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聚陰之地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時間內能夠做到的。 姜石頭再次猶豫了起來,他張了張嘴,最終沒有在說什麼。 韓孔雀看著他,道:「姜大哥跟他們不是一夥的吧?」 「不是,只不過是臨時合作。」姜石頭道。 韓孔...

這隻歌舞伎八棱金杯,口沿外侈呈八角形,腹內收,為八棱,聯珠環把,上有圓蔽遮。

八棱圈足,足沿外撇,內壁素麵,外壁口沿下和底沿上各飾一周聯珠紋,杯身每棱飾一條聯珠紋,將杯身分成八個長方形,每個長方形中有一舞伎,姿態各異。

足底邊飾一周聯珠紋,製作精美,風格華麗,這樣的製作風格和技巧,很明顯屬於唐代的風格,所以這隻金杯,很可能是後來孫殿英等廟道會的人帶來的。

如果真是這樣,也許在孫殿英之前,這具石槨就落入了廟道會手中,就算不是這樣,這座石槨,廟道會的人也應該知道,要不然,單純以孫殿英的實力,還不能收集到那麼多珍寶藏在石槨當中。

這樣的想法,肯定不止是韓孔雀有,甚至馬繼芳等人早就知道,但現在這座石槨被韓孔雀掌控了,而且還有一件未知的鎮物可能在韓孔雀手裡,這就讓馬繼芳等人更加不甘了。

就在馬繼芳等人蠢蠢欲動,想要拿下韓孔雀的時刻,他們忽然感覺到地下傳來一絲震動,接著震動變得劇烈起來。

韓孔雀感覺周圍本來就已經十分涼爽的天氣,瞬間變得十分陰冷,是那種帶著透骨寒意的陰冷。

「怎麼回事?」馬繼芳打了個寒顫,疑惑的道。

「不好,地宮當中積聚的陰氣太多。」姜石頭臉色變了變,不過很快就恢復了。

「大量陰氣被釋放了出來,這是好事,我想這塊聚陰之地應該是被破壞了。」韓孔雀笑呵呵的道。

姜石頭看著驚疑不定的馬繼芳道:「陰氣被釋放出來,恐怕會對人造成一定的危害。」

馬繼芳目光陰毒的看向韓孔雀,他咬著牙道:「這麼說。我那些手下是回不來了?」

韓孔雀一攤手道:「只不過是被陰氣侵體,過一段時間,多晒晒太陽就好了,哈哈,我猜的果然沒錯,陰氣被釋放了出來。果然沒有引動天雷。」

姜石頭跟馬繼芳等人也不過是臨時合作關係,所以馬繼芳的手下被韓孔雀陰了,姜石頭也不太在乎,他看著遠處的天空道:「陰氣大量聚集,才會引起天雷轟擊,現在陰氣潰散,這雷霆天威應該也要散了。」

韓孔雀點頭道:「嗯,那些雷球已經不再凝聚,看來要準備一下了。要不然這條龍就要跑了。」

說完,韓孔雀一揮手,混沌空間打開,黃山等人快步從裡面走出,等上千人湊出來之後,馬繼芳四人就只能幹看著,什麼都不敢做了。

「呵呵,只不過是跟你們玩玩。你們還真以為能夠得利?黃山,找出他們從我手裡弄走的那些珍寶。特別是那朵玉石蓮花,也許這東西還有別的作用。」韓孔雀對黃山揮了揮手,讓他處理馬繼芳等人。

這個時候,乾明遠、顧同、衛長青和肇東可也跟著黃山走了過來,衛長青開口道:「韓哥,胡家父子呢?」

「他們應該躲藏在地宮當中。剛才這邊的情況,他們也走不出去,只能留在這裡,我現在下地宮一趟,順便把他們帶出來。你幫著黃山清理一下出去的通道,我們在這裡浪費了太多的時間,也該離開了。」韓孔雀吩咐完之後,就走向地宮的入口。

在走到入口之時,韓孔雀想到了什麼,回過頭道:「姜大哥,不如一塊進去看看?」

姜石頭看了一眼韓孔雀,略微猶豫之後道:「此地陰氣不能被鎮壓,進去也找不到什麼。」

「嗯?」韓孔雀剛剛邁出的腳步,瞬間停了下來。

姜石頭道:「這裡只要有陰氣存在,鎮物就會發生作用,只要鎮物不出問題,大陣就會繼續運轉,這樣地宮當中被隱藏起來的一些秘密,就始終不能顯現出來。」

「要完全破壞這塊聚陰之地好像並不是那麼容易。」韓孔雀皺著眉頭道。

聚陰之地很多都是天然形成,又經過後天加工才會長期保存下來,而看這裡的情勢,好像整個羅布泊的負面能量,都集中在了這裡,這樣的地方,如果要想破除也不是不可能,但絕對不是短時間內能夠做到的。

姜石頭再次猶豫了起來,他張了張嘴,最終沒有在說什麼。

韓孔雀看著他,道:「姜大哥跟他們不是一夥的吧?」

「不是,只不過是臨時合作。」姜石頭道。

韓孔雀道:「既然冒險來這裡,自然是有所求而來。」

「對,你是聰明人,我也不瞞著你,我們這些人都是有所求而來,我雖然不說,但都清楚,他們四人所求最多,財寶、龍脈,甚至整個羅、布泊都是他們想要的。

而胡家父子最貪心,他想要霸佔整個寶藏,包括這裡的所有東西,甚至還想要長生,我其他都不想要,指向要一份長生玉液就行。」姜石頭想了想,還是開口道。

「長生玉液?這個世間真的有這種東西?」韓孔雀對這個嗤之以鼻,自古以來,不管是什麼教派,好像都喜歡弄這種東西,可這幾千年來,到底誰長生了?

「不管有沒有,也不管是不是真的能夠讓人長生,只要發現了這東西,我希望你能夠送給我一份,看這條青龍的威勢,這麼多年下來,長生玉液肯定不止是凝聚了一份,我的要求並不過分。」姜石頭堅持道。

韓孔雀點頭道:「好,不過你要把你知道的全都說出來。」

姜石頭點了點頭道:「這個沒有什麼好隱瞞的,其實這個地方的祖龍脈並不是青龍脈,而是一條驪龍脈,驪龍你應該知道,是傳說中的一種黑龍,水屬性的水龍脈。」

說到這裡,姜石頭停下,看韓孔雀的反應,而韓孔雀原來得到過撼龍經,對尋龍點穴自然是不會陌生的,雖然他從來沒有親身試驗,但該知道的還是知道。

韓孔雀點頭示意自己能夠聽得懂,不過他還是開口道:「典出《莊子.列禦寇》。驪,純黑色的馬。莊子說河邊窮苦人家的兒子去潭底黑龍的下巴下面取珠,這個珠子就是十分出名的驪龍珠。」

姜石頭道:「對,就是驪龍珠,而傳說這裡就有一顆真正的龍珠,而且是水屬性的驪龍珠,所以這裡自然孕育了一條驪龍脈,因為這條驪龍脈中藏著一顆龍珠,所以這裡變得生機勃勃,等到有一天,這裡條水龍脈實力夠了,自然會騰空化龍,但這一切,從出現這座鎖龍大陣開始,就變得不一樣了。」

「為什麼有人會鎖龍?只要龍珠在這裡,這條驪龍脈就不會跑吧?」韓孔雀問道。

姜石頭道:「確實是這樣,但人心不足蛇吞象,也許剛開始佔據一條驪龍脈,就能讓一些人滿足,可人類的壽命太短,一代代的繁衍交替,總有人會生出奢望。

驪龍珠孕育出一條驪龍脈,是這顆龍珠想要化龍飛升,而真的讓這條驪龍飛升了,那剩下的還有什麼?既然龍珠可以孕育一條龍脈,如果禁錮了驪龍珠,是不是龍脈就會永遠不失?

這就是鎖龍大陣出現的理由,鎖龍大陣自然是不容易布置的,但這裡這座就容易的多了,只要困住了驪龍珠,就等於禁錮了這條驪龍脈。」

「禁錮了驪龍脈,又有人開始變著法的利用這條水龍脈了?」韓孔雀好笑的道。

姜石頭點頭道:「是的,鎖龍大陣布置成功之後,就有了汲陰棺的出現,汲陰棺能夠吸收各種陰寒能量,驪龍珠的能量偏陰寒,一般人不能利用,而汲陰棺是能夠吸收的,而且這種龍脈之氣,被汲陰棺吸收之後,還能轉化為靈魂能量,滋補人類的靈魂。」

「嗯,這樣一來就有了攝魂玉佩和養魂玉佩的出現?」韓孔雀慢慢的開始把整個故事串了起來。

雙魚玉佩是能夠攝出生物的生魂的,而韓孔雀從馬繼芳等人手裡,還得到了一面玉佩,那是一面養魂玉佩,靈魂藏在裡面,是可以長時間保存下來的。

姜石頭道:「對,就是有了增強靈魂的方法,古代祆教才會出現靈魂操縱者,出現所謂的善惡行者,其實都是肆意掠奪控制別人的靈魂。

而操控別人的靈魂,一個控制不好,也是會受到反噬的,所以才出現了那些控制人偶,而那些控制人偶都是經過特別製作出來的,完全是為了鎮壓惡行者,也就是那些強大靈魂的。」

看著姜石頭又有點猶豫,韓孔雀直接道:「這個我已經知道,那些人偶能夠煉化人的靈魂。」

「嗯,不止是煉化人的靈魂,還能夠把煉化的靈魂融入青龍之氣,形成長生玉液。」姜石頭道。

「這就是後來孫殿英的目的?」韓孔雀問道。

姜石頭道:「我的祖上是一名石匠,這裡的很多石棺、石槨、石棺床都是我的祖上製作的,所以對這裡的一些事情有所了解。

但在一個時期,這裡還是發生了不可控制的災難,也許是有惡行者不受控制,也許是有野心家想要吞噬所有人的靈魂,或者是因為其他原因,不管是什麼原因,最後都致使這裡的人,受到了毀滅性的的打擊。

而我的祖先逃了出來,但他也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他知道,這裡已經變成了死地,任何生靈進入,都會死亡,就這樣,這個秘密一直流傳在我們家族,但是誰也不敢來這裡。」未完待續……R129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