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怨煞之地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p> 當姜石頭看向身邊的馬繼芳時,才發現本來站在馬繼芳四人身邊的胡家父子居然消失不見了。 「壞了,我們被胡家父子坑了。」馬繼芳等人也把目光從遠處收了回來,當他們看到老胡父子沒有了蹤跡時,立即...

看著從他們的營地飛起來的白龍,韓孔雀知道,那其實是一條水龍,不過這條水龍很弱,甚至都不能算是一條龍脈,只能說是用水靈氣組成的一條虛擬龍脈。⊥,

青龍屬木,水生木,而現在青龍明顯是在竭澤而漁,如果它抽取的水脈太多,這裡的水脈肯定受損,到時候它如果不能撞破大網,逃出這方天地,以後它的日子就更不好過了。

沒有了水脈的滋養,加上一座震獄鎖龍大陣,這條青龍也許會被完全煉化。

是的,就是煉化,不是鎮壓,是煉化,這座震獄鎖龍大陣,並不只是鎮壓,而是鎮壓煉化。

「這是一條陰龍脈。」就在韓孔雀臉色不停變化,想著誰有這麼大的魄力,這麼強大的手段,居然想要煉化一條青龍的時候,馬繼芳的驚叫聲,驚醒了他。

「陰龍脈?怎麼可能?」姜石頭驚異的看向了馬繼芳,「咦?老胡呢?他父子怎麼不見了?」

當姜石頭看向身邊的馬繼芳時,才發現本來站在馬繼芳四人身邊的胡家父子居然消失不見了。

「壞了,我們被胡家父子坑了。」馬繼芳等人也把目光從遠處收了回來,當他們看到老胡父子沒有了蹤跡時,立即想到他們可能被騙了。

「他們父子果然知道一些我們不知道的事情。」姜石頭滿臉陰沉的道。

「看到這種情況,難道你們就沒有想到點什麼?」韓孔雀開口道。

「那些棺材肯定是鎮龍鬼棺。」姜石頭看了一眼韓孔雀,開口道。

「鎮龍鬼棺?鎮殺這條青龍的鬼棺?不對啊!這些棺材全都是石頭的?石頭五行屬土,土生木,那可是一條木屬性的青龍,兩者正好是相生的。怎麼可能用石棺來鎮殺青龍?」韓孔雀問道。

姜石頭滿臉陰沉的道:「地宮當中的那些是石棺,外面的那些就不一定了。」

「你是說金棺?」韓孔雀看著那些懸浮在空中的透明棺材,怎麼也不能想象它們是金棺。

「我早就應該想到,這裡的所有棺槨都應該屬於金棺,就算地宮當中的那些是石棺,但內部裝了大量金銀之物。石棺屬土,土生木,但土也生金,這樣反而讓金氣更勝,那麼強大的金氣,足以鎮殺一條青龍了。」姜石頭分析道。

韓孔雀一聽,還真是這麼一回事:「這麼說是我們取得了寶藏,消弱了金氣,才放出這條青龍的了?」

「應該是這樣。但是這裡面也有疑點,廟道會的餘孽為什麼會鎮殺這條青龍?既然布置了震獄鎖龍大陣,今天為什麼有要幫助我們解鎖這條青龍?」姜石頭對胡家父子的動機,還是存疑的。

「無利不起早,如果沒有好處,他們是不會這麼做的,現在看來,胡家父子的目的應該是達到了。」馬繼芳道。

聽到馬繼芳的話。韓孔雀心中一動道:「現在是白天,天上無數雷霆。居然不能滅了那條青龍,你們不感覺奇怪嗎?」

「這有什麼奇怪的,一條祖龍脈,是那麼容易泯滅的嗎?」姜石頭看向韓孔雀。

韓孔雀搖頭道:「一條祖龍脈是那麼容易鎮殺的嗎?」

「你什麼意思?」姜石頭也是心中一動。

韓孔雀緩緩的道:「你沒有發現,這裡的地脈屬於陰龍脈嗎?」

「陰龍脈?」姜石頭的臉上帶上了一絲驚疑:「陰龍陽宅,怎麼可能。陰龍脈上怎麼可能修建陵墓?」

陰龍脈上建陽宅,對人有好處,而對陰人起了剋制作用。

韓孔雀嘿嘿一笑道:「怎麼不可以?剛開始的祆教,用這條陰龍脈來孕養他們的靈魂,如果沒有這座石槨。他們是不可能達到目的的,而後來的孫殿英,應該是在抽取這條陰龍脈的龍氣,來達成自己的目的。」

「目的?」姜石頭若有所思。

韓孔雀道:「不外乎凝練一些天材地寶,或者是增加後代子孫的氣運。」

馬繼芳此時忍不住道:「難道他孫殿英還想讓自己的子孫登上九五不成?」

「掠奪一條青龍的龍氣,登上九五之位也未嘗不可。」姜石頭道。

「我想,如果是這樣,胡家父子就沒必要這麼忙活了,我想掠奪青龍的生之氣,孕養寶物的可能更大,為後代子孫謀福利,怎比得上讓自己長生更有誘惑力?」韓孔雀看著遠處天空之中的青龍,在消耗過大之後,已經變得有氣無力。

「確實,一條孕養萬物的陰龍,現在變成了一條孕養陰人的陽龍,可以說這條青龍的生生之氣,已經完全被掠奪一空了,只是可惜了這羅、布泊啊1姜石頭嘆息道。

韓孔雀點頭道:「這些人還真是狠毒,為了一己之私,生生把羅、布泊這個西北水鄉,變成了不毛之地。」

「沒有了龍脈孕養,這裡怎麼可能不變成生命絕跡之地?更何況,這還是一條代表著生之力的青龍。」姜石頭道。

「我們現在還是先不要討論這個了,還是想想辦法怎麼離開這裡吧!如果我沒有猜錯,如果這條陽龍泯滅,這裡會變成一個怨煞之地吧?」撒的迷失此時打斷了韓孔雀和姜石頭的討論。

姜石頭的臉色再次變了變,他苦笑道:「我們被困在了震獄鎖龍大陣的中心,既然一條龍都能被困住,你認為我們能夠闖出去嗎?」

「這個倒是不一定。」韓孔雀鎮定的道。

姜石頭、馬繼芳等人的眼睛一亮,對啊!韓孔雀可是明白人,既然他知道事情的嚴重性,而到現在,韓孔雀都沒有一絲慌亂,這說明他肯定有脫困的辦法。

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了自己身上,韓孔雀笑道:「我還真沒有什麼好辦法,不過,在看到這裡發生的異象之後,我卻想到了八十年代的一件事情。」

「八十年代?」姜石頭的眼睛亮了亮,接著他好像想起了什麼,驚叫道:「你是說黃河鬼棺?」

「對,百人齊吼、透明棺材,震獄鎖龍,只不過那是鎮壓的黃河水龍脈,而這裡是一條青龍脈。」韓孔雀道。

「哈哈,還真是一樣,黃河水龍脈,也是祖龍脈之一,能夠破解那座鎮龍大陣,這座大陣也肯定可破。」姜石頭道。

看到高興的有點忘乎所以的姜石頭,韓孔雀反而搖頭了,他道:「破陣是不可能的,但解鎖還是能夠做到的,既然這條青龍已經現身,這座大陣肯定就出現了破綻,所以我們脫困容易,破陣可不容易。」

祖龍脈可不是說著玩的,能夠困住龍脈的大陣就算厲害,更何況是要鎮殺一條祖龍脈的大陣了。

姜石頭回復鎮定,他喃喃的道:「那座黃河大陣,每隔六十年也要停止運行,讓黃河祖龍脈宣洩一下戾氣,這說明,這座大陣是有破綻,但也證明了祖龍脈的強大。」

韓孔雀苦笑道:「祖龍脈越強大,也正好反證了大陣的強大。」

「你們不是開玩笑吧?難道這裡的大陣,真的跟九曲黃河大陣相媲美?」馬繼芳一臉震驚的道。

「也許不能跟那座大陣相比,但這條青龍如果被打散,怨氣肯定要比黃河那邊更濃郁。」韓孔雀苦笑道。

馬繼芳道:「你們不要忘了,黃河那邊的怨氣可是集中在一棟房子里,而我們這裡可是有方圓幾十公里範圍。」

「韓先生,先前我們可能有些誤會,現在到了這種境地,不如我們放棄前嫌,一同闖出去怎麼樣?」姜石頭開口道。

韓孔雀點頭道:「出去再說。」

「好,恩怨出去再解決,我們先應付現在的困難,韓先生,你肯定比我們知道的多,不如先說說,您打算怎麼破陣?」馬繼芳道。

韓孔雀道:「80年代的時候,黃河中下游每年都要進行清淤的工程,黃河每次清淤都會發生一些詭異的事晴:百人齊吼、透明棺材、禿尾巴老李的傳說、鎮龍脈的鐵鏈等,這些你們都聽說過吧?」

剛才馬繼芳說到怨煞之地,就足以說明,馬繼芳對這種事情也是知道點的,當然,有心思盜墓的人,怎麼可能對這種事情不了解?

80年代的時候,黃河中下游每年都要進行清淤的工程,附近的居民要出河工,就是每家出一個壯年勞力,當然老人也可以去燒水做飯什麼的,如果沒有就要出錢。

這件事情發生在山、東某段,冬天,黃河基本上沒有什麼水,大家在河底挖出淤泥加固旁邊的大堤。

突然,一個人嗷嗷地吼起來,聲音極其凄慘,緊接著在河底的所有的人都開始吼,岸上做飯的人非常驚訝,但是過了一會大家停了下來,接著幹活。

吃飯的時候,問起他們,沒有人知道自己發出過這樣的聲音,就是說,那幾分鐘的記憶,河底的人沒有了。

然而,怪事還沒有結束。

他們晚上回到住處,下起了雨夾雪,有一些年輕人就建議到旁邊的一處新院子去睡,還可以烤烤火什麼的。

那個院子很新,有10多間新瓦房,院牆都是用樹枝扎的籬笆,那村的村長說是可以隨便住,於是一些人就興沖沖的把鋪蓋帶到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