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淵源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先是各廟宇所有銅製裝潢如銅釘、銅字等全部被盜,繼而各殿隔房、檻框、窗欞被拆卸一空。 1927年,惠妃陵被盜,殉葬珠寶被洗劫一空,惠妃屍身棄置棺外。 1927年冬,奉軍第二十八軍軍長岳...

再次一驚,不過很快韓孔雀就鎮定下來,等心神完全沉靜下來,韓孔雀的心思再次靈動起來,身體沒法動,靈識不能外放,他這是怎麼了?

很快他就發下了異常的原因,他的靈識此時並沒有完全控制那顆土黃色的珠子,此時他的靈識正在不停的湧入土黃色的珠子當中,這是在繼續煉化這顆珠子。,

知道自己的靈識並不是不能用了,韓孔雀放下心來,等到完全煉化了這顆土黃色的珠子,他的靈識自然會解放出來。

感覺還要有一段時間,他才能完全煉化這顆土黃色的珠子,韓孔雀的心神再次集中在了外面。

剛才他不受控制的把石槨當中的珍寶取出來放在了地上,現在那些珍寶到底去哪裡了?還是那些珍寶真的是幻象?

想到這裡,韓孔雀立即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如果那些全都是幻象,他手中的九玲瓏寶塔又怎麼解釋?

此時韓孔雀的神智可是十分清明,他能夠清楚的感知到,石槨當中的寶貝,是真實存在的。

既然所有寶貝全都是真實存在的,那麼他從石槨當中取出來的珍寶也就是真的。

既然是真的,那就不可能無緣無故的消失,那麼只有一個可能,他取出來的珍寶被人拿走了。

至於被誰拿走了,等他的靈識從土黃色珠子裡面解放出來就知道了。

「馬大哥,他怎麼不動了,不會出問題吧?」就在此時,韓孔雀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這是沙班的聲音。

「這個韓孔雀確實厲害,傳說他身上有一件寶貝。應該是這件寶貝在守護他的心神,不過,你們不用擔心,他再厲害又能怎麼樣?」這個聲音韓孔雀也很熟悉,這是馬繼芳在說話。

「是啊!只要只要他貪心煉化了那個控制人偶,他就跟這件石槨融為一體了。我們只要控制著人偶,他就脫離不了我們的控制,要不然他怎麼可能幫我們取出那麼多珍寶?」這是閃應雷的聲音。

「這次我們四個一起控制石槨,看看他的反應,如果他還是沒有反應,我們就放棄他。」馬繼芳道。

「大哥,這座石槨當中肯定不止這麼點寶貝。」此時撒的迷失的聲音也響了起來。

只聽馬繼芳道:「這石槨當中自然不止是這麼點寶貝,但我們也沒必要那麼貪心,現在這些已經足夠我們用很長一段時間的了。」

「大哥說的是。以後我們自然還能找到自以為是的高手,來幫我們取出寶藏。」閃應雷道。

撒的迷失好像猶豫了一下,但他還是開口道:「大哥,你說當年孫殿英是怎麼藏起這些寶貝的?」

撒的迷失問出這句話,外面立即平靜了起來,過了好一會兒,馬繼芳才道:「孫殿英肯定有護身的寶貝。」

「這也不對,如果孫殿英真的有寶物護身。那在他盜掘東陵之前,怎麼表現平平?」撒的迷失再次道。

閃應雷此時開口道:「撒的迷失。有什麼想法你直接說就行了。」

撒的迷失開口道:「我想是不是這樣,這座石槨早就被廟道會的人發現了,所以孫殿英也知道這座石槨的存在,但他們一直不能控制這座石槨,所以也一直沒有用到這座石槨,等到孫殿英意外得到了一件寶貝之後。他才能使用這座石槨,這樣他才會把這麼多的寶物藏在這座石槨當中。」

「對啊!如果孫殿英沒有辦法從這座石槨當中取出這些珍寶,他怎麼可能把辛辛苦苦弄來的寶貝藏在這裡面?」閃應雷道。

馬繼芳也道:「這麼說孫殿英是在東陵之中得到了一件護身法寶了?」

「應該是這樣,你們說這件法寶會不會也被孫殿英收在了這座石槨當中?要知道當年孫殿英可是赤條條的去的。」撒的迷失道。

眾人又一次沉默了起來,孫殿英的下場這裡所有人都清楚。如果當年孫殿英身上有寶貝,自然是會被人發現的,而他們從來沒有探查到這方面的記載,自然是孫殿英把自己所有的寶貝都藏起來了。

如果孫殿英真的藏起來了所有的寶貝,那麼就沒有任何地方,有這座石槨更好了,所以說孫殿英把他的所有寶貝都藏在了這座石槨當中,是很有可能的。

「大哥,你的祖上就沒有關於這方面的記載?」閃應雷此時插口道。

馬繼芳道:「當年我的曾祖確實謀劃過東陵,不過他只是得了一些浮財,如果不是撒的迷失兄弟幫忙,我還真找不到這裡。」

閃應雷此時道:「撒的迷失,你的外曾祖是徐源泉吧?後來寶藏的處理,你的曾祖也參與了,難道就一點跡象都沒有?」

撒的迷失道:「來這裡之前,我們已經去過徐氏公館了,那裡的收穫你們也看了,有沒有關於任何寶物的記載,你們也都知道,現在又何必問我?」

徐源泉這個人算是民國時期的名人,撒的迷失說的那座徐氏公館,是由時任國、民黨中央執委、第26集團軍總司令徐源泉,耗資十萬大洋修建。

公館坐西朝東,面向井市,背靠武湖,樓台相間,亭池錯落游廊四護,古木掩映。

全部建築面積約1170平方米,既有中國傳統的民族風格,又具西方建築特色。

正樓上下兩棟,進深36.8米,面積575平方米。門樓上鐫有「震旦延輝」四字,系黎元洪總統的秘書張貞武手書。

內造木樓,前後串通,樓內棱花隔扇,七奪天工;鏤空人物、獸、鳥雕像,栩栩如生;西式房門,上呈半圓形;水泥門柱,飾浮雕花卉;地鋪水磨石,紅底五色花紋。

廂房地鋪木板,右房建地下室,樓外重檐疊構,角牙飛聳。檐上雕有如意斗拱,檐下飾有各種故事。

正樓後面有牌樓、門房、衛兵室;左側有花園、假山、六角亭;東南有正源中學、正源小學。

花園裡,春有花,夏有蔭,秋有果,冬有綠。賞心悅目,美不勝收。

民間有一種傳說,孫殿英將盜掘得來的部分東陵寶藏,賄賂給了上司徐源泉,徐源泉便將寶藏埋在了自家公館的地下秘室中。

公館外觀雄渾壯麗,內里裝飾美輪美奐,公館的地下室有一個秘道,傳說寶藏就埋在這條秘道里。

不過這座密道當中地形複雜,加上機關陷阱密布,所以,如果不想破壞上面的建築,下面的密道很那發掘,這樣讓這個傳說一直流傳到了現在。

這些幾個人都知道,所以他們也知道撒的迷失說的是真的。

這時馬繼芳打斷了閃應雷的追問,道:「我的曾祖是馬福田,這個你們也都知道,我曾祖的傳記你們也看過,要我說,他們都不可能知道孫殿英的秘密。」

「閃應雷的老娘還姓譚呢!如果不是這樣,我們這些人也湊不起來。」撒的迷失開口道。

閃應雷好像有點惱怒道:「我的外祖父是譚溫江怎麼了?這個你們早就知道,如果我們家真的得到了一些你們不知道的秘密,我還用得著跟你們合作?今天得到的這些寶貝,也證明了,我們家不可能知道孫殿英從東陵到底得到了什麼。」

閃應雷說的眾人無語,譚溫江當年是孫殿英的手下師長,地位也不算低,如果真的被孫殿英信任,也就沒有其他人什麼事情了。

「好了,不要浪費時間了,有什麼東西,讓這個傢伙給我們拿出來不就知道了,我們四個只要團結一心,想要看清楚石槨裡面到底有什麼也不是難事。」馬繼芳確實是他們的老大,他開口之後,韓孔雀再也聽不到他們的議論聲音。

從他們幾個人的話中,韓孔雀知道,這幾個傢伙都有其來歷,很明顯撒的迷失跟徐源泉有關係,這個徐源泉當時是孫殿英的頂頭上司,肯定知道一些孫殿英的秘密。

而馬福田這個人,在歷史當中卻只是東陵附近的一個土匪,但這個人還真的對東陵很熟悉。

當年,東陵的地面建築也被軍閥和當地土著人偷盜拆毀,先是各廟宇所有銅製裝潢如銅釘、銅字等全部被盜,繼而各殿隔房、檻框、窗欞被拆卸一空。

1927年,惠妃陵被盜,殉葬珠寶被洗劫一空,惠妃屍身棄置棺外。

1927年冬,奉軍第二十八軍軍長岳兆麟到馬蘭峪收編土匪,當地土著人馬福田被委以團長職。

1928年6月,馬福田率部由保定開赴灤、縣,探知馬蘭峪空虛無兵,遂率部於深夜佔據馬蘭峪,改易國、軍旗幟。

馬福田向來不安分,早對東陵寶藏垂涎,只是沒有機會下手。

孫殿英部開駐遵、化縣時,沿途屢見被拆毀的東陵殿宇木料大量外運,孫殿英心裡直發癢。

孫殿英找到頂頭上司軍團總指揮徐源泉,向他訴說了苦衷。

好賭的徐源泉,沒有理睬孫的訴苦,兩手一攤,「唉,唉」嘆息了幾聲,說:「蔣、總司令手頭也緊張,還要對付共、黨,耗資巨大,希望兄弟們以精誠團結為重,再忍耐一時。」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