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龍涎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器足夠,最好每座密室之中都放上一座,這樣效果最好。」姜石頭道。 韓孔雀點頭道:「這樣最少要三十六座了?」 看到姜石頭點頭,韓孔雀隨手一揮,一座金佛出現在他們身後,這樣一邊走一邊安放,等...

「對,這也是辟邪,不過這八隻辟邪放在這裡不合適,這地宮入口有這對貔貅就夠了,而聚陰之地,不止是吸引外來的陰氣,其內部也會滋生陰氣,這對貔貅放在入口吸收外界陰氣最好。

而另外八隻石龜放在地宮當中,正好用來鎮壓地底陰穴,這樣中間有足夠的金器驅散陰氣,這座聚陰之地就會被破除,破除了聚陰地,汲陰棺就沒有了源源不斷的陰氣支持。

沒有了陰氣支持,它就不能完全鎮壓外面那條青龍,現在那條青龍損耗的很嚴重,如果沒有了危險,它是不會此時化龍飛升的,這樣一來,這條青龍脈還是會回歸這裡,我想,這肯定是你想要的。」姜石頭看著那八隻石龜,欣喜的道。

韓孔雀收起了八隻石龜,隨著姜石頭走進地宮,走進地宮,韓孔雀就發現,這裡已經跟他第一次進來時不一樣了。

韓孔雀注意到,先前被他們收集起來的那些金珠,又被灑在了通道之中,而且這樣的金珠還增加了不少。

「如果你手中的金器足夠,最好每座密室之中都放上一座,這樣效果最好。」姜石頭道。

韓孔雀點頭道:「這樣最少要三十六座了?」

看到姜石頭點頭,韓孔雀隨手一揮,一座金佛出現在他們身後,這樣一邊走一邊安放,等他們走進第一個密室時,韓孔雀一家放下了十座金佛。

這個時候,不止是姜石頭膛目,就連黃山也有點驚訝。

雖然他知道韓孔雀手中有不少好東西,但他還真不知道韓孔雀手裡有這麼多金佛。

「從那座式的。」看到了黃山的驚訝,韓孔雀解釋道。

黃山雖然好奇,但他是不會多問的,他不問,衛長青和姜石頭更不能詢問了。

「如果有夜明珠,放上一些夜明珠,照亮這些金佛。更加容易驅散這裡的陰氣,不過,夜明珠畢竟不容易尋找,如果想要長期經營這裡。也許通上電,放上燈具也是不錯的。」姜石頭道。

「嗯,光能夠驅散黑暗,陰氣自然也是能夠驅散的,雖然我手中還有幾顆夜明珠。不過也不足以照亮整個地宮,還是以後放上一些燈具吧1韓孔雀道。

幾個人一邊說著話,一邊深入地宮,而就在此時,地宮莫名的一陣抖動,接著外面傳來一聲巨吼。

「壞了,有人在破壞下面的龍脈,外面的青龍發怒了。」姜石頭一聽外面的巨吼,就臉色大變。

韓孔雀的臉色也變了變,他立即知道下面出問題了:「你們慢慢的走。我先下去看看。」

說完,韓孔雀飛快的像下跑去,他一邊跑一邊隨意的扔出一座座佛像,韓孔雀他就深入地宮底部。

越過幾層漢白玉大門,韓孔雀衝進仿製汲陰棺的那座墓穴。

「胡老?沒想到地下那麼濃郁的陰氣,居然沒有對你們產生任何影響。」看到裡面的兩個身影,韓孔雀笑呵呵的道。

老胡看了一眼韓孔雀,拉著他的兒子,縱身一跳,跳入了一個黑黝黝的洞穴之中。

「驪龍珠我取了。這次要謝謝韓先生了,我們以後再會。」黑黝黝的洞穴之中,傳來老胡的聲音。

韓孔雀走進洞穴,看了看下面。中間是一座豎著的棺木,此時棺木已經被破壞,而裡面什麼都沒有,也不知道驪龍珠是不是被保存在這座棺木當中。

此時胡家父子已經跑出他的感知範圍,而這條黑黝黝的洞穴並不大,這樣的地方。韓孔雀還真不敢隨意追上去。

這種逃脫密道,一般都是有自毀裝置的,如果沒頭沒腦的跑下去,很可能中了胡家父子的暗算。

「怎麼樣了?是誰破壞了這裡的龍脈?」看著原來放置汲陰棺的地方,被人外開了一個巨大的洞穴,一些腐朽的破木板雜亂的支撐在那裡,姜石頭哪裡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裡就是龍穴所在了?」韓孔雀問道。

姜石頭點頭道:「這就是龍穴所在地,驪龍珠就應該在穴口上,現在沒有了。」

「外面的那條青龍怎麼樣了?」韓孔雀問道。

姜石頭道:「這個倒是沒有多大影響,只不過這裡沒有了驪龍珠,外面那條青龍就不一定願意回來了,它畢竟已經成了氣候,這裡沒有了驪龍珠繼續孕養水脈,它留在這裡就沒有什麼意思,沒有了吸引它的寶物,這個對它造成傷害的地方,它自然是沒有多少留戀了。」

「真不行,就借著鎖龍陣,繼續把它鎮壓在這裡吧1韓孔雀是不可能放這條龍脈轉移的,所以他當機立斷的道。

「如果是這樣,那麼汲陰棺還需要布置在這裡,放在這個穴口上就行,那八隻石龜,放在八卦方位上,鎮壓汲陰棺,這樣一來,青龍自然會被鎖在這裡。」姜石頭的臉色有點難看。

韓孔雀自然是知道為什麼,但現在他也不好說什麼,他立即放下汲陰棺,汲陰棺恢復成原來石槨的樣子,覆蓋住了被挖開的龍穴。

而汲陰棺的周圍,韓孔雀放上了八隻石龜,正好按照八卦方位布置。

韓孔雀剛剛放好,地宮再次一陣抖動。

「龍氣已經不在宣洩,鎖龍大陣也沒有被破壞,此時沒有了驪龍珠的支持,這條青龍很快就會回歸。」姜石頭剛剛說完,大地就開始接連不斷的震動。

不過,這種震動的幅度很小,如果不是韓孔雀等人就站在龍穴周圍,這絲震動,他們甚至都感覺不到。

「青龍回歸了。」等地動消失了,姜石頭有點失落的聲音傳來。

知道青龍回歸,韓孔雀鬆了口氣,就算失去了驪龍珠,能夠留下一條青龍脈也是不錯的,只要青龍脈在這裡,外面的荒灘隔壁就會出現變化。

「長生之事虛無縹緲,這麼多年來,也沒聽說過誰就真的長生了,所以就算找到了長生玉液,也不一定有效果,在說,長生玉液也不一定就在驪龍珠的附近。」韓孔雀道。

姜石頭苦笑道:「驪龍珠附近是最容易產生龍涎的,我懷疑那條青龍就用特殊的手段,催生出了龍涎,而除了這個,我還真不能想象,還有什麼辦法能夠催生出長生玉液。」

韓孔雀皺了皺眉,這樣的可能是最大的,龍涎的作用,有著各種傳說,有傳說龍涎是古人傳說中的龍的唾液,亦有龍涎香龍涎井和龍涎酒等。

當然龍涎是古人傳說中的龍的唾液,這種說法最被世人認可,而且史上還有「龍涎遺禍」之說。

傳說早在幽王亡國之前,周太史伯陽就讀到了歷史的記載,那紀錄上說:從前夏朝衰微的時候,有兩條天龍降在朝廷前,說道:「我們是褒國的兩個先王。」

夏帝占卜,結果是殺掉、趕走或是留下他們都不吉利,唯有請得龍的龍涎沫儲藏起來,才是吉利的。

於是陳列了玉帛,告請天龍,天龍便留下了涎沫,夏帝用木柜子收藏起來。

夏朝滅,這木柜子傳到商朝。

商朝滅,這木柜子又傳到了周朝。

到了厲王末年,打開來看,那龍涎,無法除去,厲王命令宮女赤裸身子對著龍涎大聲鼓噪,那龍涎變成黑色的蜥蜴,竄到後宮。

後宮有一個七、八歲的女孩碰到它了,到十五歲時懷了孕,這侍女生下孩子就丟棄了。

宣王的時候,民間流傳著一首女孩子唱的歌:「桑木的大弓啊,萁草的箭袋,說得是周朝啊,即將滅亡了。」

有一次,宣王聽說一對夫婦賣桑木弓和萁草的箭袋,就下令逮捕他們。

夫婦便在逃亡中,深夜聽到路邊有一個女嬰的啼哭,憐憫之下撿養了她,逃亡褒國。

這個女嬰正是當初那個碰了龍涎的侍女所遺棄的。

女嬰長大后,被褒國進獻給周朝,名字就是褒姒,而幽王對其的寵愛世人皆知了。

周太史伯陽在讀到這個紀錄時感嘆說:「禍成矣,無可奈何1

於是便有了「龍涎遺禍」之說,歷史上不少被視為紅顏禍水的女子像妲己,趙飛燕、楊玉環等都是這種思想的犧牲品。

為討褒姒再開笑顏,幽王故伎幾度重演,最終亡國,所以龍涎可以讓國運昌隆,也可以讓人國破家亡。

當然,除了這種又明確記載的傳說,還有一種傳說就是龍涎可以讓人長生,而不管這些傳說是不是真的,哪個是真的,都足以讓人瘋狂。

不管是傳承國運,還是讓人長生,都足以讓人孜孜以求。

「驪龍珠催生出一條驪龍應該就是極限了,我到不認為還能留下龍涎液,如果說還有其他方法催生使人長生的寶物,我認為汲陰棺的幾率反而更大。」韓孔雀開口道。

「汲陰棺?汲陰棺只不過是吸取至陰寒氣,轉而鎮壓龍脈,它可沒有轉化生氣的功能。」姜石頭皺著眉頭道。

韓孔雀輕輕一笑道:「這個可不一定,我想你也是知道汲陰棺中那些人偶,是能夠吸收人的靈魂之力的吧?」未完待續。xh118R10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