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鎮物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5-07-10 03:05  |  字數:3403字

其實這一切全都是因為小白龍而起的,被鎮壓的也是小白龍,結合龍王的傳說,這條小白龍肯定是地氣龍脈所化,而且這肯定是一條水龍,所以說它是黃河龍王也不為過。

本來在井就跟河相同,所以在這裡被鎮壓的井龍王,也肯定就是黃河龍王,一條龍脈被鎮壓,自然是怨氣衝天。

而在井龍之上放置一具棺木,肯定是在養屍,至於具體是福澤後代,還是孕養屍體本事,或者是孕養一些寶物,韓孔雀沒有見到那座棺槨,他也不知道具體是怎麼回事,但總共也只有這幾個可能。

不過,做這樣的事情,可不是那麼簡單的,這些從一些端倪就能看出來,比如黃河每隔六十年左右,就會泛濫一次,這肯定是由於龍脈壓制不住了,才會起變動。

當然,這也很可能是當年那位鎖住黃河水龍的那位前輩,故意留下的破綻。

一條祖龍被鎖住,戾氣自然是越積越多,所以讓他每隔六十年左右,就宣洩一下積累的戾氣,這樣更有利於長期鎖住這條惡龍。

之所以說黃河龍王是惡龍,這完全是因為原來黃河是每年汛期都會泛濫的,每次泛濫都會給黃河中下游的人們帶來巨大的災難。

而到了後來,黃河卻每隔幾十年才能泛濫一次,這也許就是有了鎖龍大陣的緣故。

原來的鎖龍大陣,也不過是鎖住那條水龍,讓他老實一點,不至於每年都發洪水。禍害世人,而那座棺槨,則是由於黃河改道,而進入黃河河道之上的。

這個時候,鎖龍大陣被改變。才會在原來鎖龍大陣的基礎上,進一步鎮壓水龍,抽取水龍龍氣,孕養那座棺槨當中的屍體。

如果不是有著足夠的生氣,棺槨當中的屍體不會看著栩栩如生,墓穴當中也不可能出現活兒青蛙和小魚。

這一切。都是以犧牲黃河水龍龍氣為代價的,而現在,韓孔雀他們的眼前,正有一條青龍,被困在這裡。被人設計抽取龍氣,孕養的什麼。

生生之氣被掠奪,一條祖龍可能被鎮殺,這的積蓄多少怨氣?

黃河祖龍只是被鎖住,就要每個六十年發一次洪水,而這裡的這條不弱於黃河祖龍的青龍祖龍脈,又會積累多少怨氣,甚至是戾氣?

其實。這看看羅布泊現在的狀態就知道了,而這樣的環境惡化,還在繼續。甚至有越來越快的趨勢。

「情況不太妙啊!」弄懂了現在的情況,馬繼芳開口道。

姜石頭道:「情況當然不妙,如果我沒有看錯,現在我們就處在青龍結穴之地,如果這條青龍被鎮殺,這裡成為怨氣最濃厚之地當無疑問。」

「廟道會的那些狗東西可真不是玩意。」沙班開口道。

姜石頭面露譏諷之色的道:「你們祆教的前輩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沙班怒容滿面的道:「你放屁。羅、布泊原來可是綠色明珠,現在是死亡之海。詛咒之地,這一切的變化。全是最近幾十年發生的,難道這還能怨到了我們祆教的前輩身上?」

「羅、布泊真的是最近幾十年開始出現變化的嗎?只不過是最近幾十年的變化最劇烈,速度加快罷了?不管是溫水煮青蛙,還是烈油烹龍,後果都是一樣的。」姜石頭冷笑道。

「不可能,這裡是我們祆教祖輩生存之地,我們不可能破壞這裡的環境。」沙班憤怒的道。

韓孔雀開口道:「這是不爭的事實,原來的鎖龍大陣,肯定是你們祆教布置的,要不然也不可能用你們祆教的聖物作為陣眼,鎮壓這條青龍。」

「這一點我承認,就比如黃河之上的鎖龍大陣,如果真的對黃河有害,黃河怎麼可能存在那麼多年?」沙班不服的道。

「怎麼就對黃河沒有害了?九十年代,黃河一度斷流,那就是對這條龍脈的損害,如果沒有一點損害,黃河龍王怎麼可能有那麼大的怨氣?」姜石頭道。

看到沙班越來越憤怒,他已經到了狂化的邊緣,馬繼芳不想先前起衝突,所以開口道:「黃河水龍的損害,恐怕是發現了黃河鬼棺之後的事情。」

韓孔雀也不想此時他們出現內杠,所以開口道:「應該是這樣,原來的黃河水龍雖然受到了一定損害,不過,那樣的損害,還不至於讓黃河斷流,而且時間也不對,九十年代後期的黃河斷流,肯定是有人大量抽取黃河水龍之氣造成的,就跟現在的情況一樣。」

看著面現得色的沙班,韓孔雀繼續開口道:「布置鎖龍大陣需要付出的代價很大,先不說其他,只是這座棺槨,被放在這裡幾千年,就不是誰都捨得的。

所以,能夠付出這麼巨大的代價,自然是想要獲得更多的好處,所以,你們祆教的前輩,也肯定是利用這條青龍,獲得了極大的好處,要不然他們也不可能花費巨大的代價,鎖住一條青龍。」

「這一切因果,最終還是要落在廟道會的身上,是他們在扼殺這條青龍,破壞了這無數人的生養之地。」沙班看著風沙遍地的羅、布泊,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他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韓孔雀冷笑的看了一眼周圍的環境,開口道:「之前的廟道會不能說繁榮昌盛,也算是氣運長存,可現在呢?只剩下了小貓兩三隻,而你們祆教,只是因為沒有把事情做絕,所以才殘留了一點氣運,苟延殘喘到了現在。」

「說你們沒有責任,那麼因果怎麼可能落在你們身上?你們祆教現在的氣運,就是最好的證明。」姜石頭也開始落井下石。

韓孔雀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