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怨煞之地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5-07-05 21:58  |  字數:3503字

看著從他們的營地飛起來的白龍,韓孔雀知道,那其實是一條水龍,不過這條水龍很弱,甚至都不能算是一條龍脈,只能說是用水靈氣組成的一條虛擬龍脈。⊥,23wx

青龍屬木,水生木,而現在青龍明顯是在竭澤而漁,如果它抽取的水脈太多,這裡的水脈肯定受損,到時候它如果不能撞破大網,逃出這方天地,以後它的日子就更不好過了。

沒有了水脈的滋養,加上一座震獄鎖龍大陣,這條青龍也許會被完全煉化。

是的,就是煉化,不是鎮壓,是煉化,這座震獄鎖龍大陣,並不只是鎮壓,而是鎮壓煉化。

「這是一條陰龍脈。」就在韓孔雀臉色不停變化,想著誰有這麼大的魄力,這麼強大的手段,居然想要煉化一條青龍的時候,馬繼芳的驚叫聲,驚醒了他。

「陰龍脈?怎麼可能?」姜石頭驚異的看向了馬繼芳,「咦?老胡呢?他父子怎麼不見了?」

當姜石頭看向身邊的馬繼芳時,才發現本來站在馬繼芳四人身邊的胡家父子居然消失不見了。

「壞了,我們被胡家父子坑了。」馬繼芳等人也把目光從遠處收了回來,當他們看到老胡父子沒有了蹤跡時,立即想到他們可能被騙了。

「他們父子果然知道一些我們不知道的事情。」姜石頭滿臉陰沉的道。

「看到這種情況,難道你們就沒有想到點什麼?」韓孔雀開口道。

「那些棺材肯定是鎮龍鬼棺。」姜石頭看了一眼韓孔雀,開口道。

「鎮龍鬼棺?鎮殺這條青龍的鬼棺?不對啊!這些棺材全都是石頭的?石頭五行屬土,土生木,那可是一條木屬性的青龍,兩者正好是相生的。怎麼可能用石棺來鎮殺青龍?」韓孔雀問道。

姜石頭滿臉陰沉的道:「地宮當中的那些是石棺,外面的那些就不一定了。」

「你是說金棺?」韓孔雀看著那些懸浮在空中的透明棺材,怎麼也不能想像它們是金棺。

「我早就應該想到,這裡的所有棺槨都應該屬於金棺,就算地宮當中的那些是石棺,但內部裝了大量金銀之物。石棺屬土,土生木,但土也生金,這樣反而讓金氣更勝,那麼強大的金氣,足以鎮殺一條青龍了。」姜石頭分析道。

韓孔雀一聽,還真是這麼一回事:「這麼說是我們取得了寶藏,消弱了金氣,才放出這條青龍的了?」

「應該是這樣。但是這裡面也有疑點,廟道會的餘孽為什麼會鎮殺這條青龍?既然布置了震獄鎖龍大陣,今天為什麼有要幫助我們解鎖這條青龍?」姜石頭對胡家父子的動機,還是存疑的。

「無利不起早,如果沒有好處,他們是不會這麼做的,現在看來,胡家父子的目的應該是達到了。」馬繼芳道。

聽到馬繼芳的話。韓孔雀心中一動道:「現在是白天,天上無數雷霆。居然不能滅了那條青龍,你們不感覺奇怪嗎?」

「這有什麼奇怪的,一條祖龍脈,是那麼容易泯滅的嗎?」姜石頭看向韓孔雀。

韓孔雀搖頭道:「一條祖龍脈是那麼容易鎮殺的嗎?」

「你什麼意思?」姜石頭也是心中一動。

韓孔雀緩緩的道:「你沒有發現,這裡的地脈屬於陰龍脈嗎?」

「陰龍脈?」姜石頭的臉上帶上了一絲驚疑:「陰龍陽宅,怎麼可能。陰龍脈上怎麼可能修建陵墓?」

陰龍脈上建陽宅,對人有好處,而對陰人起了剋制作用。

韓孔雀嘿嘿一笑道:「怎麼不可以?剛開始的祆教,用這條陰龍脈來孕養他們的靈魂,如果沒有這座石槨。他們是不可能達到目的的,而後來的孫殿英,應該是在抽取這條陰龍脈的龍氣,來達成自己的目的。」

「目的?」姜石頭若有所思。

韓孔雀道:「不外乎凝練一些天材地寶,或者是增加後代子孫的氣運。」

馬繼芳此時忍不住道:「難道他孫殿英還想讓自己的子孫登上九五不成?」

「掠奪一條青龍的龍氣,登上九五之位也未嘗不可。」姜石頭道。

「我想,如果是這樣,胡家父子就沒必要這麼忙活了,我想掠奪青龍的生之氣,孕養寶物的可能更大,為後代子孫謀福利,怎比得上讓自己長生更有誘惑力?」韓孔雀看著遠處天空之中的青龍,在消耗過大之後,已經變得有氣無力。

「確實,一條孕養萬物的陰龍,現在變成了一條孕養陰人的陽龍,可以說這條青龍的生生之氣,已經完全被掠奪一空了,只是可惜了這羅、布泊啊!」姜石頭嘆息道。

韓孔雀點頭道:「這些人還真是狠毒,為了一己之私,生生把羅、布泊這個西北水鄉,變成了不毛之地。」

「沒有了龍脈孕養,這裡怎麼可能不變成生命絕跡之地?更何況,這還是一條代表著生之力的青龍。」姜石頭道。

「我們現在還是先不要討論這個了,還是想想辦法怎麼離開這裡吧!如果我沒有猜錯,如果這條陽龍泯滅,這裡會變成一個怨煞之地吧?」撒的迷失此時打斷了韓孔雀和姜石頭的討論。

姜石頭的臉色再次變了變,他苦笑道:「我們被困在了震獄鎖龍大陣的中心,既然一條龍都能被困住,你認為我們能夠闖出去嗎?」

「這個倒是不一定。」韓孔雀鎮定的道。

姜石頭、馬繼芳等人的眼睛一亮,對啊!韓孔雀可是明白人,既然他知道事情的嚴重性,而到現在,韓孔雀都沒有一絲慌亂,這說明他肯定有脫困的辦法。

看到所有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