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鎮龍脈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5-07-08 22:56  |  字數:3485字

安、陽原來叫河西,因為在黃河以西,原來過河均是用船,忌諱很多,如果有人說沉之類的話下場很慘,輕者不讓上船,如果在河中間說可能會被趕下船,還有個忌諱就是不能說禿,否則一船將不等平安。

姓李的特受歡迎,有了他,肯定一帆風順。

一聽是跟龍王有關係,大家凝重起來!

「不會吧!」一位老人慢慢接道,「第一時間不對,再一個沒有聽說要用黑狗的呀!還有就是棺材是人用的嘛!」

大家都沒有主意,在黃河邊上討生活真是難啊!要不然遇到這種詭異的事情,誰還願意在這裡繼續待著?

天終於亮了,還好是個晴天,太陽懶洋洋地掛在天上,大家分頭行動了,一些人簇擁著算命先生先生來到棺材旁,一些人去貼剪紙了。

算命先生拿出三根香,點燃了插在自帶的香爐里,嘴裡念念有詞,但決不是什麼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什麼的,隨後拿出一塊木頭插到了棺材的正東面。

這時候,棺材中的魚遊動得越發頻繁了。

大家總覺得不安,原來棺材,它自己長高了。

是的,挖出來的棺體都被農民擦拭乾凈了,明顯多出來二十厘米左右帶著泥巴的棺體。

算命先生先生指著西北角說:「挖!挖到挖不動!」

這時河道還有挖不動的時候,莫名其妙,算命的是不是嚇糊塗了。

這時候,貼黑狗的送信的人跑過來了,「先生,缸里的水還有一乍就滿,水缸外面的濕痕離上面還有四指!」

「知道了」算命先生淡淡地答應著,一直盯著棺材裡的小魚。

小魚就是小魚,很普通的草魚,屍體已經升到人的腰的高度了,還是模糊不清,有一點能看清楚,小白蛇也在裡面!

並且它在移動,始終在避開不斷衝過來的小魚,那些小魚好像十分想要吞了小白蛇的樣子,而那條小白蛇,則不停躲避,好像有點害怕那些小魚。

魚也敢欺負蛇!難怪先生一直在看。

一炷香已經燒完了,突然,「咔嚓」一聲,兩根挖泥的木鍬同時折斷!兩個半截的木鍬插在泥里。

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人猛一激靈,這就是挖不動的時候。

兩隻鍬面都陷在泥中,好像有什麼硬物將鍬卡斷。

算命先生用手向外挖泥,漸漸露出了一個鐵墩,有普通園凳面那麼大,上面刻著一些圖案,先生在四周摸索,慢慢抽出一截生鏽的鐵鏈。

大家興奮地圍了上去,難道這個也跟棺材連在一起嗎?

幾個小夥子上前幫忙拉,一使勁,棺材一頭震動了一下。

「停!」算命先生生氣地喊道:「不是說不讓你們到這裡來嗎?」

那個送信的小夥子趕緊鬆了手,一溜煙跑到河岸上去了。

不錯,鐵鏈上有斷茬,可能時間長了的緣故,有一個扣已經裂開一半了。

要不要接著拉,可以不讓斷處受力地拉,大家等著算命先生的指示。

算命先生仔細的看著斷茬,思索著,這時候天慢慢地陰下來了。

民俗先生一直在看鐵墩上的花紋,突然他說了一句:「這個應該在井裡啊!」

不錯,正是古井中用來鎮住泉眼用的,怎麼會跑到這裡來了,老人們也看著象,於是更加說不清了,鐵鏈連著棺材,誰會把棺材放到井裡?

縱然想放,哪有這麼大的井?

算命先生若有所思:「真的有金,高手啊!」

在那個地方,風水上能稱得上大師的很少,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有段時間這一片發展極其迅速,當然是解放前了,有個特別有名的大王村,村裡連續建起了九十多座土樓,大家都說王家祖墳風水好。

就在一天晚上,來了一位南方人,據說從石碑座里鑿出了一個金蟾蜍。

當晚整村人都聽到了銅錢在地下滾走的聲音,老人說龍走了。

從此大王村第100座樓再也沒有建起,建一次塌一次只好作罷。

這就是一個典型的龍脈解封遁走的實例,有龍脈守護,自然福澤一方,但這樣的福澤是建立在損害龍脈的基礎上的,所以被禁錮的龍脈,在解封之後,會立即遁走隱藏。

所以大家一聽說這裡面有風水大師的參與,都極其緊張。

算命先生說:「沒有關係,這是本地的先生作的,為的是守龍脈,沒有想到還是出來了。」

那棺材呢?棺材是誰作的?現在怎麼辦?這口井也許是用來守龍脈的,但那個棺材肯定不是。

「不知道。」算命先生臉色也是很難看,自從他看到鐵鏈之後就變得凝重,現在臉色更加沉重了。

突然,算命先生用頭拚命地撞棺材,一下、一下,沒有幾下他已是血流滿面,聲音傳得很遠。

老人說回家後,村裡人問是不是放炮了,而在周圍的人聽到的卻是很輕的聲音,但是很清晰。

大家都嚇呆了,沒有人想到去拉住先生。

附體了?不能,但凡附體的都會自報家門,只有在過年請神的時候,才有可能出現附體的,如突然有人大喊一聲「俺是七仙女!」

就見一個老爺們在扭捏作態,給他一根繡花針和線,竟然能銹出很高水平的花來。

突然有人喊:「棺材裂開了!」

是的!棺材裂開了,並且有水向外流,算命先生滿臉是血地大聲喊:「都趕緊上岸!」

大家爬出了大坑,就見棺材裡向外噴水,就這樣,在大家的注視下,水漸漸地把棺材給沒了。

有細心人看到,棺材裡的水根本就沒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