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奇珍異寶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太后嘴中的夜明珠,這是一塊具有近似球形形態、稱重約787.28克拉的金剛石原石,其1908年當時1,080萬兩白銀的估價,約相當於現在8.1億元人民幣現值。 所以說就算是按照那個時候的價值。只...

拿在手中,韓孔雀仔細觀察這枚夜明珠,想要驗證一下,這是不是真的慈溪夜明珠。,

喜歡古董、美玉的角色,肯定清楚,夜明珠絕非《封神演義》或者《西遊記》當中虛設的」法寶「,反倒的確屬於人間的高檔寶貝。

慈溪陪葬的這枚黑色夜明珠,從形狀上來說,總體分為兩塊,一旦合攏,居然變成了渾圓、完美的「寶貝球」。

有趣的是,這件珍品脾氣特別,一旦分開,往往是透明無光,合攏之後,又像變魔術那樣,透出一道綠色的「寒光」。

據說,夜間百步之內,足以照見每一根頭髮。

這寶貝,可叫屍體不化。

據於善浦《孫殿英東陵盜寶記》載: 慈禧陵建築豪華,超越了清代所有帝后的陵寢,尤其棺中隨葬的珠寶更為珍貴。光緒三十四年公元1908年十月二十二日慈禧死後,太監李蓮英參加助殮,曾將隨葬珍寶—一入冊。

想到這個,韓孔雀翻出一本小冊子,這個就應該是慈溪陪葬品的名單,很快,韓孔雀就略過了他知道的一些東西,剩下的卻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的。

看著這份明細,韓孔雀的臉上樂開了花。

當年孫殿英首先收走慈禧屍體周圍的大件寶器,翡翠西瓜肯定是首選,而除了這件寶貝,其他的翡翠製品還有翡翠蟈蟈白菜、玉石蓮花、珊瑚樹等等。

這些寶物很多韓孔雀都聽說過,這些都是傳說級的珍品,如果一次性全都收入囊中,這次的收穫肯定要超過韓孔雀得到的太平天國寶藏。

畢竟上次的收穫,大多數是黃金白銀,而相比這裡的這些寶貝。那些黃金白銀的價值就算不了什麼了。

至於現在這裡這批寶藏的價值,可以說是無可估量。

據趙汝珍《古玩指南》一書稱:「總之慈禧葬物若均追回以之還外債,尚可余若千萬,足可富國也。所列制價及估價系當時之寶價,以後至宣統元年經中外古玩收藏家及珠寶商估計,所有價值均漲十倍。民國後期又行估價。須漲百倍,今日已無法計價矣。

從這裡也知道,民國時期,這批寶物的價值就增長了千倍,而到現在,再增長百倍是肯定的。

單單說隨葬於慈禧太后嘴中的夜明珠,這是一塊具有近似球形形態、稱重約787.28克拉的金剛石原石,其1908年當時1,080萬兩白銀的估價,約相當於現在8.1億元人民幣現值。

所以說就算是按照那個時候的價值。只是這麼一顆夜明珠,就能夠換到超過兩噸的黃金,就不要說現在的價值了。

而慈禧墓中,除了這一顆,慈禧鳳冠上還有九顆出名的夜明珠。

除慈禧口中夜明珠廣為人知外,其鳳冠上九顆夜明珠也相當有名,只不過很遺憾,在這裡韓孔雀只發現了五顆。

而這本明細小冊子上。則有關於這五顆夜明珠的記載,這是在旁邊坐的註解。應該是孫殿英的手筆。

上面記錄了關於這九顆夜明珠的來龍去脈。

據李映發《文史拾趣》載:公元1900年6月,英、德、俄、法、美、日、意、奧等八國組成的侵略軍人侵北、京,慈禧太后不准許反擊侵略者,而是大搞賣國活動,從鳳冠上取了四顆夜明珠送與外國人,求他們退出北、京。

當時辦事的大太監李蓮英不在身旁。叫一個姓王的宮女送往西門賓館,交與李鴻章派來的人。

李鴻章正在負責與外國人交涉退兵一事。

當時這個宮女才17歲,慈德大后告誡她一路要小心,如有丟失定教腦袋落地。

這個宮女藏好珠子,邊走邊想:這是我們國家的寶物。怎能送給外國人!

於是,她巧妙地擺脫護衛的人,把夜明珠藏入了民間。

六十四年後公元1964年,在西、安市柏樹林住的一個工人家庭里,發現了這四顆夜明珠。

這家人姓吳,夫妻都是化工廠的工人,有一次搞清潔衛生,小孩子把一個骯髒油黑的小枕頭拆開準備清洗,發現裡面有一個紅布包。

揭開紅布又是一層黃布,黃布裡面還有一層油紙,油紙裡面一層綿紙,包著四顆龍眼大、晶瑩閃亮的夜明珠。

知道自己不可能湊齊九顆夜明珠,韓孔雀嘆息了一聲,把這五顆夜明珠,和那顆黑色的夜明珠取出,放在了地上。

這個時候,韓孔雀的實現再次看向了石槨當中,首先入眼的是無數大大小小的玻璃盒子,而其中一個玻璃盒子里,就放置了一對翡翠西瓜。

翡翠西瓜,共一對,透過玻璃盒子,能夠看到瓜皮翠生生、綠瑩瑩,還帶著墨綠的條紋,瓜里的黑瓜籽、紅瓜瓤還能影影綽綽的看得見。

翡翠西瓜屬於「番邦」進貢的寶貝,慈禧太后不但迷戀權力,還喜歡古董、珍寶,她對「翡翠西瓜」愛到了心眼兒里。

所以登天之後,還要攬著這件寶貝隨葬,但很可惜,流氓軍閥孫殿英,隨後公開地搶走了,現在落入了韓孔雀手中。

相傳慈禧太后在頤和園裡有一個珠寶室,四面擺著檀木方櫥,盛著大大小小的玻璃錦盒,都是些用緞包裹著、裝潢精緻的盒子。

那裡邊裝滿了各式各樣的珠寶,金銀、寶石、珍珠、瑪瑙、翡翠、珊瑚,數也數不清。

在這成千上萬件寶物里,她最喜歡的是一對翡翠西瓜。

慈禧對這兩顆翡翠西瓜愛之如命,放在最堅實的櫃櫥里,又加上一把機械鎖。

要想打開這把鎖,必須把鑰匙插入鎖心左轉五次才行,方向轉錯、多轉少轉,都不能開鎖。

慈禧派了幾名親信太監,三人一班,日夜輪流,嚴密看守這間珠寶室。

每到高興的時候,她就讓太監取出翡翠西瓜,盡情觀賞,還常向人誇耀,說這是天下獨一無二的希世奇珍!

而這裡的這些玻璃盒子,應該就是慈溪頤和園珠寶室里的珍寶,在她死後做了陪葬品。

看了一會,因為不想破壞玻璃盒子上的機械鎖,所以韓孔雀連同玻璃盒子,一塊取出放在了地上。

本來他想把裡面的所有玻璃盒子全部取出來,但這個時候,他卻不由自主的被玻璃盒子旁邊的翠玉白菜吸引了目光。

翡翠白菜這件舉世珍品,名氣很大,慈禧太后最喜歡它的形色,其形呈嫩芽,綠葉白心,青梗上落著一隻鼓眼伸頸、振翅鳴叫的綠色蟈蟈,此外,還陪伴著兩隻紅黃相間的馬蜂。

這件珍品活靈活現,製作精細,似乎菜葉之間還瀰漫著一種古樸純情的詩情畫意。

翠玉白菜與真實白菜相似度幾乎百分百的作品,是由翠玉所琢碾而成,親切的題材、潔白的菜身與翠綠的葉子,都讓人感覺十分熟悉而親近,別忘了看看菜葉上停留的兩隻昆蟲,它們可是寓意多子多孫的螽斯和蝗蟲。

此件作品原置於紫禁城的永和宮,永和宮為光緒皇帝妃子瑾妃的寢宮。

雖說翠玉這個材質與白菜造型始風行於清中晚期,白菜與草蟲的題材在元到明初的職業草蟲畫中,屢見不鮮,一直是受民間歡迎的吉祥題材。

玉,在中國是非常珍貴的質材,琢磨玉料成為器物則相當的費工、費時,如何節料、省工遂成為玉器設計過程中,空間思考的準則之一,而「量材就質」便是此思考方向下產生的藝術特質。

而在這裡,這樣的翡翠白菜一共有七棵,除了吸引韓孔雀心神的那棵,其他六棵也各有巧思製作而成,可以說每一棵都巧奪天工。

可這麼多翡翠白菜當中,最吸引韓孔雀的還是那蟈蟈白菜。

取出這件翡翠白菜,放在了地上,韓孔雀卻一點也不高興,他好像想到了什麼,感覺有點不對勁,可接下來他就再次被石槨當中的寶物吸引了心神,就不再想,哪裡不對勁了。

這裡吸引韓孔雀的是玉石蓮花,在古代,中國非常講究權力與尺寸之間的細密關係,比如,「璽」是帝王的象徵,那麼,「碧璽」的諧音恰恰是「避邪」,寓意吉利。

其實,「碧璽」就是慈禧太后的枕邊寶物,慈禧太后的殉葬品中,這朵用碧璽雕琢而成的蓮花,重量約5092克,其實,這就是西瓜碧璽做成的枕頭,據說,當時的市場價值為白銀75萬兩。

把這碧璽枕頭放在地上,韓孔雀再次取出一刻珊瑚樹。

這是慈禧太后最喜歡的一枝鮮艷瑰麗的大號珊瑚樹,這枝珊瑚樹,全身長滿了一串串連理的櫻桃小樹,青梗、綠葉、紅果,嬌艷欲滴,鮮亮無比。

此外,有一棵櫻桃樹上,還站立著一對珠玉鑲成的斑翎翠鳥,這絕對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奇珍,當然,其他韓孔雀拿出來的也全都算是奇珍異寶。

取出這棵珊瑚樹,韓孔雀想都沒想,又取出了不少珊瑚樹,這些珊瑚樹當然就沒法跟第一棵相提並美了,但不知道是為什麼,韓孔雀就是沒有任何猶豫的,就把這些珊瑚全部取了出來。

感覺越來越不對勁,但韓孔雀此時卻沒有功夫,靜下心來想一想哪裡不對勁,他只是感覺到,如果他不儘快取出石槨當中的寶物,也許這些寶物就會跟他失之交臂。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