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姜石匠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5-07-01 20:59  |  字數:3512字

孫殿英唯唯諾諾地說了一通「理解上頭的困難」等漂亮話,接著湊到徐源泉耳根,很機密地說出部下有人建議掘皇陵籌款發餉。,23wx

徐源泉一聽,先是一驚,繼而平靜下來,他也覺得這是發大財的好機會,但也知道其中的利害關係,沒有說行,也沒有表示反對。

孫殿英一看這陣勢,心中竊喜,總指揮沒有表示反對,這就是默認了,於是他決定放手大幹。

孫殿英把幾個師長叫來商量了一番,幾個師長當然積極贊成。

1928年7月初,在馬蘭峪各街道路口的牆壁上,突然出現了第十二軍的布告,告示從即日起在東陵進行軍事演習,嚴禁黎民百姓入內,並限令演習區域的居民必須從速遷出,否則發生意外概不負責。

老百姓看了布告,誰敢不搬出,連那些守護陵寢的旗丁,也一個不剩地出了陵區。

孫殿英唯恐泄露機密,又在陵園四周設置警戒,不許任何外人入內,並散出謠言,說陵園四周布有地雷。

這樣一來,更沒有人敢靠近陵區一步了。

與此同時,駐馬伸橋的孫殿英部第八師師長譚溫江,率部向馬蘭峪馬福田部襲擊,激戰數小時,馬部不支,隊伍潰散。

之後,譚溫江和旅長韓大保率工兵營等部開始在東陵掘墓。

正想著裡面的來龍去脈,韓孔雀被一陣腳步聲驚醒。

外面又有人進來了,隨著腳步停止一個聲音響起:「居然還沒有完成任務,馬老大,你家老祖宗當年可是地頭蛇,雖然沒有第一時間進入慈禧墓。但不會什麼都不知道吧?」

聽到這個聲音,韓孔雀一愣,這個聲音也不陌生,他是那個玉石村的買買提,這個傢伙不是跟著胡家父子去了崑崙雪山尋找玉石了嗎?

「姜石頭,我知道的恐怕不如你多吧?要不然你來?」馬繼芳開口道。

「馬大哥說的對。姜石頭,我們四個做的貢獻可比你們多了,你們提供的那點信息,可不足以匹配你們的收穫。」閃應雷也開口道。

姜石頭再次開口道:「我爺爺當年雖然進了慈禧墓,但他被人盯得緊,最後雖然逃了出來,但回家說了幾句就去世了,所以我也不知道太多內情,再說。你們認為孫殿英能夠信任誰?」

「那就要問老胡了,老胡,你也不用一聲不吭,你們家的來歷我們也清楚,作為廟道會的當代會主,你不會不知道孫殿英當年的安排吧?」馬繼芳開口道。

「老胡?」韓孔雀聽到這裡就是一愣,胡家父子也來了?而且老胡是廟道會的會主?

想到這裡,韓孔雀好像明白了什麼。也許他這一路行來,都在別人的監視之下。

這個時候。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如果不是我們,你們能夠避過石槨當中的人偶陷阱?恐怕你們進來的第一時間,就像這些人一樣陷入了幻境,被人偶拘了魂魄吧?」

「這點我們承認,你們廟道會得了早期祆教的傳承,那麼就說清楚。我們怎麼才能完全控制韓孔雀,怎麼才能順利取出這座聖棺當中的所有寶藏。」沙班此時開口道。

「這個只能去問孫殿英,你們認為像孫殿英這樣的人,他會把這種秘密留給我們?如果真的留下了這種秘密,我們還用合作?」老胡道。

他的話很對。他們這些人裡面,不管是誰,知道的秘密多了,都不會跟外人分享,而是自己獨吞。

「我想我們還是開誠布公的談一下的好,要不然只可能便宜了別人。」馬繼芳道。

「那就姜石頭兄弟先說,你的爺爺親自進入過慈禧墓,肯定知道裡面到底有什麼寶貝,你說說看,我們仔細分析一下,有什麼是能夠避過人偶陷阱的。」馬繼芳開口道。

姜石頭還沒說話,沙班也開口道:「馬大哥做的貢獻最大,他的話你們應該認同吧?」

墓室中的眾人再次沉默起來,雖然韓孔雀看不到,但也能夠推斷出來,這些人肯定是各懷鬼胎。

當年最不起眼的馬福田,現在他的孫子卻起了帶頭作用,其他人肯定是不服的。

「我爺爺也不過是知道慈溪地宮的入口,等打開了入口,也就沒我爺爺什麼事情了,所以我知道的也並不多。」過了一會兒,姜石頭開口道。

「你爺爺姜石匠可是參與過慈溪地宮修建的,而且還活著跑了出來,你說他沒有留下一些有用的東西,我們誰信?」後來的買買提開口說道,他說話的語氣很沖,顯然跟這個姜石頭也不是一夥的。

姜石匠這個人在東陵盜寶當中起到的作用很大,可以說當年孫殿英能夠那麼快的盜掘了慈禧墓,跟這個姜石匠有很大的關係。

當年孫殿英首先掘慈禧的普陀峪定東陵,工兵營在陵寢各處連續挖了兩天兩夜找不到地宮入口,孫殿英急了,派人把當地地保找來。

地保是個40多歲的小地主,聽說是要為盜皇陵當「參謀」,頓時嚇得臉色蠟黃,兩腿直打顫,但又惹不起這個軍長,只好說:「陵寢面積這麼大,我也不知道入墓穴的具體位置,還是找幾個附近的老旗人問問吧!」

這話提醒了孫殿英,他立即派人找來五六個老旗人。

但這些老人也不知道地宮入口,孫殿英以為他們是不肯說出秘密,開始還好言哄勸,漸漸失去耐心,就用鞭子抽、烙鐵烙。

老人哪經得起這折騰,不到半天工夫就死去兩個,有一個實在受不了這罪,道出了離此地10多公里有個姜石匠,曾參加修築陵墓,興許還能記得進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