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墨磐石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做『紅繩穿金珠,百邪退避,時來運轉。』所以說先前那些通道之中,被灑下了大量金珠和玉珠等物,不知道跟這個有什麼關係?」 姜石頭笑道:「既然有這種說法,可見,黃金應該是能夠佑人的,然而,金子有辟邪...

看韓孔雀沒有什麼疑問,姜石頭繼續道:「這個秘密一直在我們家族流傳,直到到了我這一代,當老胡找到我,我才知道,這裡又發生了變化。

老胡是廟道會的人,對孫殿英做的事情,他們家也知道一些,甚至他們就是孫殿英留在這裡的護法,所以,從他那裡我知道了這裡發生的變化,才會跟著他們過來,我的作用是破除地下的鬼棺,找到驪龍珠,或者是長生玉液。」

「長生玉液在驪龍珠中孕育?」韓孔雀問道。

姜石頭道:「這是我研究過一些古籍之後,推斷出來的,至於是不是真的有長生玉液還兩說。」

「怎麼說?」韓孔雀到是好奇了。

姜石頭道:「驪龍珠本身是水龍的龍珠,這條驪龍脈屬於陰龍,性冰寒,根本沒法被人利用,要只是被汲陰棺吸收,來強化人的靈魂,顯然沒有太大的用處。

所以後來這條驪龍脈,被用來孕養那條青龍脈,而青龍脈的作用就比較大了,也就是孕育出這條青龍脈之後,這羅、布泊中聚集了水木兩條祖龍,所以這裡的古代才會那麼繁榮。

不過由於這兩條祖龍的龍氣,都會被不時的抽取,所以這裡雖然孕育出來了十分璀璨的文明,但也沒有形成太過強大的帝◆國。」

到了這個時候,韓孔雀也差不多摸清楚了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如果沒有人抽取兩條龍脈的精華,這羅、布泊不可能衰落下去,所以姜石頭的推斷很可能是對的。

能夠消耗兩條龍脈,孕養出來的東西,肯定不簡單。

看韓孔雀似乎明白了。姜石頭繼續道:「東方甲乙木,作為木龍之祖的青龍,凝聚的就是生命精華,這裡的陣勢抽取了青龍龍脈,就等於抽取了整個羅、布泊的生命精華,這麼龐大的生氣。消耗到了那裡?」

下面的情況所有人都看到了,根本沒有其他生物,本來韓孔雀懷疑手中的汲陰館中還藏著一些陰物,最後也證實被那些人偶吞噬煉化了,這樣一來,這裡的大陣,到底在發揮什麼作用?

而最主要的是,這些年來,這裡的這條青龍脈是越來越弱了。連帶著那條被驪龍珠孕育出來的驪龍脈,都被消耗殆荊

抽取了這麼龐大的龍脈靈氣,自然是不可能沒有一點作為的。

「如果真的有長生玉液,自然有你一份。」韓孔雀做出承諾。

姜石頭自然了解韓孔雀,知道韓孔雀不可能為了一份長生玉液背信棄義,所以他滿意的點頭道:「這裡是整個羅、布泊的龍穴所在地,現在也變成了怨煞之地,其實就是所有負面能量的匯聚之地。

有人稱這裡是聚陰之地。也有人說是陰煞之地,歸根到底。這裡就是整個羅、布泊聚集負面影響的地方,在這片土地上,所有的負面能量,全都聚集在了這裡。

如果龍脈正常,真龍之氣自然會驅散這些殺氣,福澤這一方的生靈。而現在,兩條龍脈自身就開始凝聚煞氣、怨氣,所以這裡的煞氣更加濃郁。

如果想要破除這裡的煞氣,首先要破除這座陣法,讓兩條龍脈回歸。讓它們能夠恢復元氣,要不然它們的怨氣不散,這裡的煞氣就會長期聚集。

而煞氣存在,陣法就算被破壞了,鎮物被取走了,這裡的這些煞氣也會慢慢侵蝕兩條龍脈,讓兩條龍脈再次充滿怨氣,這就陷入了死循環。」

「怎麼清除這裡的煞氣?」韓孔雀問道。

姜石頭笑道:「其實廟道會的人早有準備,就像你剛才取出來的那隻金杯,這就是可以驅散陰氣。」

「黃金?我可沒有聽說過黃金還能驅邪。」韓孔雀看著手中的八棱金杯道。

姜石頭道:「這其實是陷入了一個誤區,我也沒說黃金可以驅邪,其實,如果只是單純辟邪,有不少方法,比如說為人光明磊落,一身正氣,鬼神皆讓三分自不敢近,凡正教皆勸人向善,品行端正,鬼神亦退。

如果說東西,就算人的唾液也比黃金的效果要好,唾液是人身諸陽之精華,遇邪唾之有奇效,還有就是玉,因玉為天地鍾靈之物,用玉來辟邪自然是比黃金好。

其他作用好的還有,桃木劍,太極符,八卦鏡,佛經咒,金剛杵,仙佛神像等法器,甚至還有一些民間方術,如盛世銅錢,黑犬,白公雞,艾草紅繩,五色線等。

或者是煞氣,如寶劍寶刀,曾經上陣殺敵的兵器等,但是除了這些,還有一些龍鳳獅虎等瑞獸形象,也有一定的震懾作用,如近年流行的貔貅,如果這些東西是黃金鑄造的,那麼效果就更好了。」

韓孔雀點頭道:「我倒是聽說過一些古時民間流傳下一種說法,叫做『紅繩穿金珠,百邪退避,時來運轉。』所以說先前那些通道之中,被灑下了大量金珠和玉珠等物,不知道跟這個有什麼關係?」

姜石頭笑道:「既然有這種說法,可見,黃金應該是能夠佑人的,然而,金子有辟邪的作用嗎?這個問題並不能隨便回答,如果被問到黃金能辟邪這個問題時,我只能說,祥物自能辟邪消災。

但是,什麼是祥物?什麼能辟邪?這個跟物體本身並無太大關係,就像從寺院里請來的佛珠或是其他佛具,若不開光,則等同於無,完全無法起到辟邪消災的作用。

因此,黃金能否辟邪不能籠統回答,許多小孩子出生后,大人會為其帶上黃金長命鎖或手鐲之類的東西,以保其平安。

因此,黃金本身並不能辟邪,但是成為了辟邪祥物后的黃金,則必然能夠辟邪,而且黃金純度越高,辟邪效果愈佳,可見,許多材質本身並不能辟邪,但是心城之人經過打磨開光,則必然是有作用的。

戴金顯富貴,戴玉保平安,金子辟邪需要有個『形』,龍鳳獅虎等瑞獸形象特別有效果,當然如果是黃金鑄造的佛像,更是百邪退避。」

韓孔雀點了點頭,道:「如果有大量金器,是不是就可以消除這裡的煞氣?」

「這就要看數量了,所以在這裡廟道會準備的大多數是金器,雖然金器去煞的效果比較小,但金器的數量多,而如果用桃木劍,太極符,八卦鏡,佛經咒,金剛杵,仙佛神像等法器,那成本就太高了。」姜石頭道。

「這麼說,只要有足夠的法器,就能夠驅散這裡的煞氣?」韓孔雀問道。

聽韓孔雀這麼一問,姜石頭苦笑起來:「這個代價就太大了,先前你們進入地宮,地宮裡的煞氣其實是被汲陰棺鎮壓吸取了,但就算是這樣,那些通道之中,也是遍灑金珠,才能讓人通行。

現在要破除陣法,汲陰棺自然是要被收取的,到那個時候,整個地宮都充滿煞氣,如果要驅散這麼濃重的煞氣,這得需要多少法器?」

「這個你不用擔心,我手中的法器還是不少的。」說到這個,韓孔雀到是笑了起來。

不說他從魔都那座地宮當中得到的大量法器,只是他在藏區那座式的那些佛像,就應該可以驅散這裡的煞氣。

而他得到的黃金造像,可不只是那點,還有彭城得到的很多金器,也是可以用的。

如果真的不行,他可以回魔都,把放在魔都博物館中的那些青銅獅子取過來,先用一下。

那些青銅獅子的數量可不少,當時魔宮地下的陰氣煞氣,差不多都要濃郁的化成水了,在那種地方,這些青銅獅子都能夠鎮壓那些煞氣和陰氣,他還真不信,不能驅散這裡的這點煞氣。

要說聚陰之地,韓孔雀還真沒見到過,比魔都地宮之中的煞氣濃郁的地方。

雖然整個羅、布泊無數年來聚集起來的煞氣,肯定要比魔都地宮之中的要多,但這裡的煞氣,在這無數年來,也被汲陰棺吸取煉化了,所以相對來說,還是魔都地宮之中的煞氣濃郁。

所以說,韓孔雀手中的底牌倒是很多,並不害怕不能驅散這裡的陰煞之氣。

看到韓孔雀那麼有信心,姜石頭不由苦笑,他雖然知道韓孔雀身上有一件空間法寶,但他不信韓孔雀能夠隨身帶著多少法器。

走到地宮入口,姜石頭開口道:「這裡是地宮入口,只要打開了,所有陰氣都會從此進入地宮,如果有質量好的法器,可以放在這裡,抵擋陰氣繼續流入地宮。」

「質量好的法器?什麼樣的法器算是質量好的?」韓孔雀問道。

姜石頭笑道:「說別的我還不太知道,如果說到這個,我們石匠一門說第一,還真沒有人敢說我們是第二,像這种放在聚陰地,抵擋四方煞氣的頂級法器,自然是用墨磐石製作的辟邪,最為合適。

當然,效果比黑磐石製作的器物好的法器不是沒有,但比它合適的肯定沒有,辟邪的功用你肯定知道,而用黑磐石製作,最大的好處之一就是堅固耐用,這個可比木器和銅器、金器都好用。」未完待續。。R7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