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五陰之木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生、結成林箐」。 生活在塔里木河下游阿不旦一帶的「羅布人」,過著「不食五穀,以漁為糧,織野麻為衣,取雁毛為裘,藉水禽翼為」的自給自足的生活。 這足以說明,那個時候的羅、布泊的環境,確...

這是秘密,本來沙班是不想說的,不過這事關祆教名譽,他又不得不反駁,所以他也就不顧的當初馬繼芳的叮囑了。

馬繼芳皺了皺眉,道:「聖棺是鎮物之一,這個是不容置疑的,現在我們要弄清楚,為什麼聖棺被取了出來,另外一件鎮物不見蹤跡,陣法卻能夠正常運轉。」

「如果這座石槨真是鎮物之一,那麼鎖龍鏈就值得我們還好研究一下了,要知道鎖龍鏈雖然名為鎖龍,可它並不只是為了鎖,它還能夠鏈。

鎖龍鏈是用鏈子鎖住龍脈,而鏈子卻並不一定是有形之物,這是唯一的解釋,要不然,韓孔雀手中的石槨,不可能到現在還在起作用。」姜石頭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若有所思的道:「你的意思是說,有條無形的鏈子,連接著我手中的石槨跟另外一件鎮物?」

姜石頭肯定的道:「對,那件鎮物也很可能是在你身上,要知道,無形鎖鏈也不過是一些特殊手段弄出來的能量,既然是能量,在這麼大的範圍之內,肯定不會太強,最起碼輻射這麼大的範圍,局部範圍的能量就不會太充足。

所以,兩件鎮物的距離越近,大陣受到的影響越小,要不然,兩件鎮物的距離遠了,大陣怎麼也是會出現一點問題的,而%現在,大陣卻沒有出現一絲波動,這說明,兩件鎮物到現在都配合的很好,沒有受到一絲影響。

所以,如果另外一件鎮物,真的還在地宮當中,這兩件鎮物現在拉開了這麼長的距離,不管是誰鎮壓誰。都會受到影響的。」

韓孔雀的眸光一閃,姜石頭的推斷還是很正確的,那麼這裡連接他手中兩件鎮物的無形鎖鏈是怎麼來的呢?

至於他身上的另一件鎮物,此時韓孔雀已經有了猜測,他想不出除了九層玲瓏寶塔還有什麼能夠鎮壓汲陰棺。

風水學上的鎮物有很多種,如鎮河的寶塔:河水湍急,經常泛濫成災,於是建寶塔以鎮之。

當然,汲陰棺不是水屬性的。九層玲瓏寶塔沒法克制它,但這裡也不用九層玲瓏寶塔克制汲陰棺,只要壓制就行了。

九層玲瓏寶塔屬性為土,本是鎮壓水龍脈的,不過在這裡,他這座土中寶塔,跟汲陰棺正好發生了點相生相剋的意思。

本來九層玲瓏寶塔跟汲陰棺都屬於土屬性至寶,全都是為鎮壓青龍祖脈而設,所以兩者雖然互相影響。但影響並不大。

但九為數之極,所以九層玲瓏寶塔為土中至尊,加上九層玲瓏寶塔光明正大,所以把它放置在汲陰棺之中,要壓制汲陰棺是易如反掌。

兩件鎮物猶如一體,所以就算沒有鎖龍鏈,它們兩者也可以發揮出全部作用,更何況。姜石頭的猜測也許是對的,這裡也欣無形的鎖鏈。連接著兩件鎮物,溝通周圍大陣,影響著大陣的威力。

韓孔雀已經煉化了九層玲瓏寶塔,不過他卻沒法把九層玲瓏寶塔,像玄元控水旗一樣,收入自己的識海。這也是韓孔雀認為這件九層玲瓏寶塔是鎮物之一的原因。

如果沒有一些無形的禁制影響九層玲瓏寶塔,韓孔雀是應該能夠把九層玲瓏寶塔收入自己的識海的。

看著韓孔雀在那裡沉思,馬繼芳和姜石頭等人,也不再說話,全都看著韓孔雀。

過了好一會兒。韓孔雀才開口道:「你們說那無形的鎖鏈到底是怎麼形成的?如果我們破除了這條鎖鏈,那條青龍會怎麼樣?」

「飛龍在天。」姜石頭毫不猶豫的道。

「龍飛在天,如魚歸大海,自由馳騁,如果得了自由,怨氣十足的青龍,自然是不會在這裡多留一瞬間的。」韓孔雀嘆了口氣道。

沙班道:「如果能夠留下它,還是留下的好。」

馬繼芳看著周圍的沙丘道:「這裡不應該一直是這樣。」

韓孔雀沒有理會各懷鬼胎的眾人,而是自顧自的開口道:「原來這裡是一片巨大的湖泊,這裡應該是有水龍的吧?」

韓孔雀的話,頓時讓周圍幾人一愣,羅、布泊原來是什麼情況?

很久以前,羅、布泊曾經有汪洋一碧的湖水,是真正的水鄉澤國,羅、布泊,蒙古語叫羅布淖爾,翻譯出來是「匯入多水之湖」。

羅、布泊曾經是多條河流的歸宿處,包括塔里木河、孔雀河、車爾臣河、若羌河和米蘭河等,也曾經是我國第二大的鹹水湖,面積曾多於5000平方公里。

這樣的一個地方,如果說沒有水龍脈,是誰都不相信的,而水木相生,有著那麼多密布的水脈,自然就孕育出了強大的青龍脈。

而有了青龍脈的存在,這裡就會變得生機勃勃。

在古代,水鄉澤國的羅、布泊地區,曾是許多野生動物的樂園,植物界也曾有過繁花似錦的歲月。

據《漢書》記載,這裡「多葭草、檉柳、胡桐、白草,民隨畜牧逐水草,有驢馬、多橐駝」,是一個安樂、富足的世界。

「你是說這裡的水龍脈也被鎮壓了?」馬繼芳震驚的看著韓孔雀。

韓孔雀道:「水龍脈被鎮壓是肯定的,而且被鎮壓的很徹底,說是鎮殺也不為過,所以,如果沒有了水龍脈的支持,留下這條青龍真的好嗎?」

姜石頭道:「如果沒有了水龍脈,青龍脈就會變成無源之水,無根之木,就算留下來,也對這裡的環境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我看是你們想多了吧?要知道,到了近代,這裡也並不完全蕭條、沉寂,這足以說明,這裡還是隱藏著水脈的,剛才那兩條被青龍攝取的水龍,就是最好的證明。」馬繼芳到。

姜石頭也道:「對,不管廟道會的圖謀是什麼,但能夠確定的是,他們針對的主要是青龍脈,那條水龍完全是被青龍脈為了自保而損耗的,也許破壞掉廟道會的布置,這裡就會重現生機。」

沙班此時也開口道:「民國之前,這裡可是一直生機勃勃。」

韓孔雀點頭,18世紀,清代學者徐松在《西域水道記》中還曾記載,這裡雖有「山陽平沙」、「沙地曠遠」,但仍有不少地方「胡桐叢生、結成林箐」。

生活在塔里木河下游阿不旦一帶的「羅布人」,過著「不食五穀,以漁為糧,織野麻為衣,取雁毛為裘,藉水禽翼為」的自給自足的生活。

這足以說明,那個時候的羅、布泊的環境,確實不像現在這麼惡劣。

「那麼這一切的變化,都是出現在孫殿英之後了?」韓孔雀輕笑道。

「肯定是這樣。」沙班首先開口道。

韓孔雀笑呵呵的道:「這樣一來,那就好辦了,這座地宮最近的布置,恐怕就是那些被槍殺的屍體了,這是我畫的簡易地圖,你們全都對地宮很熟悉,這些間隔出來的密室,你們應該有所了解。

現在去把裡面的屍體全都清理了,我想,連接整座大陣的無形鎖龍鏈,應該就是這裡圍繞著中心墓穴布置的聚陰大陣,我雖然不知道這座大陣是怎麼布置的,但它的作用應該是聚集大量陰氣,供給汲陰棺使用,用來鎮壓青龍祖脈。」

「怎麼可能?」馬繼芳道。

姜石頭也道:「不可能的,這裡怎麼可能布置出聚陰大陣?」」

韓孔雀道:「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要知道風水是流動的,因此陰陽是無時無刻在變化,陰中有陽,陽中有陰,是為太極。

沒有純陰,也沒有純陽的東西,因此想要聚陰,需要陽物,但是其它風水環境會影響陰陽轉化及流動,如果風水不流動,此處即陰穴,陰穴還聚陰,早晚挨雷劈。」

說完,韓孔雀看著天空中輕易聚集起來的烏雲,雲層經過這段時間釋放電離子,不止沒有消減,反而越來越厚了。

「難道這裡真的是一座聚陰地?」韓孔雀的動作其他人都看到了,看著那厚厚的雲層,恐怕這雷霆之威,是被人利用了。

「萬物講究陰陽對立,陰陽相合,所以陰中藏陽,陽中有陰,當然也就有陰極陽生,陽極陰生,在這沙漠之中,存在最多的當然是陽剛之氣,但陽極陰生,在這種地方,運作的好了,也是極其容易聚集陰氣的。

而陰氣的滋生,離不開各種煞氣,而煞氣在這裡是最不缺的,火煞、陰煞、怨煞,而這裡是各種煞氣集大成者,所以這裡肯定有一座聚陰大陣形成的聚陰地。」韓孔雀道。

「這麼說,這條無形的鎖龍鏈,是用陰氣形成的了?」馬繼芳已經相信了韓孔雀,所以在說話件,他揮了揮手,他的那些手下,全都湧進了地宮,去破壞那座聚陰大陣了。

姜石頭此時道:「其實我們早就應該想到這個,這裡出現的那麼多白楊樹本身就很可以,特別是太陽墓中使用的大量楊木。」

馬繼芳的臉色終於變了:「南種桑,北種柳,東種槐,西種柏,中種楊,五陰之木,聚陰之地?」未完待續……R129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