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八棱金杯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韓孔雀看著手中的金杯道:「這隻歌舞伎八棱金杯還真是具有波斯特色,但這也不足以表明就是祆教遺物,要知道唐代金銀器具有西域風情的多了,這樣說,難道還都是祆教的遺物?」 這隻歌舞伎八棱金杯...

放存稿箱忘了點定時發布,晚了一個小時,幸虧看了看,要不然就忘了發了,對不起等看書的兄弟們了。

姜石頭的臉色也很難看:「古話有前不栽桑,后不栽柳,院中不栽鬼拍手!桑與喪同音,柳樹多做余招魂番,衰丈,楊樹為鬼拍手,槐乃木中之鬼,而柏樹只生長於墓地,如發現有種植相同的方位和樹木的,肯定是在養些不幹凈的東西。」

「這裡已經不是一句不幹凈能夠形容的了。」馬繼芳道。

韓孔雀則道:「恐怕不是這樣,雖然這裡是聚陰地,但葬送西還真的沒有,這是很奇怪的事情。」

姜石頭看了一眼馬繼芳道:「如果不是這樣,那些進入地宮,破除聚陰地的人不是危險了?」

韓孔雀哈哈一笑道:「這年頭,誰也不是傻子。」

「好了,現在不是勾心鬥角的時刻。」馬繼芳當然不傻,如果有危險,他怎麼可能把手下全都派出去。

「那條青龍支持不了多少時間了,要儘快破壞那些陰穴,要不然這條青龍脈可能要潰散。」就在這個時候,韓孔雀提醒道。

馬繼芳的臉色還是那麼難看,但他也沒辦法,韓孔雀的手下被他們收拾了,現在要想加快速度,只有他們的人上。

馬繼芳再次揮了揮手,他手下再次分出了二十幾人,向著地宮跑去。

這個時候,三十六座陰穴,應該每座都能夠分到一個人了。

看到這種情況,韓孔雀笑了,此時留在外面的。只剩下韓孔雀、姜石頭和馬繼芳四人。

雖然手下全都進了地宮,但馬繼芳等人也不懼韓孔雀,這裡還是他們人多,而只是他們四個,就能夠完全壓制韓孔雀。

對馬繼芳他們的防備,韓孔雀也不在意。他此時也在苦惱手中的石槨,這東西也不知道還有多大的隱患,所以就算沒有馬繼芳等人在這裡,他也沒有想好怎麼處理這個東西。

這個東西實在是太過詭異了,裡面也不知道藏著多少靈魂,這些靈魂還得到了一定的孕養,甚至韓孔雀懷疑,這裡這座震獄鎖龍大陣,就完全是為了這座石槨當中的那些靈魂服務的。也許那條青龍的生氣被抽取出來,就是為了孕養裡面的靈魂,讓這些靈魂歷經千年也不潰散。

如果真的是這樣,現在誰也不知道這座石槨當中藏著多少靈魂,這些靈魂可不是普通的鬼魂,甚至這些靈魂自己認為自己是得道成仙的仙人,這樣的東西,自然是有一定的實力的。

心神沉入石槨當中。既然是汲陰棺,自然是不停吸收陰氣的。但這座石槨,卻沒有一絲陰寒,看著也沒有一絲邪惡,就這樣的一個寶貝,卻詭異的讓人心寒。

看著石槨當中密密麻麻的石棺,每座石棺當中都有一具人偶。這這些人偶全都是玉石製作的,只是稍微觀察,韓孔雀就能夠認出,這裡面大部分是碧玉製作的,其他的還有羊脂玉、普通白玉、青玉。甚至還有黃玉,黃玉當中,又有戈壁玉。

有了九層玲瓏寶塔的保護,加上跟自己心神相合的玄元控水旗提醒,韓孔雀分出一絲靈識,侵入另外一具人偶當中,想這具人偶跟先前那具有什麼不同?

一絲靈識很容易侵入人偶,人偶裡面沒有任何阻礙,韓孔雀順利的把這絲靈識融入了人偶當中。

在人偶當中掃了一圈,什麼異常都沒有發現,韓孔雀撤出靈識,又看向其他人偶。

感覺到外界傳來一絲震動,韓孔雀知道,有一座陰穴被破壞了,想來應該是地宮入口處的那座陰穴,首先被人破壞了。

三十六座陰穴,足夠馬繼芳的手下破壞一會的,所以韓孔雀也不理會,他的靈識在一具具人偶當中穿梭,他想看看,這些人偶是不是全都一樣。

當然,他也是想要藉機查探一下這座石槨內部的情況,不能查清楚裡面的情況,韓孔雀怎麼都不能放心。

在等待的時間內,韓孔雀就這麼一具具石棺的查看,在很多石棺之內,韓孔雀都發現了金銀之物。

這些棺材裡面大部分是金銀磚,當然金銀元寶也不少,其他就是一些金銀首飾,當然,最吸引人的還是一些黃金鑄件,像金佛,黃金仕女,黃巾力士像,金馬、金象,金老鼠等。

而最引人矚目的則是一批金杯、金碟、金面具,金手套等東西,這些東西國內出現的不多,就算有,也沒有這裡的數量多。

而一些金杯,金手套,很明顯帶有異域色彩,這些很可能是國外的黃金製品,從這裡也可以證明,這些黃金,很可能是近代收集起來的。

這也就是說,這很可能是廟道會,或者說是孫殿英的手筆,而這絕對是大手筆。

在這座石槨當中,韓孔雀不知道裡面到底收藏了多少財寶,但只是他見到的那些,就足以讓人驚嘆了。

這麼多財寶藏在這裡,韓孔雀可不信是單純的藏匿,畢竟流通起來的黃金,才會有用,不能流通,埋藏在這裡,就是一些廢物。

既然這裡埋藏了那麼多寶貝,自然是所圖甚大,而正是不能弄明白他們圖謀的是什麼,所以韓孔雀才會感覺不安,看到的黃金珍寶越多,他就越不安。

揉了揉眉頭,這段時間用腦過度,此時有點頭疼了。

隨手從一具白玉棺材里摸出一隻金杯,屬於大型的那種,這隻金杯金光璀璨,加上白玉棺材幹凈整潔,所以韓孔雀打算用它喝點水。

從玄元控水旗中弄出來來一些水,韓孔雀一口一口的喝著,一邊看著手中金杯。

「咦?你的臉色怎麼那麼白?」姜石頭驚異的對韓孔雀道。

看到了韓孔雀的動作,馬繼芳等人嫉恨交加,他們圖謀了那麼長時間,甚至說是幾代人的努力,沒想到最大的好處居然落在了韓孔雀身上。

而姜石頭,卻沒有那大的怨氣,他更多的注意力是放在了韓孔雀身上。

韓孔雀一愣,從金杯上收回心思,他感覺頭疼的更厲害了。

「我的臉色很白?」韓孔雀問道。

「蒼白,有點不對勁,是不是消耗了太多精神力?」姜石頭道。

韓孔雀再次愣了愣,剛才他煉化九層玲瓏寶塔,靈識可是得到了極大的加強,此時他不過是在手中石槨當中轉悠了幾圈,怎麼可能消耗大量靈識?

可此時他也明顯感覺到,自己的靈識消耗嚴重,要不然他不會頭疼,想到剛才的動作,韓孔雀頭上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問題出在那些人偶上,韓孔雀看向馬繼芳四人,看來這些傢伙還知道一些自己不知道的秘密,而秘密就出在人偶上。

本來韓孔雀以為這些人偶是誰都能夠控制的,現在看來,事情遠沒有這麼簡單。

就因為自己查看了太多人偶,所以自己的靈識在不知不覺當中消耗了很多,而後來的那些人偶,他可沒有煉化,按理說是沒道理消耗靈識的,這隻能說明,這些人偶,吞噬人的靈識,當然,也許是吞噬靈魂,或者說是陰魂。

想到這裡,韓孔雀頓時被嚇出了一身冷汗。

「黃金具有克邪的作用,用它喝點水,也許對身體有好處。」此時馬繼芳涼涼的開口道。

韓孔雀想明白了石槨內部人偶的用處,反而放下了心,既然連他這個活人的靈識都能夠煉化,就不要說是死人的靈魂了。

靈識就是靈魂之力強大之後外放的表現,而死人的靈魂屬於陰魂,更容易被各種東西所克,石槨當中的人偶既然能夠吸收煉化靈魂之力,那就沒道理不能吸收煉化陰魂。

如果真是這樣,這麼多年來,進入石槨當中的陰魂,也許都被裡面的人偶吸收煉化了。

有了這種想法,韓孔雀的心神一松,看著手中的石槨也感覺可愛了起來。

沒有得到韓孔雀的回應,馬繼芳有點不憤,他提高了一些聲音道:「看這樣子這隻金杯應該是唐代的,具有典型的波斯特色,應該屬於祆教的遺物。」

韓孔雀收回心神,此時他感覺精神大好,所以也願意應付一下馬繼芳等人。

韓孔雀看著手中的金杯道:「這隻歌舞伎八棱金杯還真是具有波斯特色,但這也不足以表明就是祆教遺物,要知道唐代金銀器具有西域風情的多了,這樣說,難道還都是祆教的遺物?」

這隻歌舞伎八棱金杯,杯腹以棱面為單位,各作一高浮雕男子,或歌舞、或捧物,神態自然。

人物四周環以金珠,杯把作聯珠圈狀,指墊兩側各作高浮雕的老人頭像,深鼻高目,長髯下垂,具有很明顯的波斯特色。

不過,唐代的金銀器,受到中亞地區的影響很嚴重,這也是絲綢之路帶來的影響,所以說,就因為這點特點,就認為這是祆教的東西,就太過狹隘了。

這是只飲酒器,金質,製作很是精良,這種工藝,韓孔雀可不認為當時的波斯人能夠製作出來,就不要說羅、布泊所在的西域地區了。

這種工藝,到了現在,都代表了世界上最頂尖的金銀器製作工藝,所以不要看這只是一直人物黃金杯,其製作工藝,絕對屬於世界頂尖。

特別是一些細節的處理,更能證明。未完待續……R129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