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姜石匠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了,老胡,你也不用一聲不吭,你們家的來歷我們也清楚,作為廟道會的當代會主,你不會不知道孫殿英當年的安排吧?」馬繼芳開口道。 「老胡?」韓孔雀聽到這裡就是一愣,胡家父子也來了?而且老胡是廟道會的...

孫殿英唯唯諾諾地說了一通「理解上頭的困難」等漂亮話,接著湊到徐源泉耳根,很機密地說出部下有人建議掘皇陵籌款發餉。,

徐源泉一聽,先是一驚,繼而平靜下來,他也覺得這是發大財的好機會,但也知道其中的利害關係,沒有說行,也沒有表示反對。

孫殿英一看這陣勢,心中竊喜,總指揮沒有表示反對,這就是默認了,於是他決定放手大幹。

孫殿英把幾個師長叫來商量了一番,幾個師長當然積極贊成。

1928年7月初,在馬蘭峪各街道路口的牆壁上,突然出現了第十二軍的布告,告示從即日起在東陵進行軍事演習,嚴禁黎民百姓入內,並限令演習區域的居民必須從速遷出,否則發生意外概不負責。

老百姓看了布告,誰敢不搬出,連那些守護陵寢的旗丁,也一個不剩地出了陵區。

孫殿英唯恐泄露機密,又在陵園四周設置警戒,不許任何外人入內,並散出謠言,說陵園四周布有地雷。

這樣一來,更沒有人敢靠近陵區一步了。

與此同時,駐馬伸橋的孫殿英部第八師師長譚溫江,率部向馬蘭峪馬福田部襲擊,激戰數小時,馬部不支,隊伍潰散。

之後,譚溫江和旅長韓大保率工兵營等部開始在東陵掘墓。

正想著裡面的來龍去脈,韓孔雀被一陣腳步聲驚醒。

外面又有人進來了,隨著腳步停止一個聲音響起:「居然還沒有完成任務,馬老大,你家老祖宗當年可是地頭蛇,雖然沒有第一時間進入慈禧墓。但不會什麼都不知道吧?」

聽到這個聲音,韓孔雀一愣,這個聲音也不陌生,他是那個玉石村的買買提,這個傢伙不是跟著胡家父子去了崑崙雪山尋找玉石了嗎?

「姜石頭,我知道的恐怕不如你多吧?要不然你來?」馬繼芳開口道。

「馬大哥說的對。姜石頭,我們四個做的貢獻可比你們多了,你們提供的那點信息,可不足以匹配你們的收穫。」閃應雷也開口道。

姜石頭再次開口道:「我爺爺當年雖然進了慈禧墓,但他被人盯得緊,最後雖然逃了出來,但回家說了幾句就去世了,所以我也不知道太多內情,再說。你們認為孫殿英能夠信任誰?」

「那就要問老胡了,老胡,你也不用一聲不吭,你們家的來歷我們也清楚,作為廟道會的當代會主,你不會不知道孫殿英當年的安排吧?」馬繼芳開口道。

「老胡?」韓孔雀聽到這裡就是一愣,胡家父子也來了?而且老胡是廟道會的會主?

想到這裡,韓孔雀好像明白了什麼。也許他這一路行來,都在別人的監視之下。

這個時候。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如果不是我們,你們能夠避過石槨當中的人偶陷阱?恐怕你們進來的第一時間,就像這些人一樣陷入了幻境,被人偶拘了魂魄吧?」

「這點我們承認,你們廟道會得了早期祆教的傳承,那麼就說清楚。我們怎麼才能完全控制韓孔雀,怎麼才能順利取出這座戍有寶藏。」沙班此時開口道。

「這個只能去問孫殿英,你們認為像孫殿英這樣的人,他會把這種秘密留給我們?如果真的留下了這種秘密,我們還用合作?」老胡道。

他的話很對。他們這些人裡面,不管是誰,知道的秘密多了,都不會跟外人分享,而是自己獨吞。

「我想我們還是開誠布公的談一下的好,要不然只可能便宜了別人。」馬繼芳道。

「那就姜石頭兄弟先說,你的爺爺親自進入過慈禧墓,肯定知道裡面到底有什麼寶貝,你說說看,我們仔細分析一下,有什麼是能夠避過人偶陷阱的。」馬繼芳開口道。

姜石頭還沒說話,沙班也開口道:「馬大哥做的貢獻最大,他的話你們應該認同吧?」

墓室中的眾人再次沉默起來,雖然韓孔雀看不到,但也能夠推斷出來,這些人肯定是各懷鬼胎。

當年最不起眼的馬福田,現在他的孫子卻起了帶頭作用,其他人肯定是不服的。

「我爺爺也不過是知道慈溪地宮的入口,等打開了入口,也就沒我爺爺什麼事情了,所以我知道的也並不多。」過了一會兒,姜石頭開口道。

「你爺爺姜石匠可是參與過慈溪地宮修建的,而且還活著跑了出來,你說他沒有留下一些有用的東西,我們誰信?」後來的買買提開口說道,他說話的語氣很沖,顯然跟這個姜石頭也不是一夥的。

姜石匠這個人在東陵盜寶當中起到的作用很大,可以說當年孫殿英能夠那麼快的盜掘了慈禧墓,跟這個姜石匠有很大的關係。

當年孫殿英首先掘慈禧的普陀峪定東陵,工兵營在陵寢各處連續挖了兩天兩夜找不到地宮入口,孫殿英急了,派人把當地地保找來。

地保是個40多歲的小地主,聽說是要為盜皇陵當「參謀」,頓時嚇得臉色蠟黃,兩腿直打顫,但又惹不起這個軍長,只好說:「陵寢面積這麼大,我也不知道入墓穴的具體位置,還是找幾個附近的老旗人問問吧1

這話提醒了孫殿英,他立即派人找來五六個老旗人。

但這些老人也不知道地宮入口,孫殿英以為他們是不肯說出秘密,開始還好言哄勸,漸漸失去耐心,就用鞭子抽、烙鐵烙。

老人哪經得起這折騰,不到半天工夫就死去兩個,有一個實在受不了這罪,道出了離此地10多公里有個姜石匠,曾參加修築陵墓,興許還能記得進地宮的位置。

為了不讓外人知道地宮入口,古時修築皇陵最後一道工程——隧道的匠工,往往都被處死。

那麼這姜石匠是怎麼活下來的呢?

這裡面有一段奇事,原來是一個偶然的機會救了他的命。

當時慈禧入葬時,在工匠中挑出81人留下作最後封閉墓道,並告訴石匠們,可以從另一事先挖好的隧洞出去。

工匠們心裡明白得很,這隻不過是歷朝沿襲下來的騙局,既然被留下了,就別想活著出去。

這個姜石匠當時已40多歲了,幾天前聽鄉里人帶信,說他老婆給他生了個獨生子,可把他喜壞了,現在要他留下來,連兒子也沒看一眼就死去,心裡不是個滋味。

他在搬動石頭時走神,腳下一滑,一塊大石頭砸在身上,當場就昏過去了。

當時正忙碌中的監工以為他死了,怕玷污了金券,便叫人拖出去扔到荒山坡。

姜石匠醒來時發現自己不在陵墓工地,又驚又喜地拚命跑回家,這樣才算撿了一條命。

深更半夜,姜石匠突然被幾個軍人請到東陵來,他迷迷糊糊不知發生了什麼事。

孫殿英對姜說,請指點一下進入慈禧寢宮的墓道入口就送你回去。

姜石匠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嚇得小腿肚子直抽筋,跌坐在椅子上。

姜石匠想,這次可能在劫難逃,但他對這種情況也有預料,所以並沒有多麼驚慌。

知道自己說得越多,死的越快,所以孫殿英用元寶、金條來引誘,姜石匠還是一言不發。

孫殿英火了,吩咐手下搬來刑具準備用刑,轉而一想,如果姜石匠經不住用刑,死了,我哪兒去找墓道入口?

於是又沒有上刑,孫殿英把桌子一拍:「他奶奶的,不說?把你兒子抓來,老子非扒了他的皮不可1

這一招真靈,還沒等孫手下的人出門,姜石匠就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在石匠的帶引下,墓道口找到了,但道口被多層花崗石堵得嚴嚴的,石頭與石頭之間又用的是桐油糯米石灰漿粘固,真可謂天衣無縫,比自然山石還難鑿。

工兵營長叫人搞來兩大桶硝鏹水,想用侵蝕的辦法打開石障,但還是無濟於事。

後來孫殿英急了,乾脆叫部下運來炸、葯,牽上導火索炸開一個大窟窿,才進了古墓。

古墓打開之後,剎時「嗖嗖」——一股股陰霉氣從墓里竄出,嚇得官兵直往後退。

「他奶奶的,還不趕快下去1孫殿英只管大吼大叫,不過這個時候,孫殿英也沒有失去了理智,他還能控制形勢。

於是掘墓官兵提著馬燈戰戰兢兢地沿墓道往下,孫殿英又吼道:「他奶奶的,誰也不許胡來,誰胡來我崩了他1

於是又命譚師長帶一排士兵堵在墓道口,誰敢攜寶潛逃就打死誰,就是這樣,姜石匠又被裹挾著進入了慈禧墓的地宮當中。

這些官兵連同姜石匠,帶著恐懼穿過墓道進入地宮,但見石條供桌上的珠寶閃閃發光,真像阿拉伯著名小說《一千零一夜》里「芝麻開門」后的情景。

此時,已半年沒發薪餉,像餓牢里放出來的這些匪兵,已顧不得許多了,一擁而上,將供桌上的殉葬寶物搶得精光。

然而他們貪心不足,又以刀劈斧砍,將慈禧地宮裡面柱子上的金箔等物撬下,周圍所有一切能夠弄下來的東西,都被他們如同蝗蟲過境一般,一掃而空,最後只剩下中央的棺木。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