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千年不腐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些有身份的,更多的則是侍女僕從,而這些人男的俊美,女的妖嬈,特別是這裡的女神們,她們除了一身長裙,好像裡面並沒有穿戴任何東西,所以潔白的玉臂,修長的大腿,飽滿的乳、房,晃得韓孔雀眼花。 本來粟...

緊接橋外的第三幅畫面即是天堂勝景,雲氣之中有羊、駝、鹿等靈獸,雲角之上是男女墓主人到達的天堂凈土,由伎樂天人奏樂引導,墓主夫婦騎馬的圖像作了天堂的暗示,象徵靈魂在天國的遨遊。

三幅畫面連環相屬,生動地再現了祆教生死觀念主導下的靈魂升天的行程。

「這是在傳教吧?」不知不覺間,所有人都聚集在了這座墓室中的石棺床跟前。

韓孔雀道:「這應該是一副說法圖。」

韓孔雀知道衛長青說的是石槨西壁的三幅畫中,緊接門壁的畫面是一幅說法圖。

在上方,瑣羅亞斯德交腳坐蓮花座,左手舉胸前揚掌,右手舉頭側拳指說法,身著袒右裝,頭綰小髻,絡腮大胡,舉通身光。

兩側有聽法眾,座前有男女二人捧物持花供養。

蓮花座下刻溪流坡岸,岸邊有合十聽法的人眾,獅、鹿、牛、羊和野豬也皆伏地聞法,與人同處,都取靜態,以此顯示法音調伏的偉大。

「這形象怎麼那麼像道祖鴻鈞開壇講法?獅子、牛羊都出來了。」衛長青指著畫面道。

韓孔雀道:「所有宗教都有這種記錄,連牛馬都能聽法得道,那說法的大神得多麼厲害?所以這幅畫應該是記錄的祆教教主的說法圖。」

「古老的祆教教主?這個在國內可沒有聽說過。」衛長青道。

韓孔雀搖頭道:「國內出土過這麼一副說法圖,你沒聽說過,只能說那副圖不簡單。」

這雖然不是迄今所見唯一描繪瑣羅亞斯德說法的畫面,也不是祆教教主的形象第一次出現。但這種記錄祆教教主說法圖的東西,絕對是珍貴的。

近代新近發現的古墓中,表現祆教圖像和葬禮習俗的墓葬並不少,甚至一些雕刻在墓室門楣、石槨門側和基座上的四臂神祗原都有各自的職掌和名號。

但由於信奉祆教的粟特人入華之後,在接受漢文化的過程中。逐漸改變了原初的信仰,這個古老宗教中的諸多神祗漸被淡忘,因此,要準確地解讀這些圖像,仍是有困難的。

就算韓孔雀博學多才,他也只能認出一些特別的神祗。像四臂女神娜娜,還有一些祆教的祭祀,當然像惡行者或者是善行者,這個就算不認識,也能夠猜出來。

而這幅畫就是這樣。雖然從沒有見過祆教教主的記載,但通過這幅畫,韓孔雀還是能夠準確推測出這幅畫表述的是什麼,所以能夠猜出那是祆教教主說法,並不困難。

在入華粟特人主要聚居的北方地區,周隋之際祆教圖像的墓葬在甘、肅天、水、山、西太、原和河、南登、封都有新發現。

不過,那些墓葬全都被破壞的厲害,但通過一些記載。韓孔雀還是能夠知道一些墓室當中發現了什麼。

特別是一些有身份的祆教教徒的墓葬,由於能夠確定他們生活的年代,而通過他們墓葬中的浮雕石刻的風格。就可以推測出這裡的這些石棺、石槨、石棺床的大體年代。

比如說太、原王郭村出土的虞弘墓石槨,浮雕屏風畫面相對簡化,圖像具有較典型的薩珊-波斯風格。

墓主人虞弘在北周時任職「檢校薩寶府」,曾出使過波斯,卒葬於隋開皇十二年。

從屏風上宴飲、狩獵、出行等雕刻,可以看到由周入隋在題材風格上發生的演變。

1992年天、水石馬坪出土的隋代石棺床。屏風上多見宮殿式的建築,宴飲、送別、出行等情節都刻於建築之中。圖像風格發生了較大變化,也更加貼近漢民族的繪畫傳統。

法國集美博物館近年收藏有一件構件完整的石棺床。形制與天、水石棺床相同,石刻屏風上雕刻的題材類似於安伽墓而構圖略顯鬆散,也是屬於帶有祆教因素和粟特習俗圖像的葬具,年代約當周隋之際。

洛、陽登、封告、城鎮發現的安備墓,漢白玉石棺床以浮雕、透雕和貼金彩繪相結合,正立面浮雕彩繪火壇祭祀、胡人樂舞、護法神等圖像,壼門透雕二蹲獅,風格洗鍊簡潔,近似虞弘墓雕刻風格。

安備是入居中原的第三代安國移民,以經商為業,卒葬於隋開皇九年。

祭祀場面中,人面鳥身戴口罩的司火壇祭司形象,多見於北朝後期的墓葬雕刻中,而交龍柱式的火壇造型則是隋朝的新樣。

所以說,五胡亂華不是必然的,那個時候,也就是公元6世紀,正是薩珊-波斯與中國文化相互交流最頻繁的時期,也是中國歷史上「胡化」風氣盛行的時期,瑣羅亞斯德教和中亞人通過絲綢之路進入中國,引出了中國宗教信仰和文化的新格局。

另外,薩珊-波斯美術的傳入,同時也引起中國繪畫觀念和風格的更新,在這一過程中,入華粟特人及其瑣羅亞斯德教的美術融入漢文化,讓這些藝術品出現了一些其他的變化,那麼具有這個時代風格的墓葬被發現,那墓主人肯定就生活在這個時代。

「這裡還真就是一座石棺歷史博物館啊1通過這些石棺的風格,韓孔雀發現,這些墓葬的主人,生活的時間跨度絕對超過三百年,這已經算是歷代以來石棺使用的最巔峰時期了。

在國內,石棺葬,應是古代西南夷民族中普遍流行的一種葬俗,石棺葬主要分佈在藏彝羌走廊與西南地區,但其影響卻比較寬泛,在西北、華北、東北等地也有發現,其時間跨度很長,上起新石器時代,下至秦漢時期乃至更晚。

而到了南北朝應該也到了最輝煌的時代,同時也是即將消失的時代。

這個時代的石棺最精美,製作藝術最高,但同時,從這個時代開始,石棺床開始慢慢的退出歷史的舞台,所以這一時期的石棺床又是最少的。

而歷經上千年的風雨,能夠保存到現在的石棺,更是十分少見,而韓孔雀在這裡已經發現了超過十座石棺,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這座古墓群當中,應該有十二座石棺。

韓孔雀的思維發散的很快,他看著面前的石棺床,石棺床上的那位祆教教主好像活了過來,他站在高高的神壇上,神情憐憫的看著下面的人和獸。

此時韓孔雀的耳邊好像想起了祆教教主傳教的聲音,雖然聲音飄渺,並不能挺清楚他在說什麼,但那聲音宏達清正,震耳發聵,聽到了這個聲音,韓孔雀的心靈好像得到了凈化,原來的一些自私心理,讓他感覺更加慚愧。

本來到了韓孔雀這種程度,原來那種自私自利的小農心理,已經開始了變化,現在看到了這麼一副說法圖,正好加快了這一變化。

恍惚當中,韓孔雀好像看到了傳說中的眾神,而這裡面有帶著翅膀,好像天使的女神,長著四條胳膊的肯定是四臂女神娜娜,還有穿著長袍,卻飛在天空當中的祭祀。

除了這些有身份的,更多的則是侍女僕從,而這些人男的俊美,女的妖嬈,特別是這裡的女神們,她們除了一身長裙,好像裡面並沒有穿戴任何東西,所以潔白的玉臂,修長的大腿,飽滿的乳、房,晃得韓孔雀眼花。

本來粟特人就是白種人,而她們暴露出來的部位,更加潔白,這讓看到這一切的韓孔雀汗顏,他好像有一段時間沒有見到柳絮她們了,所以有點精蟲上腦。

韓孔雀從那群帶著異域風情的誘惑當中醒過神來,晃了晃腦袋,自嘲的笑了起來,看來晚上要回去找柳絮她們放鬆一下了。

韓孔雀感覺有點不好意思,看一副石刻,居然也能夠出現那麼淫蕩的幻想,讓自己沉迷進去,還真是有點丟人。

所以韓孔雀一轉頭,想其他人,如果剛才的表現被他們看到了,自己這人可就丟大了。

而就在韓孔雀轉頭的一瞬間,他看到一絲金芒從眼前一閃而過。

「咦?那是什麼?」韓孔雀的眼睛盯在了石棺床上。

一路走來,他看了不少石棺床,這些石棺床都保存的很完整,所以在看到墓室當中空蕩蕩的時,他們就本能的認為,這裡的墓室當中除了石棺就什麼都沒有留下來。

但剛才,韓孔雀的眼睛餘光當中,好像看到了石棺里溢出來的一絲金光。

「石棺是完整的,難道裡面還藏了東西?」韓孔雀的心臟跳動速度加快。

他沒有多做猶豫,雙手放在了石棺的棺蓋上,這幅棺蓋光滑如鏡,沒有一絲灰塵,看樣子是有人經常推動。

韓孔雀一喜,雙手用力,棺蓋順勢向一邊滑去。

「啊1當石棺床打開時,就算韓孔雀見多識廣,也忍不住叫了起來。

石棺內部放置的是一具女屍,當然,韓孔雀還不至於看到一具女屍就大驚小怪,他驚叫出聲,完全是因為那女屍到現在還栩栩如生,美麗異常。

她是真正意義上的千年不腐,而不是其他墓葬當中發現的那種乾屍。未完待續R580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