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養鬼棺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孕養,剛開始這是懲罰惡者,懲惡揚善的手段,而到了後來,卻變成了獎勵教中升入天堂的美麗謊言。」姜石頭看著石槨上的天神升天圖,諷刺的笑著。 人的靈魂進入了石槨,確實能夠不死不滅了,但這樣的不死不滅...

感謝就支持nader兄弟打賞了10000起點幣。

在這段混亂的時間內,姜石匠本來打算趁著混亂離開,但出口被孫殿英和譚溫江擋住,他也只能隨著亂兵去撿拾一些珍寶。

當棺木打開,那滿棺的金銀珠寶,燦燦瑩瑩,更是動人心弦,匪兵們又群起向棺里撲去,將棺內珍寶劫掠一空。

搶掠中,有三名軍官為爭奪寶物互相殘殺,死於地宮內。

匪兵們在撬動棺木時又發現一個地洞,復又將地洞寶物搶光,而姜石匠就是從棺木之下的地洞之中逃生的。

「這麼說當時你的爺爺,應該看清楚了地宮之中的寶貝了?」馬繼芳問道。

閃應雷也開口問道:「最主要的是,聽你這麼說,你爺爺怎麼可能回到家就死?」

他們兩個人問出,場中頓時一片安靜,時間過了十幾秒鐘,姜石頭才開口道:「我爺爺當年參與了陵墓建造,自然是知道一些陵墓內部情況的,而且也很了解陵墓之內的危險,所以多年過去,就算家裡的生活再困難,他也從來沒有想過要要進入陵墓盜寶,我想這一點你們都應該理解。」

「明白,我們的祖先都有這樣的經歷,如果不是陵墓太過危險,恐怕馬家早就把慈禧墓給挖平了。」老胡的聲音響起。

馬繼芳此時道:「先不說這個,姜兄弟,如果你爺爺沒有點本事,恐怕不會兩次都能夠從慈禧墓中脫身吧?」

略微猶豫,姜石頭就開口道:「我爺爺是匠門傳人,懂點機關秘術。」

「匠門?看來還是姜兄弟深藏不露,既然是魯班公的門人。自然是不可小視了,看來姜兄弟知道一些我們不知道的事情啊1馬繼芳帶有深意的說道。

馬繼芳說完,場中再次沉寂下來,從古到今磚匠、瓦匠、木匠、石匠、油匠們都把魯班供為祖師爺,既然姜石頭說他爺爺是匠門傳人,那肯定就是屬於石匠一門了。

石匠在眾多行業中不是很搶眼的代表。但是石匠卻是歷史傳承時間最長最久的職業,從舊石器時代的簡單打磨石頭,到上世紀人石具、石牆、石房的建造,再至現代的石雕工藝和藝術的完美結合,都離不開一代代石匠們默默的貢獻。

普通的石匠製作山水與奇石;石牆;石路、天井、堤壩;水井;石拱橋與石板橋;碇步;石臼、石磨及其他等。

而高級點,文雅點的就是各種石雕藝術品,這些石匠技藝精湛,他們能鑿石成門、窗、柱,更能在石上雕刻人物、飛禽走獸、花鳥山水等。

許多流傳千古的碑文。許多精美絕倫的石刻佛像,許多精巧的寶石雕刻,包括那些經典的石橋技術,都是出自他們之手,可以說石匠對中國的數千歷史文化,起到了功不可沒的作用。

石匠這個名字,聽著好像是下九流,但只要你看到那些從古到今流傳下來的無數石雕碑刻。你就不會這麼認為了。

現代社會,石匠好像就是打石頭的。但在古代,石匠雖然地位也比較地位,但那個時代的石匠,參與黃陵、皇家園林的製造,可以說是很受重視的一種工作。

就說姜石頭一門,手工雕刻石碑、石桌和石獅等工藝品。曾一度是他家鄉農民種地之餘增收致富的傳統手藝。

他從小就看他父親,用鐵鎚和刻刀雕刻石頭,各種大大小小形狀各異不起眼的原石荒料,經老人之手雕刻而成的花瓶、花盆、石桌石凳、茶几、健身石鎖、石枕令人目不暇接。

他的父親一生與石頭為伴,年輕時。和許多民間石匠藝人一樣,曾在嘉、祥、曲、阜等地以雕刻石碑、石獅等石雕品為生,也多次參與了曲、阜三孔古建築的修復工作。

隨著工業時代的到來,大量石頭雕刻由手工被機器所代替,很多老石匠被迫轉行。

為了供養兒子和女兒上學,老人不得已外出打工掙錢,就算這樣,他們家的生活條件也是每況愈下,到了姜石頭支撐家業的時候,他們家的生活已經十分拮据。

沒辦法之下,他想到了當年他爺爺留下來的記錄,有了尋寶的念頭,而這正好跟馬繼芳他們不謀而合,所以他們這一群人才湊在了一起,而這麼些人通力合作,也果然有了收穫。

「既然姜兄弟是匠門傳人,那對這座石槨怎麼看?」馬繼芳開口詢問,這次他問的很認真,是絕對不容許姜石頭推諉了,馬繼芳認定了姜石頭知道一些他們不知道的事情。

姜石頭苦笑出聲:「如果你們願意聽我的意見,那麼我們還是見好就收,現在我們得到的這些寶物,意見足夠我們幾輩子吃喝不愁。」

「見好就收?」馬繼芳的聲音帶著一股笑意。

這個時候,韓孔雀感覺到自己手中的石槨上傳來一絲震動,這是有人在撫摸他手中的石槨。

「對,見好就收,我們誰都知道這座石槨是寶貝,但這樣的寶貝,幾千年來為什麼從來沒有現世?這肯定是有原因的,難道你們就沒有想過這個?」姜石頭此時的語速有點快,好像他比較激動。

閃應雷此時開口道:「任何寶貝都不是那麼好得到的。」

馬繼芳也道:「不管怎麼樣,我們不能入寶山而空手而回。」

「我們現在已經不算空手而回了。」姜石頭堅定的道。

這個時候老胡打斷了他們的爭論:「既然我們誰都說服不了誰,那麼就少數服從多數,省的讓這韓孔雀翻了盤。」

「這個你們放心,只要靈魂進入這座石槨,就不可能脫離出來。」姜石頭道。

「看來多數人希望繼續,姜兄弟繼續說。」這個時候馬繼芳開口道。

場中再次沉默,幾分鐘過去,姜石頭有點無奈的聲音響起:「你們看這座石槨,這一種質地十分堅硬、斷面閃閃發光的石頭,這種石頭耐風化侵蝕、抗破損能力強,所以幾千年來還是嶄新如故,而最重要的是,石頭斷面有不同顏色和形狀的花紋。

如果你們仔細觀察,就會發現,這些花紋,跟道家使用的各種符籙很相似,這種花紋,在道家被稱為天生道文,算是一種天材地寶。」

「能夠被製作成空間系的寶貝,自然是至寶。」好像不滿姜石頭拖拖拉拉的敘事方法,閃應雷有點不滿的道。

姜石頭沒有理會閃應雷,而是繼續道:「你們應該知道,製作棺材的材料,不管是木材、石材還是玉石,都應該是陰性的,這座石棺的石材也不例外,這是采自昆崙山絕頂的汲陰石,一種天下有數的至陰之石。」

說到這裡姜石頭稍微停頓,而馬繼芳則插口道:「極陰石?」

「是汲陰石,吸取陰氣的石頭,產自崑崙絕頂億萬年的雪山冰峰之下,本身就是天下至寒之物,加上它能夠吸收陰氣,就是陰中至陰,這麼說你們應該猜到了吧?這就是一種最頂級的養鬼棺,普通口中的鬼棺。」姜石頭道。

「這怎麼可能?這座聖棺可是我們祆教的聖物,怎麼可能是養鬼棺?」沙班此時氣憤的開口道。

姜石頭徐徐的道:「你們祆教是操縱靈魂的大行家,你應該知道,你們所謂的惡行者,就是通過特殊手段強化出來的,而沒有比這座養鬼棺,更加容易強化出你們所謂的惡行者了。」

「你是說」沙班剛開口,就停下了,不過眾人都知道,他是知道了什麼。

「沒錯,你們利用手中的攝魂玉佩,吸收出來了人的生魂,就放在這座養鬼棺之中孕養,剛開始這是懲罰惡者,懲惡揚善的手段,而到了後來,卻變成了獎勵教中升入天堂的美麗謊言。」姜石頭看著石槨上的天神升天圖,諷刺的笑著。

人的靈魂進入了石槨,確實能夠不死不滅了,但這樣的不死不滅,好像沒有幾個人會喜歡。

「這真的是一座養鬼棺?怎麼可能?這座石棺沒有一絲陰氣,而且看著還是那麼的正大光明,怎麼可能是養鬼棺?」就算看不到,此時韓孔雀也知道沙班的臉色肯定不好看,也許正是因為這樣,所以馬繼芳改變了話題。

姜石頭的聲音中帶上了一絲笑意:「天下事物,物極必反,極陰則陽,陰極陽生,這座石槨雖然是至陰之物,卻正是達到了陰極陽生的境界,所以它才會看著是那麼的堂堂正正,也正是這樣,這座養鬼棺才會被祆教稱為聖棺。

我們都知道,鬼物是至陰之物,但獨陽不生,孤陰不活,陰邪鬼物之類,要想長時間留存在世間,就必須吸收一些陽氣,而這座養鬼棺,正好陰中生陽,正是孕養鬼物的至寶。」

就在姜石頭給眾人科普的時候,韓孔雀已經完全煉化了九層玲瓏寶塔內部的那顆土黃色石珠。

他的靈識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消耗,居然沒有感覺到一絲疲勞,反而讓韓孔雀更加精神奕奕,這說明他的靈識,在煉化了九層玲瓏寶塔之後,不止是沒有消耗,反而有了極大的增長。未完待續……R129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