獅子王,其眼睛確實射出了金光,當然,它腳下是真的沒有雲彩的,那麼獅子王到底是不是紫麒麟?

而紫麒麟的傳說是比較神異的,韓孔雀也聽說過,但他原來只以為那是傳說,而現在,這個傳說好像要變成真的了。

早期藏民,愚化未開,習性蠻荒,好武力,歷來多紛爭,割據戰鬥不斷,直至觀世音菩薩現身降世,以教義點化先民。

公元六二九年,三十三世贊普繼位,迅速集權中央,掃清八合,遵奉教義,以佛為尊,善化大民(松贊干布統一藏區。結束戰爭后,開始號召全民信奉佛法。

也正是這個原因,才迎娶佛發源地的公主和當時的佛教大國唐朝公主。

歷史上的公元641年,藏區發生了一件驚天動地的事情,一月,尼泊爾赤尊公主入藏。帶來了佛教最負盛名的釋迦牟尼八歲等身金像。

三月,大唐文成公主入藏,帶來同等的釋迦牟尼十二歲等身金像。

藏王松贊干布開始遵奉佛法,從此藏佛教開始新的發展後來,松贊干布迎奉四妙法,他本人成為藏區第一名**王,派出四守人,分守於最南,最北。最西,最東的藏邊,同時向四方宣講佛學。

四守人稱法能,在苦寒邊區守舍神,同時,在藏區也有著很高的地位,同時,四守人一直保持著與最高藏王的直接聯繫。每數年,藏王們便會把他們所記載的藏史傳給四守人。其目的是讓四守人遠在邊荒,若有戰亂或朝代更迭,好保存大乘佛法和藏史實料。

大藏王朗達姆是吐蕃最後一名藏王,又名郎達瑪,一名達磨,由於赤祖德贊對於佛教的過分推崇。引起許多臣民的不滿。

他們在私下秘密策動推翻現政權和取締佛教的政治運動。

他們首先謀殺了宗教大臣缽闡布貝吉永丹,之後又將赤祖德贊的親信哥哥崇信佛教的臧瑪陷害,最後謀殺了贊普赤祖德贊,推舉不喜佛法的赤祖德贊的哥哥朗達瑪繼任吐蕃贊普。

有關郎達姆藏王的傳說,歷來眾說紛紓但大抵是為佛教密宗的大師拉隆貝吉多傑刺殺,此後藏區又陷入了長達百年的混亂紛爭。

傳說藏王郎達姆好狩獵,喜逐狼荒原,即位,迫僧脫袍狩獵。

滅佛首,天道不容,網狩獵南平,帶戰獒十乘,騎兵五百,弓弩手三百,東行百里,做大雨,輔手巴東言東有雲不祥,不宜行,王不聽,繼行。

行山坳平台,林深草茂,戰馬忽停,低頭嘶鳴,草木搖動不知何物,王驚,命放獒,豈料,十餘戰獒前肢伏地,眼露崇明,鞭趕不前,忽聞低吼,群山回蕩。

戰獒群起而和之,戰馬奔鳴揚蹄,王落地,命弓手放箭,弓手懼,無敢拉弦。

王怒,親自執其弓,挽力向密林,此時,響聲如雷,天地變色,一物出,體若馬駒,通身紫金,頭大如斗,眼若銅鈴,四蹄如柱。

一時間,人仰馬翻,戰獒低鳴匍匐,神態若恭。

輔佐巴宗大呼,紫金豹眼獸!

彼獸通體紫色,眼蘊金光,腳踏祥雲,唯一尾似犬,與王對視,王不敢視,大呼「神犬」,乃棄弓,所有戰士伏地膜拜,無不稱神跡。

三叩首,九伏拜,獸乃不見。

棄獵回,王受病不起,直稱白日所見,紫麒麟也,抱病數十日,心駭。

謂下首道「紫麒麟,佛坐下神物,此番降臨,乃斥我所為,當重善向心佛,乃能解憂」。

數日後,重至大昭寺羯摩科,被刺殺於碑前。

紫麒麟的厲害,韓孔雀是知道的,但是不是真的跟傳說中的一樣厲害,韓孔雀還真不知道。

但看到了老胡父子眼中的貪婪,韓孔雀開口道:「你們父子也不差錢,怎麼看到別人的東西,總是想著強搶呢?」

「這些東西又不是你的?既然你能夠得到,我們自然也是能夠得到的。」說完,老胡向著後面一揮手,他的後面頓時出來不少人。

這些人全都身穿黑色長袍,在黑夜之中,居然跟柳絮表現出來的氣質差不多。

「你們是黑色幽靈的人?」這個時候,柳絮開口道。

「剛才我的那幾名手下是折在你手裡了?」老胡看向柳絮。

她的黑色長裙上還有不少沒有乾的血液,自然是十分引人注目,本來老胡還沒有懷疑是柳絮出手,現在聽到她說出黑色幽靈,老胡就不能不重視柳絮了。

「黑色幽靈,還真是夠貼切的。」韓孔雀開口道。

「這些人是真正的亡命之徒,出手奪命,雙方交戰的時候,不能有任何饒幸心理,否則可能要吃大虧。」柳絮看了一眼韓孔雀道。

韓孔雀輕笑道:「今天晚上的你,才是最真實的你吧?沒想到你居然那麼厲害。」

柳絮淡淡的道:「出來的匆忙,沒有準備戰鬥服,穿著長裙,很多動作不能施展,所以只能跟他們硬拼了,如果是以前,我還真不一定拼的過他們。」

說完,柳絮看了一眼韓孔雀,那眼神之中,有著濃濃的情誼,如果不是她的身體得到了強化,不管是力量、速度還是敏捷都增加了,她還真不能跟這些人硬拼。

「都說韓孔雀身邊高手如雲,那就讓我看看,是我們廟道會的高手多,還是你個人的力量強大,不要傷了那頭神獸,其他人殺了。」再次看了一眼紫麒麟,老胡才冷冷的一揮手。

獅子王對危險的感知十分敏銳,就在老胡開口說話的時候,它就竄入了黑暗之中,頓時黑暗當中咆哮大做。

對生活在荒野之中的獅子王,韓孔雀是一點都不擔心的,此時此地,隨著老胡的動作,他的身前不停的冒出人影,很快數量就超過三十。

三十多人,像從黑暗之中走出的魔神一樣,撲向韓孔雀這邊。

這些人全都無聲無息,就好像幽靈一樣,四五人一夥,在眨眼之間就貼近了韓孔雀等人,讓周圍黑暗之中拿著槍支守候的戰士,頓時失去了作用。

「果然狡猾。」看到他們的動作,韓孔雀自然知道,這些人是真正的高手。

他們的每一個細微的動作,都在躲避著可能來自黑暗當中的子彈,這足以說明,這些人,全都是在生死線上長期生存的高手。

看過了剛才他們戰鬥的節奏,韓孔雀早有準備,那些隱藏在黑暗當中的普通戰士,立即再次隱沒。

而他則一步跨進那刀鋒的範圍,隨著這一下跨步,雙掌成刀,由上而下揮斬。

就像是雙拳揮砸牛皮大鼓的聲音,最前頭的那個黑袍人,只是拔刀前伸,根沒有任何反應。

而看在胡家父子等人的眼中,這人的身體,有那麼一瞬像是浮起在了空中,整個身體都膨脹了一下。

他們雖然穿的是長袍,但這種長袍卻跟柳絮穿的長裙不同,是用小牛皮製作的,說他們穿的是一件皮甲也不錯,但就在韓孔雀一雙掌刀之下,這件皮袍被轟然驚起的無數脆響。

那人的身體在沙灘上飛出了米遠,摔在地上滾出去,血漿從他的口中、衣服里浸出來,他的整個胸腔,恐怕都已經被打碎了,這還是韓孔雀第一次全力出手。

黑袍人雖多,但他們誰也沒想到,只是一接觸,他們就有一個人被韓孔雀一雙手掌劈飛,所以全都腳步停滯了一下。

看到自己眼前的一名黑袍人,毫不猶豫的轉頭攻擊韓孔雀,柳絮開口道:「我手下殺過的人,恐怕比你們所有人加起來還要多,我現在要殺你們,不要再掉以輕心了。」

柳絮的語氣平淡,只是一句簡單的陳述之後,就有人準備前沖,不過柳絮已經擋住了他的去路。

而這個時候,距離韓孔雀最近的那名黑袍人,卻是想要後退,然而,縱然只是幾米的距離,眼下恐怕也真是太遠了一點。

當韓孔雀走上前來,他的第一反應,其實已經是後退,然而看似急促的腳步,卻躲不開韓孔雀的信步前行。

當另外一人抖起長刀,在第一時間斜刺而來,這邊這人拔出刀來的那隻手,已經被韓孔雀逼近,他整個身體被甩飛在空中,然後那身體朝著後面的人飛了過去,隨之而來的,是灑出去的血雨與碎肉。

剎那間奪刀,扔人,單刀劈斬間推了一掌。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