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嘶吼之聲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姜石頭嘆息了一聲道:「自古以來石棺都是很詭異的,我是害怕引起其他的變化。」 「能有什麼變化?我教聖棺在這裡存在f幾千年了,也沒見什麼變化。」沙班道。 姜石頭轉頭看向老胡,老胡不明所...

抽回靈識,韓孔雀的心神落入墓室當中,此時墓室之中光芒大方,在這墓室多了很多人,不過大多是人都站在邊上不說話。

站在中間,圍著韓孔雀的,就剛才說話的那些人,此時姜石頭距離韓孔雀最近,他正看著他手中的石槨發獃。

「就算這是養鬼棺又怎麼樣?」馬繼芳看眾人發獃,開口大喝道。

他的一聲大喝,驚醒了眾人。

「對,我們現在已經弄出來了那麼多珍寶不是也沒有事情嗎?」閃應雷立即介面道。

沙班也開口道:「我教的聖棺不是魔器,你們不用擔心。」

姜石頭開口道:「我只知道這座聖棺放在這裡是有其用意的,不過,如果你們真的想要繼續,那麼就繼續好了。」

撒的迷失此時也開口道:「你們放心,就算聖棺出現問題,首當其衝的也是這個韓孔雀,他到現在都還沒有迷失在聖棺當中,只能說明傳說是真的,只要他真的有一件寶物護身,聖棺就不會失控,我們只要通過那具人偶,間接控制他,為我們所用就行了。」

姜石頭嘆息了一聲道:「自古以來石棺都是很詭異的,我是害怕引起其他的變化。」

「能有什麼變化?我教聖棺在這裡存在f幾千年了,也沒見什麼變化。」沙班道。

姜石頭轉頭看向老胡,老胡不明所以的道:「看著我幹什麼?」

姜石頭道:「你們作為孫殿英的守護者,難道就沒有什麼要提醒我們的嗎?」

老胡瞬間沉默下來,他好像在思考,眾人也不催促,所有人全都看著他,等著他。

過了好一會兒。老胡才開口道:「我仔細想了一下,也許還真有危險,不如我們只拿一些寶物就離開,做人不能太貪心,這次我們來這裡的收穫已經很大,沒必要動這座石槨。省的惹出麻煩。」

「這麼說來孫殿英是留下了提示了?」姜石頭問道。

老胡道:「具體的提示沒有,只不過他留下了警告,如果沒有必要不能進入這座地宮。」

「爸,我看你就是杞人憂天,原來我們不進來,是因為原先的通道有殭屍守護,現在那些殭屍被我們活埋在了另外的通道之中,現在面對這座死物,我們這些大活人至於這麼害怕嗎?」這是老胡的兒子在說話。

他一直沒有說話。本來韓孔雀還以為他沒有來,現在他開口說話,韓孔雀才發現,他居然在門外。

這個時候,韓孔雀才發現,黃山等人居然全都在門外,正有一些人看守著,他們被綁了個結實。全都雙眼迷茫的圓睜著,看來是陷入幻境之後。被人撿了死魚。

只要他們沒有生命危險,韓孔雀也沒必要現在去救他們,此時能夠聽到這些人說這些,他正好了解一下這裡面的內幕。

現在他也對這裡的事情起了好奇之心,他也想知道,這座石槨。到底有著什麼秘密。

「沙班,你真的確定這座石棺放在這裡幾千年了嗎?」這個時候,姜石頭再次開口。

「咦?難道這點有什麼疑問?」沙班疑惑的道。

姜石頭道:「就我所知,這座石棺肯定被廟道會得到過。」

眾人再次看向老胡,老胡道:「確實。這件東西確實在我們廟道會之中存在過一段時間,不過,這並不是我們廟道會的前輩得到的,而是孫殿英孫長老家傳的。」

「家傳的?」姜石頭問道。

「你們恐怕不知道,孫長老是名門之後,他盜掘東陵雖然有私心,但也真的跟滿清有不共戴天之仇。」

隨著老胡敘述,韓孔雀他們才知道,孫殿英確實是有來歷的人。

崇禎十一年,清兵繞道入長城,深入京都南,進攻高、陽城。

告老還鄉的明朝兵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孫承宗,率家人及全城居民守城抗清,終因清兵勢眾,城破被俘。

孫承宗誓不降清,清軍將這位七十多歲的老人活活勒死,接著將孫家滿門老小和全城百姓屠殺乾淨。

只有孫承宗四子孫鎬一支,在城破時逃出一個保姆,帶出了個男嬰。

這個男嬰后在河、南永、城長大落腳,他就是孫殿英的祖上。

而後,孫殿英的父親也死在一名旗人的手中,所以,說孫殿英跟滿清有不共戴天之仇,還真是一點也沒錯,要不然孫殿英也不可能做出凌辱慈溪太后的舉動。

據說,慈禧棺木打開后,看到她面色如生,肌膚白皙飽滿,一名盜墓士兵居然動了獸慾,扯下褲子就行奸;不料屍身因見空氣,瞬間萎縮如鬼,讓這個**超強的盜墓兵立即敗了興。

這雖然是傳說,但也從側面證實了,可能是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的,如果沒有孫殿英的放縱,這樣的事情是肯定不可能發生的。

「也就是說,以前這座石槨是不存在這裡的?」姜石頭問道。

「對,這座石槨以前是孫長老隨身攜帶的,等到他兵敗,才藏在了這裡,當年他警告過我的父親,如果有人動了這座聖棺,將死無葬身之地。」老胡道。

老胡說完,別人還沒有說什麼,老胡的兒子就嗤笑道:「這肯定是孫殿英嚇唬我爺爺的,這樣的話您老也信?」

這個時候,所有人的目光轉移到了韓孔雀手上,韓孔雀已經動了聖棺,可這裡並沒有發生任何事情。

「不如我們讓韓孔雀帶著聖棺出去,以前既然有人帶出去過,現在沒有理由我們不能,而且聖棺當中也不過是一些陰魂,就算得到了聖棺的孕養,也不可能實體顯形,到了外面,就算招惹出來了強大的陰靈,我們也不用害怕。」馬繼芳突然開口道。

「對,我看這麼辦最好,陰靈想要實體化形,必須得陰陽調和,我可不認為這座聖棺能夠提供足夠的陽氣,能夠讓陰靈重塑身體。」閃應雷也開口道。

「好,既然你們敢冒險,我這個土埋脖子的老頭,又有什麼好怕的?」老胡一咬牙狠心道。

馬繼芳道:「那麼我們四人就再次聯手進入聖棺,等我們控制了韓孔雀,就走出地宮,到時候石槨當中的寶貝,就可以任我們予取予求了。」

韓孔雀站在那裡不動,想他們是怎麼對自己施加影響的。

就在這個時候,他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靈魂波動,這應該是四個人的靈識出體了。

靈識離體,說明他們的精神力十分高強,這麼明顯的靈魂波動,說明他們任何一個人的精神力,都不比韓孔雀弱,這反而讓韓孔雀疑惑起來。

他們四人的精神力那麼厲害,為什麼要四個人來對自己間接施加影響,而不是控制自己?

感覺到四個人的靈識沒入石槨當中的人偶當中,韓孔雀心弦震動。

他感覺自己應該走出這座地宮,而且身體也不由自主的開始向外走去。

這種感覺很奇妙,雖然明知道這不是自己的想法,但韓孔雀的感覺卻告訴自己,這就是自己的想法。

這個時候,韓孔雀也知道了,他們是通過人偶來對自己施加影響的,就是因為他的一股靈識融入了人偶,讓人偶能夠被自己控制,但同時,人偶也能夠影響自己。

這個時候,韓孔雀已經明白,這個人偶雖然是控制石槨的中樞,但它卻並不是那麼容易被煉化的,最起碼不止是韓孔雀一人煉化了這具人偶。

馬繼芳四人也能夠輕易的讓自己的靈識進入人偶,說明,四人也是可以煉化控制人偶的,只是不知道,他們四人為什麼要把人偶的控制權讓給了自己,而是利用四人合力的強大靈識,間接對韓孔雀施加影響。

想到他們剛才說的人偶陷阱,難道靈識融入人偶,就只能跟人偶融合?不能在分離?

這樣是韓孔雀控制了人偶,還是人偶控制了韓孔雀?

想到這種可能,韓孔雀的冷汗再次出來,如果沒有玄元控水旗的保護,恐怕此時韓孔雀的靈魂,已經隨著自己的靈識,完全被吸收進人偶當中了吧?

真的那樣,就算他能夠煉化控制人偶,如果自己的靈魂不能重新回到體內,那他的身體也將變成那種力大無窮、鋼筋鐵骨的乾屍?

這個時候,韓孔雀對外面的乾屍也有了比較明確的認知,恐怕他想的,就是那些乾屍的製造方法。

就在韓孔雀胡思亂想的時候,他已經走出了地宮,地宮外面的強烈陽光,照射的韓孔雀睜不開眼睛,地宮之中的清涼,完全消失,剩下的只有酷熱。

長時間在黑暗的環境當中,突然出現在光亮處,眼睛肯定不適應,韓孔雀不敢睜開眼睛,只能眯著眼睛,等著眼睛適應外面的環境。

雖然眼睛看不清外界的環境,但韓孔雀還有神通感知周圍的環境,就在他剛想放出神通,感知一下外面的情況時,他猛然聽到了一聲聲,聲嘶力竭的嘶吼。

隨著嘶吼之聲傳來,眯著眼睛的韓孔雀,感覺外界的環境正在急劇變化。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